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4月17日】

早晨,我來到我們年級的班主任辦公室看見一位家長,她因為自己的孩子被老師A轟出教室而不滿。本來與我無關,但是因為她來到了我的身邊,我就向她解釋,我說孩子被轟出來是有原因的,她應該嚴格管教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一味的埋怨老師。她聽不進去。她知道我與A在同一辦公室,她就問我我的同事A在哪兒?她說她來了兩次都沒有看見她。我說她沒有課的時候不來這裡。她向我抱怨A老師對她的孩子不公平,我心裡有些不高興,替我的同事A辯解。

我來到辦公室,想提醒提醒我的同事A,讓她有個思想準備,並且以後慎重處理學生問題。但是她不在辦公室。我感到有些遺憾。(這也不是偶然的)大約兩個小時以後,當我見到我的同事A的時候,我想都沒想就把那位家長的話告訴給她,A一聽就火冒三丈,馬上給那個孩子的班主任打電話發泄自己的不滿,並一再說要見見那位家長好好理論理論,她說本來她和家長已經解決了這件事,沒想到她卻在我面前說過那樣的話。我在旁邊聽著,心裡翻騰、臉上發熱,真是非常後悔!電話那頭的我的另一個同事B(那個孩子的班主任)好言相勸,費了很多口舌才讓A打消了見那位家長的念頭!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真後悔!我做了一件多麼不光彩的事啊!因為我的不修口,差一點讓她們打一架,加劇她們之間的矛盾。甚至直接影響那個孩子以後再這一學科的學習。

下午上班來到辦公室,我的同事A告訴我 ,她中午回家和她丈夫說起那件事,她丈夫勸她要理解和原諒那個孩子和他的家長,不要斤斤計較,那個孩子的父親殘疾、家庭非常貧困。我聽了非常慚愧,我修煉十幾年,卻不如我的同事B和A的丈夫等常人。

我認真的向內找,發現通過這件事情,暴露了我很多問題:

1、那位家長在我的面前,表現的不知道找自己孩子的問題,那麼我遇事向內找了嗎?沒有!對待學生,我經常指責埋怨他們不用心學習,不好好完成作業,表面上是為他們好,實際上是怕他們學不好,自己的名利受損失!而不是找自己,把學生不好的表現當成自己修煉的一面鏡子,提高自己的心性,用心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2、 我為什麼把家長的話傳給我的同事A呢?表面上是為同事著想,提醒同事慎重處理學生問題,免得給她自己帶來麻煩。深挖自己的內心深處,其實是為了自己,是想從同事那裡給自己買好,甚至不惜出賣那位家長對自己的信任而博取同事A對我的好感!這是最自私、最骯髒的表現!

3、 我在那位家長面前替我的同事A辯解說話,讓那位家長管好自己的孩子,表面上是為同事A,其實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因為自己也是一位教師,維護同事就是維護自己!

本來我覺得向內找找的差不多了,但是晚上下班回家以後,師父點悟我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沒有找到,那就是一說就炸的問題,其實同事當時的表現就是我最真實的寫照,聽不得別人說我的壞話,容不得別人不聽我的話、不服從我、頂撞我!尤其是我的學生。輕者,我對他們進行指責埋怨;重者,我把他們叫到教室前面進行訓斥,甚至趕出教室;再重者,就請出班主任壓制他們、懲罰他們!替自己出氣。但是學生們根本都不在乎,一直都是這樣打打鬧鬧、循環往復!我很苦惱!很鬱悶!昨天有個孩子在課堂上當眾冤枉我、頂撞我,我把她叫到前面訓斥她、她不服,我就把她帶到班主任的辦公室,讓她罰站和反思,最後把她推給她的班主任。據說,她的班主任一天沒讓她上課,並且給她家長打電話告狀。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師父講:「那你這時候發火是為什麼呢?修煉人發什麼火?」 (《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寫到這裡,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個修煉人了!?邪黨那一套整人的意識在我的身上根深蒂固!我也不敢說自己是個修煉人,這不給大法、給師父抹黑嗎?唉!自己真是不爭氣!師父講,「比如作為一個修煉人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師父還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啊,大家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正受到損失的時候修煉人都付之一笑,這是你們應有的狀態和必須做到的,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 《曼哈頓講法》)我距離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相差十萬八千里,何止十萬八千里啊!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去修,在哪兒跌倒,就從哪兒爬起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