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義商張保皋(57):婷花獲救 夫人被捕

劉如


【正見網2019年03月28日】

校衛向夫人復命,張保皋拒絕了夫人的所有條件。夫人很意外,但馬上讓人把婷花帶到她的跟前,想要好好刺激婷花,笑話她對一個男人做出了無謂的付出,實在太傻了。

夫人讓婷花坐下,慢悠悠的說道:「張保皋拒絕了我的提議,他放棄你了。以前在武珍州時,你為了救他性命跪著向我請求,你說願意貢獻你的一切,但求我一定饒他一命。當時我因為你如此懇求,就饒了他一命。不過今天,他卻放棄了你,怎樣?現在的心情如何,你心裡惦記的居然是這種人,你不埋怨嗎?」婷花轉過臉來,直視夫人說道:「夫人,您知道我為什麼會覺得您可憐嗎?因為夫人您一輩子心裡從來沒有思慕過一個人。如果您曾經思慕過一個人,您一定會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如何;如果您心中曾經有過一個人,也一定會了解,對於張大使所做的任何決定,我不會有絲毫埋怨。所謂思慕一個人,對於那個人所做的決定及選擇,都會深信不疑。夫人,我現在的這種心情,您是絕對不會了解的。」婷花說到這裡,滿含淚水,一臉的對夫人的悲憐。夫人惱羞成怒,讓人趕緊把婷花拖回去。

但是此時,劇中卻給了校衛一個獨特的鏡頭,讓人注意他被婷花所說的話觸動的眼神。雖然他在劇中一句話也沒說,卻流露了他內心贊同婷花的真實想法。他在劇中所有的眼神,無論是不安、擔憂、絕望還是悲憐,都會在最後有一個答案,同樣表達著對夫人走向不歸路的痛惜。夫人不懂何為真心待人,也不敢相信任何人,沒有向任何人敞開過心扉,更不懂什麼叫不求回報無怨無悔。夫人一生擁有的財富與權勢太過虛無,最後因財富買來的關係也會隨著她的失勢而落得個眾叛親離的可悲下場。夫人的經歷提醒世人不要執著名利與權勢,可貴的是人間真誠的關愛,相互的信任與珍惜,擁有金錢無法買到的人心才能擁有真正的幸福。

夫人並沒馬上急著殺了婷花,她要去達伐戰場親眼目睹張保皋慘敗的樣子,再來刺激婷花。

但是,夫人剛走,閻長很快潛入了皇都,救出婷花後,他立即遵照大使的話占領了烽火台,點燃了表示皇都被占領的五條烽火。達伐眼看就要開戰,夫人突然聽報烽火台同時燃起了五條烽火,擔心在王宮的金明出意外,那樣她一切的努力就白費了,於是命人撤走一部分軍隊回皇都保護王上金明。

之後一切如張大使所料,平東軍以少勝多,大獲全勝;夫人隨校衛狼狽逃走;金明來不及從王宮逃走被金陽所殺;張大使繼續追擊夫人。

校衛護著夫人很快逃到栗州,他見夫人疲憊不堪,讓夫人休息一會兒,安慰夫人過了這裡,就能逃出張大使的追擊了。但是夫人卻表現出了從未有過的迷惘和傷心,她第一次流下了眼淚,對校衛說道:「就算逃出了追擊,又有什麼用呢?活著也沒什麼意義。可是到底哪裡弄錯了,我所擁有的財富跟權勢,並不是白白得來的,是我經過千辛萬苦,花了多少心血才造就的,但是怎麼可以就這樣化為烏有。你說說看,我到底哪裡做錯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張保皋那個傢伙,我早就該殺了那傢伙才是。」夫人與閻長一樣,將自己違背道義的惡行結果,統統都歸到張保皋的身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罪惡感。她的苦心經營為何會失敗,校衛臨終前,終於對夫人說出了心中真實的想法。

見夫人淚流滿面,號令天下的權勢瞬間化為烏有,總是保持沉默的校衛終於開口說道:「能夠伺候夫人,我這一生已經別無所求,只是有一個遺憾,我早就該阻止夫人,不要走這條危險的路。夫人手裡握有的財富跟權勢,會象沙子一樣,總有一天一定會消失殆盡。我早就該向夫人說明這一切。現在要回頭,已經走的太遠了。婷花曾說,看到夫人覺得很可憐,此刻我的心情跟她是一樣的。」

但是,夫人根本聽不懂校衛的話,只是對張大使充滿怨恨。她真的走的太遠了,直到校衛為她死去,被關入牢里,她也沒有醒悟過來。校衛一生衷心護主,從未違背過夫人的命令,也很少言語,大多用眼神刻畫他的內心,這一段話,是他在劇中明確表達自己想法的唯一的一段話,其實就是為了今天的表白,才有了對他眼神的刻畫。通過他否定和憐惜著夫人錯誤的人生。最後他因為保護夫人而死在大使的劍下。夫人被大使追上,痛苦的失去身邊唯一剩下的校衛,被張大使抓捕,等候國法的處置。

戰爭結束了,閻長與張大使這次完美的配合也到此結束了,也就是說,閻長一生中由於偶然的機會成為張大使的手下,被明主所善用,最出色唯一有意義的這一短暫的過程也到此結束了。無法否認,如果張大使沒有收留閻長與金陽,也許這場戰爭無法取得勝利,很可能張大使會因為戰爭對手過於強大而失去了生命,連同全體清海官兵都可能戰死疆場。因此可以肯定的說,張大使對閻長的收留是值得讚許的。

不過,大使有一個地方始終沒弄清楚,那就是,閻長沒有基本的善惡之分,連概念也沒有,對自己助紂為虐的罪行完全意識不到,儘管張大使的善心與關懷感動了他潛在的本性,已經使閻長對大使的怨恨幾乎淡化到零的程度,開始找各種藉口迴避報仇一事。不過,閻長的真正主人卻是金陽,化解了內心對大使的怨恨,不等於明白了助紂為虐的道理,他只要不懂這一點,他還會重蹈覆轍。一旦戰爭結束,回到金陽身邊,他還會不自覺的成為金陽手中的一把劍。因此他才會表現出跟在誰的身邊,就會為誰賣命的特點。雖然在揚州為解決唐朝對清海的貿易禁止令以及這次戰爭中由於符合金陽攻打皇都的利益 ,使的閻長有機會跟大使在一起,表現的非常出色,但那也只不過是「主人手中的一把劍」的人生準則下的表現而已,而且從根本上說,閻長跟著張大使協同配合,是因為金陽的指示和意願,符合金陽的利益。

也就是說,閻長隨著戰爭的結束,會依舊回到金陽的身邊,那麼,沒有了對張大使的怨恨後,他又將重複過去那種不得不執行金陽的命令、不斷傷害婷花,最終再次將刀對準張大使的人生悲劇。該劇在最後這一部分,實際上下了很濃重的筆墨在揭示這造成千古遺恨的悲劇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麼。在閻長刺殺張保皋前的那一段對白,將會對彼此正誤兩種不同的人生做出最精闢的結論。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