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支持大法得福報

北京大法弟子 山鈴鐺


【正見網2019年05月27日】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得法前我們家四口人都有病,丈夫身體不好,血壓220,路都走不了幾步就累得不行。我得法後他看我的病都好了,還不和他生氣了,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全家到晚上就到學法點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天天都去。學法點上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最多的屋裡都坐不下都到外邊院子裡坐著。那時候天很冷,那我們也不走,都聚精會神的聽師父講法。我們村是個大村,有三千多人,一百多人都修煉大法。我就在想,要是全村人都修煉該多好啊,不爭不鬥,都為別人著想。

可是好景不長,我修煉沒幾個月江澤民流氓集團就利用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我就開始上訪向國家反映情況,去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我和村裡的同修被多次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我們在拘留所集體絕食反迫害,只要一被放回家,我們就又到天安門打橫幅。心裡想著修煉大法做好人沒有錯,堅決修到底。

那時候派出所成天的看著我們,怕我們上天安門。「610」的人到處抓大法弟子去洗腦班。我母親在大法被迫害最嚴重的那些年幫助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頂著壓力收留被通緝的同修。因為我的弟弟是血黨部隊幹部,不讓大法弟子在我家住。還說我媽是老糊塗了。母親說:我不糊塗,我明白著呢,你姐姐就是學法輪功病好的,你不知道嗎。母親一直為大法說話,一直維護我。後來警察到家裡抓我,母親給警察一個大嘴巴。

母親今年八十九歲了,支持大法,保護大法弟子母親也受益,兩次大難都是在師父的保護才走過來的。第一次是二零一四年,母親得了肺積水,我在醫院陪床。母親安慰我:丫頭,別著急,我沒事,我相信大法師父一定會救我。母親一直認真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給同病房的病人和家屬講真相,母親也幫我說:我閨女說的都是真的,念吧,可靈了,我閨女那病多了,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同房的病人明白真相後都做了「三退」。母親這次在醫院住了十天就回家了。

第二次母親住院是在老家摔了一跤,把頸椎骨給摔斷了,腦門扎在柴火上,扎了一個大窟窿,從眼睛裡往外流血。我就告訴母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幾分鐘血就不流了。到醫院醫生說趕快轉院,這看不了。我們就轉到市里大醫院,在醫院檢查照核磁,醫生說:真懸,差頭髮絲一點的距離就得壓迫神經,人就得癱瘓。出院後母親在我妹家住了幾天,在大姐家住了幾天,就來我家住了,沒多久頸椎就恢復了,腦門上的傷疤也好了。母親一直在我家住到現在,快兩年了,氣色很好,現在身體非常的健康,能吃能睡,還胖了不少。我聽師父講法她也跟著聽,我做真相資料,她也跟著一起做。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我的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感謝師父對我們的慈悲救度。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