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那些不易察覺的「私」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19日】

我感覺自己那個「私」像有個根似的,總也去不乾淨,表現的很自然,有時司空見慣都意識不到,今天寫出來曝光它,解體它,也給同修一點借鑑。

去看一個同修時,她說兒子雖然不修但很支持她修大法。我問:「兒子幹啥工作?」她說:「交警。」我馬上冒出一念:想留下他兒子的手機號,家裡有車,以後有事能用的著。當時這念頭還很強,但馬上又想:怎麼能有這心呢?這是人狡猾呀?籠絡人脈,跟常人有啥區別?再往下想,有點可怕:假如真把同修兒子號碼留下來,這不是求禍嗎?開車肯定要出事的,舊勢力不會放過這個漏的,我曾有過這方面的教訓,怎麼就忘了呢?我發正念解體這個私。

一次,跟家族人去一個農業園旅遊,大棚里種的小柿子很甜,買的人可以免費品嘗。於是,不少人提著塑膠袋邊摘邊吃,吃完了又摘,出大門口時再過秤交錢。有個人給了我一個,我吃著味道確實好,當他又給我第二個時,我覺得不對勁,我想「不能吃。」買的人品嘗,我不買就不能品嘗,不能占便宜。這時有人發牢騷說:「外面一斤6元,這一斤15元,門票45元,憑啥不吃個夠?」這時我看見一個親戚同修邊吃邊往兜里揣,我笑著說:「別掉價啦,掏出來吧。」她說:「咋啦?我買呀,品嘗不很正常嗎?」我想,這哪叫品嘗?沒撐破肚子呢。這情景讓我想起一件事,一個朋友去泰國旅遊時,吃自助餐中國人表現最猛:個個精神抖擻的往前搶,把帶湯的菜盛到碗裡後,又把油炸的蝦等乾貨用塑膠袋裝走,好旅途累了時吃,一些外國人就遠遠的看著樂,等中國人搶完了,他們吃點殘湯剩菜,老外不解:「中國人咋餓成這樣了?」不是餓,是私,是生命壞滅時私的極強表現,這種表現在人身上痕跡很深,如果不用大法嚴肅對照是意識不到的。

有時候那個私表現很微妙,比如:去菜市場買水果時,買橘子的人讓你先嘗後買,說完就遞給你一個,這時我總會冒出一念:白吃一個行,但不想買。那個私像小蟲子似的往上拱你,在伸手與不伸手之間,心靈的純度和境界全暴露出來了。我想,當初生命不純掉下來時可能就差這麼一點點,想回去這一點點不徹底修補好是不行的。

侄女來電話問我:為啥不給她打電話?我說「忙」。其實是怕付話費,等她來電我不用付話費。」侄女問:「是怕那點話費嗎?」我馬上否定:「不是不是,這點話費算啥?」用假話把私捂的嚴嚴實實。去市場買東西時,都是妻子主動掏錢,我站在一旁看著,心想:你掏錢了,我的錢就攢著。事都不大,私不小,心裡的小九九很像葛朗台。

我睡覺怕人打擾,可妻子總會偶爾開門跟我說話,每次我都煩,怨恨她打擾了我。私是有界限和範圍的,到了極限時它會跳出來維護自己,因為它是一種物質,一個生命,它從微觀延伸到表面,時刻操作你、左右你,你不維護它時會讓你難受,你放縱它時它會高興,你去掉它時它會拚命抓著你,它像一層灰塵滲透到你生活的每個細節,操作你的思維去幹這干那,它還會用人心保護自己深藏不露。比如有一次,我跟妻子包餃子,面硬了,擀皮費勁,擀幾個手掌就疼,我跟妻子說:「你包的餃子不好看,我來包,你擀皮。」妻子說:「不行,就你擀。」包完後,妻子說:「誰不知累呀?你小心眼我看不透呀?」我知道是師父點化。從此後,累活我都主動干,修煉人沒有轟轟烈烈的大事,碰到的事雖小,那可是提高的機會,得憑悟一點點修去,悟不到就滑過去了。

還有一件事,我一直印象很深:約十幾年前,一次同修們在一起交流,有個小弟子領了一隻狗,那狗在地中央拉了一泡屎,在場的20多人都看到了,可能是出於面子,誰也不去處理,不少人把臉轉過去,假裝沒看見。這時有個女同修,平時她很少說話,我曾認為她不是那麼精進,法理也談不出來多少,她走過去蹲下身,用紙把狗屎處理了。這事之後,我對她刮目相看,從心裡佩服。誰修得好?誰修得不好?這可不是嘴上說的。

個人現階段一點淺悟,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