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寶玉環身,而後自焚」的紂王

華翰


【正見網2019年05月12日】

紂王的本名叫子辛,是商朝末代暴君。人稱紂王,鐘鼎文作夷童,故史稱帝辛、殷辛、殷紂、商紂、紂王。父名帝乙,死後,紂王以嫡立。自恃才力過人,能手格猛獸,資敏雄辯,以為「智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肆無忌憚,為所欲為。貪財好色,寵幸美女妲己,唯其言是從。曾令樂師師涓,「作新淫聲、北里之舞、靡靡之樂。」廣收狗馬奇物,充斥宮室。建離宮、別館,於朝歌(今河南淇縣)、邯鄲、沙丘(今河北平鄉東北),養畜鳥獸、招聚樂戲於其中。毀屋室為池,使民無所安息;廢良田為園囿,使民不得衣食。「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身,相逐其間。」橫徵暴斂,以充實鹿台的錢庫、和鉅橋(倉名)的糧倉。濫施酷刑,施用「炮烙之法」,以炭火燃銅柱(或說抹油的銅柱)之下,令罪人步攀其上,使之燙而墜火死,以此來博取妲己一笑。

九侯(人名)獻女,紂王卻因此女正派「不喜淫」,而欲殺九侯,並且想將其剁成肉醬之刑而加於九侯。鄂侯為九侯力辯,遭脯 (音府)刑:製成肉乾之刑。周文王(時為西伯)聞而嘆之,此事又被崇侯虎(人名)所告發,紂王便拘文王於羑里(城名,今河南湯陰北羑(讀友)一說文王因責問其施酷刑於九侯、鄂侯而被囚,且烹文王子(時作人質於商,並為其廚師),令文王食其羹。文王的臣子閎天、散宜生、南宮括等,獻有莘氏美女、驪戎文馬、有熊九駟、及奇珍異寶,請釋放文王。紂王悅而允之。

文王出獄,又獻洛西之地(今陝西大荔、宜川、中部縣一帶),以請紂王廢炮烙之刑,紂王准許,且賜弓矢斧鉞,使其為西伯侯,執征伐之權柄。

紂王親小人,遠賢臣,為淵驅魚,諛讒好利之費仲、飛廉、惡來、左強等人,備受寵信,而民所愛戴之賢人:商容卻遭廢黜。賢臣太顛、閎天、散宜生、鬻子等,先後投靠周文王,皆成周之得力輔佐。周文王暗修德善,延攬人心,勢力日滋,終於連克犬戎、密須(今甘肅靈台西)、耆(今山西長治西南)、邗(音於,即鄂,今河南沁陽西北)、崇(今陝西西安灃水西),營建豐都,以至「三分天下有其二」(文王所征服的地方和國家很多)。紂王的臣子祖伊憂慮,指出因紂王淫虐無度,而面臨危險:「如今我民都想滅掉我們」危險呀!但紂王卻以天命拒諫,依然故我,自行其是。既演兵於藜,又傾力征伐東夷,陶醉於俘「億兆夷人」之勝利中。

此時,周文王卒,武王承父志,率師東征,觀兵盟津(今河南孟津南),「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紂王不知死之將至,愈淫亂不止。兄微子,數諫不聽,嘆惜而去。從父箕子,見紂王暴虐,懼而佯狂為奴,以避禍,終不免被囚(一說見其刳比干而懼)。從父比干(一說庶兄)尸諫,紂王怒道:「吾聞聖人心有七竅」,競剖視其心。貴族梅伯亦因屢諫而被殺。大臣辛甲,進諫七十五次未納,而逃亡於周。太師疵、少師強,失望而懷祭、樂之器,而投周。

國內怨聲四起,「如蜩如螗,如沸如湯」,「小民乃並興,相為敵仇(於紂王)」, 紂王末日已至。周武王率西南各族,討而伐之,迅速攻抵距殷都朝歌僅七十里之牧野(今河南淇縣南。時約前1027年)。紂王聞報、方撤酒筵,罷歌舞,倉促應戰。然主力遠征東夷,只得臨時武裝奴隸及東夷戰俘十七萬(或說七十萬),驅赴牧野戰場。其師雖眾,卻乏戰心。部隊官兵,反而都想望周武王戰勝紂王,於是「前徒倒戈」,使商紂王的軍隊,潰如堤決。

紂王逃登鹿台,取寶玉環身,而後自焚,商朝至此覆滅。史稱「紂克東夷而隕其身」,「恃才與眾,故滅」、「商紂暴虐,鼎遷於周。」

好個「取寶玉環身,而後自焚」的貪財好淫的暴君形像,千古一流氓。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