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貓頭鷹抱護腐鼠 (數文)

陸真


【正見網2019年05月03日】

一、貓頭鷹抱護腐鼠

惠施和莊子,是老朋友,後來惠施做了魏國的丞相。莊子聽說後,便前去拜訪他。莊子還沒有到,有人便在惠施面前造謠說:「莊子是個很有才能的人,他這次來魏國,表面上是來看望你,實際上是想謀奪你的相位。」
    
惠施聽了,十分驚恐,於是下令派兵在城中搜查,阻止。折騰了三天三夜,結果連莊子的影子也沒見到。  
    
莊子聽說這件事後,覺得十分可笑。於是,他進宮中去見惠施,對他說:「我聽說,南方有一種鳥,名叫鵷鶵。這種鳥,常常從南海飛往遙遠的北海,在這遙遠的路途中,不是梧桐樹,它就不落下歇腳;不乾淨的竹葉,它就不吃;不清純的泉水,它就不喝。

有一天,有個貓頭鷹,弄到一隻腐爛生蛆的死老鼠,就躲到草叢裡慢慢品嘗。這時,鵷鶵從草叢的上空飛過。貓頭鷹一見驚慌失措,大聲喊叫聲:『嚇,誰敢來搶我的死老鼠!我就和它拚了!」說完,趕緊用爪子,抱住死老鼠不放,深怕被搶走了。」

說到這兒,莊子笑著問惠施說:「您猜猜看,那隻鵷鶵怎麼做了?」    

惠施搖搖頭說:「我不知道。」
 
莊子笑著說:「那隻鵷鶵,連看都沒看那隻貓頭鷹,就扇動著翅膀,從它的頭頂上,飛過去了。惠施先生,我是不會來搶你的位職的,你也用不著拿權力來嚇唬我。」

說完,莊子哈哈大笑起來。惠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二、及時除掉害群之馬!

有一次,黃帝要到具茨山,去見神人泰隗。方明(人名)為黃帝駕車;昌寓陪乘,張若、懾朋在前邊牽馬,昆閽、滑稽(二人名)跟在車後。一共七個人,匆忙的趕往具茨山。
    
七人來到具茨山南的襄城,只見四野大霧瀰漫,找不到去路。黃帝等十分著急。這時,不遠處,有個放馬的小孩,吹著短笛,走過來。黃帝趕忙迎上去問道:「你知道去具茨山怎麼走嗎?」

小孩笑著說:「當然知道啊!」
    
黃帝又問:「那麼,你知道神人泰隗,住在什麼地方嗎?」小孩眨眨水靈靈的眼睛,又說:「當然知道啊!」
 
黃帝大為驚奇,說道:「這個小孩太神奇了,不但知道具茨山,還知道神人泰隗住在什麼地方,你真了不起。那麼,我想問一下,怎麼才能治理好天下?」    
    
小孩說:「治理天下,不是我的事。我從小就有頭暈病,有個長老告訴我說,『你只要一切都順應自然,就會好的。』我照著去做了,頭暈病果然好了許多。」    
    
聽了小孩的話,黃帝沒有領悟其中的道理,便又請求道:「治理天下當然不是你的事。不過,我還是想請你談一談。」
    
小孩看了看黃帝,知道推辭不過,便指著馬群說:「治理天下,就同放馬一樣,不過是要及時除掉『害群之馬』而已。您要及時發現,並除掉危害天下的事和人,天下也就自然治理好了。」
    
聽了小孩的話,黃帝連連點頭,並拜小孩為天師。然後,去了具茨山。

黃帝經常把如何治理好天下的事,放在心裡,請教於人,連小孩子的話,他也願聽取。

三、溫伯雪子

溫伯雪子是楚國的一個隱士。有一次,他去齊國,途中住在魯國的旅館。魯國有個人,聽說溫伯雪子來了,便要見見他,但溫伯雪子說什麼也不見,他解釋說:「不行。我聽人說,中原之國的君子,雖然很懂得禮義,但卻不善於了解人心,所以我不想見。」
    
不久,溫伯雪子從齊國回來,途中又住在魯國的那家旅館。上次要見溫伯雪子的那個人,又來求見。溫伯雪子說:「這個人上次要見我,這次又要見我,他肯定是有什麼要啟發教育我的,我可以見見他。」    
    
於是,溫伯雪子出去見那個人。過了一會兒,溫伯雪子面容嚴肅地回到屋裡,一句話也不說,只是躺在床上連聲嘆氣。

第三天,溫伯雪子又去見那個人,很長時間才回來,進屋後仍是不停地嘆氣。

旅館裡的人,見他這樣子,十分奇怪,有個人便問他:「開始時你不想見那個人,可見了他以後,卻又連連嘆氣,倒底是怎麼回事?」
    
溫伯雪子說:「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中原的君子,雖然懂得禮義,但卻不了解人的內心。剛才見我的那個人,進退禮讓,完全合乎禮義要求,你挑不出他什麼毛病。他諫告我,就像兒子對父親一樣忠誠;他開導我,就像父親對兒子一般誠懇。他教我明白了許多道理,我每次都有所獲。所以,我每次回來,都連連嘆息,我很後悔:與他相見恨晚!!!」

四、駝背老漢講真理

一個炎熱的夏日,孔子帶領弟子們去楚國。中午時,他們來到一片樹林中休息,林中蟬聲陣陣,只見一位彎腰駝背的老人,正在聚精會神地捕蟬。老人手拿一根頂端塗著樹脂的竹竿,一粘一隻,就像隨手拾取一樣。孔子和弟子們,都看得入了迷。
    
孔子上前問老人:「您捕蟬這般巧妙,是手巧呢,還是有規律呢?」
    
捕蟬的老人說:「這其中是有規律的。首先要能手拿竹竿不晃動,這得經過五六個月的訓練,先在竿頂端放上彈丸,舉起來不讓彈丸掉下來,如果放上兩個彈丸而不掉下來,那麼捕蟬時,失手的時候就很少;如果疊放三個彈丸,也不會掉下來,那麼捉十隻最多逃走一隻;要是放五顆彈丸也不掉,那時捕蟬,就像用手隨便拾取一樣。」

老漢緩口氣,繼續說:「但光這樣還不夠,還要善於隱蔽自己,你看…」

老漢說著,擺出了捕蟬的姿式,又說:「我站在樹下,就像半截樹樁,伸出的手臂,就像枯槁的樹枝。同時精神還要高度集中,捕蟬時不管天地之大,萬物之多,我只看見蟬的翅膀,不管周圍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能分散我的注意力。做到這一點,怎麼會捕不到蟬呢?」
    
孔子聽了,不斷地點頭,轉身對弟子們說:「你們聽見了吧?無論干什麼事,只有鍥而不捨,專心致志,才能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這就是這位駝背老漢,告訴我們的真理呀!」

五、「憑依自然,不執主觀」

有一次,孔子帶領弟子們,去觀賞呂梁地方的瀑布,只見那瀑布猶如一條潔白的飄帶,從三十多仞高的地方,垂掛下來。瀑布的水珠,猶如串串珍珠,飛濺到四十里以外的地方,遠遠聽見瀑布水聲如雷,場景十分壯觀。孔子和弟子們,都為這大自然的傑作陶醉了。
    
突然,有人看見在瀑布激流中,有一老人在遊動,大家都驚呆了。在這裡,連魚鱉都無法自由遊動,這個老人在干什麼呢?孔子以為是那位老人有什麼痛苦而來尋死的。想到這兒,孔子忙叫弟子們順著水流去救老人。弟子們邊追邊喊,老人就像沒聽見一樣,把頭潛入水中,一直遊了數百步,突然又把頭冒出來,披散著頭髮,唱起歌來,一邊唱,一邊游向岸邊,上了岸。
    
孔子和弟子們,氣喘吁吁地趕到。孔子驚奇地問老人:「我以為是見到了水鬼,原來您是人啊!您游泳技術如此高明,請問,有什麼秘訣嗎?」    
    
老人笑了笑說:「我沒什麼秘訣,我從小就生活在水邊,長大了漸漸地熟悉了水性,我從沒刻意去追求,只是順其自然。現在我能同漩渦一起潛入水底,又能跟著涌流一同浮出水面,完全憑依著水性,自然而不帶任何主觀意志去做!您明白了嗎?這就是我在急流中遊動自如,能駕馭洶湧急流的秘訣呀!」

 (以上均選譯自《莊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