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園地〗做正法路上的小弟子

岡部嘉文(日本明慧學校)

【正見網2003年12月31日】

我叫岡部嘉文,今年10歲,上小學4年級,自從媽媽得法以後,媽媽就每天給我念法,我跟媽媽每天一起學法。99年中國鎮壓法輪功以後,我和妹妹跟著媽媽一起走上了正法之路。下面我就講一下我在走正法之路時是怎樣提高心性的。

我們為了救在中國被抓的金子容子阿姨,我和媽媽一起徵簽,發報紙,講真相。記得有一次我們在銀座徵簽,早上10點多鐘到那裡,可剛簽了一會兒,天就陰了,有的叔叔、阿姨到別的地方去簽了。媽媽告訴我,我們就在這簽吧,等到6點鐘我們就回家。可是5點鐘就下雨了,我叫著回家。媽媽說:「還有幾張,我們簽完了就走,再等一會兒。」於是我怕把簽名的紙淋濕,一個人跑到車站的房棚下,這時來了一位日本叔叔問我在干什麼呢?我說在簽名,請幫我簽名吧。他看了我的簽名本和資料對我說:「人家的孩子上班都掙錢,你呢?你站在這誰給你錢?」我說:「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不要錢。」那位叔叔說,我給你吧。隨後從兜裡掏出1千塊日元來,告訴我,去買點東西吃吧。我告訴他:「我們是法輪大法弟子,不要錢,叔叔把名簽了就行了。那位叔叔看看我,把名字簽了,簽完之後說,你真好,繼續努力呀,就走了。我們簽到6點才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媽媽,媽媽也非常的高興。

平時休息的時候媽媽都帶我和妹妹去秋葉原發報紙,有幾次我真是太累了,不願意去,我告訴媽媽,休息的時候我真想睡個懶覺,好好的睡個懶覺,躺到10點鐘。媽媽告訴我:「這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救度眾生的,我們躺著睡大覺,不去救度眾生,怎麼做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到時候別人叫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你沒做到,你心裡舒服嗎?我心裡想,那可不舒服。就趕緊起來跟媽媽去發報紙。到了秋葉原,媽媽給我和妹妹一人200張報紙,我心裡又不高興了。我說,一人200張,兩個人就400張,太多了,我不想發。媽媽說:「你人心又起來了,我們多發一張報紙就多救一個人,在發報紙當中,把你這個魔性,不好的心去掉。讓你慈悲心出來。我們是在修煉,不是人在做事,而是神在救度眾生。」我記住媽媽的話,用心去發,不到兩個小時,我和妹妹的400張報紙全發完了。我心裡真高興,高興得快流出眼淚了。我高興地告訴媽媽,有一位接了報紙的日本老奶奶問我這是什麼,我就用中國話告訴她:「這是法輪大法。」她用很彆扭的中國話跟我學了一遍,接著我又告訴她:「老奶奶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她又跟我學了一遍「法輪大法好」並告訴我努力,還謝謝我。我心裡真是高興得跳了起來,跑到媽媽那兒跟媽媽比個子,我好像心性提高了一塊,個子也長了一塊,媽媽也高興地笑了。我在心裡告訴師父,我的心性又提高了。師父的法身告訴我:「不要起歡喜心呦,要好好發。」

還有一次我在學校和同學一起玩球,我先拿的球小朋友來搶,我就跟他爭,不給他,小朋友生氣一拳把我的嘴和鼻子打腫了,我很疼,心裡很難受,我真想哭。放學回家後,我告訴媽媽,我跟小朋友打架了。媽媽問:「當時你怎麼想的?」我說:「當時我心裡很難受,恨不得使勁地打他一頓。」媽媽告訴我:「修煉的人哪,是沒有人心的,師父為什麼總是告訴我們要慈悲,你是修煉大法的,你是個神,人現在玩的,用的,都是天上的神給人按排的,讓人高興,能玩。可你是修煉的人,你不把你自己分開,還跟人去搶東西,如果那個球是你給人做的,讓他們玩的,你還要不要?我一下悟到了,是啊,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怎麼會跟人打起來呀。我想我又錯了,當時被打的地方很疼,我沒吱聲。到了晚上洗澡的時候,我對著鏡子看著我的鼻子,上面的包沒有了,也不疼了。我趕緊告訴媽媽,媽媽告訴我:「一個修煉的人是漂亮的,怎麼會這有包,那有包呢?只要你提高心性,一切都會好。」我高興得跳了起來,我的包沒了,說明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了,我在心裡跟師父說:「是不是,我的執著心去掉了我的包沒有了?」師父的法身告訴我:「是」。

當我心性提高不上來,執著常人東西的時候,媽媽就帶著我一起學師父的《真修》。「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小弟子。謝謝大家。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148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