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就去做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11日】

師父新講法《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到:「因為師父講了,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這個修煉的集體,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為了你提高的。」我加深記憶: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之後,我碰上了這樣一件事。

昨天晚上學完法回家,我想著孩子想喝飲料,就去一趟超市買兩瓶吧,可是我的車筐里已經裝了兩包列印紙,墜的車筐很不穩了,就想著要不就以後再買吧。又一想,明後天都不方便去買,等孩子來了別沒有喝的。就這樣我到超市買了兩個大瓶飲料,掛在車把上,晃晃蕩盪的,挺費力的把著車把。我騎上車子進入小區,這段路很黑沒有路燈,右側還停著一排汽車,我想對面最好別有汽車過來,路窄不好騎了,剛想完,對面就來了一輛計程車,還開的挺快,我儘量往右側靠,也看不好左右的距離,只顧著躲計程車,因車把太重,很不靈活,我就覺得車把「咣」一下撞在右側一輛汽車的後視鏡上,一下就把後視鏡撞的鏡面朝外了,當時感覺是被撞斷了,好像鏡片也裂開了,我的自行車也把持不住了,我連人帶車摔下去,就在那一瞬間,我喊:師父啊...... 於是我沒有摔倒,車子倒了,東西散落一地。腿和腳幾處磕在車子上,也沒有怎麼疼。那時都不敢好好看一看被撞的那個汽車怎麼樣了,就想趕快離開吧,這汽車撞壞了,不得賠人家嗎。心裡還後悔,這要是不買飲料,直接從另一條路回家,不就沒有事了?那個計程車也真是的......

回到家,看到腳背破了點皮兒,膝蓋處有一塊兒青紫,心裡念叨著:謝謝師父。但心裡總覺得不對勁,我這不是屬於逃逸嗎?只有大陸這些沒有道德水準的人才會這樣干哪,大法弟子不該這樣對待吧;這也不怨我呀,你看我也受傷了嘛;要不我去給車貼個條子,找到那個車主?哎呀,那車好像是個高個越野車,得賠許多錢哪;現在儘是訛人的,躲還來不及還找上門?那塊兒那麼黑誰也看不見,拉倒吧...... 這腦袋像開鍋似的,在裡面各說個的。

第二天早晨,我身上很乏,困的不行,渾身腫脹,心想那個人是不是在罵我啊。我這時感到心底有一種很軟的東西,這個東西是不堂堂正正的東西,它使得我做事沒有底氣,開口講話沒有正念,老想把自己藏起來。我想起師父的法,哦,我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要我提高的。我又想起在《紐西蘭講法》中的法:

「弟子:魔性很強,周圍環境又不好,如何處理?

師:我想這都與你修煉有關係,不是幫你消業就是幫你提高心性,所以你得正確對待。有的人處在很困難的情況中時,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所以保證對你們都有好處。你們所以認為對你沒有好處是你還放不下人造成的,你覺的對你不公,你覺的他不應該這樣對待你,應該更好的對待你。」

哦,不是消業就是幫我提高,我怎樣做是提高呢。我認為倒霉,認為不是好事是因為「放不下人造成的」啊。那我就一定要找出來那些人的思維,去掉它。因為現在我們所有做的一切,就是為了救度眾生,為了救度眾生,這些人心、思維必須去掉,只有去掉它,那些眾生才能得救。

師父說:「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映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北美巡迴講法》)

於是我坐下來發正念:天黑沒有人看見,但是漫天神佛全都看得見,是我欠下的我就去還,選擇了修煉能去躲嗎?一定要堂堂正正面對!也可能我與這個人就是這種緣份吧,也許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救他呢,我怎麼能不做呢?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這事的出現就是要使那些人心暴露出來,讓我去掉它,救度天體眾生的。我求師父加持,在這件事情中所有被觸動的人心,所有反應出來的人心,統統滅盡!真我——主元神必須正法,不能滋養它們。我絲毫不再顧及這件事情的結果,不再猜測那個人的表現,這些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人心我絕對的不能留,它們在另外空間就是實實在在的生命,是不同化法的生命,只有被淘汰。

我又清理一下那個車主的空間場,清除阻擋其明白真相的邪惡因素。我感到那些敗物沒有了,我又底氣十足,正念十足了。我拿起筆寫下了一張條子:很抱歉,是我碰壞了你的後視鏡,請與我聯繫,電話××××。我下樓走到那幾輛車的面前,辨別哪個是我撞的那個。看到一輛車的後視鏡是不對勁的,歪向一邊,就是它了。原來是一輛大眾兩廂的轎車,不是什麼越野車。而且後視鏡看上去也沒有斷開,我用手一掰,一下正了過來,是帶有卡扣、可以轉換不同角度的那種,根本就沒有壞。我心裡這個高興啊,謝謝師父啊!但我發現鏡片上面有一條子黑道子,是我的自行車把(上面有膠皮套)划上去的,心想,得了,頂多是換一個鏡片啦,自己去換吧,要不了多少錢,我迅速轉身離開。剛走兩步,一想,這不還是有漏嗎,還有逃避的因素,我怎麼還要保留那一點陰暗的東西呢,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好,該我承擔的就承擔。我又走回去,拿出一塊紙,擦拭這面鏡子,竟然擦掉了黑道子。而這時我的心就變得非常坦然了,沒有了那種竊喜,好像這一切就該是這樣的,大法弟子就是應該這樣對待的!心裡越來越沉穩!這輛車也好像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

這事過後我也找發生這件事的原因。「萬物法為大」(《洪吟五-茶道》)。攜帶列印紙是要做證實法的事情,是最重要的,應該專一做好,不要把生活上的事情也摻和進去;想圖個順便,一下都做完的心理,也是執著,就會有干擾。而且在做的過程中也沒有正念對待。走那段沒有路燈的路段時,應該是不許有車來,而不是怕有車來,每一念,不注意可能就會帶來麻煩。

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