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走過病業磨難

吉林松原地區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9年05月22日】

一、幸遇大法

我今年70歲了,是農村老年大法弟子,於1996年得法。原來是宗教的居士,信佛教十多年,經常到廟裡去拜佛燒香,當時身體很不好,從上往下數,腦神經痛、胃潰瘍、十二指腸球部潰瘍,盆腔炎、膀胱炎、子宮肌瘤,天天吃藥打針,這些病折磨我多年,生活的很痛苦,農村活還多,看著那麼多活自己幹不了,自己急得直哭,本想在宗教中身體得到改善,可到頭來一點起色也沒有。

1996年,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村裡,聽說有大師講法錄像,第一天去看講法錄像就很舒服,哪也不難受了。家裡有不少經書、佛像,聽完幾講以後就把經書、佛像送廟裡去。當時還留了兩個佛像,心思供這麼多年了,捨不得,心裡對宗教的東西還留有一席之地,沒有完全放下,這給以後的修煉帶來很大幹擾,不敢煉功 ,一煉功就害怕,但是一想到「真善忍」的法理還非常的嚮往。就這樣拖拖拉拉快一年了才真正走入修煉。這期間師父多次在夢中點話我,使我認識到法輪大法才是正法大道,才是我回家的路,是師父對我不離不棄,才使我有機會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二、走過磨難

1997年,我正式走入修煉,身體好了,所有的藥都停了,這些年我在大法中受益很多,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發生在我家裡,這裡只把把前些年的病業磨難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身體不適,拗不過孩子,被弄到醫院檢查,結果是乳腺增生破損和陰道炎,身體上半身全都浮腫,胸前腫的很高,有時內燒,很難受,乳房下面往出滲油、水等髒東西,氣味很難聞。有一天身體非常難受,見一位同修,心想讓她幫幫我,她說話很直很硬、聽後心裡不舒服,我準備上醫院,打開電腦看到同修的網上交流文章,說面對迫害時要想起師父的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一下子增強了正念、知道怎樣否定舊勢力迫害了,告訴家人,我不去醫院了。家人有些擔心。我說:「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我女兒多次給我往回買藥,買各種藥,我連看都不看,都被我扔掉,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不能再往裡灌髒東西。

後來我又上別的村找同修切磋交流,同修帶我一起學法,一起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同修告訴我多學法,多發正念,哪塊難受就往哪發,別把它當作是病。我回家之後天天學法,睡很少的覺,經常學到半夜一兩點鐘,一學連續學四五講,越學越愛學,越學身體越舒服。就這樣我天天堅持學法煉功,家務活、地里的活都不落下,都和丈夫一起去做。有一天似睡非睡時,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見在我的乳房下面有一個靈體,腦袋鑽出來了,露出半截身子,我就往出薅,還一邊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直到喊醒,很清晰的夢,醒來我悟道,是師父從另外空間把迫害我的靈體拿走了。從那以後就徹底好了。

三、丈夫幫我提高心性

有時因為一點小事,或者是幹家務活我多說了一句,老頭子就大發脾氣,往往是趕在要吃飯時,先是破口大罵,罵得很難聽,他再把飯碗一個個拿起來往地上摔碎,然後掀翻桌子,飯桌子上的所有東西都下地了……我每次都不和他一樣的,我也不生氣,心裡明白他在幫我提高心性呢,我也不去想它為什麼,也不生氣。有一次上午下地幹活,中午回家做好飯剛要吃,我也很餓了,他又犯脾氣摔個亂七八糟。我看看地上碗裡還有點菜湯,我拿起來盛點飯就吃,我一點也沒生氣,吃完飯下午繼續上地里幹活。

還有一次兩位同修來看我,正趕上正月里,我洗好兩盤水果放在同修跟前,一人一邊,我們切磋交流,老頭子回來二話沒說,「啪、啪」兩個盤子都摔下地了,同修起身就走了。我守住心性沒有和他發火,收拾好破碎的盤子我就開始學法,並向內找,認識到是在去我的面子心,不讓人說的心,在同修面前給我難堪,這些人心我都不要,我就要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作師父的真修弟子。

我經常想起師父在《轉法輪》里講的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我時時刻刻用師父的法來衡量,不用常人的理來認識,有幾次都是在我身體最難受的時候,他大發雷霆的。我這麼難受,還得去田地里幹活不說,得不到他的半點關心和體貼,還雪上加霜,對我發難,我不這麼看,我不要人的想法,那些人的想法都不是真正的我自己,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發正念時都把它解體、清除。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他在幫我過關,幫我提高心性,真是幫我消業,業力落在他身上了,他也不知怎麼回事,所以他對我發火、掀翻桌子都不是無緣無故的,真是在幫我的。

現在他對大法的態度變了,可支持了,再加上在我家裡發生過很多神奇的事情,也改變了他,對我的態度,對同修的太度都好了,同修來到我家,他與同修聊天,再也不發脾氣了,整體樂呵呵的忙裡忙外。

一路走來全憑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弟子一定不辜負的慈悲救度,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再次感恩師尊對我的慈悲救度,叩拜師尊,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