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德可以消百災

初衷


【正見網2019年04月16日】

宋代的《太平廣記》一書中記載了劉弘敬積下大陰德得福報的故事:劉弘敬,唐代彭城人,字元溥。世代居住於淮河、淝水之間,資財數百萬。常修陰德,而不炫耀。所以人們也都不知道。他家中雖然富有,但不等別人愁怨,就助之以財,施給人恩惠,從不指望回報。

唐穆宗長慶初年,有個善於相面的術士,在壽春道上,遇見劉元溥,道:「噫!君子請停步,我有言相告。」劉元溥便把他請到館舍中,訊問。

那人說:「您的財產是很豐厚了,但再過二三年,大限將至,怎麼辦呢?」劉元溥流淚道:「人的壽天是天命,先生能幫我什麼忙?」術士道:「相貌不如品德,品德不如度量。您壽命雖然不高,但德業甚厚,至於度量,更是特別寬弘。先告訴您以後的事,這兩年內,您要勤修美德,希望有可能延長壽命。一德可以消百災,還要享受爵祿,何況長壽呢。勉力為之,三年之後,我還要再來。」說罷就走了,劉元溥流著淚,相送。

從此以後,他開始準備身後之計。他有個女兒將要嫁人,抵達揚州,請求幾個女奴作陪嫁,他用錢八十萬,買了四個女子作女奴,其中有個叫方蘭蓀的,很美麗,而風骨姿態,很不像出身微賤之家。劉元溥詢問內情,她沉吟很久,才答道:「賤妾死罪,本不敢再說了。既然主人深問,哪裡還敢再隱瞞。我世代為名族,家鄉本在河洛。先父為官於淮西,不幸遭逢吳寇反叛跋扈,因他與賊寇姓相同,被朝廷懷疑是賊黨親屬,於是身遭屠戳,全家被抄沒入官。從此我就沉淪下賤,無處申訴。而我家其他的親戚,在吳寇被平之後,全被官軍收捕為俘虜,連下落也不明了。賤妾一身,換了兩次主人,現在才到此處。」

劉元溥嘆息了很久,便說道:「鞋子雖新也不能頂在頭上,帽子雖舊也不能被腳踩著。你雖然家族喪亡,但還是衣冠士族之女,而且又如此抱冤,就是三尺童子,也會為之憤慨,何況男子漢呢!如今,我如不能洗雪你的冤枉,便為神明所誅!」於是,便詢問她的親戚,知道她的外祖父家姓劉,便焚掉了她的賣身契,收她為外甥女。用家財五十萬,先於自己的女兒,而將方蘭蓀妥善出嫁與人。

長慶二年春天三月辛卯,方蘭蓀既已出嫁,劉元溥夢見一人,身穿青衣,手執牙簡,望塵而拜,劉元溥向他靠近,他便潸然流淚道:「我就是方蘭蓀的父親,感君之恩,何以報答!我聽說陰德是可以感動天地的。如今您的壽限已到盡期,我當為您請求於上帝,特來奉告。」說罷便走了。過了三天,劉元溥又夢見方蘭蓀的父親立於庭前,紫袍象簡,侍衛嚴整,向前致謝劉元溥道:「不才我僥倖得請於上帝,上帝答應我延長您二十五年壽命,富及三代,子孫不再有禍事。那些殘害我家的人,都要受到審理,現存的,禍其身。已死者,子孫遭殃。上帝又憐憫我的冤情,任以重職,主宰淮海之間的山川。」於是嗚咽再拜而去。

天明,劉元溥隱約記著夢境,但還不甚相信。到了三年之期,相面的術士,果然又到了,迎上來,祝賀劉元溥道:「您的壽命延長了。先讓我看看您的眉毛和頭髮之間。」

劉元溥把帽子推向後,斜露出了額頭。術士道:「噫!這是有陰德而上感於天帝的征相。從今以後二十五年,餘慶延及三代。」劉元溥這才把方蘭蓀父親的事,告訴了他。術士說:「春秋時代晉國的韓厥,暗自保存趙氏,司馬遷認為韓氏十代而位至王侯,就是因為有陰德的緣故。況且方蘭蓀之家,已經沒有後人,方蘭蓀之身已為賤隸。您如此而能不吝惜那麼多金錢和她美麗的容貌,恤存孤女,這都是您很豐厚的陰德呀!」    

劉弘敬積下大陰德,不僅改變命運延壽,而且富及三代,子孫不再有禍事,這在人間來看,是不是求都求不來的大好事?天上不會掉下餡餅來,福分都是做了行善積德的善事得到的。

這個理不僅在傳統文化中是正理,就是在今天這個瀰漫著黨文化假象的社會裡依然是正理。有德就有福分,無德什麼都沒有,各種天災人禍都能碰到。有人可能不相信,當今的中國大陸,想當官,不跑不送,沒有人會提拔你;想發財,你靠正當經營,不走官商勾結,不走黑白道結合的路,恐怕生意都做不下去,甚至小命都難保。

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這是中共黨文化營造出的假現實給人形成的錯誤觀念,而且邪惡之極,它掩蓋了善惡有報的天理,把人導向了歧途。

2018年9月22日的明慧網刊登了一篇署名大陸大法弟子的文章《拒絕入黨升官 結果連升三級》,就可以澄清這樣的錯誤認識,原文轉載如下:

我(作者)是看著A長大的。他從小隨母親接觸法輪功。上大學後雖然離開家,但真、善、忍的種子已在他心裡紮下了根。

大學畢業後,A輾轉幾年進入邪黨政府敏感部門負責技術工作。進入這種部門的人,個個要求「上進」,紛紛入黨。A因為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堅持不入黨。領導多次找AA談話,暗示要提拔他就要入黨,他都拒絕。他深知天滅中共的結局,三退才有出路。他除干好技術工作外,一切順其自然,

四年多前,A意外的被提拔為副科長。上司繼續提醒他入黨,他一概不動心。

兩年前,A被升任科長。當科長期間,他開始接觸民眾的工作,來辦事的民眾都感謝他的幫助,局長認可他的工作能力,會處理問題。

今年上半年,單位要提拔非黨員副局級,A成了本單位唯一有資格的人選,順利晉升。

兩個月前,市里要提拔A,局長建議他報名,他果斷地說:「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對這事兒不感興趣。」

常人挖空心思的入黨就為了提拔,而A拒絕入黨,遠離邪惡,卻在不到五年的時間連升三級,得到了福報,更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人明白真相,相信神佛,拒絕邪黨,神佛就會幫人;人在黨文化的蠱惑下,不相信神佛,神佛怎麼幫人?人在入黨、團、隊時,舉著拳頭對著血旗精神十足的發出毒誓「要把生命獻給邪黨」,等於與中共邪靈,與老百姓口頭上講的魔鬼簽了協約,也是《聖經》中講的「獸印」,這樣的生命就屬於中共邪靈管,自己的言行就被它控制了,它附在人身上,控制著人。你順著它的假、惡、鬥邪勁走,它給你名利,給你及時行樂、淫樂的機會;你不聽它的,按照傳統文化觀念為人處世,你就是中共邪黨的敵人,它利用謊言挑起「民憤」批鬥你,搶劫你的財產,在社會上孤立你,甚至消滅你的肉身。

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就是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觸動了中共的假、惡、鬥根本。真、善、忍喚醒了被中共黨文化蒙蓋太深的佛性,喚醒了人的善念與良知,人都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做個真正的好人時,就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生命的未來就會越來越美好。換一種說法,等於把人從中共邪黨手中搶走了,改變了生命走向惡報被毀滅的命運,壞了中共邪黨毀滅人類的圖謀,所以,中共不甘心,迫害法輪功,要徹底毀滅人類。

一德真的可以消百災,人都明白真相,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命運一定會發生改變,得到大福報。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叫人積德,而是造下惡貫滿穹宇的大業,毀了自己以及家人的未來。

今年4月5日的明慧網報導,2018年9月7日,長春市寬城分局國保大隊聯合西三條街派出所等一群警察非法抓捕穆君奎,並將他家中、庫房中的私人和辦公物品非法抄走。他被刑事拘留在長春第一看守所。綁架時國保隊長何偉用拳狠打他的頭和左臉。體檢時,他又被分局警察楊光打了一拳頭,並銬緊手銬,手勒腫。

2001年,穆君奎在團河勞教所遭受迫害。由於穆君奎不接受「轉化」(放棄信仰),他被隔離到普通犯人的房間裡。腳化膿潰爛,長達近一年,整個冬天是穿著拖鞋度過的。其間,他被強迫剃陰陽頭,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強迫坐在小小的凳子上,沒過幾天,臀部上就起泡、潰爛。

一次,警察把他綁在床板上,用布條從嘴中間勒到腦後繫緊(防止咬斷舌頭死亡),然後用大約六根15萬伏電壓的電棍電擊他的腿、腳、前胸、後背、頭前、腦後。當時滿屋子都是焦糊味。穆君奎用盡全身力氣、咬緊牙關,抵擋這痛心徹骨的劇痛,腦袋從裡到外像炸裂一樣疼痛,全身的汗濕透了衣服。當時咬緊牙關用力過大,致使半個多月不能嚼飯,三十多歲的穆君奎滿口牙鬆動。

穆君奎無辜遭受的酷刑迫害僅僅是萬千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還有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這迫害神佛,迫害修煉人的罪惡,人真的承擔不起,中共就是利用這樣的方式在毀滅人類。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是要喚醒人的善念與良知,重視自己的修為,不再盲目的被中共的假、惡、鬥牽著鼻子走,造了一身的罪業還不自知;而是順應真、善、忍做個好人,做個更高境界的好人,生命得到福報,有個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