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鑄生命

祥實


【正見網2019年07月14日】

得法

我於1988年高中畢業進入一家藥廠工作,成為了一名製藥工人。由於常年接觸氨基卞、青黴素、先鋒黴素等藥物,患上了嚴重的哮喘病。

一開始是整宿咳嗽,後來發展到喘。班也上不了。整天喘,上不來氣,從白天喘到黑夜,再從黑夜喘到清晨,整天整宿的喘息不停,多少年來就是這個樣子,人瘦的一把骨頭。上醫院就用激素等頂藥,過了藥勁還喘。生活十分痛苦,給家庭帶來了沉重的負擔。當時心臟、肺、氣管都已肥大變型,肺與氣管已經失去彈性(纖維化)後被職業病院確診為四級傷殘。

當時醫院住著另一藥廠的三名職工,和我是同樣病狀,常年掛床,每天與病魔抗爭,藥量逐漸加大,說上不來氣就上不來氣,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兩個年後我到醫院復檢,已經走兩個,只有一個活著。我有幸見到了她,她是四十多歲,單身,瘦高的個。她說:她現在很怕自己一個人呆著,感到恐懼,說不定到那天生命就要結束了。我很同情她,但在疾病面前我們是那樣的渺小,那樣的無能為力。想想自己活的太艱難了,我的未來該怎辦呢?那時我才二十多歲。

正當我痛苦萬分,對生活喪失信心悲觀無望的時候,法輪大法點燃了我生命的航標燈,1996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由於業力太大,悟性太差,大法展現出來的神奇、美好,很多弟子都能看到或感受的到,而我卻看不到這些。

記得有一次看師父的五國講法錄像,師父說:最可惜的就是和法擦肩而過的,沒真正在法中修的。我當時知道是師父在對我說,但還是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這法得的可真不易,這個門坎設的挺高。

走入修煉

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當地有很多同修都去北京反映情況、證實大法。當時母親同修在師父的點化下也想去北京,約定和同修一起去。我當時的身體還是喘的挺嚴重,我並沒有去北京的想法。媽媽說:「你在家怎麼辦呢?誰照顧你啊?也跟我們去吧!」我就跟著去了。結果在長春就被截回,後被關押到看守所。由於法理不清,又被稀里糊塗的轉化了。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左右被放回。回來後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放棄修煉了。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明白 做錯了。再看《轉法輪》正好翻到「因為人是自己掉到迷中來的,應該毀滅的,給你一次在這迷中讓你往回返的機會。能返回去就返回去,返不回去,那就是繼續輪迴和毀滅。」[1]我一看這不完了嗎?要銷毀,我完了,眾生也完了。這不行啊,跪在師父法像前給師父磕頭,求師父幫幫我,我要好好修煉了。當時把頭都磕青。再看書:「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

從此以後我每天早早起床,晚上不到十二點不睡覺。有一次睡覺早了,自己從床上掉到地上去了。悟到是師父在看護我讓我精進,感恩師父的慈悲看護。有時也出去發資料,當時是冬天,雖然喘我還是堅持出去,路人看見說:都這樣了還出來干什麼?我不動心,就是聽師父的堅持做好三件事。就這樣我每天差不多能學一本《轉法輪》。學了一年的時間,這時再看法時,師父點化我:這回我的弟子和以前可不一樣了。

在勞教所反迫害

我於2002年12月8日,邪黨十六大前夜被非法抄家、非法綁架。當時我有點懵不知怎麼辦了,到底為什麼?第二天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後來被判非法勞教二年。到了勞教所看到了《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法中說:「這裡我要說的不是這一部份,我說的是我們真正的大法弟子最近出現一些問題。當然事情個別,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也在思考。其實呢,你們有的生命在歷史上都是經過了生生世世的轉生的,在人類社會中、在無明的迷中,很可能和舊勢力簽下過什麼約定:在正法哪一天我要怎麼樣做、怎麼樣走。在當時的舊法理中看是絕對的對,所以你們個別的學員有簽過這樣約的,所以就在我們大法弟子中,不時的會出現一些事情。這些問題出現的目地,是舊勢力覺的有的學員認為修了大法了就什麼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麼危險都沒有了。所以它們看到了:這不行,這不等於上了保險了嗎?學了大法就不怕了,這本身這顆心還不夠大嗎?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製造麻煩。就是這麼來的。那麼它們製造麻煩時,師父有無數的法身和無數的正神護法,為什麼不管呢?是因為我們有些大法弟子在歷史上跟舊的勢力簽過什麼約,所以舊的勢力死死抓住這一點不放」。【3】我明白我是跟舊勢力簽過約的,再有就是上一次沒做好造業了。法中又說了:「它們為了它們安排的事情不出問題,在上一個地球時它們已經演習過一遍了。大家想想,它們能不執著嗎?它們能放手它們要做的嗎?可是呢,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什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4】我每天都背這段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有一次在夢中有一個聲音說:給你吧,我一看給我了一個卷著的紙,可能是契約吧!在勞教所我每天就是背法、發正念抵制迫害,也時常喘。在勞教所我被迫害蹲一塊磚;被用手銬著掛在床頭電擊,惡警楊隊拿著電棍問我:你還煉不煉了?我想:你不配考驗我。當時手銬就開了,把她們嚇了一跳。當時的情況是隨時都有被拉出去迫害的可能。

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2004年我回到家中。家裡的情況是父親得了淋巴癌做了手術,(當時同病房的患者都死)父親手術成功活了下了。這在醫學上是奇蹟,醫院解釋不了,說是誤診。父親已於2012年病逝,延長了十年的壽命。感恩師尊慈悲救度。家裡的環境已經不能容我在家中呆了,我出去租房子住。我沒有錢,身體又時常喘。生活的很艱辛。買一顆白菜得吃一星期,幾十元錢得花一個月。當時租的是合廚,鄰居幾天沒看到我,都得看看別死在屋裡。那時我也出去發資料。從2005年我開始做真相資料,那時是同修有一台刻錄機沒人用了,給我拿來了,我放到房東的大立櫃裡刻錄光碟。後來我們單位破產,在父親的幫助下,按工傷給我開一些生活費,我的生活有了一些保障。但除了租房子也所剩不多。我又換租了獨門獨戶的房子,增添了電腦、印表機開始了製做真相資料。這些年中我做的資料有真相光碟、真相小冊子、新經文、大法護身符、明慧檯曆、明慧掛曆、大法書、《九評》、《終極目的》、明慧週刊 等。我這朵小花在師尊的呵護下已經穩健的走過了十多個年頭,平穩的向世間灑著甘露,救度這一方的眾生。

在做真相之餘有時我也面對面講真相,特別是出去發檯曆救人。我與一、兩個同修結伴而行,帶上年曆。背上背著雙肩包,手裡再帶一個小拎包便於發放,見面就說:見面是緣,得到是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祝你新年交好運!再講三退保命保平安 ,一般都退,因為從咱們口裡吐出的都是蓮花,把邪惡滅了,再講真相他就能接受了。北方的冬天很冷,為了方便記名有時就不帶手套。有一次回家著急上廁所,手凍得不好使,褲子都解不開了。

我們有時也配合整體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發正念。清除了邪惡,救度著眾生。

戰勝病魔 恢復健康

我在身體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別人得了大法,立杆見影,身體變化天翻地覆;而我和所有人都不一樣,病痛一直折磨著我,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管多麼艱難,我就是不放棄修煉,堅定的做著我該做的三件事。一堅持就是二十多年。只是喘息的時間間隔越來越長,喘息時間越來越短。每次喘過一宿早晨起床煉功是最痛苦的事情,站都站不直,那也挺著煉。尤其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隨機下走,一煉一身汗,苦不堪言。煉煉歇歇,五套功法煉下得半天的時間。好不容易闖過來了,沒兩天就喘上了,再突破,再喘、再突破反反覆覆。有一次晚上喘了一宿,早上還沒停,父親來電話說:我的床上缺個木方子,你去給買一個。我一看考驗來了,雖然喘的厲害,我不能把它當成病,我去。我晃晃蕩盪走出門,到父親家門口,看見我爸說:你大爺給我了一個木方子不用你了,又過了一關。我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不管我身體啥樣我都堅持參加,從不耽誤。有一次同修讓我去另一個同修家,到那個同修家沒有直達的車,從我家到車站得走兩站多的路,下車還要穿過一個小樹林。當時我也正喘著,真是打怵去。可是一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把它當成是病。關來了過吧!咬牙去,同修看到我很吃力就說打個車吧,我拒絕了。等回來的時候就恢復正常。

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八千多個日日夜夜,大法在淨化我的身體,大法在洗滌我的心靈。在病痛的折磨下我沒有倒下,因為我有師尊的呵護;在邪惡的風狂打壓下我沒有倒下,因為我有大法的救度;面對世人的侮辱嘲諷我平和寧靜,因為我是眾生的希望。大法把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殘疾人,鑄造成今天的大法徒。是師尊的慈悲!是法的偉大!是偉大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眾生反饋    

我現在已經不喘了,身體已經恢復了健康。這是醫學史的奇蹟,是對大法超常科學的實證。我的親人見到我很吃驚,你真好了!有一次我碰到我家的一個老鄰居,她問我你家那個有病的啥樣了?我說就是我啊!我煉法輪功煉好了!還有一次我碰到了另一個鄰居,她都不認出我了,跟她說後,她說我們以為你早死了呢!你原來都站不直,現在也站直了,身體也健康了。我說是大法救了我。我是幸運的,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大法給了我新生。

有一個同修說你是修大法了,不然的話你的生命早就該結束了。感恩師尊的救度!感恩師尊給我的修煉機緣!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
【4】: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