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被困山林之後

湖北大法弟子 小花


【正見網2019年05月07日】

值此「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和師父六十八華誕普天同慶同頌的盛大日子即將來臨之際,記錄下發生在我身邊的又一位老年同修的神奇而又感人的事跡,重溫師父對我們大法弟子的精心看護,感恩師父對大法弟子以及眾生的無量慈悲!下面是同修親述,本人幫忙整理成文。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叮囑弟子們:「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 我們作為弟子的就應該聽師父的話,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要去救人。

我家住在大山腳下,村子周圍是一座座突兀且連綿的高山。一天,我和另外三個大法弟子(其中兩個是親姐妹)一起上到高山去講真相。我們從一個村子裡講完真相出來,半路上碰到一個以前的村支書,也順帶著把他講退了。然後我們接著去往下一個村子。到達那裡時,時間已是中午,大多數人家正在吃午飯。我們一邊跟村民們講大法真相一邊配合發資料。過程中有人叫我們不要講了,說再講的話恐怕要被抓了。正在這時,聽到一聲大吼:「還不走?派出所已經打電話來了,說不定路上就碰到了。有人打電話把你們告了,我跟警察說不知道這個事,去看一下。你們趕快走吧。」我扭頭一看,原來是那個之前在半道上碰到並作了三退的村支書。見此情形,我們就沒再講了,在心裡謝過那位明真相世人的善行之後,趕緊走進大山里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暫時躲了起來。

沒多久,警察開車到了村裡,向人打聽我們幾個人的情況。有人告訴他們,說人已經走了,他們依然到處尋找。我們覺得一直這樣待在山上也不是長久之計,就打算翻到另一個山頭下去。剛走到山下,身後急駛過來一輛摩托車,是個男的。他一邊騎車一邊打電話。其中一個大法弟子便跟在那個男的後面,注意聽他打電話的內容,對我說,這個人好像不對頭,我們得趕緊走。我說,我們已經從那邊的山頭轉到這個山頭,他也不是剛才那個村子裡的人,說不定只是個上山砍竹子的過路人而已。於是我們繼續往前走。

大約到了下午五點多鐘的時候,突然五、六個年輕力壯的男的從我們背後追了過來。我一轉身,發現旁邊的兩姐妹一眨眼跑不見了,只剩我和另外一個大法弟子。我定了定神,正念一出,用目光直視著那一伙人:「你們要干什麼?」他們慌亂著應付道:「我們的東西被人偷了。」我反問他們:「我像是個偷東西的人嗎?我告訴你,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們知道她是誰嗎?」我手指著一旁的大法弟子問他們,「她媽媽就是以前的村支書、村幹部。」其中一個人聽到這裡馬上說:「哦,那我跟她哥哥可是好朋友呢。現在該怎麼辦?你們趕快躲起來吧。」正說著,看見一輛警車馬上就要開過來了,離我們大概也就一兩丈遠的距離。我們來不及細想,立刻就趴進旁邊的樹叢里。就在我們臥倒的那一剎那,神奇的事發生了!天瞬間就黑了,就像一張漆黑無比的大網將天空籠罩起來了,一時間伸手不見五指。這時,聽見警察跟那幾個人說,讓他們趕緊上山找人,他們埋怨著:「這怎麼找啊?山上什麼也看不見,不小心踩到蛇怎麼辦?……」

我慢慢的往林子深處爬,沒爬出兩步,發現另一個大法弟子已經爬不見了。這時,我看見對面的山頭、山下都是亮光,到處都有人說話。當時正值陰曆七月初四,俗稱月半鬼門開的日子。我爬著爬著,發現來到了一處墳地,周圍插著好多花圈。這時看到一些年輕的男鬼女鬼聚集在一起,它們只是在遠處待著,但不能靠近。我當時也沒感覺到害怕,一心只想著要爬到靠近公路邊好找機會下山,卻發現公路上有人正在抽菸。我這才明白大山的四周全都有人在把守著。

就這樣,我在山上坐了一晚上。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就看到很多摩托車、警車呼嘯著上山來了(後來聽說還動用了不少武警,大約上百人)。沒辦法,我只好又躲回到墳地,因為考慮到這種地方他們是不會找過來的。當時身上隨身攜帶了一個MP4,既然暫無機會下山,我索性靜下心來,拿出MP4開始學法。學了兩講法以後,我開始發正念,發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正念。忽然聽到對面山上呼呼作響,動靜很大。我睜眼一看,看到那片山林像是颳起一陣颶風,黑壓壓的一片,也不知是些什麼東西在樹頂上翻滾,大樹都快要被壓彎了。我感到很震驚,明白那些數不清的邪惡在我強大的正念作用下正四散逃跑。

天又將要黑下來了,不巧又下起雨來,山中雨大霧也大。我決定按照原定計劃繼續爬向另一個山頭,好找到其中一個村子,結果一不小心滾下了山坡。還好,有驚無險,我爬起來摸了摸身上,啥事沒有,哪也沒傷著。不過,這個晚上,我卻深深的感受到了黑夜的漫長與難捱!山下人家睡覺須蓋被子的時候,我在山上僅穿著一件短袖,腳上穿的是涼鞋,天又下雨,身上又是雨又是泥。我被凍得瑟瑟發抖,整個晚上都感覺冷透骨髓……

快到天亮時,聽到山下傳來幾聲狗叫,之後再無其他動靜。於是我從雜草叢生的竹林間快速穿過。此時,腳下的涼鞋經過一番折騰,鞋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弄斷了。我找來一些野藤野草,將鞋帶和鞋底纏在一起,繼續在高低不平、坑坑窪窪的亂石雜草堆里走著。一個不留神,又從一個山坡滑了下去,慌亂中我趕緊求師父救我,我想我可不能死在這裡。這回又給摔了一身泥水,我找到一個小水溝,將衣服脫下來勉強搓了搓就穿上了。因為水溝里的水太少,衣服也沒怎麼搓乾淨。出門時帶的一把傘此時也垮掉了,我就把傘面倒扣在頭上。不久來到了山腳下的一條河邊,見河水較大,我又把衣服脫下來重新洗了繼續穿上,然後接著走。

一路相安無事。終於,我來到了山下我妹妹家裡。妹妹見我這副模樣,來不及細問,心裡已經明白了好幾分。她馬上找來一身乾淨衣服,叫我洗了換上,接著又下了一大碗雞蛋面讓我吃。吃完後我讓妹妹趕緊給我女兒打個電話。妹妹說只有我家裡的座機號碼,沒有我女兒的手機號。正在這時,妹妹村子裡的一個鄰居過來串門,真是奇巧,交談中得知她竟然有我女兒的電話號碼。原來她孫子以前在我女兒教書的學校里上過學。我趕緊給女兒打了電話報平安。電話那端女兒又急又喜,她讓我女婿馬上找個熟人開車過來接我過去。順便提一下,我女婿是市公安局的,不便親自過來。不多久,我妹妹的另一個鄰居也過來串門,她得知情況後,好心讓我暫時去她家裡的二樓躲一躲,睡個覺。我因為兩個晚上都沒有合過眼,此時確實又累又困,就同意去了。在她家睡了沒多長時間,我女婿找的人就開車到了。於是,我便坐車去了女兒家裡。

後來我聽說了當時和我一起去講真相的另外三個大法弟子脫險的情況。

其中的兩姐妹自從和我們分開後,頭天晚上也是在山上度過的。夜裡冷得受不了的時候,她們就擁抱著互相取暖。第二天晚上,她倆一直在山林里穿行,當時身上、手上都被劃破了。不過,在前行的途中,卻總是有那麼一束微弱的亮光在指引著方向,一直到她們找到一戶人家。她們請求借宿,那家人因害怕不敢收留,但看到兩姐妹確實處境艱難,就讓她們去灶頭烤火。半夜裡,兩人曾試著下山,當發現山下有人把守,就又退回到那戶人家。再後來借了電話打給了也住山裡的一個大法弟子,第三天上午,該大法弟子開車去把她倆接走了。

當時跟我在後面走散的那位大法弟子,因為從小就是在山裡長大的,所以對那裡的山路、地形比較熟悉。她來到了緊鄰她家的一個山頭。第二天,有兩個人(也是大法弟子)去山上找到了她,把她帶到了一間空屋子(那屋子因以前死過人,後來便沒有人再進去過)。到了晚上,有鬼出來了。她當時也不害怕,還跟那鬼商量,說在這裡借住一晚。第三天,有一個說是她哥的好朋友的人(也就是我們在第一天講真相時碰到的那幾個追我們的其中一個)給她哥哥打了電話。後來她就被她的哥哥接回去了。

聽說第三天的時候,警察及大批人馬找了我們兩天兩夜都找不到,就懷疑我們定是去了山背面的一個縣,所以立刻趕往鄰縣去了。

也就是說,那天我們四個人其實都是同一天回來的。這難道是機緣巧合嗎?不是,這一定是師父的安排,我對此深信不疑!因為一個隨隨便便的常人是很難在那樣一個戒備森嚴、環境惡劣、三天兩夜沒吃沒喝的情況下,卻還能安然無恙,平安歸來!只有我們修煉的人才知道,那其中包含著師父對弟子的多少關懷,幾多呵護!

雖然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但是今天再次回憶起來,所經歷的那一幕幕仿佛就發生在昨天。雖然當時驚險重重,但是回首往事,我心態淡然,無怨無恨,有的只是對師父的無比感激!如果不是因為修煉大法,也就不會有那樣堅強的信念和樂觀的心態支撐著我度過難關。弟子無限感恩師父對弟子們及無量眾生的精心呵護和慈悲救度!

5月13日就快要到了,謹以此文獻給「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藉此機會了解大法,明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分清什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哪怕從中能夠升起一點點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我也會感到由衷的高興!因為讓眾生明白真相,那就是我的心願!

再次叩拜師恩!
謝謝同修!
以上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