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史鑑:段磬學道極辛苦,只因如此太糊塗!

陸真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5月19日】

滎陽人鄭曙,是著作郎鄭虔的弟弟。他博學多能,好奇任俠。有一次與客人相聚,說起人間的奇事,鄭曙說:「諸公都讀過《晉書》吧,見過太尉郗鑒的事跡麼?《晉書》雖然說他已經死去,其實他如今還在。」坐客吃驚地說:「我們很想聽聽。」
    
鄭曙說:我的朋友段敭,擔任定襄縣令。他有個兒子名叫段磬,自少清虛慕道,不吃酒肉。他任十六歲的時候,向父親(段敭)請求說:「我想遊歷名山,尋訪異人求道。」父親段敭答應了,給了他十萬錢,順從他的志願。

天寶五載,這孩子路過魏郡,住在旅舍中。旅館中有個客人,自己駕著一頭驢,買了幾十斤藥,都是養生辟穀所用之物。而那藥中有難於尋求,而尚未齊備的藥,他便天天到市場上找胡商求覓。段磬見這個客人有七十多歲了,鬚眉如雪,而面容如桃花,也不吃穀物。他知道這是個有道行的人,很是高興,便乘老人休息的時候,買了珍果美膳,藥食醇酒,奉給老人。老人很吃驚,對他(段磬)說:「我是個山中的老頭子,到這裡買藥,不願讓世上人知道,您怎麼發現我,而送來這些東西呢?」

段磬說:「我雖然年幼,性好虛靜,見老翁所作所為,必是有道之人,所以願意一會。」,老人高興地喝起酒。到了夜裡,就和段磬,在一起同宿。幾天之後,事情辦完,準備離去。老人便對段磬說:「我姓孟,名期思,住在恆山,行唐縣西北九十里。你要知道的我的名姓,就是這樣。」段磬又為他餞行,叩頭懇求,要求隨他入山,咨受道要。

老人說:「看你的志向很堅決,倒是可以與你同住。只是在山中生活很是艱苦,必須要忍耐饑寒。所以學道的人,很多都產生退卻之心。另外,山中還有老前輩,我應該先稟告他們。你認真考慮一下。」段磬又堅決請求。老人知道他有志學道,就對他說:「等到了八月二十日,你應先赴往行唐縣,再向西北行三十里,有一個孤姥莊,莊裡的孤姥,是個奇人,你要拜見她,並講明你所行的意願,在那裡坐著,等我。」

段磬再拜,接受了約會。到期限,他就前往,果然找到了孤姥莊。孤姥出來問他,他全都講了。孤姥拍著他的背說:「小孩子如此年幼,就能好道,真是不錯呀!」便收下他的行裝放進櫃中,讓他坐在堂前的閣內。
    
孤姥家很富有,供給段磬飲食,很豐厚。過了二十天,孟先生(孟期思)來了,對段磬說:「本來以為隨便說說罷了,哪裡想到你果然來了,但我有事要到恆州,你先住在這裡,過幾天我就回來。」孟先生如言趕回,又對段磬說:「我還要去啟稟白老前輩,經他們同意後,那時再與你同往。」數日後,他又回來,讓孤姥把段磬的資財行裝,全部保管起來,而讓段磬只帶著隨身衣被前往。
    
段磬跟隨孟先生進山,開始走三十里,很是艱險,但還能步行;又走了三十里,只能手攀藤葛,足踩岩隙,魂驚汗出,勉強走到。這裡的居處,東面、南面,都是崇山巨石,林木森翠。北面略平,就是一些丘陵。西面是懸崖,深谷千仞,而有良田,有不少山里人在種田。其中有六間瓦屋,前後數架,在其北面,由一位姓諸的先生,居住;東廂有廚灶,飛泉從屋檐間流到地上,可以代替汲水。北屋的西面兩間為一室,門關閉著,東面四間為兩室,有六位先生住著。室前的廊廡之下,有幾個架子,上有兩三千卷書,穀物千石,藥物很多,醇酒數石。段磬見過諸先生,諸先生告訴他說:「居于山中,與在人間大不相同,是很辛苦的,須得忍受飢餓,食用藥餌,能以此為甘,才可居住。你能做到麼?」段磬說:「我能。」於是便留了下來。過了五天,孟先生說:「今天可以謁見老先生了。」

於是打開西室,室中有石堂,堂向北開,可以向下臨眺川穀,而那位老先生,就坐在繩床上,面山而靜坐養心。段磬恭敬地拜見老先生,老先生過了好久,才睜開眼,對孟先生說:「他就是你所說的那人麼?這孩子資質很好,就給你當弟子吧。」

於是,二人告辭而出,又把門閉上。這庭前面臨西澗,有松樹十棵,都高達數丈,樹下磐石,可坐百人。他們在石上刻了棋盤,諸先生休暇的時候,就相對下棋而飲酒。段磬作為侍者,看諸先生的棋術都不很高明,便教他們各種布局。諸先生說:「你也懂得下棋?可以坐下。」於是他和諸先生對局,諸先生也不是段磬的對手。於是老先生命人為他打開門,走了出來,扶杖臨崖而立,向西望了好久,便回頭對諸先生說:「你們可曾與他對局?」孟先生結巴地說:「我等都敵不過這小子。」老先生笑了,便坐下叫過段磬,說:「我與你對一局。」結果老先生的棋,也比段磬稍差一些。老先生又微笑著對段磬說:「你想學什麼技藝呢?」段磬年齡還小,不懂得學習方術,只說:「希望先學《周易》。」老先生命孟先生教他。老先生又回自己的屋中,關上了門。

段磬學習《周易》一年多,日益精通,擅長布卦,預料如神。段磬在山中四年,見老先生出屋,前後也不過五六次,平時只在室內端坐繩床,正心禪觀,動輒三二百天,不出屋門。老先生輕易不睜開雙眼。他貌如童子,身體很豐滿,從來不吃食物,每出禪時,稍漱飲一些藥汁,也不知是什麼藥。後來老先生忽然說:「我和南嶽諸葛仙家有約會,現在已到期了,要去一趟。」
    
段磬在山中日久,忽然想起家來,便請求回家探視親人,很快就會回來。孟先生生氣地說:「回家就回家吧,還回來干什麼!」於是稟告老先生,老先生責怪孟先生說:「你知道這人有始無終,為什麼還帶他來呢!」於是讓段磬回家了。

段磬回家後一年,又回來尋訪諸先生,到後,只見屋宇如故,卻門戶封閉,寂無一人。下山詢問孤莊老姥,孤姥說:「諸先生有將近一年不來了。」段磬於是悔恨欲死。他在山間時,曾問孟先生:「老先生的姓名是什麼?」孟先生取來《晉書•郗鑒傳》讓他讀,說:「你想知道的老先生,他就是東晉的郗太尉郗鑒呀!」

唉!段磬學道極辛苦,有始無終(只因如此)太糊塗!    

附錄【歷史人物大辭典•郗鑒】

郗鑒(269~339年)東晉臣。字道徽,高平金鄉(山東金鄉)人。「少孤貧,博覽經籍,躬耕隴畝,吟詠不倦。以儒雅著名。」(《晉書》)。東晉初,為龍驤將軍、兗州刺史。明帝時,拜安西將軍,都督揚州江西諸軍事,鎮合肥。後與王導、卞壺等,同受遺詔輔成帝,進位車騎大將軍,領徐州刺史。因支持陶侃、溫嶠等討平蘇峻、祖約之亂有功,拜司空,進位太尉。晚年好道。

 

(出自《紀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