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除邪惡宣傳畫和噪音干擾的過程中昇華自己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17日】

最近經歷了兩則事情,使我感覺到正念有力量,而且就算如我這般天目沒開、表面沒感覺到功能的修煉人也可以請護法神和正神去做符合大法的事情。而且整個過程中包含了:悟和提高心性的因素。

一、請護法神和正神清除誹謗大法的邪惡宣傳畫

前幾周,居住的小區大門口的玻璃櫥窗里突然張貼了誹謗大法的邪惡宣傳畫,而且玻璃櫥還是上鎖的,並且就在門衛室的對面,我一看若是我直接出手去清理,還真是不方便。那怎麼辦呢?我悟到如下幾點:

(一)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過:「我過去也講過,中共邪黨它不干什麼它自己還少點事,特別是它一對大法弟子干什麼壞事就成為它自己的醜事、敗事,同時成為幫助大法弟子成事結局。人心多的學員你們記住我說的話,也許現在你們明白了,但一旦再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你們不要又忘了,又用人心看問題了。」既然邪惡又想詆毀大法,那麼我就請護法神讓看到那張畫的世人生出想去了解大法真相的好奇心,引導世人去尋找大法的真相。
(二)給那個玻璃櫥窗下個罩,讓路過的人根本不去看或看不見那張邪惡的宣傳畫,讓邪黨的壞事表面做了但根本不起作用。
(三)我自己當然要發正念:清除操控世人做壞事的背後那些邪靈、黑手、爛鬼等一切我知道或不知道的所有邪惡因素和機制。
(四)請護法神和正神幫助我用他們的智慧和方式去清除那張毒害世人的宣傳畫,因為我自己人中一面的智慧是有限的,但護法神們他們知道如何去做。我們第一套功法就叫做:「佛展千手」,這不就告訴了我們:神佛道們有的是辦法。

雖然我天目沒開,也暫時沒法和護法神直接思維溝通。但我知道我想什麼、我做什麼,另外空間的生命看的一清二楚,那麼只要我的願望是符合大法標準的,護法神和正神他們就會幫助我去做。因為這類事都是屬於小事,甚至根本不需要麻煩師父法身直接動手,護法神和正神們就能直接搞定了。所以,我就把我上面所寫的在意念中對我肉眼看不見的護法神和正神們說了一遍,請他們用他們的方式和智慧去清理那些誹謗大法的邪惡宣傳畫。然後過去了兩三天,我路過時暼了一眼玻璃櫥窗,那張邪惡的宣傳畫還在,但我絲毫不動搖,繼續每天發正念。

在那幾天中還遇到過一個考驗,就是我的心裡、胸口膻中穴這個地方突然感覺到一種壓力,心裡感到難受,好像那張邪惡宣傳畫的信息一直在干擾我的大腦和胸口膻中穴這個地方,學法時心裡都不靜,心裡有種衝動:想要直接動手撕掉它。可我一想那在玻璃櫥窗後面,我怎麼弄?難道砸玻璃?我一想不對,這個感覺不是我,肯定不是我!一定是舊勢力利用了表面空間那點邪惡的東西,加強了那種壞的因素而往我身體或空間場裡扔髒東西或其他干擾。我一悟到這點就馬上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東西,我是偉大的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接受李洪志師父對我的安排和教導,其他任何佛道神魔或任何有形、無形生命因素強加給我的東西、不論好壞,我一概不接受。我還想起了師父說的: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我想我修煉的是偉大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啊!這點事算什麼?什麼都不是!是啊,我把那張邪惡宣傳畫看重看大了,我不就變小了嘛?那反過來用神念看,我其實是很高大,那張邪惡宣傳畫連同它背後的那些邪靈因素算什麼呢?渺小的如同我腳下的塵埃,什麼都不是。就這麼想,就這麼悟,加上發正念和學法,心裡的難受就在這過程中沒了、消失了。

過了大概一週的時間吧,有一天我路過那個玻璃櫥窗又看了看,咦,原本貼誹謗大法的邪惡宣傳畫的玻璃櫥窗外面貼了張其他的常人中的宣傳畫,正好把那個邪惡的畫給蓋住了,邪惡的畫起不到放毒的作用了,再過一天,一看,咦,那裡又貼了兩張大大的其他宣傳畫(與大法無關的其他常人中的內容)。噢,我明白了,原來護法神們做事的方式和智慧是這樣的,既符合了常人社會的狀態,又清除了邪惡的東西,妙哉!神在借常人之手做這些事情,當然這其中就需要走常人社會中的那套流程,也就是說:需要那麼一段時間才能把這個事在常人中做成。而就在那段時間中我遇到了舊勢力對我身體上和心靈上的干擾、壓力,這實質也構成了對修煉人的考驗和過關。所以,回頭一看,一張小小的邪惡畫也促成了對修煉人我的:考驗、怎麼悟、信不信師父、能否堅定正念、能否排除干擾,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的一個關,能過好的話,就是提高心性,就是長功的機會。

二、請護法神和正神解決噪音問題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上面那個事剛過去沒幾天,有天我發現樓對面商鋪頂層的空調或是水泵突然發出噪音,轟轟轟,而且從斷斷續續到二十四小時的轟轟轟的噪音。我和小區的物業經理打過電話反映問題,電話那頭他說:商鋪不歸物業管。電話掛了後,我心裡有些不平衡,我想你這個物業經理怎麼那麼不負責呢,不歸你管,難道你連溝通一下都不願意嗎?轉念又一想:不對,我不能往壞的地方想別人啊,我是修煉大法的,我是有能量的啊,我能制約常人的啊,我往壞的地方想別人,我不把人家給定住了嗎?不行!剛才我那個念頭錯了。可能那個物業經理只是暫時腦筋沒轉過來呢,電話裡頭是沒答應幫我解決這問題,但不等於他的思想不會變啊,說不定他當時碰到什麼不高興的事而心情不好呢,過了段時間,可能他又好了呢?!他不是把和商鋪溝通的機會送給我了嘛,那我去和商鋪老闆溝通溝通。因為我平時和人說話很少,所以溝通真不是太擅長,但我想,我得有善心,不能和別人嗆聲,我相信絕對多數人的心裡是有善根的,是能體諒他人的苦衷的,我還突然想起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的:「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我想這慈悲那麼厲害啊,能把鋼鐵都給融化了,那太好了,我也得有那樣的慈悲。我得必須是純善的,那還有啥事幹不成?!就這麼心裡懷著真善忍,我去店鋪跟工作人員一說,人家倒也答應的爽快:說會去查看的。這個事就這麼沒幾分鐘辦完了。我回家後,也是意念中跟護法神和正神們說:請他們幫助解決這個噪音問題,因為這個噪音不僅影響我也影響了周邊好多居民,所以這個事既是為我自己做,也是為大家做好事。我心裡是相信護法神們知道了、也聽到了。

然後就這麼過了好幾天,空調還是哪個水泵嗡嗡嗡的還在二十四小時的響,有天早上我打坐時那個嗡嗡嗡的一直在響,有那麼一瞬間,我心裡也覺得煩:怎麼好幾天,還在響啊?然後轉念又一想:不對!我是修煉宇宙大法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啊,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中說過:「可是他們那顆心靜到什麼成度啊?靜到一種可怕的成度。你要一個人靜到這種成度還行,四、五個人坐在那裡邊,都靜到那種成度,象一潭死水什麼都沒有,我想感受他們感受不了。」那我反過來問問我自己,我的心達到那麼靜了嗎?我的心達到不受外在環境影響的那種成度了嗎?那我不得修修我自己的心了嗎?更何況修空調修水泵這個事件中不就點化我要「修心」嘛!修什麼呢?修心啊,修心性啊!原來是要我修心性,要我的心達到清淨無為、不動。我明白了,那我就不把聲音放在心上,我就依然打坐,我把噪音看小、看淡、看空、看無!我還發現,我能堅持打坐完一個多小時後,原本陰雲密布的天空會露出太陽,或頭上那片天空有時能看到淡淡的藍天白雲,我想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問題終歸要解決,我打算去商鋪頂層看看到底哪個空調或水泵在發出噪音,而且,我心裡也想好了,我要善心的對待一切,善心的對待物業經理,善心的對待商鋪商人,因為他們、所有人都不容易,都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謀生,我得體諒他們。原本打算是找到了哪裡出問題後再去找物業經理溝通溝通,不要去吵,而是要心懷慈悲的去說。可就當我在商鋪頂層轉悠的時候,突然來了兩個維修水泵的師傅,他們找到了那個發出噪音的水泵,換了個新的!噪音問題就這麼解決了!

回首這個事件過程,我沒說太多的溝通的話,更多的是我從要修空調而悟到我要「修心性」,我要修出熔化鋼鐵的慈悲,要忍耐,不生氣,能體諒世人的苦衷,不放棄做成這件好事,不把這個麻煩事看大、反而把這個噪音的事看得小之又小。當我心性到位的時候,師父的法身會幫我,其實常人中的這些小事,護法神和正神也會幫我,就看自己的心性到不到位。我自己經歷了這些事後,連我自己都感到很神奇。

天空雖然還陰著,一切看似那麼平淡無奇,肉眼更沒看到哪個人為我心性的提高而鼓掌歡呼,但我走在路上,我感覺自己的裡面越來越真善忍了,也就是從身體的裡面越來越同化真善忍了,我都感覺我在變!法輪大法真的好,真善忍真的偉大啊!

新年到了,我悟到這樣一幅對聯,與眾同修共勉:

善心善念善行善語善眼善待一切
容人容事容辱容屈容不公容蒼穹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