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格拉茨三場加座售磬 音樂家贊扣人心弦

【正見新聞網2019年03月27日】

2019年3月26日,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奧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茨的歌劇院(Graz Oper)進行了下午及晚上兩場演出。神韻展現的中華神傳文化,讓觀眾激動不已,觀眾為藝術家的精湛表演鼓掌喝采。

很多周邊城市,甚至周邊國家的觀眾專程來到格拉茨觀看演出,有的觀眾曾經在維也納或薩爾茨堡看過神韻,今年又追到格拉茨,而且已開始詢問,明年神韻會到奧地利的哪個城市演出,他們好及時訂票。

神韻本來計劃在格拉茨歌劇院上演兩場,但票房提前兩個多月就已售磬,主辦方臨時決定加演一場,這場演出也在開演前兩週全部售罄。

格拉茨是奧地利第二大城市,擁有悠久的學術傳統。1999年,格拉茨埃根博格城堡(Schloss Eggenberg)和格拉茨城歷史中心(City of Graz-Historic Centre)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格拉茨還被選為2003年歐洲文化之都,同時格拉茨還是人權城市(Stadt der Menschenrechte)。

格拉茨歌劇院是奧地利第二大歌劇院,至今保留了1899年新巴洛克風格的原風貌,是主流和上流社會時常光顧的劇院。

世界著名古提琴演奏家:東西樂器搭配很好

3月26日下午,Madrenal Igobo觀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格拉茨歌劇院的第二場演出。她說:「演出非常精彩,真的很感人,非常美妙,我很喜歡。」

Igobo表示很喜歡神韻樂團的現場伴奏,「音樂優美動聽,真的扣人心弦,旋律有時歡快逗趣,各種情緒都有,我喜歡這樣的音樂。」

她覺得,「音樂聽起來很有中國的傳統味道,而弦樂又保留了一個普通歐洲樂團的特點。這種搭配非常好,我真的覺得非常美。」

Madrenal Igobo在維也納音樂學院學習完大提琴後,因為喜愛古提琴(viola da gamba,亦翻成維奧爾琴)抒情古典的音色,繼續修習成為古提琴演奏家,現在世界各地舉辦音樂會,致力於演奏及研究巴洛克音樂。同時也成立了自己的慈善組織。古提琴是歐洲文藝復興以及巴洛克時期最重要的傳統樂器之一。

神韻的舞蹈和色彩等都給Igobo留下深刻印象,她表示,「神韻的舞蹈美得令人難以置信,舞蹈演員一個接一個表演翻騰技巧,給觀眾帶來一個又一個驚喜,而且還有那些細膩優雅的動作。你能看到,每一個動作都似乎有某種含義。」

中國古典舞不僅展現優美的舞姿,還表達出內在的美。Igobo說:「就像神韻的名字所說的那樣,舞蹈動作高貴而優雅,同時也具有非常強的表現力。」

她認為,整台節目的製作都「非常棒,很感人」,「神韻的所有節目我真的都非常喜歡。」

神韻以復興中華文化為己任,Igobo對此表示非常認同,她說:「我認為繼承和延續傳統給後代,非常重要。」

樂團出類拔萃 著名音樂學校校長想立刻再看一場

「演出非常精彩,我還想馬上再看一場。」3月26日下午,Manfred Wechselberger觀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格拉茨歌劇院的第二場演出。

Wechselberger是一所著名音樂學校的校長、音樂總監,也是作曲家,他曾經獲得了奧地利向科學、教育和文化領域的傑出人物頒發的高級國家獎。作為音樂學校校長,Wechselberger帶領學校樂團去世界各地演出,並曾經帶樂團四次去中國進行巡迴演出。

他表示:「我喜歡神韻的音樂,尤其喜歡藝術家展現的優美的舞蹈,節目非常精彩、出類拔萃,我很喜歡。我想馬上再看一場。」

作為音樂人,他很欣賞神韻樂團的現場伴奏,他表示,東西方樂器的配合非常成功。他說:「神韻樂團出類拔萃,吹奏樂器表現得很出色,中國樂器很好地融入了樂隊,表演效果很好,氣氛非常棒。」他表示,自己曾經嘗試把東西方音樂融合起來,結果發現很難,「把中國樂器和歐洲樂器融合在一起並不容易,但是神韻樂團做到了。」

他也注意到節目中有批評中共踐踏人權的內容,Wechselberger表示:「我當然反對中共對信仰團體的迫害。」而神韻通過藝術形式展現在舞台上,他表示:「這當然很好。這些題材可以用藝術形式表現出來,告訴公眾,中共不應該對此加以阻攔。」

醫學教授:我們在等待被拯救

3月26日晚,醫學教授Lieselotte Kirchner帶著兒子和親戚觀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格拉茨歌劇院的最後一場演出。

Kirchner是維也納醫科大學兒童醫院內科住院部門負責人、教授主任醫師。神韻舞蹈演員精湛卓越的技藝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舞蹈演員們難以置信的高超技巧,那些翻騰跳躍等等,他們能將腿往上劈成一條直線,難以置信。這是我們在歐洲古典舞蹈中沒有的。」

Kirchner表示,他們去年在薩爾茨堡第一次觀看神韻,今年他們從維也納開車200多公里趕到格拉茨再次觀賞了神韻。

談到最後一個節目,Kirchner表示,「善戰勝了惡,這一點表現得很清晰。」她表示很喜歡這個內容,「如果真有神最後來救度人類,那就太好了。所以我們在等待被拯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