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北京人修大法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6月07日】

〈春風裊娜•憶同修〉

笑東風無力,
細剪羞花。
滴葉翠,
作奇芭。
半輕微慧眼,
喃喃似語,
芳心吐蕊,
對映朝霞。
筱竹高節,
風流青史,
肩載斯人大任壓。
裁燕雙雙畫堂過,
香閨辰冷漫窗紗。

常憶昔年倩影,
輕撥婉樂,
疏簾外、
曉月殘牙。
修心性,
守婦德。
溫柔似水,
幸運誰家。
一夜狂飆,
催枝遍地,
香消玉隕,
冢墓新發。
精神遺世,
復生千萬我,
賢妻大善,
喚醒天涯。

志松是位中年人,已經到不惑之年,他常常一身標準的西服,講究的髮型,貴重的手錶,韓式眼鏡,他知識水平很高,也很自負,覺的自己已經看透了世界與人生。

可是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他卻正式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

之前他沒有了解過法輪功,偶爾聽過中共媒體的誣陷宣傳,以前對法輪功有一定的誤解,從來不敢觸及,一直沒有了解過真相。

去年,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一位清新脫俗的女士玉雯,她給志松留下的印象特別深刻。
不是玉雯外表有多麼靚麗,天下漂亮女子多的是。
是她身上帶有一種與普通人不一樣的特質,她有種特有的道德之美。
她待人接物掌握的分寸非常好,處事果斷,善惡明辨,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後來她才告訴志松,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怪不得與眾不同啊!

一、慶幸搭上修煉路上末班車

由於工作原因,志松與玉雯有一些聯繫,正好玉雯要換工作,志松便介紹她來到自己的公司上班。

工作之餘,他發現玉雯身上有更多優點值得自己學習,她的為人處世的高尚道德方式十分令人欣賞。
在當今這個污濁的社會環境下,像她這樣陽光的人,還真的是很少見。

一次交談中,玉雯向志松講清了法輪功的美好真相,讓他真正了解了法輪大法,不僅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還知道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高深的大法修煉。

明白了真相的志松,義無反顧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其獻身的誓言)。

志松慶幸自己知道了生命的意義,《轉法輪》中講:「因為人是自己掉到迷中來的,應該毀滅的,給你一次在這迷中讓你往回返的機會。」

志松想要修煉大法,也想做個超然脫俗的人,便參加了學法小組。
通過學法,他體悟到宇宙大法的偉大精深,高不可測。

才知道大學課本上或許多所謂大科學家的理論,連我們這個時空三維空間都沒突破,而宇宙卻是無數時空組成的,每層空間中都有生命,動物植物山水,高層空間的古人稱他們是佛道神,低層空間的是我們人類與鬼類所生存的生命……

人的生命產生於高層空間,因私心犯罪而掉到人間,只有通過修煉道德提高後,才可返回天上真正的家。
他如獲至寶,堅持天天學法。
他感謝師父慈悲,沒有把自己丟下,讓自己搭上了這個末法時期修煉的末班車。

他看到眾同修們的身上,有那種對大法修煉持之以恆的決心,和救度眾生的慈悲心,並為之艱苦付出(證實法和訴江,發真相資料等),志松感到很受鼓舞。

很快溶入到同修一起學法的氛圍之中,並與同修一起精進,「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二、卸載微信

看到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網發出《所有大法弟子須知》中說:「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正法還沒有結束,為了不給中共監聽、監控提供方便,請所有大法學員和大法弟子都不要再使用微信(WeChat)、騰訊QQ(Tencent QQ)、雲端服務(iCloud)以及Skype等軟體,不論您身在中國大陸還是海外其它國家、地區。請有關學員不要再傳播、聽信和堅持各種藉口。這是為了您自身、同修、大法項目和周圍其他人的安全(包括人身安全和信息安全)。」

一開始志松對停用微信有很大的牴觸情緒,在現在的環境下,他全部通訊離不開微信,要用微信布置工作,通過微信上傳下達公司指令,客戶之間也是通過微信聯絡,朋友之間更是利用微信溝通,還有電子支付等等,覺的用起來很順手、很方便。

總之微信已經涉及到自己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難以想像沒有微信後,應該怎麼辦?

志松除了睡覺不看手機,平時就連走路、開車,都捧著手機看個沒完沒了。

尤其在開車時,極其分散注意力,極容易出車禍,好像成為了一個手機的奴隸!

在明慧網發出《所有大法弟子須知》後,陸續的看到了同修們不用微信後的體會文章,雖然每次都能觸及到自己,但思想中一直存有僥倖心理,就一直找各種藉口拖著。

直到八月初小組學法時,一同修道:「我的腿原來能盤半小時,現在盤腿怎麼還不如從前了,是不是因沒有清理微信有關係?」

志松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第二天整理了一下手機里有用的內容,就把微信卸載了。

雖然開始還不太習慣,可是在微信刪除後的日子裡,覺的自己整個空間場都清淨了,師父說:「人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不是什麼手法上的問題,不是因為有什麼絕招兒,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淨。」(《轉法輪》 )

現在也不用揪心去翻看信息了,志松有一種莫大的輕鬆感。

三、戒酒

在早年時,志松在一家五星級酒店學過調酒,是一名出色的調酒師(Bartender),調製各種雞尾酒、各類美酒和飲料等。

當時年紀輕,酒量大,經常洋酒、紅酒、白酒、啤酒等混合著喝,來者不拒,一般陪酒到最後。

不做調酒師以後,也養成了每天喝酒的習慣。

隨著自身養生意識的增加,為了養胃,就每天喝些有助於睡眠的紅酒,都說小飲怡情,以前這是常人中的想法。

自從得法的第二天,認識到修煉人是不能喝酒的,師父《轉法輪》明示:「佛家是不講喝酒的,你看見哪個佛提著酒罐子?」「有的人嗜酒如命,有的人饞酒,有的人喝的已經酒精中毒了,不喝連飯碗都端不起來,不喝就不行。我們煉功人就不應該這樣。」

志松認為自己是煉功人,就毅然決然的把酒戒掉了,原來的酒友再勸喝酒,也不喝了,就說自己已經戒酒!
後來曾經有時也會饞酒想喝一口,但是都忍住了,還把珍藏多年的酒大多數都送給他人。

三、遠離黃色污染

常言道,「酒色之徙」。今天馬列共產邪教的無神論反傳統道德,更是要把所有人都改造成人渣。

網上到處是黃色東西,中共藉口是海外網站沒法管理。那六四維權法輪功等網站怎麼封的一個沒有剩?

微博上所謂反動言論都是一鍵舉報,怎麼對黃淫沒有一鍵舉報?信箱舉報還要填寫個人信息,給人秋後算帳的感覺。中共有意放縱邪惡的東西。就是轉移視線讓大家閒扯別關心腐敗與中共的罪惡。

志松從前常看黃色光碟,還通過網際網路下載了很多三級片,存在電腦里。

得法後,他堅決果斷的把電腦里涉及的所有相關內容全部刪除。

一旦看見有關色情方面的信息或標題,就直接退出,儘量做到不再觸及這類東西,並時刻提醒自己警覺,做一名精進的修煉者!

四、堅持每天煉功

師父說:「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轉法輪》)

說到煉功盤腿志松特別慚愧,單盤還湊合,時間長了也不行,雙盤更是疼的夠嗆。

總覺的自己兩腿骨頭很硬,不會拐彎,怎麼也雙盤不到位,心急如焚,同修常常鼓勵,志松也覺的自己初入門,需要時間的魔煉,開始雙盤誰都疼。

後來為了能盤的時間長一些,就找了個衣服帶子綁個套兒,為了雙盤姿勢標準,把腿盤好後,就用帶子固定,這樣可以保持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

五、去掉打抱不平的心

志松原來一直有愛接下茬的毛病,不管是誰打電話,自認為別人說不清事的時候,若是趕在現場,一定要插嘴說上幾句,還帶上情緒和態度,經常讓電話對方的人發火。

開始覺的自己是熱心腸,好打不平,是在幫助這個打電話的人,感覺別人嘴比較笨,不如自己說的明白。

後來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在修煉上還是不夠慈悲,作為修煉人,不能糾纏到別人的事件里去。

再後來通過向內找,悟到是自己太過自大,表面上是幫助了自己的親戚朋友,實際上沒有一視同仁,把接電話的人當成了對立面,完全沒有在法上看問題,而忘記了法中提示「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轉法輪》),是自己在此問題上認識的不足,沒有實修造成的。

六、講真相、勸人「三退」

師父在歌詞中寫道:
「宇宙最後一頁已經翻起
救度中神叫我喚醒你
別看我們被抹黑
真相會把一切清洗
謊言毒害卻在你的心裡
肉體的傷害可以治癒
中毒的生命將在紅朝末日中解體
我只想叫你分辨善惡
選擇由你自己
我只想叫你了解真相
因為你曾經求神別把你放棄」 (《洪吟 四》〈救度〉)。

一有機會志松就發真相資料,還找機會談到「三退保平安」的話題,偶爾也能將他人勸退。

如今,自己的父母不僅明真相三退了,還陸續的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