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華佗

陳意


【正見網2004年01月01日】

華佗是中國歷史上的名醫,他行醫中的許多醫案證明了中國古代中醫不可思議的高明,遠遠超出現代的醫療技術,華佗不用各種化驗、不用CT等現代儀器,卻能準確診斷各種疾病,最令人驚奇的是他能準確預言病情的發展結果和結果發生的時間。華陀在外科、內科、婦科、兒科等方面都有許多醫療奇蹟,這些醫療奇蹟不是人們傳說中的故事,而是真實的歷史記載,本文是從《三國志》第二十九卷中摘錄並經過編輯整理而成,與讀者共享。

華佗字元化,沛國譙縣人,又名敷。他通曉養生之道,他當時已有百歲,卻容貌如壯年。他精於醫方與中藥,他配製湯劑不過用幾味藥物。他抓藥時對藥量心中有數,不用秤去秤量,藥熬成後告訴病人服藥的方法和注意事項,病人服完藥病即痊癒。

望、聞、問、切:

「望」

古代的中醫沒有現在的各種醫療儀器,但華佗看病人時,一看就知道病人的病情。《三國志》中記載:鹽讀的嚴昕同幾個人一起去拜訪華佗,剛到華佗那兒,華佗就對嚴昕說:「您的身體還好嗎?」嚴昕回答說:「和平常一樣啊。」華佗說:「我從您的臉上看出您有急病,不要多喝酒。」嚴昕坐車回家,走了幾里路,嚴昕突然頭暈從車上掉了下來,人們把他扶起來,乘車回家,半夜就死了。

「聞」

華佗在路上,見到一個有吞咽困難的病人,非常想吃東西但又咽不下去,家裡人用車拉著他前去求醫。華佗聽到呻吟的聲音,停車前去看望,告訴他們說:「剛才我來的路旁有個賣餅店,那裡有蒜泥和酸醋,從那裡買三升給病人喝了,疾病就好了。」他們按華佗說的去做,病人飲後立刻吐出一條蛇,把它懸掛在車邊,想去拜訪華佗。華佗還沒有回來,小孩子在門前遊戲,迎面看見了,便相互說:「車邊掛著蛇的人,想必遇到我們爺爺了。」病人向前走進華佗家就坐,看見華佗家北牆上懸掛有幾十條這類蛇。

「問」

縣吏尹世請華佗看病,尹世自述:「苦於四肢發熱,口中乾燥,不願聽到人說話的聲音,小便也不暢。」華佗說:「做熱食吃試試看,吃後如果出汗,病就可以好,如果不出汗,三天後就會死去。」於是立即做了熱食給病人吃,吃後沒有出汗。華佗說:「五臟之氣已在體內斷絕,會啼泣而亡。」結果同華佗所說的一樣。

「切」

前督郵頓子獻患病已愈,又到華佗處診脈。華佗說:「身體還虛弱,尚未復原,不要做勞累的事,如行房事就會死去。臨死前,會吐出舌頭幾寸長。」頓子獻的妻子聽說丈夫的病已除,從百里以外趕來探望,夜晚留在那裡,三天後就發病死了,死前症狀同華佗說的一模一樣。

奇特的治病方法:  
 
「同症異治」

府吏兒尋和李延一塊來找華佗看病,兩人都是頭痛身體發熱,病痛的症狀完全一樣。華佗說:「兒尋應當下泄,李延應當發汗。」兩人難以理解:為什麼病同而治療的方法不同。華佗說:「兒尋的身體外實內虛,李延的身體內實外虛,所以治療應當用不同的方法。」隨即給兩人不同的藥物,次日早晨兩人的病都好了。

「激怒治病」

通常看病都是讓病人高興才有利於治療,沒有聽說氣病人,甚至激怒病人治病的,可是華佗就根據病人情況,採用激怒病人的方式治病。

有一位郡守患病,華佗認為這個人只要大怒一場病就會好,於是收了他很多錢財卻不給他治病,不久華佗乾脆丟下病人走了,還留下一封信罵這位太守。郡守看到華佗收了他這麼多錢不但不給他治病還罵他,真是氣到極點了,命手下人立即把華佗捉來殺掉。

郡守的兒子知道華佗的真實用意,囑咐手下人不要追趕。郡守一看這麼久還沒有抓回來,這口惡氣沒地方出,更是憤怒到了極點,吐出了幾升黑血,病就痊癒了。
  
各科都精通:

「針灸」

病人如果需要艾灸,不過選一二處穴位,每處不過灸七八次,病便消除。如果需要扎針,也不過選一二處穴位,下針時告訴病人:「針應當到達哪裡,若針到,就告訴我。」病人說:「已經到了。」華佗在回應病人時即拔出針,病也就消除了。

督郵徐毅得了病,華佗前去看病。徐毅對華佗說:「昨天醫曹吏劉租在胃管扎針之後,便不時的咳嗽,睡覺也睡不好。」華佗說:「針沒有扎到胃管,卻錯扎到了肝上,飲食會一天天地減少,五天後就無可救了。」結果同華佗說的一樣。

彭城的樊阿跟華佗學醫,樊阿善於扎針。凡是行醫的人都說背部和胸腹部近內臟之間的穴位不可隨便亂扎,即使要扎,最深也不能超過四分,而樊阿在背部扎針,往往深達一二寸,扎巨闕和胸部時,針下五六寸,而病往往都被治好了。

「外科」

《三國演義》中有華佗給關羽刮毒療傷的故事。《三國志》中記載:如果病結積在內(可能是現在所說腫瘤),扎針服藥的效用達不到患處,必須動手術剖開時,華佗便讓病人服下麻沸散,不一會兒病人就像醉死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於是華佗就剖腹取出結積物。病患如果是在腸子裡,就切開腸子進行清洗,再把腹部縫合,在傷口敷上藥膏,四五天後傷口便痊癒了,不再疼痛,病人自己也沒有感覺。一個月左右,傷口就會完全平復。

彭城夫人夜間上廁所,被蠆子蜇了手,呻吟呼喊,無法可治。華佗叫人把湯藥加熱,讓夫人把手浸泡在湯中,馬上就能睡覺了。華佗叫別人不斷更換湯藥,保持湯藥的溫度,到天亮時,夫人的病就好了。

「婦科」

原甘陵相的夫人懷孕六個月,腹痛不得安寧,華佗為她診脈後說:「胎兒已經死了。」讓人用手探胎兒在腹內的位置,在左邊就是男嬰,在右邊就是女嬰。摸者說:「在左。」於是華佗配藥打胎,果然打下來一個男嬰,病立刻痊癒了。  

李將軍的妻子病得很厲害,召喚華佗診脈。華佗說:「傷了胎,但胎兒沒有下來。」將軍說:「聽說是傷了胎,但胎兒已經打了下來。」華佗說:「從脈象看,胎兒還沒有打下來。」將軍不以為然。華佗停止診病離去,婦人的病稍稍好轉。

一百多天後疾病復發,又請華佗診斷。華佗說:「按照這脈還是有未產下的胎兒。前次應當生下兩個嬰兒,一個胎兒先生出來,出血很多,後一個胎兒還沒有生出來。母親自己不覺得,別人也不了解,再也沒有接生,所以沒有生下來。胎兒死掉了,母親的血脈不能回歸,死胎必定乾枯而附在母親的脊上,因此病人的脊多疼痛。現在應當給湯藥,並用針扎一個地方,這個死胎必定會出來。」

將軍的妻子服用湯藥和扎針後,腹部就像臨產時一樣劇烈疼痛。華佗說:「這個死胎乾枯已久,不能自己產出,應當讓人掏出它。」後來,果然掏出了一個已死的男嬰,手足齊全。 華佗的絕妙醫術,大都與此類似。

「兒科」

東陽縣陳叔山的小兒子兩歲時得了病。瀉肚之前常常先啼哭,一天比一天瘦弱。去問華佗,華佗說:「小兒母親懷胎的時候,陽氣內護胎兒,結果乳汁內陰虛寒冷,小兒吃奶得了母寒,所以病不能很快就好。」華佗給了四物女宛丸,小孩服藥十天後病症即消失了。

對疾病的準確預言:

當初,軍吏李成苦於咳嗽,晝夜不能入睡,經常吐膿血,李成去問華佗。華佗說:「您患的是腸癰,咳嗽時吐的膿血,不是從肺裡面來的。給您兩錢散劑,將會吐兩升膿血,然後就不吐了,好好保養,一個月即可小好,一年就可健康如初了。過十八年還會有一次小小的發作,再服這個散劑,病即會痊癒。如果得不到這種藥,仍然要死。」又給了李成兩錢散藥劑。

李成拿到藥後,過了五六年,親戚中有人患了李成同樣的病,對李成說:「你現在強壯了,我馬上就要死了,你怎麼忍心沒有病而收藏藥物,以備將來有病呢?先借給我,我的病好了,再為你向華佗索要。」李成把藥給了他。因為這個緣故,他的親屬到譙縣,正趕上華佗被拘押,不忍心向華佗求藥。十八年後,李成的舊病終於發作,無藥可服,以致死去。

又有一位士大夫身體不舒服,華佗說:「您的病很嚴重,應當剖腹切除。但是您的壽命也不過十年,疾病不至於傷害您的生命。如您能忍受十年的病痛,壽命和疾病都會結束,不必特地去切除。」士大夫忍受不了痛苦,一定要切除它。於是華佗為他動手術,所患疾病很快就好了。這位士大夫十年後果然死了。

廣陵太守陳登得了病,胸中煩悶,面色發紅,不想吃飯。華佗為他診脈後說:「您胃中有蟲幾升,將要成為內疽,這是吃生腥東西的結果。」立即配製了二升湯藥,讓他先服一升,過了一會兒,又讓他全部服完。大約一頓飯工夫,吐出了大約三升蟲,蟲紅色的頭還在蠕動,半截身子像是生魚片,病痛就痊癒了。華佗說:「此病三年後還要發作,遇到良醫還可以治。」果然三年後病又復發,當時華佗不在,結果陳登死去了。

軍吏梅平得了病,解職回家,家住在廣陵,還沒有走二百里就停下,住在親戚家中。不久,華佗偶然來到主人的家裡。主人讓華佗給梅平看病,華佗對梅平說:「您如果早些見我,還不至於到這種地步。現在疾病已成絕症,趕快回去還可以與家人相見,再過五天就要死了。」梅平即刻回家,死的日期同華佗說的完全一樣。
 
強身「五禽戲」,益壽「漆葉青黏散」

華佗不僅精通醫術,而且精於養身之道。廣陵的吳普、彭城的樊阿都跟隨華佗學醫。吳普按照華佗的方法治病,許多人被治好救活。華佗對吳普說:「人體需要經常活動,但是不應當使身體過度疲勞。活動就能使食物得到消化吸收,血脈流通,不會生病,就好像門的轉軸不會腐朽一樣。所以,古代長壽的人進行導引之事。模仿熊援樹木和老鷹回頭顧盼的動作,伸展腰肢,活動各部位的關節,才會求得長壽。我有一種運動方法名叫『五禽戲』,五禽戲是:虎戲、鹿戲、熊戲、猿戲、鳥戲,能夠用來祛病,並使手足靈活,以當導引。身體如不舒服,就起來作一禽之戲,汗水沾濕衣服,在身上搽點粉,這樣就會感到身體輕便,還有食慾。」吳普照這個方法去做,九十多歲了,照樣耳聰目明,牙齒完好堅固。

樊阿曾向華佗請求服食對人有益的藥方,華佗傳授給他「漆葉青黏散」。用漆葉屑一升,青粘屑十四兩,以這個比例配方,長服此藥可以消除體內的三蟲,利於五臟,身體輕捷,使人長壽。樊阿遵從華佗的話服用此藥,活了一百多歲。漆葉到處都有,青粘生長於豐縣、沛縣、彭城及朝歌一帶。

華佗被害,醫術、醫書均未留下:

曹操聽到華佗醫術高明就徵召華佗,因而華佗經常在曹操身邊。曹操苦於頭風病,每當發作,心中煩亂眼目眩暈,華佗用針扎,手到病除。

後來曹操親自處理國事,得病很重,讓華佗專為他治病。華佗說:「這種病短期治療很難見效,長期治療,可以延長壽命。」由於華佗離開久遠,起了思鄉之情,因而對曹操說:「剛剛接家信,想暫時告假回家探視。」華佗回家後不想返回,藉口妻子有病,幾次請求延長假期。曹操多次寫信催促,並命令郡縣官員將華佗徵發遣送。華佗不願啟程上路。曹操大怒,於是把華佗關進監獄拷打。有一位獄吏很照顧華佗,華佗臨死時,為答謝他,拿出一卷書給獄吏,說:「這本書可以救人。」獄吏害怕犯法而不敢接受,華佗也不勉強,要來火把它燒了。華佗死後,曹操的頭風病沒有根除。等到後來曹操的愛子曹沖病危,曹操嘆說:「我後悔當初殺掉了華佗,致使這個孩子不能得到醫治而死。」
  
從這些醫案看,我們不能不說華佗的行醫真是神了。華佗被害,醫術、醫書也未能流傳下來,固然是一大憾事,但我們也可能在想:古代的中醫既沒有現代醫療儀器,檢查又沒有各種化驗,為什麼華佗看病會那麼神,簡直不可思議。那麼當我們在事實面前覺得不可思議的時候,我們是否也可以反思一下,我們對客觀世界認識問題的方法是不是的對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中醫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