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忠中共是死路一條

銘刻


【正見網2019年05月05日】

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講「忠、孝、節、義」,這裡的「忠」是有前提的,古人相信「天人合一」,善惡有報,禮敬神佛,尊天重地,處理問題講天地良心,所以古人的忠君不是愚忠,不是皇帝說什麼就是什麼,有意見保留,不敢據理力爭,而是站在天理、良知方面的「忠」。

學過中學歷史的都知道,唐太宗時期,魏徵面對皇帝,不是唯唯諾諾,而是據理力爭,忠諫,他認為對唐太宗有益,對天下百姓有益的,都要進諫,不管唐太宗高興不高興。唐太宗曾氣的想殺他,但是魏徵病逝時,唐太宗痛苦失聲,曾講了一段歷史上很有名的話:「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今魏徵已去,吾失一鏡矣。」魏徵的「忠」青史上留名。

今天的中共也講「忠」,與傳統文化上的意義不同。中共的「忠」是愚忠,它建立在黨文化基礎上,反天地神佛,反天理人性,為人處世不講天地良心,只要「聽黨話,跟黨走」就行,講「誓死效忠」,對中共的決定、方針、政策有看法可以保留,但必須堅決執行,違背了就會扣上「反革命」、「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帽子,劃為階級敵人大打出手,毫不留情。

效忠中共的結局如何呢?我們共同看幾個事例。

明慧網刊登了一則故事:有一位鶴髮童顏,慈眉善目的大伯,抗戰時期參加了共產黨的八路軍,很多人好奇想聽聽他抗戰時期的故事,他都搖頭拒絕:「對不起,我執行的特殊任務,終生保密。」

2015年,老伯看了奇書《九評共產黨》以後,講了他的故事:三五九旅在南泥灣開荒,大面積種植罌粟、熬制大煙(鴉片)千真萬確,我就是一個地區販煙的負責人,把延安轉來的煙土批發給毒販販賣,賺取銀元,用於招兵買馬。中共知道這事太骯髒,所以,剛一竊取政權,就密令將參與毒販的全部處死。毒販們做夢也沒想到,為共產黨出了力,不但不獎賞,還要吃槍子兒。刑場上,眾毒販大喊「冤枉」!行刑者冷冷拋出幾句話:「別喊了,喊也沒用。冤枉啥?販賣毒品害人,犯的不就是死罪嗎?」(故事詳情請登陸閱讀2019年5月2日明慧網《老伯終生保密的故事》)

盲目效忠中共販賣鴉片害人,功臣沒當上,反而被中共「卸磨殺驢」殺掉了。明知是壞事還要干,遭了報應,死的冤嗎?一點也不冤。

十年「文革」被稱為「十年浩劫」,中共利用謊言挑起人的仇恨,人鬥人過程中敗壞了人心,摧毀了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國民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就這麼大的罪惡,中共卻不願意承擔責任,還要維護自己的「偉大光榮正確」的形像,中共按照慣例要拉出一些替罪羊來。在追查開始前的1977年5月19日,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就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17名軍管幹部,「表現積極」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對他們內部審訊後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不了了之。

積極效忠中共「造反路線」的人,並沒有從中得到長久的利益,也沒有得到功臣的待遇,反而成為中共用來平息民憤的替罪羊,下場極為悲慘。

中共迫害法輪功,習慣於黨文化思維的人又當作是一場政治運動,沒有去認真思考對與錯,面對邪惡的迫害密令,想政治投機的當作是一次向上爬的機會,如薄熙來、周永康之流,積極的執行江澤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密令,喪盡天良的迫害法輪功,確實得到了江澤民的賞識,得到了提拔重用,結果呢,被中共的法律判有罪,無期徒刑。放在古代,干出這天理難容的勾當,一定是滿門抄斬,滅九族,死去的還要被鞭屍,如徐才厚之流,沒被判刑前,已得癌症死亡,在古代一定會被鞭屍的,這都是做人的恥辱,也是作惡的報應。但是中共現任當局出於保黨的需要,掩蓋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導致重罪輕判。往下看吧,天理難容,逃得了一時,難逃永遠,更可怕的報應還在後邊等著呢。

還有很多習慣於善惡不分「執行命令」的人員,在迫害法輪功中積極賣力,想升官加爵,多撈錢,最後也難逃善惡有報的天理。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原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40歲,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而被中共樹為「全國英模」。2004年4月,在汽車追尾事故中,她坐在後排最安全的位置卻偏偏死亡(車中只有她一人喪生),且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而車裡其他人都安然無恙。死亡的前一天,還親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其妹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相信了!」一人作惡,殃及家人,2008年10月29日,任長霞的丈夫衛春曉(45歲)也突發腦溢血死亡,家裡只剩下一個孩子。

全國第一個對無辜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海南省海口市法官陳援朝,曾因此被記「二等功」。作為法官,陳援朝明知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卻仍強加罪名給法輪功學員。兩年後,陳援朝查出患肺癌,2003年9月2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煎熬中帶著中共的「先進」稱號死去。陳援朝的「先進事跡」在電視上播出後,正在審理法輪功案件的法官有的請病假,有的提出調動工作,這些消息反饋到了電視台,當局決定立即停播陳援朝「先進事跡」,以免引起反效果。

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曾公然強姦了兩位被他非法抓捕的、與他母親年齡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他後來得了陰莖癌,做了兩次手術,其陰莖和睪丸全部切除,熬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殺未遂。

曾是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長(現稱國保大隊隊長)的劉尚寬,積極追隨中共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1999年至2002年,劉尚寬任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長時瘋狂勒索、抄家、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 他曾教唆自己的司機用自行車條磨成的錐子狠毒地往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十個手指頭上扎,鮮血滴了一地。在綁架一名女法輪功學員時,親自毒打,並告訴他的手下們說:「往死里打,打死也沒事,禍害死她……」還狂妄地惡言道:「我不怕你們法正過來。法正過來我找黑社會,也一樣收拾你們。」 劉尚寬還採取各種手段,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錢財,據不完全統計,劉尚寬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得到的不義之財約有人民幣七十萬元左右。因一直有人控告其斂財被調離政保科,其後不久患有肺癌,曾在北京醫治很長時間,花費了大量錢財,也沒有挽救過來,於2013年10月15日在無盡的痛苦償還中死去。

效忠中共就是死路一條。為什麼同是「忠」,結局為何完全不同呢?

就是因為中共是魔鬼黨,中共這個黨派組織是中共邪靈在人間的組織形式,換一種說法,是魔鬼在人間的變化形式,附體附在黨派組織形式上,所以能迷惑人,人看不透,也不敢和魔鬼聯繫起來,只是覺的很不正常,與人間的正理都是反著做:傳統文化教人做好人,它煽動人做壞人;說真話對人有好處,它卻鼓勵謊言橫行;傳統文化講忍,「後退一步海闊天空」,中共講鬥,以牙還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歷經幾代人都沒有講清楚這是為什麼。如果撕去中共的偽裝,還原中共的魔鬼面目,人什麼都明白了。中共標榜自己是「黨媽媽」,蠱惑人為它唱讚歌,如「我把黨來比母親」、「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等等,如果把「黨」都換成「魔鬼」,如「魔鬼媽媽」、「我把魔鬼來比母親」、「爹親娘親不如魔鬼親」、「天大地大不如魔鬼的恩情大」,即使旋律再優美動聽,也不會有人跟著唱,聽這個詞都嚇人,那是赤裸裸的給魔鬼唱讚歌。「聽黨話,跟黨走」實際上就是「聽魔鬼話,跟魔鬼走」,「執行命令」實際上執行的是魔鬼毀滅人類的命令。一還原中共的本來面目,是不是很可怕?!

所以說,效忠魔鬼中共就是死路一條,是魔鬼的同謀,與魔鬼為伍,最終的結局只能是充當中共魔鬼的殉葬品。

中共來在世間的目的是毀滅人類,包括效忠它的人。認清中共的魔鬼嘴臉,珍惜神佛賜予的「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邪教組織)得救機緣,復興傳統文化,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才能改變被中共拖入惡報深淵的命運,生命得福報,從而走過天滅中共的大劫難,進入歷史的新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