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咫尺天涯(代序)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3月09日】

本系列是從地域角度寫諸多神的子民在中華本次文明中從起初到現在的不同時期的尋法紀實,是一個輪迴紀實系列。

在世界上各大民族中都流傳著神按照自己的樣子造人的記錄與說法。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社會越來越物質化的今天,特別是受所謂現代科學的衝擊,人們很難真的相信自己是神造的這個事實。

但神卻沒有放棄人,很長時間以來,神就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告訴人:神是存在的。所謂的科學是膚淺的,局限性非常大的。神用各種方式展現神跡(如最為常見的:一場大水過後,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上,佛寺與佛像卻安然無恙);讓人們用考古的方式認識古代的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發現史前文明的遺蹟和本次文明古代出現的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與未解之謎);在自然界和生物學界等等不同的領域內,都出現了讓人們無法用現代科學所能解釋的一個又一個迷。

面對這些謎團和因為現代的這個完全物質化的所謂科學的局限性,很多有頭腦的人開始反思,世界上究竟有沒有神?人究竟是不是神所造就的?

隨著科學的不斷發展,和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加深,越來越多的西方人感到東方傳統文化中那些不可思議的東西,似乎是解開生命以及物質世界諸多謎團的鑰匙。於是越來越多的西方人開始傾注於研究東方傳統文化。

在東方的中國,經過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前半葉的外國武力叩關與文化衰落之後,從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武俠小說和氣功和傳統評書、戲曲在港台與大陸的興起,讓人們不自覺的開啟那份塵封已久的記憶。但此時人生的意義究竟為何,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直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東北的長春傳出,人們才明白,原來人真的是神造的,生命的意義是回到天上的美好家園。

因為人在來到人間的時候,早已埋下得法回歸的種子,當機緣一到,人們一下子就如同從睡夢中醒來一般,於是乎在短短几年的功夫,吸引了上億人加入修煉。即便是後來遭受中共邪黨的無理打壓,也擋不住人們覺醒回歸的步伐。現在全球有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從而加入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行列中來。

得法之後的人們因為明白了生命的真正目地,於是看淡名利,不再為爭奪一時的得失而苦惱,更加真誠、善良、寬容的對待他人;他們面對苦難更加樂觀,為人更加謙卑、禮讓,無論做什麼正常的工作,他們都會努力的做好…….

在人間,我們客觀上來說,作為「人」——這一層次中的生命而言,因為人數眾多,民族眾多,不可能是一位神造就的,也不可能都來源於同一個境界。

不管來的層次和境界有多麼的不同,如果從我們來的那個境界中看,人間真的是「天涯」,離天上的家園很遠很遠。

哪怕是古往今來有多少智者、先賢都想找尋歸家的路,但他們大多是帶著遺憾而進入下一次的輪迴轉世。反過來說也許正因為當初的刻骨找尋,才讓這份「回家」的記憶始終銘刻於心底。當然這裡面還有創世主的有意安排與造化。

天涯遠不遠,那就看我們如何對待了,只要找對回家的路,「天涯」可以說盡在咫尺,可以回家。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此時完全被物質化的東西或者中共邪黨灌輸的謊言掩埋了本性,與回家的機緣失之交臂,那就是最可怕的也是最遺憾的。「咫尺」也變成了「天涯」,縹緲的看不到希望。

而且特別要說明的是:回家的機緣極其有限,不是隨時都有的。希望那些沉迷於當今物質化環境中的人好好珍惜!

所以在本系列的開始我用了「咫尺天涯」這樣一個題目。

(二)

為了更好的喚醒人們那塵封已久的記憶,本系列就從中華神傳文化圈的範圍寫起。

在世界上各大民族中都流傳著大洪水之類的傳說。都說人類原本生活的很好,後來因為道德出現了敗壞,而導致被神降大水而銷毀。只留下了少部分人和動物,後來這些人又從新開始繁衍,在漫長的歲月中創造了輝煌的文明。

很長時間以來人們都把「大洪水」當作古人不發達時期的傳說,可是近來的考古發現卻印證了史前大洪水的存在。
根據維基百科「大洪水」詞條中記載:1922年,英國考古學家倫德納·伍利,對巴格達與波斯灣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沙漠地帶進行考察挖掘,結果發現了蘇美古國吾珥城的遺王族墓葬之下,有整整二公尺多厚的乾淨黏土沉積層。經過對黏土的分析研究後表明,這層乾淨的黏土屬於洪水沉積後的淤土。自此,伍利認為這個發現說明了美索不達米亞的古老傳說,以及聖經上記載的大洪水是曾經發生過的歷史事件。

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一次國外講法中講道:「在修煉界的人都知道,人類的社會不只是一次出現了文明,人類社會多次出現過文明,在漫長的歷史長河當中,人類的道德逐漸走向衰敗的時候,那麼,人類也就走向了沒落。往往都是這樣。而且發展到最後,從物質的變異上、精神的頹廢上已經達到頂峰的時候,那麼就會帶來人類道德觀念的大滑坡。在這樣的狀態下,人類就會走向沒落,人類多次出現過這種情況了,所以人類的文明也不只是一次,多次出現過文明。人講的這個石器時代也不只是一次,人類多次出現過石器時代。因為在人類出現了這種麻煩事的時候啊,人類的一切勞動工具和所有的知識也都會被毀掉。」「過去上古時的中國種族的中心地帶不是現在的黃河流域,是處於新疆這一帶。當時這個民族最繁盛的時期也是在這一帶。因為崑崙山靠近這一帶,周圍地勢比較高,當年那場大水高達到兩千多米,淹了整個地球,有很多人在大水爆發的時候跑到了崑崙山上,活了下來,遺留下來一些上古時的文化。」(均引自《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我們翻看地圖會發現青藏高原北邊靠新疆和青海這邊是崑崙山脈所在地,而且崑崙山連接帕米爾高原和天山山脈等,而天山山脈的西部已經進入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境內。

在現代的考古學中發現,4萬年前在青藏高原上就有文明存在。雖然只是屬於現代人說的「舊石器時代」但畢竟文明已經開始。「2018年11月30日,《科學》雜誌發表的一項研究為我們破解西藏歷史謎題提供了關鍵線索。論文報告稱,中科院的研究團隊對西藏尼阿木底(NwyaDevu)舊石器時代遺址進行了系統發掘,提出了一個觀點:最早在4萬年前,青藏高原就已經出現人 類。」根據介紹:尼阿木底遺址位於藏北申扎縣尼阿木底山的西北麓,毗鄰中國第二大鹹水湖色林錯與西藏第二大湖泊錯鄂湖。這處遺址海拔高度約為4600米,四周是開闊的曠野和山坡。

在青藏高原上還有一處叫白公山的地方,白公山地處青海省海西蒙古藏族自治州首府得令哈市西南40多千米的懷頭他拉鄉,有來歷不明的鐵管(合金),讓科學家一頭霧水,有的說是史前時期的文明,有的說屬於外星文明的產物。(詳情請見《古今神秘現象全記錄(考古篇)》)更有意思的是,在本書中還提到在甘肅與新疆交界的馬鬃山地區發現一塊奇石,這塊奇石中含有長約6厘米的圓錐形金屬棒,金屬棒上有明顯的加工螺紋痕跡。關於這塊奇石的來歷,也是有史前文明的產物和外星隕石等說法。

在新疆的溫泉縣,網上有報導說,靠近哈薩克斯坦附近發現呼斯塔遺址:「2013 年開始,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負責開展的『溫泉縣博爾塔拉河流域青銅時代考古調查』在新疆溫泉縣東北約40 公里的阿拉套山腳下的呼斯塔草原草原上發現了一處規模龐大的青銅時代早期遺址——呼斯塔遺址。它的面積達到了12 平方公里,這個面積比現在的溫泉縣城城區面積大了將近3 倍,是溫泉縣境內發現的規模最大的青銅時代早期遺址,年代不晚於距今3600 年。」這個遺址很有意思,從地圖上看,翻過阿拉套山就是哈薩克斯坦地界。附近國內這邊有舉世聞名的賽里木湖。有人甚至把這裡當作西王母的居所。

其實這一地區上古時期的遺蹟很多,這裡僅是舉幾個例子罷了。在民國史學巨匠呂思勉先生的《中國通史》一書中明確的說:「……可見得崑崙是漢族的根據地。……如今的于闐河上源一帶。一定是漢族古代的根據地了。」「阿母(姆)河流域似乎也是古代漢族的居地。……則漢族古代,似居今蔥嶺帕米爾高原一帶,這一帶地方,據人種學歷史考究,原是各大人種起源的地方。漢族入中國,所走的大概是入今天新疆到甘肅的路。」(p2、p3,中國華僑出版社,2011年版)史家的說法和考古學的發現,都在印證法輪功創始人所講真實不虛。

我在看地圖的過程中同時結合著歷史知識,發現一個以前很容易讓我們忽略的重要元素,那就是大山孕育河流的真正意義。

很多學者都覺得大河與沃土孕育了文明,從很多的考古實踐中得到了這個結論。(比如發源於青藏高原南麓的大河孕育了古印度文明,國內這邊孕育了以黃河與長江為代表的中華文明,如果算上雲貴高原,那對中南半島的文明發展也有莫大的影響。其它國內以及邊界的山脈對當地的文明發展都有很大的影響。)其實人們往往忽略了大山的作用。沒有大山,河流就失去了源頭,人們經常把孕育文明的河流稱作「母親河」,那大山就如同父親一般,偉岸、高直,默默的矗立在那裡,經過億萬年的風雨,依舊收容著蒼生,給河流以源泉。所以我說中華文化圈周圍的山川把華夏文明的密碼或叫創世主的慈悲呼喚通過高山融水為載體,流向四方,廣播異域。此時高大的山川與高原成了人們精神的支柱與依託。實踐證明千百年來人們的內心確實如此。從古往今來人們對山與水的各類傳說就能說明這一點。

在很多的傳說中都提到山峰原本是神仙所化,為的是戰勝妖魔,給人間以安寧。而在地理環境中,我們經常發現,某個山峰從某個角度看上去卻像神,或者一尊臥佛(如河南的萬仙山、四川的樂山);從古到今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為了找尋回家的路而走入深山修行的人。他們發現在一些山的某個部位是修行的最佳場所。所以在修行人的圈子裡經常流傳著某座山某些洞窟適合修行。其實修行人說的是表面的現象,實質上是某座山的山洞具有幫助修行者與自身的小宇宙和外界大宇宙溝通的力量(或叫「物質能量場」),這是神造地球的時候就早已系統安排好了的。同時很多各類的神也隱逸山中,等待有緣者出現或者默默的守護著一方的水土。當然這些都是極簡單的表述。實際情況比這要複雜千萬倍。

且看,出生在今尼泊爾南部的佛祖釋迦牟尼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爾的山洞中得道、開悟,廣度眾生,而印度河直接孕育了古印度文明;生長在青藏高原上的聞喜(即後來西藏白教始祖密勒日巴佛)在喜馬拉雅山附近經過無數苦難一世修成;在華人聚居地有廣泛信仰的觀世音菩薩傳說在西域興林國修成,這些都是對現今東亞以致世界都頗有影響力的人物。

我們現在都經常談論「大中華文化圈」或者叫「儒家文化圈」說白了就是在歷史上受中華文化影響很深的地方。這遠遠超過了中國本土的概念。也得包括現在中國本土附近的鄰國。因為它們在這幾千年中都受到中華文化的薰染,甚至有的國家曾經直接使用漢字。

在這樣一個範圍內中華文化在幾千的發展過程中,在創世主的呵護下,在神的子民傳承下,走過了無數的風雨,也建立了輝煌的文明。

從文化上看,軒轅黃帝打敗炎帝和蚩尤之後,實現部落統一和融合,以致這些部落和人在以後的幾千年中無論遷移到哪裡,形成什麼民族大都承認他們是炎黃的後裔,龍的傳人;武王伐紂之後商朝的後裔帶著移民進入朝鮮半島,據說還有一支商朝軍隊甚至到了美洲;秦朝始皇帝的時候,徐福帶著五百童男童女和工匠們走入日本列島。東南亞的很多國家都曾是中原帝國的藩屬。漢朝的蘇武被匈奴困在在北海(今:貝加爾湖),但牧羊時間再長也不改漢人的氣節與本色;張騫出使西域,開始了漢文化對西域的更廣的影響;後來的唐玄奘的西天取經與鑒真東渡,為了佛法的洪傳做出了貢獻;唐朝詩人李白家鄉在中亞的碎葉,他因東北邊陲的一個叫渤海的國家寫一份國書,而在大殿上「裝」了一把,讓寵臣高力士脫靴,貴妃捧墨;宋元時期以及那以後,「下南洋」,成了江南人們出外謀生方式,這樣大大加強了對菲律賓以及馬來群島以及印尼的開發。

寫了這些就是想說,神在這裡造就了這樣的山川地貌和社會文化,根本目地就是讓將來的人得到救度的大法是能有個回去的地理與人文環境環境。

誠然,在這些地區中很多部分後來被異族統治,有的被異教同化等等,但那方水土中所承載的尋法與歸真的精神卻沒有磨滅。在神的眼裡他們的子民們曾經在那方水土之上生活過,為了回到天上的家真正的找尋過。同時也曾經為洪揚神傳文化做出過應有的努力。這就足矣了。

誠然,在中華文化圈範圍內的不同地區都有源於本地的文化和族群,比如「考古學研究證明,阿城市交界鎮舊石器時代早期洞穴遺址距今約17.5萬年。」「距今大約6000年至5000年,即相當於中原地區的『傳說時代』,黑龍江地區的古代先民的足跡幾乎遍布各地,為我們留下了為數眾多的文化遺存,……」(均引自《黑龍江史話》)。想必在全國有那麼多的省份,這樣的例子也會很多。

這些也是不同的神為了豐富神傳文化與展現他們的造化與能力,所開創、造就的;但這些地域文化,後來都被炎黃所代表的華夏文化所薰染甚至同化。或者說華夏文化也吸收了各地的本土文化,而成為一種綜合性極強的包容文化。

基於以上的事實,我們常說青藏高原被稱作世界屋脊,最高的高原,是距離天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在中華文化圈的版圖上出現這高原是神在提醒人們:從這方山脈中所流淌出的水所孕育的文明才是神給人造就的並最終引領人回歸的文化;換而言之,在這裡才距離天——神的子民真正的家園最近。神將要傳給世人回歸的大法就在中土!
從地質學角度來看,我們引述權威人士所寫的文章更能說明問題。這篇文章叫做《中國人從哪裡來》署名是「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與星球研究所聯合製作」,在該文中作者們說:「6500萬年前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相撞,撞擊速度如此之快、能量如此之大,以至於我們可以用『迅猛』形容。」 接著作者們提到這次碰撞不但形成了青藏高原,也直接形成了中國大地的三個階梯的地貌特徵和江南煙雨濛濛、內陸乾旱少雨的氣候狀況與今天的水系。(有興趣的讀者請在網上搜索此文了解詳情)通過這一連串極其巧合的「自然力」,我們很難真的相信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說亞歐板塊與印度洋板塊相碰撞,才將青藏高原地區由大海擠壓成了高原。那為啥偏偏在這裡擠壓成世界最高的高原呢?而且在高原的南部和北部就出現了救世的覺者?!天下事哪有偶然和自然的呢?在修煉人眼裡這一切都是創世主造就和安排好了的,只是通過人間的表現出來而已。都是神的力量所致。

在下有感於「大中化文化圈」的歷史作用和珍貴的意義,同時也想藉此機會,寫寫神的子民在這裡在幾千年的歷史中是經歷了怎樣尋法、找法的艱辛過程,在今朝才能得法,明真相。

這是一個從輪迴角度來寫各地區曾出現的尋法、找法的經歷,並附帶寫各地一些文化風俗。因為這些文化與風俗的本身也都是神有意安排讓今天的人們能尋法、認識法的。

是為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