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刀媳婦變善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3月03日】

〈 昭君怨•變賢〉
鬧到筋疲力盡,
好話打都不信。
父母太難堪,
窖中關。
出嫁更揮厲嘴,
此乃紅顏禍水。
誰掃惡嗔空,
法輪功。

阿蓉出生在農村,自小就是個個性很強的人,家裡人不管是誰惹著她,就跳個沒完,飯也不吃,能哭上好幾個小時。

父母對她又氣又恨,抓起什麼就用什麼打,可即使把其打的頭破血流,她的脾氣絲毫也沒改變。

有一次把她扔到菜窖里,嚇唬她,那也沒用,不達目地她決不罷休。

長大以後找了個對像。

在婆家也是阿蓉說了算,丈夫一點家當不了,大事小事都得妻子做主,哪怕花一分錢也得阿蓉同意才行。

阿蓉得理不饒人,誰要對自己不好,出不了這口氣,就鬧的死去活來。

尤其是丈夫,他說錯一句話,就跟他干幾個月。

親戚、朋友、鄰居都知道阿蓉的厲害,是出了名的「刀媳婦」。

古語有句話:「氣大傷身」,更確切說是罪業傷身。阿蓉可真應了這句話,每生一回氣,就要得點病,天長日久,身上積攢的都是病,都是罪業:什麼神經官能症、肺病、心臟病、肝膽不好、有結石、婦女病、腰疼等等。

各大城市的大醫院都跑個遍,錢花了不知多少,就吃藥而言,都不知道該吃什麼藥,吃這個藥影響那個病,吃那個藥又對那個病有副作用,少吃一樣都難受,可吃了照樣難受。

那時狐黃白柳都求過,什麼都不管用。病是越來越重,最後把她折磨的無路可走。

人家盤算的是怎麼過日子呀,養什麼花呀,幹這干那的,阿蓉就想:過了今天還不知明天啥樣呢,哪有心思想那些,不定哪天就死了!幾百年後一個農人鋤地,剷出一塊碎骨,誰能想到是自己的。

有一天阿蓉帶著二女兒去姐姐的店裡。姐姐看她也很發愁,對其道:「這裡有辦法輪功學習班的,你去參加吧。」

那時阿蓉可真是有病亂投醫,只要能把病治好,干什麼都行。就這樣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的門。

通過學法煉功,阿蓉一身的病全好了。可她在《轉法輪》中看到,這個功法不是為人祛病健身的,他是修煉,還得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在個人利益上不爭不鬥,在矛盾面前要忍讓,遇事找自己,對別人要寬容,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只有達到這樣的標準才算是修煉人。

書中還說,一下做不到,可以慢慢去做,但自己對自己要嚴格要求等等。

阿蓉想:我的魔性那麼強,脾氣那麼犟,要改可真是不容易,但是為了身體,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狀態,怎麼難也得改。

逐漸的,阿蓉一點一滴的用大法真善忍來衡量,慢慢的把自己的壞毛病改掉了不少。

丈夫看到妻子的變化,鬆了一口氣,他在家裡終於能像個男人了,不用再受媳婦的氣了,「妻管嚴」康復了。

他出門看到誰的家庭不和,或者男人受氣,就道:「快叫你媳婦煉法輪功吧,那可真能改變人!」

阿蓉有個侄女小娟,其丈夫小張是做個體買賣的,跑過車,開過菜鋪,有大法弟子經常去他那買菜,也順便給他講大法美好真相,送他資料。

誰給他講大法美好真相他都聽,誰給他資料都要、都看。他是個從心裡真明白大法好的人。

賣菜掙不了錢,小張就不想幹了,就想開個飯館。

跟家裡人一商量,誰都不認同他的想法,因為這些年飯館的生意不太好,飯館越大越賠錢,不是沒啥顧客,就是吃了飯不給錢,賒帳。據有人計算,十家飯店得有五家關門大吉。

可親朋好友怎麼說他都不聽,硬是要開個飯店。可開飯館又沒本錢,跟親戚借吧,人家不支持肯定借不著。

張母只好把辛辛苦苦攢下的一萬塊錢給了他。小張的脾氣還很犟:你們都不支持我,我還不用你們的錢呢!又把那一萬塊錢給母親送了回去。媽媽還是不忍心,又給他送來。

餐館就這樣開起來了。開張以後,買賣還不錯,生意越來越好。

因為小張講誠信,飯菜給的量足。更重要的是,他在眾人面前敢弘揚法輪大法,敢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他非常清楚:在反貪腐而被打下去的那些官員其實都是破壞過大法、迫害過大法弟子的,是遭到報應了。

而小張卻因正義明真相得了福報,生意越來越好。

現在親朋好友不再擔心小張的飯館賠錢了。

以前張家窮,小娟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都是穿別人送給的衣服。現在她穿的很時尚,還戴著金手鍊兒。

娟有個兒子小猛,以前從不正經幹事,到處闖禍,還在少兒管教所被關了兩年。

現在小猛變好了,靠自己的能力掙錢。一家人的日子過的和樂美滿。

阿蓉常常感激的對別人講:「是大法真善忍和師父挽救了我的生命,改變了我的家庭,也改變了我的家人。難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用大法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堅定的在修煉的路上走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救度。謝謝師尊!」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