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借錢也有不一樣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3月26日】

由於邪惡迫害,大陸多數同修不是太富裕,同修之間借錢解點急很正常。可我發現,有的同修很誠信,借錢很快能還上,比如:有個同修出獄後,想做點生意,另一個同修知道他挺困難,就借給他二萬元,並說:「這錢我不要了,給你了。」借錢同修說:「那可不行,借就是借,哪能不還?」還錢時,儘管同修再三說不要,借錢同修硬是把錢還給了對方。

還有一個同修,出獄後想做生意手頭沒本錢,一個老同修聽說後,就拿出20萬元給他,說:「這錢我放著也是放著,你拿去做本錢,掙了就還我,不掙就不要了。」借錢同修要給打個借條,老同修說:「可別這樣,常人打借條我還不借呢。」兩年後,借錢的同修還錢時,老同修說:「聽說你生意不是太好,錢先放你那,不用還我。」借錢同修說:「說兩年就兩年,這可是信義呀!」

後來這事被另一個同修知道了,也朝這個同修借錢。老同修想,都是同修,沒難處誰開口?就把家裡剩餘的20多萬元借給了這個同修。又過了幾天,借錢的同修又找老同修,說:「不夠,想再借30萬,你幫我張落一下,我給利息。」老同修問借這多錢幹啥?借錢同修說:「,你放心,正事。」老同修一聽說是正事,也沒多問,就從妹妹手裡又借了30多萬元。可是萬萬沒想到,這錢一去沒影,十幾年了也沒還。妹夫不修煉,孩子結婚買房子用錢時,聽說錢借了出去,幾次要也沒影,兩口子吵翻了天。妹夫本來對大法挺支持,因這事說了不少對大法難聽話。老同修難過的說:「後來我才知道,借我錢的同修到處在同修中借錢,聽說欠二百多萬了,還跟別人說:『誰讓我借給她錢了?』這哪像修煉人說的話?」

本地有幾個同修,在同修中借錢是出名的,借了不主動還,逼急了再拆東牆補西牆。有的借錢時說的挺好,到日子不還,然後再借,又不還,再接著借。有的要錢時就躲起來,不見面,甚至說難聽話。還有個同修,借了一個同修二萬元,說一星期還,可一星期後並沒還。同修要時,借錢同修說:「到一個星期我給你打電話時你沒接,現在沒錢了。」同修說:「沒來電顯示呀?你肯定沒給我打」借錢同修說:「沒錢,我做大法事了,算你贊助吧。」同修說:「你做什麼事與我有什麼關係?你得還我錢呀?」「沒錢,以後再說吧。」

同修回家把這事跟妻子說了,妻子不修煉,風風火火跟借錢同修說:「三日內你必須把錢給我,否則法庭見。」借錢同修一看事要鬧大了,馬上把錢還了。師父說:「大法弟子之間欠債,要還錢。都是大法弟子,你的就是我的了,哪有這說法啊?(眾笑)那能行嗎?作為一個獨立的生命來講,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還有一個同修,欠了別人50多萬,他妻子也修煉,兩人都處於病業狀態。以前,他朝我借過幾萬元錢,我看他生活困難,就說:「我錢我不要了。」可是後來發現,我說不要時,他借個沒完,前後欠我10多萬。更重要是,他用這錢幹了一些不在法上事,比如:有同修邪悟,說師父要來本地,給師父蓋房子,他背地沒少資助。為這事他家族人對大法和同修很敵視。他雖然生活困難,又處於病業狀態,可我明確跟他說:「你借我的錢得還,沒能力是沒能力,這錢得還。」當時我想,走的不正才有這結果,我不能用人心對待這事,修煉人得按照大法做,我把師父一段法說給他聽,師父說:「你贊助給他、你資助給他,你一定要知道他干什麼,非常清楚,否則你不能夠這樣做。你雖然給了他錢了,你等於是支持他這樣干,你也是錯,所以,舊勢力不會拿你當作是上當受騙看,它認為你是一夥的,你支持他,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些事情。」(《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該同修參與給師父蓋房子,大把花錢,又給開天目同修送東西(這是後來知道的),他借我的錢該不該要?如果不要的話,我不也是同夥嗎?舊勢力不連我一塊迫害嗎?

我曾跟幾個借錢的同修交流過:「是不是走得不正才欠這麼多錢?找找自己,走的正不會這個狀態呀?欠這麼多債,打坐發正念能入靜嗎?學法能入心嗎?」同修一口否定:「沒啥不正的,就是花冒了點。」無所謂的樣子。可是,本地同修都知道,這些欠錢同修經常跟一個開天目同修來往,搞了一些不在法上事,比如:給外地一個同修開的公司投資,說是大法項目。另外,說師父要到本地來,先後兩次給師父蓋房子和裝修房子,大把的花錢,生怕師父看不到自己的「誠心」。這些人心被舊勢力抓到把柄,變著法兒在經濟迫害上雪上加霜。消停幾年後,又發生一件事:有個喇嘛到本地來,說是有人追殺他,讓同修保護。這個喇嘛說:「我有財產,你們欠那點錢不算啥,到時我幫你們還上。」同修一聽喇嘛有財產,就給租了房子,還買了電腦、洗衣機等家電,住了一年花銷10多萬,最後一去沒影。這事明擺著是讓同修出血。修練人都有師父看護,怎麼會被人追殺呢?除了大法弟子,這世上還有真正修煉的人嗎?修煉人不要管人間閒事,舊勢力宰你一刀還恥笑你。

同修欠錢多了,壓力就大,經常是封閉自己,不跟同修見面。越走不出來狀態越不好,其實是舊勢力在久遠年代給同修安排的死結,想用這辦法毀你。人看事是固定的,神看事不是固定的。借錢的同修心裡越是憂心無奈著急,越是突破不了眼前狀態,也容易陷入偏激認識和邪悟狀態。有的發正念時說:「不承認舊勢力這種經濟迫害,讓大法弟子財源滾滾。」這叫什麼正念呢?只能是越發越糟,越發兜里越沒錢。

欠債還債這是天理,師父這方面法講了很多。可是,有一段法對我觸動很深,師父說:「當然有的學員說不要了,我送給你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送,和這個欠是兩個概念。」(《美西國際法會講法》)讀這段法時,我在想:有多少人體悟過師父這段法的內涵?舊宇宙生命走到最後一步時,在人間的不在人間的,哪個不負債纍纍?師父以巨大付出善解了眾生的怨緣,給每個眾生開闢了最好機緣機會,師父給予弟子的是弟子永遠無法想像的。我悟師父這段法,有提醒弟子善解欠錢同修的內涵,也是給借錢同修樹立威德的機會。如果雙方境界沒有本質提升的話,就不可能實踐師父這段法,境界見證一切,境界決定一切。

如果借錢的同修能坦蕩真誠的,別藏著掖著,亮一亮心裡話,說說當初借錢的動機?那錢幹啥用了?當初咋想的?曝光醜事,尤其現在咋想的?那就是解體舊勢力經濟迫害過程,你就能挺起胸的往前走。

 一點淺見,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