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經典故事(二)

法徒


【正見網2019年04月24日】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家修煉大法,包括動作舒緩的五套功法。修煉法輪功不僅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還能提升人的道德,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今,短短二十多年,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六百五十多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文字,是迄今為止被翻譯成外國語言文字最多的中文書籍。

在億萬修煉者群體中,有平民百姓,有專家學者、也有高官富賈。有來自大陸、台灣、歐美,有華裔、也有西方各族裔,分屬不同的社會階層和背景,因不同的機緣得以接觸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從而走上修煉的道路。通過通讀法輪大法的著作並按照法輪大法所教導的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並輔以煉習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他們獲得了道德的昇華和身心的淨化,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幾乎每個真修者都有一個動人的經典故事。這裡因篇幅有限,僅選集部分作一系列報導。

一,各界精英修煉故事

(六)歌唱家煥發青春的人生奇蹟

 作者:文翰

1,家喻戶曉的歌唱家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畢業。他曾經是中國國家一級演員,國家特殊貢獻專家。他演唱及錄製過上千首歌曲,為五十多部電影和電視配唱。《青春啊,青春》,正如這些廣為人知的歌曲一樣,他音域寬廣,音色明快,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丶八十年代初的中國大陸家喻戶曉。歌曲一經其演唱便會紅遍大江南北。關貴敏被評為全國聽眾喜愛的歌唱演員之一,曾獲世界青年藝術節最高藝術成就獎文。

他在國內外曾多次獲得大獎,並曾多次擔任全國聲樂大賽評委。他在音樂界被譽為「中國歌王」的聲譽,被稱為中國歌壇的「帕瓦羅蒂」。他的那首《那就是我》最後十一秒的長音記錄,至今無人打破。

2,突患肝病退出歌壇

但是,正當他歌壇生涯如日中天之時,一九八三年,三十九歲的他卻患上了B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

這個意外的消息讓他驚呆了。他不願放棄唱歌,又無法擺脫病魔。在演藝圈,關貴敏成了有名的老病號,面黃肌瘦,走到哪兒都提著藥,去哪兒演出都得先找好當地的醫院;別人出去巡迴演出都是白天上什麼名山玩玩或去海濱游泳,他得找地方休息。關貴敏說:「最糟糕的時候,走十分鐘、十五分鐘的路,就累得滿頭大汗。比如領兒子太太到動物園,走一會兒就得在草地上躺一會兒。整天頭暈無力,看天,天都是灰的。這個痛苦,沒有病的人是體會不到的。」從此,吃藥和躺在床上成了關貴敏每天生活中的最重要的事情。

抱著求生和重返舞台的渴望,關貴敏開始了他的求索和找尋。關貴敏先後拜訪過很多名醫,試過很多藥方、秘方、偏方,病情均不見好轉。給關貴敏印象最深的是北京的一名中醫,是專門開大劑量藥方的,他給關貴敏開的藥,一次就是二十多斤。與此同時,他也嘗試過各種氣功治病,還拜訪過寺廟、基督教會,甚至皈依,拜讀各種典籍,尋求解決問題的良方,但一無所獲。

因患肝硬化,多方求醫而不治,一度退出歌壇。

3,修煉法輪大法煥發青春

一九九六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紹下,關貴敏開始學煉法輪功。當他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就馬上去找煉功點煉功了。不久之後,關貴敏的身體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肝炎症狀很快消失,臉上手上曾經出現過的老年斑也沒有了。在經歷了十多年的病痛折磨後,關貴敏終於迎來了他生命的春天。經過一年左右,身體痊癒了。這是關貴敏生命中的奇蹟,也是醫學史上的神話。關貴敏說:「找到法輪大法之前,身心健康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個美麗的詞藻。而我現在真的體會到了什麼叫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這種快樂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

七十年代丶八十年代初在中國,無人不知關貴敏;九十年代在中國,人們都在尋找關貴敏;令人驚喜的是當時間進入二十一世紀時,關貴敏的歌聲卻已傳遍了世界各地。他再次走上了舞台。特別是從二零零六年起,他加入了神韻藝術團,學會並掌握了最傳統的美聲唱法,他再唱出的歌聲極具特色,高音嘹喨恢宏,中低音醇厚圓渾,緩急輕重收放自如。最令人驚訝的是,聞其聲飽滿剛健,完全不像一位七十多歲高齡的人。他被譽為藝術界名副其實的「常青樹」、「不老松」。  

他多年來,還先後多次在美國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中任評委會主席。他現任神韻藝術團付團長,並擔任獨唱。

人到七十古來稀,而能以古稀之年保持世界一流歌唱水平的藝術家更是絕無僅有。如今,七十五歲的關貴敏,每年在世界各地演出上百場。舞台上的他,風采不減當年。他自豪地說:留住青春,是演藝界人士的夢想。但現實是殘酷的,許多男高音歌唱家,五十歲左右便告別了舞台。在大陸,像我這樣的年紀,幾乎沒人能夠上台演唱了。我的聲音仍然很年輕,。這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

(編選自【正見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各界精英 罹患頑疾 絕處逢生」)

(七)百萬富翁街頭髮傳單 澳洲企業家的特別「商道」

作者:明慧記者 穆文清

馬克.哈奇森(Mark Hutchison)是一個典型的白手起家、成功創業的企業家。與其他西方創業故事不同的是,哈奇森在他事業巔峰時期到來之際,走入了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不僅事業再上一層樓,人生也變得更有意義。

兄弟們為何不羨慕馬克的優越生活?

馬克出生在西澳西南部的鄉村,成長於單親家庭,母親是位清貧的水彩畫家,拉扯兄弟四人長大,馬克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二。為了幫助母親養家,他十四歲就開始去建築工地打工。在此後的歲月中,他做過各種工,包括砌磚鋪瓦、做自行車、培育莊稼,還在零售行業幹了七年零工。在打工的同時,少年馬克就一直嘗試運作自己的公司,各種點子都試過,包括園藝、葡萄、鮮花、景觀等等,後來上了西澳大學,他又把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和技能運用到嘗試之中。

二零零二年,馬克終於選定了創業方向——高端竹地板,成立了竹地板公司Bamboozle.開始時辦公室是在他所租住的房子的休息室,隨後事業迅速發展,到二零零六年,公司已積累一千家高端客戶,馬克因此榮獲西澳四十歲以下商界領袖獎。

此時的馬克可謂春風得意,企業蒸蒸日上,擁有數百萬澳元的資產和超過百萬澳元的年利潤,在富人區擁有體面的房子,自己也成為商界矚目的焦點,馬克深感自豪。他花錢僱傭專業人士幫助他和家人提高生活質量,期望自己擁有世上最完美的生活。公司開始發展之時,他便開始傳授和培訓年方十幾歲的小弟李(Lee)做企業家的本領,讓他讀各種勵志和自我提高的書籍,他覺得小弟理所當然會崇拜他,聽從他的安排。

然而沒過多久,李就對他所教的不感興趣,甚至於每天付給他工資讓他學都不干。馬克發現李正跟隨大哥肖恩(Sean)學煉法輪功,李還送給他一本《轉法輪》,他將其擱置在書架上。大哥肖恩是一名專業攝影師,幾年前開始學煉法輪功,除了攝影之外,他每年總是要花很多時間到各地參加法輪功的活動,有時還會到外州住一段時間,在那裡教人學煉法輪功,回到家鄉會經常看到他走街串巷發法輪功真相傳單。馬克對大哥做這些事情並不理解,也沒有心思去了解,心裡看不上大哥那種安於清貧的現狀。但李棄他這個公認的成功人士而追隨大哥令馬克陷入深深的思索:我努力奮鬥到這麼成功,曾經相濡以沫的兄弟們為何視若罔聞?他們為何一點也不羨慕我的成功和我擁有的完美生活,甚至看我的眼神像是為我遺憾?在他們眼裡我到底缺少什麼?

走上修煉路 事業上層樓

就在這時,馬克第一次遇到了人生中自己解決不了的一個大難題:他患上了一種奇怪的胃病,天天胃痛,但是看遍了醫生也沒有診斷出來到底是什麼病。他花了很多錢,嘗試了所有西醫推薦的方案,又僱傭了私人健康和運動教練,書房裡擺滿了與健康有關的書,但是病情卻未見好轉。無奈之下,他索性將所有這些健康類的書籍全部清理掉了,不過他留下了擱置的《轉法輪》,原因是這本書還沒有讀過。有一天他跟肖恩和李談到這個古怪煩人的病狀,兄弟倆建議他試試法輪功,並告訴他在他住處附近的公園裡有一個煉功點,免費教功。

習慣了凡事都支付高額費用聘請專業人士處理的馬克聽了,心中暗暗納罕:世上真有免費的好事?那我就煉兩週試試看,如果見效就繼續,不然就算了。

於是馬克找到該煉功點上教功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學煉法輪功。兩週之後,他感覺病情不但沒有好轉,而且好像加重了,身體呈現出一些不適的反應。他心中甚感不安,就問教功的學員到底怎麼回事。學員告訴他,各種反應是清理身體的表現,是好事,又給他講法輪功是什麼,告訴他真心要學法輪功,得讀《轉法輪》,逐漸明白「真、善、忍」的法理,並遵照這個原則處事待人。

馬克想起來家裡書架上弟弟給的那本《轉法輪》,於是辭別學員,回家後開始讀書。開始時每讀一頁他都會打瞌睡、眼睛痛、腦子裡翻出各種各樣的念頭,但他堅持下來了。讀完第一遍,他決定再試煉法輪功三個月。接下來他開始持續閱讀《轉法輪》,讀完第四遍後,他對自己說:「我知道了,我的生命中缺少平和,而這(《轉法輪》)是擁有理性與平和的生活的唯一途徑。」就這樣,他步入了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

修煉後,馬克的疾病痊癒了。隨著修煉,馬克逐漸地轉變了觀念,從「謀利」中抽離出來。他隨其自然,以平和的心態應對各類事務。當馬克把追逐更多的利潤放到一邊時,他驚奇地發現,公司並沒有因此失去客戶,而是更加彭勃發展。幾年間,馬克獲得各種企業家獎項,經常會有團隊訪問他的公司。馬克深知,如果沒有學煉法輪大法,他將會陷入紙醉金迷,在作樂中沉淪。每當看到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馬克便心生渴望:他希望眾人都能知曉「真、善、忍」對每一個生命都非常重要,那是未來存續的基礎。

隨著修煉的深入,馬克意識到自己從少年時代就開始的努力奮鬥,就是一個追名逐利的過程,如果按照「真、善、忍」來衡量,幾乎三樣齊缺。他開始有意識地按照這個標準改變自己,最先感受到這種變化的是家人和公司員工,還有客戶。他漸漸地發現,「隨其自然」是比不斷追逐利潤更高的經營企業的境界。在原來以「謀利」為經營基石的觀念中,企業家是在不斷地追逐利益,不斷地放大自我,不可能擁有平和的生活。而在馬克的公司中,這些舊的觀念一天天隨著他的修煉深入在改變。

馬克驚奇地發現,在他按照「真、善、忍」轉變他的經營觀念的過程中,公司並沒有因此而失去客戶,生意不僅沒有萎縮,而是更加良性地迅速發展。二零零八年,公司的業務比二零零六年翻了一番,在珀斯南部成立分部。二零零九年,公司獲得澳大利亞年度企業獎(The Australian Business Awards)。二零一零年,公司業務再增長百分之五十,公司入圍澳洲年度家族企業獎、Telstra年度企業獎;馬克入圍全澳年度企業家獎和安永年度企業家獎。二零一二年,公司業務在二零一零年的基礎上再翻一番。二零一四年,新成立的Lifewood公司獲得全澳年度最佳展廳獎。

隨著公司業務的擴張,馬克本人也越來越受到商界的關注,人們都想知道,這個年輕人為何如此不同。經常會有企業主組團訪問他的公司,聽他講他的經營故事。每每這時他都會跟人家講起他修煉法輪功的故事。

一次,馬克在馬來西亞的合作夥伴、馬來西亞的頂尖企業家之一在與馬克洽談合作事宜後,深感這位年輕人的經營理念與眾不同。他想了解個究竟,特意帶了他的銷售總裁和另一名副總裁來到珀斯,在馬克的公司呆了一星期。他們觀察後問馬克:「你這麼年輕,怎麼能做到這麼沉著與平和?你怎麼能做到心態這麼輕鬆?從來員工對老闆都是抱怨或畏懼,你的員工為何會如此真誠地關心你?我希望我的員工也能這樣對待我。」馬克給他們講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故事和「真、善、忍」教給他的經營理念及做人的道理。他們回到馬來西亞的第二天,馬克接到那位銷售總裁的簡訊:「馬克您好!我現在正在我家附近的公園學煉法輪功!」

理性的抉擇:大老闆站在街頭髮傳單

馬克還有一件事情經常被朋友們問到:就是他常站在珀斯街頭或是到一些社區發法輪功真相傳單,很多人覺得他這樣的精英人士經常性地站在街頭髮傳單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馬克表示,他是修煉法輪功一年多後開始上街發傳單的,那是嚴肅思考之後的理性選擇。他坦承剛開始時內心有掙扎,對長期以自我為中心的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甚至看到跟他一起發傳單的學員穿得差一點他都感覺不舒服。但是隨著修煉的深入和對迫害的廣泛了解,他意識到讓人們了解真相的重要和神聖。

他說:「街上走過的人群或許會評判我沒有地位,但我從大法修煉中獲得的真知灼見,也是他們生命所需要的,也是他們生命真實的一面渴望知道的。『真、善、忍』的神奇之處正在於他能改變社會所有階層的人,包括比我更具社會地位的人、我這樣的商業人士、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員,也包括隻字不識的中國鄉村婦女。每當看到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我內心就不由得生出一種渴望:希望他們也能知道『真、善、忍』對每一個生命都非常重要,那是未來存續的基礎。」

馬克有時還會與企業界的精英和朋友們聚會,看到他們縱情聲色時,他會想到從前的自己,如果沒有學煉法輪大法,自己也會那樣,在紙醉金迷的現實中尋樂,在人世間沉淪。每當那樣的時刻,他總是深深地感到自己能成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是何等的幸運。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澳洲青年企業家的人生抉擇」)

(八)稅務師:險入深淵 峰迴路轉

作者:大陸法輪功學員

 當我看到中共制度下的那些比比皆是的貪官,看到「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的社會敗像,我真的很幸運我沒有成為這個時代的人渣——因為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用「真、善、忍」的高德大法洗刷了從前所有的罪惡,變成了一個好人,成為一個對家庭對社會負責守法的良知公民。

隨波逐流 險入深淵

我在中共灌輸唯物論、無神論、進化論中步入社會,不信神、不信因果報應,看重名利,在機關權力單位的領導崗位上工作,管理七百多個單位。那時我的灰色收入超過工資很多,經常出入高級飯店、高級酒店、高級浴池,天天吃喝無度,縱情尋樂,每年的電話費近萬元。可是作為一個母親,我不管家,不管孩子,導致丈夫有了外遇,與丈夫動手對打,家庭名存實亡。

與上級領導搞關係,為的是權錢攀比。利用職務之便,拿下屬單位的數百萬抹帳協議做交易,賺黑心錢,工作中霸氣十足。脾氣大,與同事爭鬥吵架也不以為然。對找我辦事的同事,不用正眼看人,不順心就攆出去。很多時候下屬來辦事人沒進門都得先在門口哆嗦一會兒再進來。年節收禮那是常事……

從立遺囑到入道得法

醉生夢死的我,以為我這樣世俗意義上的快樂,才是幸福,才是活得有意義。在我人生道路上渾渾噩噩的走到了一九九八年的寒冬,那年我三十八歲。想不到我的生活有了無法抗拒的變故,那真就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一夜之間,我的胃和腸子突然爛掉了、一百三十斤的體重驟然下降到九十多斤。吃什麼藥都不好使,醫生給我做手術都不知道從哪裡下手術刀。北京醫大三院診斷為胃潰瘍、結腸炎(只是讓我知道是這個病)。住院期間又得了一種怪病,症狀是口水不停的流,主治醫說我們這個醫院治不了,大概是頭上的病,是個怪病。我很奇怪,天底下還有醫院查不出來的病?還有醫院治不了的病?

我完全茫然了,這是我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無奈中,我只好出院,從醫生的態度上看,我這個人沒救了,餘生還有多少?三年、二年,還是幾個月?我回家只有等死的份兒。真是屋漏偏逢連天雨——回家後我又突然不能走路了。這麼多的突然,這麼多的瞬間,我感到一把無形的尺子在丈量著我不多的時光,一個昔日很陽光的人就要結束了這暫短的生路,想想這些,前所未有的莫名的悲戚油然而生……

我將失去人生中我所擁有的,孩子將失去母愛,父母將是白髮人送黑髮人。臨行北京時父母都以為我回不來了,單位同事讓丈夫準備後事。我與婆婆交代了遺囑,我的孩子只有七歲……生離死別我還有那麼多我無法割捨的東西,這真是一場戲劇人生,每個人都在一定的時期扮演著一個角色,無論是愛恨還是情仇。哪裡是一站,哪裡是終點,誰能曉得?

峰迴路轉,法輪佛法救我出苦海

我所有的思想基礎,早已讓我遠離了神佛。共產邪黨的教育從來都是無神論:沒有天國地獄,沒有輪迴報應。然而現世現報就應驗在了我的身上,應驗在我暫短的人生道路中。面對我這個行將就木的人,白髮的婆婆沒有嫌棄我,老人家手捧著法輪佛法《轉法輪》告訴我:孩子,你還有救,你相信法輪佛法做好人,你就會有救,你修煉吧。

我是中共體制下教育出的「好學生」,是國家幹部,我根本不認同自己是不好的人。面對自己這樣一個沒著沒落的境況,心中的五味瓶連同僵化了的觀念被「神佛」兩個字掀翻。有病亂投醫,試試看吧。

我在學五套功法動作的過程中,就感到了無數的法輪在身體內旋轉,為我調整身體,幾十年的無神論的思想瞬間化為烏有,不到一週的時間,我所有的病都好了,包括先前的心臟病、類風濕、胰腺炎,統統都好了。通過看書,我完全明白了好人的真正概念,那就是道德回升,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

脫胎換骨,我變成了這個社會中的好人

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身體所有的病不翼而飛。當時有一種感恩的心,因此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還錢。把所欠的抹帳做買賣的黑錢全部還清,把所有企業可變成呆帳的款還清。做了和當時社會、和職務身份完全不一樣的事。

我改掉了先前所有的毛病,不再發脾氣,不再與人爭鬥,不再收禮,不再出入歌廳、酒吧。嚴格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把客戶當成了親人,為他們排憂解難,客戶甘心情願、想方設法的送來各種各樣名目的禮金,我全部一一拒絕,看到我的變化,有的客戶感激涕零,他們找不到先前那個我了。有的客戶由此而走入大法修煉和誠心退出黨、團、隊的邪黨組織,僅以下面幾例為證。

1、「這是我的工作 不收禮」

客戶A,一水泥廠老闆,這個水泥廠每年有一筆資金需要回籠,由我來審核簽字是必須的合格手續,我的一個簽字能讓客戶一年可得到二千萬至三千萬資金回籠。以往,在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前,客戶為我送禮是必須履行的「規矩」。

然而今天,我拒絕了客戶送禮,退資審核合格並簽字時,客戶非常吃驚,非要送禮以表謝意,在腐敗大國的今天,人們對不送禮不辦事已經習以為常。眼前的我給辦了事還不收禮,他們認為這簡直是不可能的。

客戶愣了,以為我對眼前很厚的一沓錢嫌少。我告訴他,我是修了佛法了,多少也不收。他說佛教也收禮。我說我信的不是佛教,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讓我們處處為他人著想,收禮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這是我的工作,不收禮。我給他講,我們師父把我從污泥濁水中救起,所有的法理都是教我做好人。還告訴他法輪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講了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迫害中國民眾。所以天要滅中共,三退(退黨、退共青團、退少先隊)保平安。他明白了真相,自言道: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他誠心退出了邪黨組織。這個水泥廠的會計不但退出了邪黨組織,還走入了修煉。

2、是誰在犯罪?

客戶B,某私企老闆,在一次年終評審中,老闆不在家,與老闆的家人,一人大主任打交道。評審中,發現該企業有不明收入,漏稅近百萬,按政策這是違法行為。而且該企業為套取地方撥款,總結報告中,虛報收入幾千萬。

我向他講了虛報收入幾千萬要納稅的話那就是幾百萬,不明收入納稅將是近百萬。

人大主任說出了不明收入是地方財政的「小金庫」。我說「小金庫」雖然不納稅,但「小金庫」是違法的。當時這個人大主任找來了財政局局長,我說明了情況後,他們都嚇壞了,打發財政局副局長給我送禮金,安排人大主任用錢「平事」。

我給他講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收錢;講了當今社會人人造假的根源是共產邪黨幾十年的「假惡鬥」洗腦教育的結果。告訴他們共產邪黨就是用這種教育與法律互相矛盾的畸形社會制度禍害國家和國人,想達到在這個社會中,人人不講道德,人人都犯法。這是它「教育人、改造人思想、控制人」的真正目地。

我用我的親身經歷講了法輪功教人修煉「真、善、忍」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卻遭共產邪黨的打壓、誹謗的實例。讓他們明白,你們今天如果按照「真、善、忍」經營企業,會有虛報收入現象嗎?會有私設「小金庫」現象嗎?你們會犯了它的法律嗎?如果說法輪功觸犯了共產邪黨,那麼就是法輪功告訴了人們做好人的真相,人們都做好人,它就控制不了你了。從這一點上講,是誰在犯罪?

這時,人大主任和財政副局長都很感動,人大主任告訴我說:「我真的犯了罪,我曾經領人挨家挨戶告訴不讓煉法輪功呢。那時不知道法輪功好,只聽共產黨的一面宣傳了。」我又給他們講了自焚偽案的疑點及歷次運動的手段。最後人大主任、財政副局長及其家人都表示不再干私設「小金庫」這種違法的事了,不上共產邪黨的當,按「真、善、忍」做人,並退出了共產邪黨的「黨團隊」組織,請回大法書拜讀。

3、政法委書記:「這錢我不要!」

我有一位朋友是政法委書記,此人不攀高官不送禮,因此仕途受阻,他很痛恨中共的腐敗政權,我給他講真相讓他退出邪黨組織時,他卻不退。

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前,一次吃飯時,我又講起了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天災人禍如:地震、洪水等等,就是老天在用各種方式警示人、最終要淘汰沒有道德、不敬神佛的人。共產惡黨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員,就在壞人之列。但他還是沒退出邪黨。四川大地震過後,他急忙打來電話,讓我幫他退了,並說這回明白了,這都是真的。

一位被非法勞教釋放的法輪功學員,市「六一零」預謀將其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每送進去一個學員政府要拿出二萬元費用,其中五千元回扣給學員所在地政法委書記。這位明白真相的政法委書記,拒絕辦此惡事,說:「我不害好人,這錢我不要,給兒孫積點陰德。」並將這位法輪功學員送回了家。

4、「看到你我就是感動,就想哭」

客戶C,鋼材市場老闆。二零一四年,我去鋼材市場檢查,發現一個單位在賣出的鋼材款里的一個欠條,漏繳了稅款,當時他們很害怕,我告訴他們不要怕,我是有信仰的人,我知道是你們不懂得政策造成的,不會的地方我告訴你們。事情辦完後老闆就拿出了一個紅包送給我,我沒要。我說我是信佛修佛的。老闆說:是嗎,我們三個都是信佛教的。我說我不是,我是修法輪佛法的。然後告訴他們我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煉的,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希望他們都能夠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老闆挺感動的,後來那個老闆又找我辦事,我又無償的幫助過他們。

等到後來我去會計師事務所辦事,碰到他們那個小會計,她站在門口,還沒等我走進屋呢,她一下就激動的聲音顫抖的哭了:「你來了,哎呀,我們老闆說你這個人太好了!」我說是我們的師父讓我們這麼做的。我當時也流淚了,我知道這是世人認可大法的好。

他們原來認為,這個人這麼熱情,表現的這麼好,一定是有目地的,一定是要錢要禮的。後來老闆一看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老闆對我說:如果都像你們這樣,沒有貪污沒有腐敗,這個國家不就好了嗎?

他們那個會計,事務所的所長還有老闆都很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的組織。

5、用善救度有緣人

婆婆有病的時候到我家來住,婆婆家樓上有一個租房戶,一次他家跑水了,把婆婆家淹了,當時房子是空著的,那位老人找不到我們,很著急,心想給人家跑水淹了房子,這家人不得訛我多少錢呢。一股火使那老人住進了醫院。最後老人找到公安局自己給自己報案了。

找到我們後就急著問我:我得包你們多少錢啊?我也不容易,兒子死了,在這兒租房子陪孫子讀書。我的工資少,求求你少要點吧。我當時都沒進屋看,我說不用包錢,一分都不用包。他說:你不要錢?他愣愣的瞅了我一會,以為自己聽錯了,就問:你咋地了?你少要點吧?我說:不要,一點都不要。大爺,我不要,不要錢。

接著我就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我告訴他:你也不是有意淹我們,你說為這事你還住院了。這麼大年齡帶孫子陪讀你也不容易。

結果我上樓到婆婆的屋子一看,屋裡什麼都沒有,就是牆上有一點流過水的印痕。

後來那位老人家到處講此事,別人說:不可能,現在沒有這樣的人了,淹那麼厲害不要錢怎麼可能?你可別說了,哪有不要錢的呀?

這老人年年都來看我,有時送點小白菜、山榛子、豆角、苞米,一來就上我們單位,我就給他們買點蝦什麼的回送,大法書都看了。老人家後來找個老伴,連老伴家的人都做了三退了。

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的變化是天翻地覆的,一個外單位的小會計看到我就不停的說:你咋變了呢?你咋變了呢?你原來那麼厲害,語言那麼尖酸刻薄,你現在怎麼這麼溫柔了呢?這麼好了呢?

原來別人都認為我是單位裡面最厲害的一個人,用他們的話說是最不能得罪的一個人。當時我們單位有一百多職工,我們下面管的業戶也很多,權力也大,管理、稽查我都呆過,誰都知道我的為人。來找我辦事的企業領導對我都很打怵,修煉前我天天吃喝玩樂,悠哉游哉。那時我說話大嗓門,張嘴就訓人,和同事也打嘴仗,我誰都不怕,沒人能管得了我,我精湛的業務能力沒人能比得了。這些都成了我高傲、不可一世的資本。我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傷害別人不覺得是一件錯事,好像誰都欠了我的似的;出入高級酒店,山珍海味的泡著,有時一晚上走三場,這個桌沒吃完就到另一個桌去了,接觸的都是有錢的人,不到半夜不回家,外面的世界太美好了。人們都寵著我,是因為他們都有求於我,我認為這太正常不過了。

我得到了法輪大法,師父不但給我淨化身體,還明示與我:道德是人活著不可缺少的最最珍貴的東西。我學會了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處處考慮他人,在利益上不爭不搶,我是我們單位唯一的一個女稅務師。現在我自己也感覺自己確實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修煉後我就能做到不收禮,不勒人,說話的聲調都變柔和了,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

大法還給了我智慧。我的業務能力越來越強,別人需要一個月才能完成的工作,我只需兩個小時。修煉後越來越看淡名和利了,只是想利用這份工作機會多為別人、為這個社會服務,讓所有接觸我的人都明白「真、善、忍」是怎麼回事,在人類進入新紀元之前的有限時間裡多去救人。偉大的師父視所有的世人都為自己的親人,我也同樣珍惜我的手足同胞,盡心盡力的搜救這最後的有緣者。

(編選自【大紀元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稅務師:險入深淵 峰迴路轉」)

(九)遲到十二年的緣分 董事長李育寬再遇千古機緣

作者:戴德蔓(台灣台北)

緣分很奇妙,十六年前以為錯過了,四年前這條「緣分」的線再次將「得法」的契機與李育寬接上,除了慶幸外,李育寬心中更多的是感恩與珍惜這千古難逢的機緣。

創業維艱 利他文化

根據資料顯示,台灣中小企業平均壽命只有七年到十三年,更不要說競爭激烈的房屋中介業,成立於一九九一年的僑茂不動產,能在這行屹立超過四分之一世紀,董事長李育寬「以道為本」的理念、「誠信務實」的腳步,為公司紮下「遇風不倒」的根。

沒有雄厚資產,民國七十年代,在待過當時「喊水會結凍」的三家集團,為人作嫁十年後,李育寬創立僑茂不動產。「我不懂得什麼叫做房地產,也沒當過老闆,更沒搞過業務,之前都是作幕僚,吃人頭路吃得很煩,所以出來創業。」

在下屬的建議下,李育寬選擇了不熟悉的房地產,不過第一年就已經虧得見底,連太太的私房錢都賠上了,最後因一兩位員工的不離不棄,僑茂不動產挺過來了,從此說一帆風順也不為過。

也因為草創期的患難見真情,李育寬認為,「自己要賺到錢,一定要讓同仁先賺到錢」,所以他抱持「虧錢,我虧六對方虧四;賺錢, 我賺四對方賺六」的經營原則,這種「利他」文化不僅讓公司同仁相處融洽,也讓僑茂的離職率低,更是李育寬一生的處事原則。

再遇得法機緣

事業有成,應酬在所難免,李育寬也難逃這些吃喝玩樂的日常交際,打牌時還得帶上支票本,可見賭本之大,他笑稱「男人會做的壞事」大概都做過了,而這些陋習因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自然而然都不想做了,以前朋友一通電話,他形容「走像飛」的飛奔赴約,「現在沒有刻意去戒,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就是不想做這些事了!」

說起與法輪大法的緣分源自十六年前,當時秘書送給他一本《轉法輪》,告訴他「董事長,這本書很好,您一定要看」,他翻來翻去的,每句話都是白話文,可是怎麼也看不懂,於是就擱下了,這一放就是十二年。

四年前,李育寬在台大參加一個論壇,休息時間看到校園裡,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天國樂團正在表演,心想「哇!這是什麼團體啊,這麼有朝氣,怎麼有管樂團這麼多人啊!」現場也認識了一位法輪功學員,透過她循循善誘的電子郵件,其中大部分都是有關法輪大法的相關訊息,李育寬再次把封存十二年的《轉法輪》捧出來看。

這一看,不得了,「這裡面的法理,不就是我一輩子都在找尋的人生解答嗎?」宛如在黑暗中找到了開啟光明的鑰匙,李育寬將所有的法輪大法的相關書籍全部買回家研讀,太太張碧珊也鼓勵他,「既然想了解,乾脆就參加法輪功免費義務教功的九天班」,就這樣李育寬與太太走進法輪大法修煉。

修煉前,李育寬大病沒有小毛病不斷,最嚴重的五十肩隨著煉功好了,而一輩子都想著如何增胖,以前透過各種方法也無法變胖,這一兩年煉了法輪功,自然而然的就多了五六公斤。法輪功學員修煉後常常伴隨一些神奇的事發生時有所聞,而這些李育寬也真切的體驗到了。

見證神奇事跡

剛去上九天班的第三天,李育寬說,「看到講法錄像帶中,師父背後大放光芒」,他以為是錄像帶原本就有的畫面,還問同去的太太與其他人,有看到嗎?「大家都說看到的是正常畫面」。再過一陣子,他說鼻樑間總是有意無意圍繞一股香味,「那種香味不是人間的香,感覺就是天上來的香味」,時間長達一個半月,每次香味出現,他就精神百倍,神清氣爽。修煉三四個月後,有天睡覺,突然有一股熱流,從頭蓋骨突然間灌透全身,確切感受到《轉法輪》中所寫的都是真的。

思慮清明 學會淡定

修煉前,李育寬自認在公司脾氣算不錯的,創業二十六年來,在公司真正發過脾氣不超過五次,因為他奉行三秒鐘哲學,「不斷告誡自己,要罵人、要生氣前先忍耐三秒鐘」,雖然化解了很多不必要的同仁矛盾,但是他的心裡其實沒有放下,總覺得不舒服。

修煉後,透過《轉法輪》中提到的法理,真正做到放下,真的是不生氣。「修煉大法後,讓我身體較健康,思慮清明,內心比較平靜,不易動怒。對宇宙、時空、人體,生命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李育寬說。

二零一三年神韻晚會演出時,以台北市精華區房地產為主要業務範圍的僑茂不動產公司,在董事長李育寬的帶領下,各分店店長、房仲經紀人及眷屬四十多人共同觀賞了神韻。以「誠信、積極、專業」為其經營理念的李育寬,當了解到神韻藝術家們強調的是心性和道德的修為,晚會的節目也凝聚出一股善的能量,便希望這股善的能量能紮根在公司的企業文化上,這是他號召店長們和經紀人一同來看神韻的初衷。

近期因為政府的房價政策,十間房仲公司有九間賠錢,僑茂也不例外,但是因為修煉後,李育寬學會了淡定,「該我們的逃不掉,不是我們的強求不來」,對自己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精神規範,對員工要求要誠信對待客戶,「為客戶圓個家的夢」,今年房市回溫,僑茂成交量隨之回升。 李育寬相信,「善」的夥伴將成就「善」的企業,這份「善」將循環不息。

【原載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大紀元】

(十)生日獲寶書 幸福修煉人

作者:曉峯

「在《轉法輪》中,我找到了返本歸真的路,遵從『真、善、忍』原則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期盼更多的人們能走入法輪功修煉,千萬不要錯過這千古難逢的機緣。」

從國防部到財政部的人生故事

父親是隨政府播遷來台的老兵,家裡共有兄弟姐妹六人,所以家裡的經濟壓力很大。父親表明我們想就讀大學得靠自己的力量,因哥哥與弟弟們成績好,所以都去就讀師範大學,我成績略遜只好就去海軍官校報到了。

官校畢業後在海軍服務,年輕時擔任艦艇輪機官,當時隨艦前往南非宣慰僑胞,在印度洋穿過赤道時,當時輪機辦公室有位大專兵,他有一套紫微鬥數的軟體,問我要不要試試看,可以算出未來的命運。我把生辰八字告訴他,結果算出來後,輪機兵說:「報告隊長!你命中注定應該去財政部工作,不是在國防部喔!」我笑著說:「看來紫微鬥數對我是失準的,我堂堂正正海軍上尉軍官,怎麼可能去財政部報到?根本不可能!」

千錘百鍊   撥雲見青天

軍艦從南非回國後,我就接到人事命令,調到輪機學校擔任教官的職務,因為調到學校是屬於非戰鬥單位,所以我就可以申請報考夜大。補習班主任對我說,因為只剩半年就要考試了,所以沒辦法報名自然組,只能報考社會組,雖然我高中讀自然組,我想想也沒辦法啦,只好報名社會組。從自然組轉到社會組來參加考試,之間的差異真的很大,原本精通的理、化科目都派不上用場,反而必須開始衝刺歷史、地理等文科。

經過半年的苦讀,白天擔任教官職務,教導新兵如何操作艦艇上機具設備,晚上趕到補習班補讀高中課程,很僥倖地考上了成大會計系夜間部。讀大二的時候,即將自軍中退伍了,就計劃參加公家機關的考試,很幸運地考上了稅務行政普考,還沒退伍就先到財政部報到了。

終遇得法機緣   生日喜獲寶書

我五十八歲的生日那天得到了一份最珍貴的禮物——《轉法輪》。一想起多年前的紫微鬥數那一算,難道人的一生老早就是一部寫好的劇本,我們只不過照著它的步調,一步一步地演下去?我們為什麼要來這人世間一遭呢?我每天都在尋找答案。直到有一天,同事約我去參加神韻的茶。我想了解神韻藝術團為什麼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成為一個高規格的表演團體,結果在神韻的官網上,我發現參加神韻的表演人員,都要求看過一本書叫《轉法輪》。我詢問同事這本書是什麼書呢?我迫不及待想請回《轉法輪》一窺堂奧。我是連續三個晚上如飢似渴不斷地看、不斷地看……原來我人生經歷中的不解之謎,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一生尋尋覓覓,終於知道了人來世的真正目的,明白今生來世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走向光明的修煉大道。

人生為何而來   得法破迷歸正道

我就讀小學三年級時,學校因為擴建而剷除學校旁的山坡地,挖到許多放骨骸的瓦罐,壞小孩打破瓦罐取出陪葬的古銅錢,拿到古玩市場去換錢。我看著被丟在瓦罐旁的骨骸,想著骨骸的主人如果活著,他一定會制止這件事情發生,而他已經走了,跟這個世界斷絕了關係,所以沒有能力防止這件事情發生。而我未來死了之後,我會去哪裡呢?即使有天堂存在,我跟爸爸、媽媽、兄弟、朋友都沒有了聯繫,那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呢?從此以後每天晚上我想到就哭泣,對於人生的未來充滿徬徨與恐懼。

由死探討著人為什麼要生,生之後又為什麼演著一出寫好劇本的戲,這個謎讓我修道尋求長生不死,修佛以求了悟人生,可是都沒有完整的答案。在我心中的三大問題,都在《轉法輪》中一一找到答案,更多的美好殊勝都在《轉法輪》一書中,指引著我找到真正回家的路。

信師信法   戒掉三十年菸酒癮

當初同事拿《轉法輪》給我時,聽到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已經半年的時間,他笑著說:「我想,師父很早就管你了,四點起床正好煉法輪功五套功法。」我就上網看五套功法怎麼煉,隔天早上我就開始四點起床煉五套功法,得法五個月以來毫無間斷,再經過九天班的課程,經過輔導員細心教導我正確姿勢,除了學法,煉五套功法對我的身體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多年來,我一直是菸酒不離身,喝完酒之後一定要抽上一根煙,認為這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可是卻造成我的身體健康不佳,除了容易感冒生病,而且習慣性的頭痛,總是依靠止痛藥來減輕痛苦。看完《轉法輪》後,當天就不想喝酒也不想抽菸了,三十年的菸酒癮,就很神奇地自然戒掉了。因為不抽菸喝酒,我經常性的偏頭痛不見了,所以每次托同事去日本買的頭痛藥,及酒櫃內存了多年的好酒也送人了。原來自己以往標榜的人生享受,反而是自己身體受傷害的源頭,另外糾纏快十年的腰椎盤突出,右腳掌發麻多年,平時無法搬重物,而且每月定時要去復健,就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日漸地痊癒了。

同化「真、善、忍」   幸福修煉人

原來對生、死及人生的目的一直不了解的我,在尋尋覓覓中幸遇法輪大法,在《轉法輪》中,我找到了返本歸真的路,遵從「真、善、忍」原則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期盼更多的人們能走入法輪功修煉,千萬不要錯過這千古難逢的機緣。

境界昇華    濁世中的一股清流

因受法輪大法法理的薰陶洗滌,遇到矛盾都會向內找、修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家庭中、社會中、都是一個好人,覺得時時沐浴在浩蕩的佛恩中,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修煉後身心的變化與道德的回升,也讓同事、朋友見證了大法的純正和超常,在我的介紹下,他們參加了九天班的課程,也相繼走入了修煉。衷心地感謝師父對眾生的慈悲苦度!

傳播真相反迫害   世人支持法輪功

而這麼好的功法,如今仍在被中共打壓迫害中,隨著全球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講真相,共同譴責中共的暴行,已經讓明白真相的世人紛紛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我相信這股來自全球的正義力量,一定會早日結束這場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

【原載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