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前查科峽谷的陶器製作性別分工的研究

【正見新聞網2019年06月16日】

據美國國家地理:考古學家過去認為1000年前查科峽谷(Chaco Canyon)的陶器由婦女製作。接著,他們開始像警察辦案一樣思考,然後事情就變得有趣了。

一名具有執法背景的學生提出的問題,激發了考古學家對來自美洲最重要的古代重鎮之一的陶器有了新分析,而結果完全顛覆了考古學家對於「女人的工作」的假設。

美國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西北部的查科峽谷(Chaco Canyon)聚落群在公元1200年到800年是重要文化與宗教活動的中心。 居住在這個地區的古普韋布洛人(Pueblo)將揉成粗條狀的陶土捲起,一個迭在一個上面製成大型器皿,這種陶器被稱為「波紋陶器(corrugated ware)」。

考古學家通常假設1000年前查科地區的波紋陶器由婦女負責製作,假設的根據主要來自當代的觀察。

「現在的普韋布洛婦女負責製作陶器,而且會教導女兒製作,這件事已經有歷史了,所以有人會認為,或許可以合理推斷過去也一樣,」來自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Florida)的約翰. 坎特納(John Kantner)說道,他是6月初《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刊登的這篇關於波紋陶器的新研究第一作者。 「但是很多考古學家並不認同,因為我們沒辦法直接觀察是誰做出這些陶器的。 」

由於陶器製作者會以大拇指與其他指的指尖捏成波紋陶器的每一層,最後成品會將製作者的指紋保存下來。 我們是否可藉由研究這些指紋,揭曉陶器製作者的性別?

坎特納的學生兼研究共同作者戴維. 麥金尼(David McKinney)當時在警察局工作,他向坎特納提出了這個問題。 坎特納因此開始行動,深入法醫領域研究男女之間的指紋的紋脊(ridge)差異。 一篇研究顯示,男性的紋脊比女性寬了9%,坎特納以此為依據,分析了985件從查科峽谷一處叫藍J(Blue J)遺址出土的波紋陶破片。

研究顯示,47%的陶片上印著平均寬度0.53公厘的紋脊,符合男性指紋;另有40%的陶片上印著平均寬度0.4公厘的紋脊,符合女性或青少年的指紋。 剩下12%的陶片則印有介在兩者之間的指紋,因此歸類為「性別不明」。

如果更仔細地進一步將陶片依年代排列,坎特納還發現年代較早的陶片中的66%帶有「男性」指紋,較晚近的陶片上的指紋性別則幾乎平均地分布在兩性之間。 這項結果顯示,男性不僅只參與制陶,而且男性與女性參與制陶的比例會隨時間改變。

這是首篇提出直接證據討論查科峽谷地區陶器製作性別分工的研究。

「這明確挑戰了陶器由單一性別製作,且另一性別完全不涉入的觀念,」坎特納說:「或許我們可以開始思考,當時這個社群的其他活動是否也是如此,並且開始挑戰當社群出現勞務分工時,性別是最早的分工標準之一的這個認知。 」

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的考古學家與陶器專家芭芭拉. 邁爾斯(Barbara Mills)表示,這篇研究的發現有顯著貢獻,因為它支持了已經被觀察到的現象,也就是當工作的專業化隨經濟成長增加時,男性會投入過去不參與的活動。

「在跨文化的研究中,如果男性開始參與制陶,就表示他們在陶器上花費比其他活動更多的時間,」邁爾斯說:「不過這通常有誘因才會發生。 男性接掌──這有非常充分的記載。 整個家庭開始參與。 這篇研究為逐步增加的專業化提供良好證據。 」

雖然單就這篇研究尚不能得出男性更常參與制陶的原因,坎特納猜測這和查科峽谷作為文化中心的爆炸性成長,增加了它對附屬聚落的需求有關。

「考古學紀錄顯示有大量物資進入查科,」坎特納說:「無論那是偏遠村莊的進貢或者朝聖,都可能形成人們想要更集中參與制陶,並將陶器送進查科的狀況。 」

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的查科峽穀人類學家卡莉. 海特曼(Carrie Heitman)表示,她對研究結果很感興趣,但是坎特納的研究還需要和更多出土波紋陶器的查科人遺址做比較,以提出足夠證據。

「一旦有了峽谷中其他陶器的模擬分析,我們將能對更理解當時的勞務分工,」海特曼說:「或許這只是當時發生的變遷中的小小一景,但是這類性別分析能擴展我們對當時整體狀況的理解,以試圖得知當時男性與女性在做些什麼, 並且這些分析也能讓我們對理解過去有更豐富、更從性別平等出發的觀點。 」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