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敬師敬法

東北大法弟子 蒼宇新


【正見網2019年04月30日】

以前寫過一篇關於「敬師敬法」這方面的文章,現在看到一些現象,有必要拿出來和大家交流一下引起重視,以便大家做的更好。

在我們地區看到很多老年大法弟子用的《轉法輪》,讓人看到心裡很難受,首先看到的就是用的很髒,頁的邊用手捏的發黃、發黑,紙張僵硬,還有破損的地方,書脊都捲起來,不平整,有的開膠,包書的紙也不是很乾淨。特別是翻開書,師父的法像磨損的很厲害……這裡是有使用時間久了的因素,但是我看到的是更多的是人為的因素在。

如果能做到敬師敬法的話,大法書就不能被弄得這樣,讓人看了揪心。

我們在法中都知道,《轉法輪》是師父給我們上天的梯子,每個字、標點符號都是師父的法身,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在地獄除名,師父早已開示給我們:「但是我們為了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我把我所能夠給予你們的,使你們能夠提高的,達到變化的一切都寫在這本書中,壓進這部法里去了。不只是從理上指導你提高,法的背後有強大的內涵。」(引自《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我們不應該用虔誠的非常恭敬的心對待這本書嗎?有了敬師敬法的心,在平時的看書學法中特別真愛這本書,因為我們天天學、天天用這本書。通過以下幾點給大家提個醒:

1、看書之前必須洗手,有的同修不洗手,說我手乾淨不用洗,其實不然,你看著挺乾淨,手上帶著很多物質,如鹼、鹽等,夏天還有汗漬,時間久了都能腐蝕書頁,是書頁變化。

2、學法時手不能壓字,可能都知道,不一定都能做到。

3、有的同修做的較好,手從來不敢碰書頁,用一小塊比較軟的乾淨的不掉色的紙(或者是塑料薄膜)墊著左手扶著書邊,右手托著書脊,捧在胸前恭敬的學法。二十來年都是這樣學法,也從來不敢把書捲起來,那樣時間長了,書脊就翹起來,也不美觀。如果開膠開線了,也不好修,訂不齊,也切不齊。

4、學完法隨便放,放在櫃底下,屋裡窗簾的角落裡,在大陸的環境下,出於害怕,把書隨便藏,床底下,雜貨間、煤堆里都放。在邪惡瘋狂的日子裡,大約在2006—2008那幾年,警察經常到學員家裡去行惡,進屋就翻,翻出東西就抓人。有同修告訴我,警察去他家把在倉房裡的大法書籍翻出來了,書上還放著各種雜物掩蓋著,而放在屋裡衣櫃的大法書卻沒翻。還有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家去非法搜查,警察打開同修擺在明面上的書櫃,看到擺放整齊的大法書籍,連碰都沒碰,把書櫃門關上了然後走了。這說明什麼,在那樣的環境下,去掉怕心,真正做到了敬師敬法,邪惡是不敢動的。

 5、看看自己和周圍的同修的包書的書皮,看看合不合格,有沒有帶色的紙,有色的紙容易褪色,污染書頁和師父的法像;看看紙厚度和硬度,太厚和太硬的書皮都能磨損師父的法像照片,因為7.20以前請到的書師父的法像都沒有冷裱過,怕磨的。

6、合上書,除了書脊,看看另外的三面,有發黑、發黃的地方,可以用質量好的橡皮輕輕的擦一擦,如果髒污的厲害,可以用細細的砂紙擦,可以擦乾淨。

總之,有了一顆敬師敬法的心,平時多注意一些,辦法總會有的,把珍貴的大法書保護好,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知道很多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在監獄裡為了保護一本大法書,放下生死,付出了血的代價……

那麼我們在自己家裡相對和平的環境下,不管不顧的不愛惜大法書,把書糟蹋那樣,是不是不敬師敬法呢?是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呢?有的同修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學法發正念迷糊,不能做好三件事,有沒有這方面的因素呢?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早已告誡我們說:「你們對師父不尊敬的時候,你們知道我在怎麼想嗎?我根本不在意的。你們現在知道我是誰嗎?你們只知道我表現的人像,那邊給你們顯現的也是宇宙之中的形像,你們將來不會知道根本上我是誰。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會知道我根本上是誰。你對我好與壞,我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呢,舊勢力它們會在這一難中毀掉你們哪。千萬注意!」

是該我們警醒的時候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