千古義商張保皋(46):金瑜政貪圖捷徑引狼入室

劉如


【正見網2019年03月16日】

正如閻長所料,金明的父親上大等大人病故,侍中大人的父親繼任上大等之位,王上一旦離世,侍中大人的父親就會自然繼承王位。由於父子二人不能同時擔任重要職位,侍中大人因此退位,由金明接替了侍中大人的職位。金明一旦成了新任侍中,立即將張大使召喚到皇都,眾人皆以為金明為報上次在清海受逐之辱,因此勸大使抗命。但是此時婷花的哥哥被夫人拋棄之後,張大使不記過往之仇將他收留在清海學做貿易,他勸大使不要抗命,畢竟是侍中之命,而且大使是王上親封的職位,料金明不敢隨便動手,他對官場的事物比較了解,可以陪同大使一同前往,大家不必太過擔心。

原來金明是為了讓張大使協助自己圖謀王位而將大使召喚到皇都的,他跟都督金陽一樣,以為張大使一直在背後以巨大的財富和兵力援助前侍中大人,所以他表現的很大度的樣子,不計前嫌,表示希望大使能到他身邊支持他,協助他,就像協助過去的侍中大人一樣。張大使明確的告訴金明,他從未協助過前侍中大人,永遠不會參與皇都的政治爭鬥,他會遵照王命全力使清海繁榮,進而使新羅富足,如果金明真的為百姓著想,應該體諒他的用心。大使斷然拒絕了金明的要求。金明被刺激的渾身顫抖,認為自己兩次受辱,再也不能咽下這口氣,發誓一定要除掉張保皋。

夫人聽說此事,提議刺殺前侍中大人金瑜政,以絕後患。金明於是聽從夫人的提議,讓夫人派刺客潛入金瑜政大人的府上。由於張大使來到皇都見過金明後,順便拜訪金瑜政大人,因此救了大人。夫人的刺殺雖然沒能成功,卻刺激了金瑜政,不管張大使如何勸他暫時去清海守護他的安全,大人就是聽不進去,要跟金明和夫人決鬥,絕對不許金明登上王位。婷花為不妨礙張大使與彩玲小姐的婚事,勸服大使將她放下,她會跟著大人,侍奉左右以報大人,因此跟著大人在皇都生活,她雖不贊同大人以牙還牙的報復行為,但是也無法勸服大人改變想法。

正是這個原因,閻長的一番謬論得到了大人的認同和賞識。閻長抓住機會提出只有殺掉金明才更有利大人的父親登上王位,確保王位後,才能繼續實施先王的改革。大人為圖捷徑,開始心動。他問閻長的身世,閻長並不隱瞞自己原先海盜頭子的真實身份,告訴大人都督金陽給他的自由,他的過去已死,希望大人給他機會,讓他為大人效命。閻長的才智與勇氣非常具有誘惑力,符合著他想要除掉政敵的急切心願,因此,大人明知閻長是個罪惡滔天的海盜,卻對他的才智及武藝戀戀不捨。很顯然,閻長可以成為他手中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子,只要利用閻長,就可以輕易除掉眼中的政敵,大人心中被大大動搖,默許了閻長留在他身邊的請求。婷花見狀非常擔憂。但是,由於大人的默許,閻長開始了他第一步的刺殺行動,首先把為金明出謀劃策的謀士殺死了。

閻長刺殺金明的謀士不久,王上病危,金瑜政大人的父親眼看就要登上王位,都督金陽非常著急,他認為不趕緊刺殺金明,就無法取得擁立新王的功勞,讓閻長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金明除掉。閻長曾在揚州替李師道刺殺過唐朝的宰相,因此這種高難度的冒險刺殺,無人能及。閻長趁金明在自己府上召開會議時,偽裝與會人員混入其中,用飛鏢刺中金明要害,成功完成任務。

金瑜政的父親聽說金陽殺了金明,剛開始非常生氣,認為這是歹毒的行為,但是金陽卻說他這是為了報答大人當年對他的救命之恩。金瑜政見政敵已除,正中下懷,沒有責怪金陽,反而認為既然已成事實,乾脆由他親自出面除掉那些跟隨金明的貴族,主動掀起了一場血腥的風暴,殺掉了許多無辜的人。認為這樣才能樹立王室的權威,幫助王上完成改革。夫人得知消息,趕緊帶著金明的「屍體」逃出了皇都。由於許多跟隨金明的貴族被金瑜政下令處決,皇都一時人心惶惶。金陽則派閻長四處尋找夫人的蹤跡,要除掉夫人。但是始終找不到夫人。

張大使早離開皇都,回清海去了,因此根本不知道閻長被放出來,而且還跟了金陽,說服大人除去政敵。當他聽到皇都發生的這些事情,是金瑜政大人利用一向厭惡的金陽殺害異己、剷除政敵,挑起了這場血腥的事件,簡直難以置信,前侍中大人怎麼能夠留用金陽這種心術不正的人在身邊替他做出如此殘忍的事來。

婷花的哥哥昌劍公子是跟從夫人一路走過來的,他從腐敗的亂世中得出一個自以為正確的結論,認為政治就是這樣,就算是宿敵,為了眼前利益,也可以暫時合作。趙大人也是這樣的見解,覺得很正常,反倒對張大使未能在皇都協助金瑜政、未能參與此事感到可惜,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就撈取不到擁立新王的功勞。

在權勢利益面前,人往往隨波逐流,但張大使並不被這些所動,他明確對大家表示:我跟(金瑜政)大人有來往是因為他對權力沒有野心,如果他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引起這場血腥的紛亂是事實,如果他利用了金陽也是事實,那我會斷絕與大人的來往。

其實,金瑜政大人此時所運用的手段跟夫人、金明所使用的手段沒有兩樣,無論此時大人有多麼好的藉口,說是為了完成王上未完成的改革,這種血腥的殘害無辜的手段都是無法原諒的。當年張大使剿滅海盜時,李大人面對他的時候也是振振有詞,要推翻特權身份制度,要奪取天下改變受壓迫的命運,所以不得不拿起刀劍,但是他的所作所為跟那些蠻橫殘忍的貴族沒有任何區別,強取豪奪濫殺無辜,綁架百姓如畜生一樣賣往他國,牟取暴利,罪惡滔天,人們多麼容易在權勢與金錢面前失去理性,忘記自己原先立志的初衷。張大使堅守薛大人的教導,自始至終都不曾忘記自己實現海上國際貿易的遠大目標的根本目的與出發點是為了救助更多的苦難中的百姓,是為了新羅整個國家的富強,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以擔心理想實現不了為藉口而動用血腥的手段剷除異己、殘害無辜。在這一點上,張大使非常的清醒。動用不義的手段走捷徑的後果是非常危險的。前侍中大人很快會嘗到這一苦果。

趙大人見大使不動心,眼看頭功被金陽搶了,覺得很可惜,不停的勸大使應該現在趕緊動身前往皇都協助金瑜政大人,否則將來一定後悔。但是他們都忘了,大使得以受到王上的接見信任,得到大使的職位,都是踐行道義之舉而獲得的。

大使見公子與趙大人等不停的勸他去皇都,心裡很是鬱悶,夜裡一人獨自在門外踱步。彩玲小姐此時已經與張大使成婚,她見丈夫心緒不寧,跟了出來,大使問采玲:你也認為我應該去皇都協助金瑜政大人嗎?采玲回丈夫:我也不清楚該怎樣做才是對的,但父親在世的時候始終跟權力保持一定的距離。他說生意人嘗到權勢的甜頭後,總想走近道。我覺得沒有必要抗拒權力 ,但也沒有必要成為權力的奴隸去追逐權力,你現在不僅是我的丈夫,也是清海鎮的首長,無論你做出什麼判斷,我都願意跟隨你。

張大使雖然沒能跟婷花走到一起,不過卻也娶了一位非常賢明理性的妻子。采玲小姐從小由父親一手培育教導,非常了解父親的生意之道,絕不會失去道義的原則,也從不屈服任何的權勢。她在張大使面臨重大的抉擇時,總是肯定和支持著丈夫。采玲的話一下使大使混亂的思緒清晰起來,知道自己的選擇和堅持是正確的,於是堅守在清海不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