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得法的故事(二則)

心願


【正見網2019年06月09日】

二姐得法的故事

二姐是位普通的農家婦女。今年七十五歲,為了拉扯三個孩子,從他們小到成家立業,又蓋房子又娶媳婦,吃了不少苦,因此平時只顧拚命幹活賺錢。

我從一九九八年,因腿痛修煉了法輪大法,當時《轉法輪》一書只讀了幾十頁,我多年一直不好的腿痛就不治而愈了。大法的神奇讓我感到既興奮又佩服,當我把在大法受益的神奇事告訴二姐時,她也替我高興,但忙於賺錢,她與大法未能結緣。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因妒嫉法輪功創始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二姐也聽信了中共邪黨電視的欺騙謊言,每次我向她講真相時,她就不高興,不愛聽,有時會很生氣的對我大聲嚷著「你快學痴了,快把你抓起來了。」「學大法能掙銀子還是能賺錢?」等一些不中聽的話。

今年四月十六日這天下午,二姐騎著三輪車到我家串門,走到村西正碰著我接上幼兒園放學的小孫子,看她大老遠的騎三輪車很吃力,我就把自己的電動車與她騎的三輪車用一根繩子連起來,拖著她往家走,在經過村裡一個直角拐彎的水泥下坡路時,因為我拐的太急,一下子把她連人帶車給拖翻了。我趕緊把二姐扶起來,一看她多半個臉蹭破了皮,一個門牙磕了下來。我有些愧疚的問二姐痛嗎?二姐說不太痛,她說自己是個小晦氣,不怪我。我問她怎麼個晦氣,她說這些日子心情就不好,一心想往我家來。我說:「二姐,你是來得法來了,我們快回家吧。」回家後,我就打開播放器,讓二姐聽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我一邊用紙巾為她擦臉上的血跡,一邊告訴二姐,只要用心聽,一切師父都會幫你。從十六日晚上到十七日一整天,二姐一直聽法,蹭破皮的臉和磕掉牙的地方不痛不腫了。但是到十八日早晨,整個左眼周圍腫成個大饅頭似的,左眼成了一條縫,看不見東西了,但是不痛也不癢。我告訴二姐,不用怕,什麼事都沒有,這是大法師父在管你了,在給你消業。二姐也沒有介意,就一直聽師父的講法,十九日早晨眼角周圍的腫就消失了,整個臉恢復了正常,連擦傷的地方也乾淨了,二姐甭提多高興了。

二姐在我家住了五天,聽了五天師父講法。回家那天,把播放器也帶走了。看得出來,二姐已經離不開大法了。通過這件事,她心裡明白,一般人磕掉牙,蹭破臉皮都得去醫院打消炎針、吃消炎藥,還得受罪,她聽師父講法,沒打針吃藥,還不痛就好了,這大法太神奇了。

二姐走後三四天,我擔心她年紀大不會用充電器,就去看看她,二姐正在家裡一邊幹活,一邊聽師父的講法,她臉蹭傷的地方完全好了。後來我又陸續去了幾次,每次她都興奮的告訴我,她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電視也不看了,身體走路越來越輕鬆,幹活有勁也不累了。她還告訴兒子兒媳和鄰居,她學法輪功了,並把自己這次親身經歷講給他們聽,大家聽了都支持她修煉,也有個別不聽的,嚇唬她不叫她學的,她說:「我自己一點也不怕,我就要學法。」

二姐這次親身經歷,讓她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法輪大法已經在二姐心裡紮下根了。

從一百元錢看修煉的嚴肅性

去年秋天,妻子同修撿到一百元錢,沒找到失主,就拿回家給了我,讓我交給資料點的同修做真相資料救人用。我就順手把一百元錢和家裡平時的零花錢放到了同一個地方。

去年冬天,我在煉第五套功法雙盤腿時,左腿不慎別了一下,從此不能雙盤,但不妨礙工作,我也沒放在心上,以後第五套功法就沒再煉。今年開春,妻子同修去集市賣大豆,收了一百元假錢,我埋怨她不仔細看,但沒有找自己。從四月開始,我走路幹活,左腿明顯覺得不對勁,左腿膝關節內側,用手一按有疼痛感。這時我開始向內找,找自己哪裡做的不好,發覺自己在很長的時間內學法少,安逸心較重,色慾心、爭鬥心、氣恨心、怕心等各種人心在不斷的增強。真相也沒講,同時也想起妻子同修撿的一百元錢,不知什麼時候讓我充當自己的錢給花了。聯想到妻子同修收到的一百元假錢,心裡還想,師父講的有失有得的法理,真是千真萬確呀。

前些日子,鄰村的同修A跟我說,我這裡還有他十三四個盛礦泉水的水桶。事情是這樣的,我家是個學法點,鄰村同修A從二零一一年前後開始,每星期兩晚上來我家集體學法。我村從一九九五年開始,陸續引進幾十家污染工廠,地下井水嚴重污染,自來水經常不來,吃水困難。同修A來學法時,就順便用摩托車從家裡帶上三桶純淨水,這樣解決了我家的生活用水。在學法點還有本村的兩位同修,為了方便他兩家的用水,同修A乾脆在白天用三輪摩托車帶著純淨水往我家送,本村的兩位同修,誰用誰就從我家裡拿。同修A每次送水,我都會按價格付清水錢,用完的水桶,都如數的返還給同修。有時水桶湊不齊數,等下一次送水時再給他。後來村裡有銷售純淨水的,我們就從本村買水喝,也就不再麻煩同修A往我們這送水了。以後同修A又去了附近學法點學法,至今已經三四年過去了。同修A是專門干服務工作的,雖然不來學法了,但經常開著三輪摩托車到我村來。每次來只要我在家,他都會過來坐坐,交流體會,或拿些真相資料回去。剩下的那些水桶,陸續的也都拿回去了。事隔好幾年了,同修A突然提出我這裡有十三四個水桶,沒有給他,我就納悶,同修這是怎麼了。雖然心裡有點埋怨同修太健忘,但我還是按同修A的意思,又問了問本村的另外兩位同修,結果他倆都說沒有水桶。我如實告訴同修A,這裡沒有他的水桶,他聽了十分惱火。事後我想,發生這事肯定不是偶然的,肯定與我當前修煉有關,但不知是對著我哪顆心來的。

過了一段時間,同修A來我村辦完事後,我請同修到我家坐坐,同修A再次提到水桶,依然火氣很大,並認定我村其他兩個同修家都有他的幾個水桶,說話中那意思我家也有。我問同修A這些水桶一共多少錢,我給他錢,他不要,他的意思說不是幾個桶的事,是我們同村的三個人不負責任,沒有良心。同修A走後,我認真向內找自己,發生這件事情絕不是偶然的,我知道我必須按大法的要求,高姿態高標準要求自己,才能圓容好這件事情,同修之間才能消除間隔。我突然想到水桶是水廠的,不是同修A自家的,於是我拿出兩份錢,一份錢讓同修給水廠,另一份錢讓同修交給資料點用。想好之後,我拿著三百元錢到同修A家,講明了自己對這十幾個水桶的處理意見,同修A知道這三百元錢是我自己拿的,只留了一百元。幾天後,我想起花掉妻子同修撿到的那一百元錢,心裡很慚愧,然後我又拿出一百元錢送到資料點。

從妻子同修撿到的一百元錢到收到的一百元假錢,再到一百元水桶錢,還有我的腿痛,所發生的這一切,靜下心來想一想,都不是偶然的。妻子撿到的一百元錢,本想用來做真相資料救人用的,卻被我自己誤花了,真的象同修講的不負責任,是不善的表現啊,這才是出現一系列麻煩的真正原因。

師父在《轉法輪》里講:「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那麼做為師父的弟子,我們應該為維護大法負責,為修好自己負責,為自己的誓約負責,為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負責,收到的效果才是好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