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搬遷中昇華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雲程曉蓮


【正見網2019年07月09日】

我是曉程,於九五年喜得大法。本人居住的樓房已有三十多年的建築歷史。居住的位置;北靠鐵路、南連浮山、西靠車站、東靠河邊,難得有人說:「這三面環水,一面環山,坐在這裡就像坐上了法船。」室內的裝置雖非浮華,但卻讓人覺感非常舒心,有同修說:「你這真是過著神仙的日子,住的是世外的桃源」。如若唐代詩人劉禹錫的「斯室陋室,惟吾德馨。台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真可謂;若何得以淨心志,最是書屋寫閱時。

自一九九二年,大法洪傳,隨著法輪功修煉者的日益倍增及修煉環境的逐步擴展,這所住所自然也就成了大家洪法、學法切磋的修煉場所。直到去年拆遷,已有二十多年的歲月。二十年中同樣經歷過被中共惡警撬門、抄家,與我同樣遭受過中共的非法迫害,與我同在堅守始終的這個修煉環境,非但沒有被邪惡摧垮,但卻依然如初、如昨,明窗機淨,如同仙境。是凡有緣的人(包括那些私闖門宅的警察)過後都會讚嘆不已的說:「你那個環境太美了,給個別墅也不換啊!」雖然外觀已經陳舊,但地理位置四通八達,四面來風,座落公園,窗靠河岸,內外對應的環境,如同畫家筆下的一幅畫廊美景,有時也會讓我情不自禁的學著畫上幾筆,調解一下寂靜的心境。映著柳岸花明溪溪流淌的綠水,朗讀一首師父的(洪吟《看好》)「世間雖小 大穹盡照……」。打開窗子,亮一亮嗓子,唱一唱法輪大法的歌曲「為你而來」……彈一首大法的曲子「慈悲懷」……讓人感覺確實很美。

在這中國聖王的故鄉;大法為我們搭起的舞台,企盼著神韻的到來……每到春暖花開的季節,特別是「五一三、法輪大法日」。霓虹燈下、樹上一片片的婆羅花開,如若天女散花,與飄揚在樹梢上的「法輪大法好」橫幅相互感召,向遊人展示著她們的風采。預告著人們,法輪聖王的到來。家裡的窗子上、花盆裡的蓮花指上、錦上添花,優曇顯相,美若神韻,風姿颯爽。但是,無論怎麼說,人們都不敢相信,這樣的環境曾經遭受過中共無數次的洗劫、破壞和騷擾。

優曇的啟示,師父的再造。圓方百里都知道修煉法輪大法好,多年來,外觀陳舊樓房室內的(主人),承蒙單位的認可,特別是在真相形像上的展現,也就更能引人注目。所以也就沒有必要絕世避俗,坦坦蕩蕩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的狀態,以真誠、善良、堅忍的人格特質,在平凡而又非凡的生活中,用在大法修煉中賦予的道德、言行、感染著身邊的每個人,為周圍的人們帶來清新的活力與希望。然而,大法的標準要求就高、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也就更嚴,要真正做到助師正法,更要恰到好處的 「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理性》)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活媒體,堂堂正正見證著「真善忍」大法弟子勇者風骨、善者的心懷,見證著法輪大法的偉大與超常。

得法之前,在過去這樣一座沒有供暖,沒有煤氣,水電不全,夏熱冬寒,身著大衣棉鞋,煤炭烤火取暖的樓房。修煉後,女兒出嫁,脫離了人認為的苦難。剩下這個與自己相依為命、堅守同修的大法修煉環境。令人難以置信,竟然被人稱之為世外桃園的人間仙境,其不知,那裡面溶著師尊的心血,同修開創環境的辛勤勞動。師父說:「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二十多年的堅守,二十多年的這個修煉環境,超出人的想像,冬暖夏涼,夏天不用風扇,冬天不用煤炭,不在其中的那種超常,只有真正修煉的人才能體會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能量場):「那麼這場起什麼作用呢?大家知道,我們正法修煉的人會有這麼一種感覺:因為是正法修煉過來的,它是講慈悲的,它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所以我們學員坐在這個場裡都有感受,思想里沒有壞念頭,而且我們許多學員坐在這裡連抽菸也想不起來,感覺到一種非常祥和的氣氛,非常舒服,這就是正法修煉者所攜帶的這種能量,在這個場的範圍之內所起的作用。將來你從這個班上下去之後,我們絕大部份人都是有功的了,真正出了功的,因為我傳給你的是正法修煉的東西,你自己也按這個心性標準去要求自己。隨著你不斷的煉功,按照我們心性的要求去修煉,逐漸的你的能量會越來越大。」「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轉法輪》

二零一五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自五月訴江大潮開始後,真切的感到世人都在逐漸覺醒,中共的迫害也不象七二零那時的猖狂。但由於江氏集團的報復,上門騷亂一直還有。為了避免那些不明真相,被利用上門騷擾的警察犯罪,為了我們的環境不再遭受損失和破壞,幾乎都是隔著防盜門面對面與他們講真相,利用中共的法律告訴他們,過去他們私闖門宅執法犯法,私自撬門的非法性,是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等等。最後大多都是明白真相後互相「謝謝!」道別,告訴他們三退「平安」後離去。

從自學電腦、寫文章、上網列印、設置真相橫幅、圖片等一系列講真相工作,全身的投入,獨立運作,常常要通宵拉夜完成。在夜深人靜的夜晚裡與我有著同樣使命聖緣的這個環境,更是純淨自己的最佳時令。但在修煉狀態不好、心性有漏的地方,常常也會有「天有不測風雲」。那年六月的一天,從凌晨兩點開始,一場連續的瓢潑大雨,浸濕了樓頂,從地上到床上,出現大片的漏水現象,如串串的淚珠落在了我的臉上,似乎在向自己哭訴著其中的一個不祥之兆。在這之前,我曾做過一個夢,夢著一場地震,整個地區牆倒屋塌,瞬間一片廢墟。當時只是把作是一個夢幻而已,因為自己悟性太差,並未在意師父的點化。直到去年本地區大面的拆遷,方才悟到其中的魔難。在宇宙末法末劫的最後時刻,在宇宙累卵崩摧前的瞬間。婆羅花的啟示,主佛的降臨,正大穹於壞滅,救眾生於危難。應驗夢中的地震天象,受益大法化解為拆遷。悟到了;也就捨得坦然。懂得了;也就看的淡然。在往後修煉的日子裡,在體驗艱辛與磨難的時候,以師尊在《轉法輪》中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的教誨,把多餘的東西剔除,以真善忍衡量標準、經由時間洗鍊而奠定下來的生命理念;如果事與願違,相信師尊一定另有安排。

莫忘使命,前題是救人。搬遷期間,從摸底到評估,從開發商到政府官員,從民警到街辦,社區和拆遷辦。面對著他們,放下自我,見面就講,能勸退的就勸退。當我談到他們最近所謂「敲門運動」騷擾居民的同時,那些明白真相的人說: 「那不是擾民嗎?那可是違反法律的事情呀」。面對十九年來的這場迫害,堂堂正正把我們的環境和真相無所保留的全面的展示給了他(她)們。有的一進門就說;「人不一樣,這環境也不一樣,太美了,太舒服了」。還有的說:「很可惜,就要拆了,沒辦法,政府非要這樣干」。在此期間,我均以禮相待的沏上茶水,讓給他(她)坐下來,聽我講清真相。凡是已接觸到、已明白真相的人,都已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因為是限期搬遷,雖然我是最後一戶搬走,甚至還有些沒來得及搬走的東西,但我最大的欣慰是救了那些該救的世人和生命,能夠來到我們這個環境,就與師父有著很大的緣份。當他(她)們把拆遷款送到我手上的時候,隨著一陣酸觸不由自主流下了眼淚,我望著那所即將被拆掉的房子,久久難以平靜……臨別時我對著它說:「謝謝你的陪伴,謝謝你的配合,謝謝你的付出,待我修成了,請你上我的世界」。

十五天的搬遷時間,已經不容我再有留戀。一切交給師父,一切順其自然。猶如上學升級,一切自有答案。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為避開被當地社區、民警的騷擾,為了安全,女兒幫我在一個偏遠安靜的地區,臨時租了一套房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適合於做三件事而不被干擾、另一個別樣的修煉環境,從此結束了為了避開騷擾,在車裡過夜的那些日子。利用改變了的環境,選擇更多的一些救人方式。除了到戶外發資料,講真相,做三退。用網絡,寫文章、以不同角度、不同層次、以喜聞樂見的「詩歌」等不同方式的文字形式與更多的親朋好友,同事同學,家人孩子交流切磋,講清真相,啟迪他們的善念,喚醒他們的良知,事半功倍,卓有成效。證實法的事能夠做成,是大法的威德,那是師父賜予的智慧。「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一切基點為救人,勸說三退上萬人。

師父說:「大家知道啊,大法弟子有許多事情要留給未來。不一定是留給人,也許在宇宙中,你們在證實法嘛,在某些方面看行不行,走出未來的路。」(《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四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大法師父的弟子,是在這個過程中成就著一個覺者所應該面對的一切,留給後人的光輝史篇。

師父在《精進要旨》-〈論語〉中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有位不曾相識的世人,看了我發給他的文稿後,讚嘆不已,以稱自己為女神,敬重我們大法弟子。 所以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必須達到標準。師尊要求我們「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 (《精進要旨》〈論語〉)

神聖、崇高、最偉大的大法師尊。宇宙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主佛降尊紆貴,不畏艱難險阻,一步一步捨生忘死的來到這共產邪靈肆虐的五濁惡世,當人類敗壞到如此地步的時候,拯救了人類,淨化人類的心靈、法輪大法是人類的希望!洪恩浩蕩。

而今所有助師正法的弟子們,師父賦予我們的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兌現我們所有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約,圓滿隨師回家。!

而今所有助師正法的弟子們,用生命譜寫著華章,證實著這條人成神之路,法輪大法的神跡將留給後人,萬古流芳。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