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溶於法中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07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不知不覺中一年又過去了。轉眼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向師尊匯報修煉的心得體會的機會。然而,一到這個時候我就會感覺到心情特別的沉重,複雜。因為我又蹉跎了一年。師尊為我們延長的修煉時間,沒能夠抓緊時間精進實修。此時不知怎樣向師尊匯報。深感愧對師尊,愧對大法。不知如何總結自己。

今年這種情況更加嚴重。無形中的干擾揮之不去。它讓我思緒雜亂,無法集中,想寫的東西理不清思路,不知從何寫起;也覺得自己的體會太平淡,沒啥可寫。就想這次就不寫了吧。有時,剛想動手,馬上就有一個想法冒出來:不急,等等再說吧。就這麼一直拖著。直到前兩天,我突然猛醒:這不是干擾嗎?師尊早在二零零六年就告訴我們:「大法弟子的法會是互相提高的法會,是能找出差距的法會,是走向圓滿路上增強正念的法會。」(《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心得交流會是師尊肯定的一種修煉形式,我要走好師尊指定的修煉路。可這種狀態算什麼?這不是無形中的抗拒嗎?師尊無限慈悲,給我們指出這樣一種修煉提高的方法,而我卻不想好好利用,想當逃兵,多危險啊!我開始清理這些不正確想法,發正念清除它。端正態度,認真回顧這一年來的心路歷程,對照大法,審視自己,找出差距。今天就跟同修們分享一下自己在「破除觀念,溶於法中」方面的點滴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各位慈悲指正。

說來慚愧,我也算修了20多年的老弟子了,雖然在做三件事中,也有所收穫,有所提高,可是從總體上來說,總覺得做的不夠,提高的不快,有時甚至於覺得簡直是混同於一個常人了,距離師尊的要求更是差的太遠。為什麼會這樣呢?早些時候,讀了明慧網的一篇文章,題目是《轉變觀念 正念制止迫害》,對我有所觸動。那一位同修寫到有一次犯人迫害他時,用熱水倒到他脖子裡,但他立刻想:「清除熱水燙就會疼的觀念」。這一念一出就馬上感覺不到疼了。雖然後來被其他犯人折磨的流膿,甚至於搓掉燙起的水泡,他卻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我想,這不就是正念的作用,不就是打破了常人的觀念的結果嗎?從這一點上看,這位同修就是實現了由人向神的昇華,所以,他才能不會受被開水燙會疼的常人中的規律的制約。

我明白了,我之所以長期以來提高不快,就是因為從來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觀念,那些觀念都像一堵牆擋在面前,阻礙著自己,使自己不能很快的提高。師尊說,「有的人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修煉了多少年啦?還不能這樣看問題,還不能正面看問題。」(《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師尊在《轉法輪》里也說過:「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這不就是在說我嗎?我就是在很多問題上改變不了長期以來形成的觀念,遇到問題總是在常人圈圈裡打轉。不是陷在親情里不能自拔,就是糾結在常人的是非曲直里苦惱。或者總是把身體上出現的狀態和常人的疾病對號入座,找問題的答案。或者總認為;白天犯困是因為睡覺太少了,記憶力衰退,體力減弱是年齡大了,等等,等等。真象師尊所指出的,修煉多少年了,還不能正面看問題。真是慚愧呀。

因為在常人的大染缸里浸染的時間太久了,常人的觀念,無神論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的深入到了骨髓里,真是無孔不入,嚴重的障礙著自己在法理上提高。真理擺在那也不能完全相信,不肯完全接受,不就是這個觀念的問題嗎?這些觀念就嚴重的阻礙著自己在法理上提高,不能剝離人的這層殼。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 我悟到,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要把你認為的自己的各種痛苦啊、感情啊、心性干擾等等這些事當成好事,當成師尊給提高自己的機會,當成修煉的過程,那麼你就一定會提高。如果說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個常人,就不會改變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只要真正的聽師尊的話,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師尊安排的路,就一定會一步一步的達到師尊所要的,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不久前,經歷了一件事,讓我對這一法理有所領悟。

一個多月前的某一天,左腿的膝部突然莫名其妙的,沒有任何預兆的疼痛起來。開始我沒太理會它。因為以前也出現過,都是一下子,或者一兩天,至多超不過3天就好了。所以沒太當回事。可是過了好幾天了還沒好轉,而且好像還有加重的感覺。這期間有時也發發正念,否定它,該幹啥還幹啥。可是內心卻不穩了。心想,這沒凍著,沒累著,沒磕著,也沒碰著,它怎麼就疼起來沒完了呢?一種不詳的念頭冒上來了。這要是老不好不就麻煩了嗎?有些老年同修不就是因為腿不好出不了門嗎?有的甚至最後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想到快到5月13日了,到那時再不好,就無法參加慶祝活動了。心裡有點發毛了。這些想法一上來,馬上就意識到了,我這不是承認它了嗎?這不是我要的,也不是師尊給我安排的。其他任何生命安排的我都不要。在我這裡它也不叫腿疼,它就叫假相,就叫干擾。我要完全否定它,清除它。而且我也不能再小瞧它 ,聽之任之了。

我開始多學法,加強發正念,矯正自己那種老人腿痛不好的觀念,從根本上徹底清除干擾我做好三件事,有損大法形像的假相。同時,我也認真的查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漏洞。其實問題一大堆,就在那明擺著呢,還用找嗎?學法不入心,煉功不入靜,發正念思想不集中,有時,四個整點還不能完全保障,打電話勸三退也沒有十分的用心。還有安逸心,懶惰心,利益心,特別是親情的纏繞更是讓我等同了一個常人。找出的問題太多了,但是,我又覺得,雖然自己的問題很多,我不有師尊管嗎?師尊叫我們在法中圓溶,修好自己,你舊勢力有什麼資格來設難,考驗我呢?師尊都不承認它的,我為什麼要認可它?我一遍一遍的背誦師尊的講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就這樣,兩三個禮拜過去了,還不見好轉。我不知到底該怎麼辦。

當我學到師尊在《精進要旨》〈道法〉中的一段法「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 我好像明白了,我對舊勢力,對這個假相雖然否定了,但那只是在口頭上說說,心裡頭想想而已,還沒有完全從行動上證明真的是不承認它。因為我還不敢用力在左腿上,也儘量少走路。因為怕疼,怕走多了更疼。這不就是認可它的存在嗎,我這不是並沒有從行為上真正否定它嗎?這一天正好是禮拜天,下午去公園煉功。我一路上念著正法口訣,背著《洪吟》中的〈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同時使勁用力在左腿上。雖然很疼,但也堅持這樣走到了煉功點。當我們煉完靜功往回走的時候,我本來還想照著剛才那樣走回去呢,結果感覺左腿一點也不痛了,快走,慢走都不痛,兩條腿輕飄飄的。剛才疼的那樣 ,這會兒就什麼事也沒有了!我幾乎是一路小跑回到了家。這太奇妙了。就這樣觀念一變,正念一出,這一關就過去了。真是無限的感慨。大法的威力啊,感謝師尊!

這些經歷使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真能從思想深層不認可舊勢力,徹底的清除它,破除人的觀念,用正念看問題,它就什麼也不是。我還意識到,修煉之路是極其嚴肅的!因為舊勢力時時刻刻緊盯著我們修煉的每一步,一旦我們在修煉中放鬆了警惕,它們就抓住我們還未修去的執著心,不斷的加強這種心,製造各種魔難。此時如果我們不向內找,破除常人的觀念,那麼就會在被加強的執著心的帶動下越發的不理智,不清醒,此時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毀滅之路。如果我們時刻警醒自己,遇到問題就向內找,及時找到執著自我的私心和雜念並正念清除,那麼舊勢力就沒有了加重迫害的藉口和把柄,一切干擾和迫害自然就會灰飛煙滅!

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得了法的生命,我的微觀已經向神體轉化,不能用常人的什麼情啊、利啊,什麼老啊、病啊這些觀念來束縛自己,那些東西都是魔。我們是宇宙中最偉大的生命,我們有師父管,我們是最幸運的人。今後只要聽師尊的話,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師尊安排的路,就一定會達到師尊所要的,成為真正的法粒子。

最後用師尊在《洪吟》〈新生〉中的「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與同修共勉。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