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人神一念間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3月31日】

修煉人念頭很重要,它是人神的界限,簡單而關鍵。網上有篇文章說:有個老同修妻子死後,兒女買了夫妻墓,當時他沒反對。沒反對就等於認可,結果不長時間老同修出現嚴重病業狀態,幸虧後來悟到了,發正念否定才沒事。

有時候生活中一些平常現象,看似司空見慣,其實裡面蘊藏著許多人的念頭需要改變,是修煉人不能忽視的。以前我喜歡養花,家裡擺了幾盆,可總長得不好,葉子像老頭鬍子,稀稀拉拉,花也蔫不拉幾。我說:「你們到我家也是緣分,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好長,茂盛點,多開花,長好了也是證實大法呀?」可是,這些花還是那樣,其中有一顆光禿禿的,一副難受樣子,我扔了不忍心,養著不甘心。也找不出我錯在哪裡?有一天,我給它們澆水時,忽然想到:我這是私呀?想左右它們,讓它們花繁葉茂,你想讓它啥樣就啥樣了?證實不證實大法是它們的事,生命都有自己的意願,我指揮啥?如果是惡緣來的,只能跟你對立。想到這些後,我好像有了點提高, 再澆花時心裡也沒那麼多想法了,澆花就是澆花。(建議不養花草好,都是生命,操心不說,容易傷它們和殺生)。

朋友送來幾瓶蜂蜜,老伴說:「這東西每天喝點,養顏,是補品。」我每天喝一勺,可是喝著喝著,腿和身上一片一片的起疙瘩,又紅又癢。我忽然悟到,當你認可三界的東西好時,三界的理就自動制約你。養顏是啥?是人看重的,神用養顏嗎?師父說:「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轉法輪》) 有個老同修是醫生,70多歲了,皮膚像水晶蘋果,白里透光。我說:「你是否做美容了?」她說:「哪有空做那個?正事還干不過來呢。」她每天早上3:50起來煉功,一天學兩講法,然後出去救人,時間抓得很緊。當達到大法標準時,法的美好自然就展現出來了,法中什麼都有,還用做美容嗎?好的狀態是實修出來的。但是,也有的女同修,幾百幾千元的美容、美發、美甲,有的同修花幾百元染一次頭髮,還有的花幾千元搞什麼植物性染髮,用高級美容霜,可仍然遮不住臉上的皺紋和偷偷冒出來的白髮。三界內生老病死的規律是制約人的,修煉人念頭稍有傾斜,舊勢力就有了把柄:死死拖住你,把生老病死物質強加到你身上,想不要都不行。

還有一個老同修,看到 「掃惡打黑」的標語掛的到處都是,心裡很彆扭,其實是怕。他猜測:是不是對法輪功來的?心裡有怕看見警察就緊張,開車上下班時甚至想:等晚上沒人時,得把路旁的標語給拿下去。後來跟一個同修交流時,同修一聽他的想法,笑得不行:「這跟你有啥關係呀?你認為不在其中就不在其中,你認為跟你有關係,那就有關係,精神跟物質是一性的,就像一塊莊稼地,農民怕鳥來糟蹋,扎個假人綁上布條,風一刮呼啦啦的,鳥就不敢來了。那是嚇唬鳥的,你緊張啥?」老同修一下子心裡輕鬆了。

我家門口按了個聲控燈,晚上鄰居上下樓時方便,可老伴反對,總是關,說「費電」。我說「聲控的,不費電。」她說「不行」。我開了她關上;她關上我再開……後來我想,我這是啥念頭?神會這樣嗎?好事硬堅持就是壞事,善心要體現在無為上,高尚的事情硬較勁就是人了。此後我不再跟她較勁,她關就關,開就開。沒想到,我不犟了,她隔三差五也能開燈了。修煉人都有自己的境界,別人咋樣其實與自己是沒關係的,修好自己才關鍵。

有一次,幾個同修相約小聚,大家開始點菜,有人說我願吃這個,有人說我願吃那個,一人點一個菜,挺熱鬧的。可有個同修不點菜,只是樂。問他時,他說:「你們點啥我吃啥。」我一下看到了與他的差距:什麼是私?什麼是口味執著?這種場合人心一下子都亮出來了。有時候點滴小事上能看出不少人心,神不會這樣,神是無私、祥和的,不會是吵鬧、忙亂、無所顧忌、自私的。《憶師恩》里有一段:師父給弟子點菜,看著弟子吃得很香,很高興。人神雖一念之差,可修起來有時感到很費勁而遙遠,可如果真想邁出那一步的話,也是瞬間的事。

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