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乳母盡忠 秦王禮祭(數文)

羅義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7月18日】

一、乳母忠義,秦王禮祭!

東晉葛洪《韓詩外傳》記載:
    
戰國末期,秦國進攻魏國,大獲全勝,但魏國的小公子,卻因逃亡而未能捉獲。於是,秦國告令魏國:「有能捉住公子的,賞金千斤;藏匿公子的,誅滅三族。」原來,是魏公子的乳母,帶著他逃跑了。有人對乳母說:「獻出公子能得重賞,你知道他的下落,應當去報告。」

乳母正言厲色地說:「我不知道公子的下落,即使知道,我寧可死,也不會去報告。我聽說義不叛道,勇不怕死。凡是為別人養孩子的,都盡力讓他活,而不會盡力讓他死。我難道可以見利忘義、貪生怕死嗎?」

於是乳母就帶著公子,逃到山澤中。秦軍發現後眾箭齊發,乳母用自己的身體掩護公子,身中十二箭,終於未讓箭射中公子。

秦王聽說後,以隆重的儀禮,祭奠乳母,並封其兄為大夫(官職名)。   
 
二、不辨「餳"「錫」

明代陸深《金台紀聞》記載:
    
金華地方的戴元禮,是明朝初年的名醫。他曾被召到南京。在南京,一次,他看到一戶醫生家,被前來求醫的人,塞得滿滿的,主人應酬不暇。戴元禮猜測那醫生一定是醫術高明,便盯著眼睛看,只見那醫生按方子發藥,都沒有奇特的地方。他回家後感到奇怪,就每天前去觀看。偶然見到一個求藥的人,已經離開醫生家,那醫生追上來告訴他說:「臨煎時,在裡面加一塊錫。」說完,揮手讓他走了。戴元禮這才大奇,心裡想:沒有把錫放在藥里煎的方子!特地向那醫生請教。那醫生回答說:「是古方子。」戴元禮請求看看那本醫書,一看,那醫生說的「錫」字,原來是「餳」字。戴元禮急忙為他糾正。唉,醫生不分清「餳」「錫」二字,而為人治病,社會上的人,怎麼能夠不謹慎呢?  
             
三、誤認了丞相的馬

明代鄭瑄《昨非庵日纂》記載:
    
卓茂曾經駕車出門,有人認為他的馬,是自己丟失的。卓茂問他道:「你丟失馬多長時間了?」那人回答說:「一個多月了。」卓茂這匹馬跟他幾年了,心知這馬不是那人的,但仍然解下馬給他,自己拉著車子走了。將走的時候,他回過頭來,對那人說:「如果不是你的馬,希望你到丞相府,把馬送還我。」某一天,那人從別處得到了自己丟失的馬,就到丞相府,歸還了卓茂(丞相)的馬。

四、焚券了債

明代鄭瑄《昨非庵日纂》記載:
 
李士謙,字子約。北魏時曾為廣平王參軍,入北齊、隋,不再做官。待人慈愛,善談玄理,死時,聞訊者皆為其流淚。

隋朝李士謙,把幾千石糧食,借給了同鄉的人。剛巧,這年糧食沒有豐收,借糧的人家,無法償還。李士謙把所有的借糧人請來,擺下酒食,招待他們,並當著他們的面,把債券都燒了,說:「債務了結了。」

第二年糧食大豐收,借了糧食的人,都爭著來還債,李士謙一概拒絕不受。

有人對他說:「你積了很多陰德。」李士謙說:「做了人不知道的好事,才叫陰德。而我現在的行為,都是你知道的。怎麼算陰德呢?」

五、不識石榴

隋侯白《啟顏錄》記載:
    
隋朝時,山東的鄭元昌,是個有權有勢的人,平素喜歡不懂裝懂。有一天,他參加宴會,高踞首席,宴會很豐盛,還有許多水果。他不認識石榴,但又不肯放下架子問人,便裝出內行的樣子,帶皮就啃,覺得又酸又澀,就對主人說:「這個紅饃饃,好像沒煮熟,你們得把它再煮一煮。」
    
六、里母辨誣

東晉葛洪《韓詩外傳》記載:
 
有一位婦人,與同里的一位老婦,關係很好。有一次,這位婦人被懷疑偷了家裡的肉,她的婆婆十分生氣,便將她趕出家門。

這位婦人心中十分委屈,便去告訴里母。里母聽完她的哭訴,說:「你先慢慢走,我馬上讓你婆婆叫你回去。」

於是,里母捆好一團亂麻,拿著去婦人家討個火種。到了以後,對婦人的婆婆說:「我家的狗,因為爭一塊肉,互相撕咬,結果咬死了一隻,現在,我借個火去煮狗肉。」婦人的婆婆聽了,心中一怔,這才知道媳婦是清白無辜的,急忙派人去把媳婦追了回來。
    
七、兄弟友愛

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記載:
    
南北朝時,江陵有位名叫王玄紹的人,有兩個弟弟,一個叫王孝英,一個叫王子敏。他們兄弟三人,相互特別友愛。一個人有什麼好吃的,三個人一定要聚到一起吃,不會有誰先偷偷地嘗一口。兄弟三個人平時雖然都非常勤勉不怠,注意互相友愛,但是相見後,仍然感覺自己做得很不夠。
   
後來,江陵陷沒,王玄紹因為身軀魁梧,被賊兵包圍在中間,兩個弟弟都爭先恐後地用自己的身體,遮擋哥哥,要求代替哥哥去死。但是,最終也沒能把哥哥解救出來。於是一起死去。
    
八、朱國楨不問吉凶

明代 朱國楨《涌幢小品》記載:    

有個姓程的人,擅長術數之學,拿著某老師、某朋友的信,到我(原文作者朱國楨自稱)家,要給我占卜。

我說:「不要談論,先吃飯去。」那人有點吃驚。吃完飯後,我接著說:

「我是個蠢人,做秀才時,並不占卜以問吉凶,為什麼呢?因為得了好兆頭,未必是好事;得了壞兆頭,未必是壞事。再說,一個窮書生,不計較在什麼地方,多花些力氣。又譬如說,本來有好事而得了壞兆頭,預先發幾天愁;本來是壞事而得了好兆頭,日後使人失望,煩惱就更厲害。所以,我就只聽信天命,不占卜吉凶。」

那人默默不語。臨別時,求我寫封信推薦他,我說:「我平生很少與人交往,我只有一個老師、一個朋友,我給他們的信,已經先寫過了。」

那人一句話不說,走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