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三峽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6月05日】

為了了卻長輩的心願,終於有了遊覽三峽的機會。

旅行社根據我們的要求為我們規劃了路線。從手機上得知,這幾天的天氣不太好,總是有雨。

首先要去渡口坐船。在途中的大巴車上,導遊對三峽悠久的文化歷史進行了講解。這裡不僅有李白、杜甫留下的大量詩篇,還有三國時期蜀主劉備託孤的地方---白帝城。劉備為兄弟報仇,被火燒連營,退守白帝城,臨死時在這個地方將家事、國事託付給諸葛亮。導遊講的甚是悲壯。我聽著內心十分激動,眼淚不停在眼眶打轉,差一點就掉下來。

晚上坐了船,順江而下,第二天早上便到達了第一個點---白帝城。白帝城的主要景點是白帝廟,這裡是祭祀劉備君臣的地方。一進門首先看到的是正殿。正中坐著劉備,頭頂有一塊牌匾,上書:羽葆神風。劉備的右側坐著諸葛亮,左側坐著關羽和張飛。他們目光炯炯有神,一身正氣,令人不由生起肅穆之意。正殿的兩邊有文臣殿、武臣殿及劉備託孤處。最令人難忘的就是劉備託孤處了。劉備起身半躺在床上,對諸臣叮囑著什麼。諸葛亮神色十分凝重,似乎感覺身上責任重大。劉永、劉理兩個小孩子,跪在諸葛亮的面前,心中充滿了無限的依賴。張苞兩臂抱在胸前,眼中滿是國恨家仇。這時,我突然對劉備的心情有了深刻的體會。

蜀國統一天下的戰略是聯吳抗魏、各個擊破。在關羽被害後,劉備面臨著戰還是不戰的艱難選擇。當時,魏、蜀、吳三國的實力相當,任何一方同時與另外兩方為敵,是根本就沒有勝算的。劉備作為一個開國之君,怎麼會不明白這麼淺顯的道理呢?只是喪親之痛,令劉備很難真正能夠冷靜下來思考問題,他總是不自覺的找各種理由說服自己去討伐東吳。他一方面要用大量兵力防備魏國,一方面又要用大量兵力討伐東吳,致使戰線拉的很長。而且隨著戰爭的推進,戰線拉的越來越長,兵力也越來越分散,最終被陸遜抓住機會,火燒連營,慘敗而歸。劉備抱著一腔怒火而來,卻猛然被一盆冰水澆醒,知道自己走的乃是一步死棋。這場戰爭的最理想的結局不是消滅東吳,而是迫使東吳妥協,換取一些有利的條件,從新建立吳蜀聯盟,共同討伐魏國。這一戰,他不僅沒能為兄弟報了仇,卻因此犧牲了無數將士的生命。喪親之痛和敗兵之辱的雙重打擊,使他身患重病,自知不久於人世。為了蜀國的大局,也為了不給曹丕自我洗白的機會,他把皇位傳給了劉禪,而把實權交給了諸葛亮。為了保證他們君臣和睦,劉備對諸葛亮說:「若嗣子可輔,則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為成都之主。」同時他令劉禪兄弟拜諸葛亮為父,並一再告誡他們要事之如父,不可怠慢。應當說劉備是幸運的,他沒有看錯人。劉禪是一個聽話的好皇帝,諸葛亮也沒有辜負劉備的囑託,力保蜀國數十年,完美演繹了與劉備之間的君臣大義。

唐朝的大詩人杜甫對諸葛亮可謂是情有獨鍾,多次在詩歌中稱頌諸葛亮的功績和品德。對他與劉備之間的君臣大義更是推崇至極,說他們是「一體君臣祭祀同」。他還寫了一首《蜀相》,其中最後一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被許多人認為是對諸葛亮一生品行的鮮明寫照。其實真正能反映諸葛亮偉大之處的是這首詩的第二聯:「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翻譯成白話就是:「諸葛亮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幫助劉備建立了蜀國,為劉備一步一步鋪墊好了稱帝的階梯。又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將蜀國治理的就像大好的春色一般,風光無限,自己卻甘作一株默默的小草,無意於功名。那掩蔽在綠葉之中的黃鸝,縱然有一副譁眾取寵的好聲音,又怎能比的上由小草打造的大好春色呢?」

歷來都有很多人對蜀國沒有最終統一天下感到十分惋惜,不斷的分析原因。此刻,我想說:關羽是天下最好的武將,諸葛亮是天下最好的丞相,劉禪也盡了他最大的努力。如果非得找一個責任者的話,那麼劉備作為一國之君對這一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願意承擔所有的指責。長久以來,有一句話一直壓在我的心底:孔明先生、關張兄弟及那些陣亡的將士們,如果你們今生在世,如果你們在大法弟子中,你們願意選擇原諒我嗎?我當時真的從喪親之痛中走不出來了。如果當時有大法作指導,如果歷史可以重來,我是不會犯這樣的錯誤的。

三峽最後的一個景點是神農峽,我們觀看了當地少數民族的演出,對他們的生活習俗也有了一些了解。他們男女對唱的歌聲非常動聽,沒有受過任何污染,象是一朵淨荷,純潔而自然。這可能上天賜予他們、也是賜予我們最好的禮物吧?讓我們在這囂囂亂世中,還能領略到神傳文化的純真魅力和奇異風采!

遊船漸漸駛離了三峽。看著三峽逐漸遠去,陣陣莫名的悲傷突然盈繞在我的心頭,竟而感覺十分留戀不捨。巍巍的青山倒映在清澈的江水中,乳白色的雲霧繚繞在山峰上,一切就像一首詩歌那樣完美而神秘。今生大法開啟了我寫詩的智慧。如果我與詩歌有緣的話,那麼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諸多文人墨客中,哪一個曾經是過我?我又曾經是過誰呢?這時,我的心中升起了一個十分沉重的名字,揮之不去----杜甫。我愣了一下,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個一生都鬱鬱不得志、貧困潦倒的杜甫,真的曾經是過我嗎?怪不得他總是對諸葛亮念念不忘,不吝讚譽之詞呢?原來他是在用最好的文字表達對諸葛亮的感激之情啊!我到船尾坐下來,心中突然升起一種從未感覺到的、說不出來的異樣沉痛抑鬱的悲緒,不禁失聲痛哭。我深深體會到杜甫那憂國憂民的情懷和懷才不遇的悲哀,對他寫的《登高》這首詩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裡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艱難苦恨繁雙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譯文如下:在這風急天高的亂世,百姓的生活十分悽慘,象寒猿一樣發出陣陣的哀嚎,可是有誰會心疼他們呢?許多有志向的人象鳥兒一樣努力飛出去,試圖尋找報效國家的機會,卻被狂風一樣的現實無情的吹回原點。他們就像被秋風摧殘的片片枯葉一樣,蕭蕭而下。而這大好的江山,也象是被狂風吹落的無邊枯葉一樣,蕭蕭而下,最終淹沒在猶如滾滾江水的歷史洪流之中,有誰會知道他們呢?而我自己也只不過是其中一片隨風而落的微不足道的枯葉,又有誰會知道我呢?(前兩聯暗喻了朝廷不體諒民間疾苦,不重視挖掘人才,不求上進,指出了國家衰敗及不能復興的原因。)看著萬裡江山如深秋一樣的逐漸衰敗,我從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出走,四處漂泊,希望能找到為國效力的機會。然而百年快過去了,除了一身疾病陪伴我登上這落寞孤獨的高台,依然一事無成。回首一生,無數的艱難和苦恨染白了我的雙鬢。窮困潦倒的我,除了一杯接一杯的不斷咽下這人生的苦酒,還能再做些什麼呢?(後兩聯概括的寫了他一生的經歷,從最初對朝廷充滿希望,到逐漸失望,到最終絕望。)

杜甫活著的時候名氣並不大,他一生奔波卻一事無成,窮困潦倒,感到十分別憋屈和不平。如果他知道他的詩歌被後人如此推崇,能為大法洪傳奠定一點點文化,心中定會感到一些慰藉吧。

隨著遊船的航行,三峽越來越遠,最終被雲霧遮蔽,看不見了。我想,假若人生是一旅行,那麼它的終點在哪裡呢?這時我突然想起自己乘坐的遊船名字叫「銀河號」,而我所坐的船尾的旗杆上,正搖搖欲墜的低垂著一面破舊的五星紅旗。是啊,這艘渡船載著我進行了一場時空旅行,從我的前生穿到今世,讓我知道了自己是誰,同時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救度眾生的使命。當這面旗子落下之日,或許就是我們的使命完成之時。

一抬頭,迎面駛過了一艘遊船---「銀月亮」。再抬頭,天空中懸掛著一輪明媚的太陽。這是我們出遊近十天來第一次看到太陽。他破雲而出,真的很美麗。

我向三峽揮手。

別了,遠去的三峽!別了,過去的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