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共產邪靈刻不容緩

覓真


【正見網2019年04月09日】

——從北京博士、碩士們的悲慘遭遇看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

據明慧網近期《北京地區修煉法輪功的博士、碩士遭迫害案例》一文報導,在中共近二十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僅北京市就有逾百具有博士、碩士學位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施以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以及被開除公職、剝奪學業等各種形式的處分,許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殘,此文中例舉了百餘案例。

這些案例令人怵目驚心,有力的揭示和列證了中共禍亂人間、毀滅人類的邪靈本質,昭示人類要想取得永久等和平與安寧,就必須徹底解體中共,清除盡危害人類的共產邪靈。

在此我們從百餘案例中選擇幾個迫害案例,看看中共是如何對這些精英人士狠下毒手進行殘酷迫害的:

俞平,男,四十多歲,清華大學在讀博士研究生。在校時發表多篇國際水平的學術論文,獲得「西門子獎學金」等榮譽。一九九五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熱能工程系本科,同年攻讀熱能工程系碩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提前攻讀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清華大學強制休學遣送回家兩次,學位於五年以後才被授予。他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勞教兩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俞平和趙玉敏夫婦被北京朝陽區三間房派出所警察搶劫並綁架。俞平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遭受種種迫害,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天津茶淀)。在前進監獄,俞平遭遇強制洗腦、連續「熬鷹」、穿約束衣及野蠻灌食等折磨。

四月十九日下午四點,俞平夫婦再次遭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東華門派出所警察的綁架。俞平被非法勞教二年六個月,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俞平的妻子趙玉敏,被送到湖北武漢女子勞教所。岳母秦秀娥老人也被綁架,被勞教二年,送到山西太原女子勞教所。家中只留下了兒子和一歲多的女兒,成為無人照顧的孤兒。

俞平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被警察毒打。俞平不屈服,兇惡的警察把他拖到調遣處集訓隊,施以電刑,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俞平的頸部、胸部、腹部、後背、腰部、胳膊、大腿、小腿、腳心……多處皮肉被燒焦,腰部、背部、

胸部都是拳頭大的血泡,最大的一個血泡有碗口大。

清華學子俞平,以一文弱書生之軀,堅定信念,直面強暴,始終誦念「法輪大法好」!

黃奎,男,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博士生,一九九九年畢業於北京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並於同年免試保送入清華大學研究生院直接攻讀博士。曾獲鄭格如獎學金、優秀學生一等獎學金,並獲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稱號。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曾遭秘密綁架。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煉法輪功,學校強迫其休學三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園內煉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園內當眾毆打,後被清華大學勒令退學。曾被國家安全部人員綁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在廣東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後來改控「破壞法律實施」罪名,被關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區法院於二零零一年十月進行非法庭審後他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廣東省四會監獄。在看守所和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黃奎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在二零零五年底他被釋放,目前在美國就業。

王亮清,男,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畢業,原是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工程師。

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零年五月,王亮清因去信訪辦及天安門為法輪大法鳴冤而遭到綁架,先後三次被非法關押在

豐臺區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王亮清被劫持到團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亮清被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在單位上班時被昌平南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還被非法抄家。北京昌平區「610」與昌平區公安分局編造構陷王亮清的「黑材料」。因證據不足,案卷二次退回公安。現非法關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王亮清博士,在國家重點企業單位「三一集團重機研究院」工作,一直在該研究院盾構所從事技術工作。王亮清工作兢兢業業,技術 過硬,所以得到該單位重用,成了該單位少有的技術人才。曾主持或參與過多項國家重點項目技術工作,為項目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和成果做出了貢獻。這樣一個傑出人才,被綁架、構陷,參與迫害的單位是在製造冤情、冤案。目前檢察院多次退卷,說明王亮清案件是拼湊證據,純屬構陷的事實。後被非法判刑兩年,罰金二千元。

須寅,男,一九九五年在北京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獲得工學博士學位,後在北京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留校工作,任副教授。曾被非法監控、限制人身自由、扣發工資、非法抄家、非法勞教二年。被強迫「坐小凳」、剝奪睡眠、強迫從事奴工產品生產。

須寅教授因其在本職工作中的優異表現,數次獲得清華大學先進工作者、優秀青年教師獎等榮譽,並因他在科研領域對科技進步做出的重大貢獻數次獲得北京市及國家級的學術獎勵,受到清華大學師生的廣泛讚譽和愛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須寅教授被海淀公安分局從家中綁架,四月十三日,被非法勞教二年,理由是在他的家中發現法輪功資料。僅僅因為認定在他家中有法輪功的資料就剝奪其人身自由,剝奪其為學生們「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權利,實在讓人不可思議!完全違背了中國憲法,政府踐踏法律。

須寅教授以自己非法關押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令人髮指的迫害。須寅教授說:「清華是中國最高的學府,是國家棟樑的搖籃,知識份子應該是國家的寶貴財富,可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為了阻止人們修煉真、善、忍,連這種最寶貴的財富都肆無忌憚地迫害,干出令人髮指的事,實際上它是在毀中國、毀中華民族。中共不代表中華民族,我們愛國不是愛共產黨,是愛我們的國家,中共永遠是老百姓得到幸福和光明的障礙。」

馮少勇,四十多歲,北京郵電大學博士,在幾個曾經工作過的單位都是技術骨幹。他性格樸實厚道、不善言辭,只會埋頭做事。他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總是樂呵呵的,人緣很好。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郵電學院讀博士時,他和同事研發成功機頂盒,為此他獲得了一百萬元人民幣獎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給北郵。在學校任職期間,馮少勇負責很多公開招標的項目。很多人為中標給他送錢送禮,他都婉拒。有經銷商用快遞給他寄禮品,實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禮品折合成現金,捐助給需要幫助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馮少勇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勞教、關洗腦班、關精神病院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馮少勇在深圳市第二勞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的主任蘇怡傑指使惡人對馮少勇施加酷刑,在馮少勇的腰部和腳部酷刑致傷的情況下,仍逼馮少勇在操場上跑步。非法勞教期間,馮少勇被迫害得差點癱瘓,身上傷痕累累。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在深圳被綁架,二零一八年八月,深圳市龍崗區法院非法判八年。

褚彤,當年三十多歲,一九八九年九月至一九九六年七月就讀於清華大學並獲得微電子學的碩士學位,清華大學微電子所講師。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判刑十八個月,去天安門城樓打「法輪大法好」橫幅,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假釋出獄後因在明慧網上揭露邪惡,並給「女監」和「未管所」獄警寫信講真相等,遭「通緝」報復。褚彤遭受冤獄迫害長達十三年之久。曾被當地警察非法抄家兩次、非法羈押一次、非法判刑兩次,在監獄被強制洗腦,強迫從事奴工生產。

褚彤的丈夫虞超同時遭受迫害,被非法判刑九年。由於夫妻雙雙被判重刑,幼子得不到良好的照料,身心備受摧殘。母親在褚彤出獄數月前離世,沒有看到女兒最後一眼。

徐化全,男,五十歲,北京大學碩士學位,曾在北京發改委工作,做過日企經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修煉法輪功,豁然明白了人生的意義。

二零零一年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海淀派出所警察對徐化全施以酷刑,五、六個警察架住他的雙臂,抓住他的雙腿,用打火機在他的左胸部燒,燒出一塊巴掌大的疤,乳頭部份都已經燒沒了。被迫光著身子在烈日下暴曬,徐化全曾被曬得渾身起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下午,太陽宮派出所警察葉嘉誠帶著刑警隊,以修暖氣為名,闖入了芍藥居三一一樓九五零一室徐化全的家,將徐化全和其前妻王雷綁架到朝陽看守所。至此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警察藉機從家中「拿走」人民幣現金五千元,價值一百五十元的郵票。同時抄走電腦、印表機、和學習外語用的收錄機。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非法判刑八年。

把徐化全的妻子及兒子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致使其妻王雷在巨大的壓力下,與徐化全離婚。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出獄後,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無住房等。隨後不久,徐化全二零一一年三月初在北京地鐵講真相被綁架、勞教,在新安勞教所里被單獨包夾關押迫害。二零一三年勞教所解體,八月八日,徐化全是新安勞教所最後一個釋放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四年一月因在地鐵上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被警察綁架,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三分監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徐化全遭迫害的情況一直瞞著他的母親。

二零一五年一月份被劫持到北京前進監獄。他被長期關押正三分監區只有幾平米的小屋內。據二零一六年七月從前進監獄出獄的法輪功學員講,三分監區長劉光輝曾指使刑事犯包夾人員谷月、杜雲鵬、趙東林等三人暴打徐化全一個多小時,導致徐化全肋骨被打斷、牙被打掉、頭被打腫,頭被打得不停地搖動,兩手神經質地不停地轉動,落下了不可治癒的殘疾。即使這樣,徐化全還不時的遭到其他包夾人員的腳踢、推搡,用凳子拍打等人身侮辱與折磨。包夾人員為了討好警察多減刑,變著法子折磨徐化全。他們在地上放一張床板,強迫徐化全坐在上面,身體被強制坐筆直。惡人不允許徐化全睡覺,早上五點被抓起,繼續坐板體罰。現在徐化全身體非常不好,頭髮都白了。

虞培玲,當年四十六歲,北京醫科大學碩士畢業,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醫生,北京豐臺區法輪功學員。

虞培玲因不放棄修煉,被北京友誼醫院開除。因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去上訪,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散發《九評》等真相資料。虞培玲多次綁架她並被多次非法判刑。在北京女子監獄,江蘇女子監獄被強制洗腦和各種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二零一二年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蘇女子監獄被迫害。

秦鵬,男,四十多歲,一九九九級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系碩士生,現居美國紐約。多次遭清華大學強制休學。二零零零年,秦鵬被劫持到「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非法關押六個月。二零零零年後,被非法勞教二次,第一次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第二次非法勞教二年,延期六個月。被迫害時間約四年零六個月。非法勞教期間,強制洗腦、被剝奪睡眠、強制奴工。曾被將雙腳綁在床上,兩隻手用手銬銬在鐵的床腿上將近四十天,還遭「坐鐵椅子」酷刑十七天,遭地銬、手搖電話、毆打酷刑。

鄧懷穎,男,四十三歲,祖籍山東聊城,畢業於北京電力大學金融專業,獲碩士學位。

鄧懷穎於一九九五年在大學時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人若其名,心懷璞玉,在道德俱廢的亂世,如同聖蓮一樣脫穎而出。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團河勞教所,警察以重體力勞動對他施加迫害,挖溝、擦管道、刷廁所等等,都是最苦最累最髒的活。晚上犯人休息了,又被逼到圖書室強化洗腦直到深夜。當面對強行洗腦與體罰不服從時,惡人們採取毆打、電擊、軍蹲、灌涼水、不許睡覺等手段折磨他。還幾次被送進魔鬼般的集訓隊,在那裡把人訓練成只會幾個動作的機器,不然就電棍加身,是獄中之獄。

二零零二年鄧懷穎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前進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鄧懷穎終於重獲自由。看到還有那麼多人被中共謊言毒害著,他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經常不辭辛苦的把免費的真相送給身邊的人。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鄧懷穎發放真相資料時不幸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海淀看守所,五月十五日左右離世。僅僅十八天就被迫害死,噩耗傳來,他的家人、同學、導師、朋友無不悲痛。

一個個難得的國家精英人才就這樣被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被無辜毀掉了,僅僅一個北京市就有這麼多,全國該有多少?中共從竊政以來就一直在害人、毀人,其中迫害精英人才一直是它們的首要目標。一場「反右」毀掉了數十萬國家的精英人才;一場「文革」使七百萬人死於非命,其中知識分子占有重要比重;一次「六四屠城」逾萬學子被血腥鎮壓;一場迫害法輪功運動,有多少國家的精英人才慘遭迫害?打壓維權律師仍然是國家難得的一群精英人才。還有多少國家精英人才沒有遭到中共邪靈的迫害、屠戮?中華民族危在旦夕啊!

《北京地區修煉法輪功的博士、碩士遭迫害案例》不失為是驚醒中華民族的一劑清醒劑,看看這些精英人才的悲慘遭遇,難道還不知道中華民族已經處於最危難的時刻了嗎?處在其中的每一個炎黃子孫,不能再迷茫下去了,趕快從陰霾中掙脫出來,明白真相,認清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將其從人類社會中徹底清除滅盡,還人類的永久和平與安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