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囂不怕報應 惡果就在眼前  

唐恩


【正見網2019年06月22日】

隨著中共長期灌輸「無神論」的邪惡思想,現在許多中國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鄙視「三尺頭上有神靈」為迷信,甚至口出狂言,無懼報應云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中,不乏有據可查的實例,果報昭彰,正是上蒼警示世人。
 
遼寧省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多年來一直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聽勸告,被朝陽市「六一零辦公室」捧為「先進典型」,在朝陽縣城鄉演講二十場,他揚言: 「我不怕報應,就打、就抓(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就在他狂囂不到兩個月,本來身體健壯的潘石在四十一歲生日那天突然暴死。鄉里私下談論,咸認這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招致的報應。一心想追隨中共做個「先進典型」的他,卻先做了上天報應的典型。
 
江西省都昌縣原國保大隊長張世新,在任期間竭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張世新綁架法輪功學員柳秋生時,叫囂說:「有報應就讓我遭報應吧,我不怕」。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間,張世新突發腦血栓不省人事,治療數月仍半身不遂,只能在家療養。
 
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共同鄉治安主任袁國峰突然暴斃死亡,年僅四十二歲。十幾年來,袁國峰跟蹤、監視和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斷地向他講真相,就在他死亡前幾天,還勸善向他提醒:迫害佛法修煉的人遲早要遭惡報的,就如二零零七年鄰近孔村的孔凡星由於迫害法輪功學員,當天就遭惡報死亡,要汲取前車之鑑。袁國峰不但不聽,還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了,身體越來越好,法輪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報應,我也不相信報應。袁國峰拒絕了法輪功學員再次忠告,失去了最後一次被挽救的機會,成了中共的陪葬品,可憐又可悲。
 
也有惡人叫囂在前,果報臨頭之際,也能心知肚明。吉林省女子監獄刑事犯徐艷輝,在包夾法輪功學員耿繼峰時,辱罵大法師父,耿繼峰勸她不要罵,徐艷輝不但不聽,反而叫囂不怕報應,結果她在吃飯時,剛一張嘴,兩腮額骨「喀嚓」一聲脫落下來,三天不能說話,後來徐艷輝對耿繼峰承認自己是罵大法師父遭報應了。
 
《太上感應篇》有云:「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近年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頻頻發生,明慧網上已公布了二萬餘實名案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官員、省委官員、市委官員、公安科長、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六一零」頭目、派出所所長、居委會主任等,遭報者的分布與各地區迫害嚴重程度在地理上是驚人的一致。神目如電,報應不爽,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
 
這些「現世報」歷歷在目,有被車撞死的,有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擊死的,有被電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有因其他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明慧網經常刊載許多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的事例,非出自幸災樂禍,而是真誠的為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謊言欺騙、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凶,而深感惋惜。前述現世報應的鮮明事例,值得人們深思。
 
因果報應,絕非杜撰虛言,史冊斑斑可考。據《宋鑒》記載,宋欽宗被金兵俘虜,顯仁皇后放回國前,欽宗挽著她的手,哭道:「我如果能夠回去,就心滿意足了,沒有其他奢望。」皇后發誓說: 「我回去後,如果不來迎接您的話,我就要變成瞎子。」等到她回去後,高宗不願意迎回欽宗,皇后失望卻不敢多說,不久就雙目失明。她到處尋訪名醫治療,始終無法治好。
 
後來,一名道士進宮,用金針一撥,左眼頓時復明。皇后請他再治療右眼。道士說:「皇后用一目看視,用一目承受誓言的報應吧。」她一聽,非常震驚,想道謝道士,道士已消失不見。
 
違誓,必受天罰。顯仁皇后不能履行諾言,原是迫於形勢。她未能勸高宗迎回欽宗,瞎了一隻眼睛,已是酌情懲處了。鑑古知今,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所有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煉人的中共官員與其追隨者,自己遭惡報,還殃及家屬跟著受害。神佛慈悲,網開一面。真誠奉勸所有行惡之徒不要再助紂為虐,趕緊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否則惡報加身之時,悔恨晚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