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經典故事(九)

法徒


【正見網2019年07月16日】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家修煉大法,包括動作舒緩的五套功法。修煉法輪功不僅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還能提升人的道德,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今,短短二十多年,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六百五十多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文字,是迄今為止被翻譯成外國語言文字最多的中文書籍。

在億萬修煉者群體中,有平民百姓,有專家學者、也有高官富賈。有來自大陸、台灣、歐美,有華裔、也有西方各族裔,分屬不同的社會階層和背景,因不同的機緣得以接觸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從而走上修煉的道路。通過通讀法輪大法的著作並按照法輪大法所教導的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並輔以煉習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他們獲得了道德的昇華和身心的淨化,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幾乎每個真修者都有一個動人的精典故事。這裡因篇幅有限,僅選集部分作一系列報導。

一、各界精英修煉故事

二、國家公務員(退休離休人員)的修煉故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前,中國大陸公務員(離休退休人員),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已形成了很大的一個群體, 比如中央機關、國務院各部委辦等等都有大法弟子,只是人數多少不等 ,而這其中包括部長在內的各級領導幹部中都有大法弟子在修煉。當時的外經貿部,是中央、國務院各部委大法弟子最多的部委之一。

(一)在中央機關煉功點上的見聞

作者:中國北京大法弟子

我於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當時在中央機關工作,現已退休。當時在中央機關煉功點上出現了不少奇蹟,這些都突破了當今科學的領域,打破了人們的認知水平。機關很多老幹部也陸續走進這個煉功場。煉功人數最多達六、七十人,局級以上的有二十多人。

我時常想,法輪功真是高德大法,為那麼多人解除病痛折磨,卻不收一分錢,這在當今世上誰能做到?如果全國的人都煉法輪功,會給個人、家庭帶來多大的幸福,社會道德也會極大提升。

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

我從小在學校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在大學我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第一次感受到政治的險惡;經過了從地方到中央機關的工作經歷,接觸了從科級到部級的各級幹部,體會到人生的艱辛、人世間的險惡,我的身體也每況愈下。到四十多歲時,身體走到最低谷,體內長了腫塊,心臟、胃、腰腿到處都有毛病,特別是血色素只有四點六克,經常頭暈,身體非常虛弱。病沒少看、藥沒少吃,但身體仍無好轉,只覺得所有的藥物對我都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一九九七年煉功後我的身體迅速好轉。最神奇的是,因血色素太低,我的眼睛看東西總像蒙著一層霧一樣,可煉功才一週,那天早晨,當我走進公園,突然感到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清亮起來了,從此我的眼睛明亮了,我的心也亮堂了。我的體力也恢復很快,那種每天疲憊不堪的狀態徹底消失了。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到現在再沒進過一次醫院,再沒吃過一粒藥。

我的兒子被診斷為癲癇病,須常年服藥,而且藥物是麻痹神經的,副作用很大,服藥後會使人整天昏昏沉沉的。我對孩子的病非常擔心,因為這種病會影響他的一生,而且如果頻繁發作,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當時我剛煉功,不懂更多的法理,只覺得這功肯定能治好孩子的病,於是我帶兒子參加了一期看師父講法錄像的學習班,隨後,兒子原來蒼白的臉僅幾天也變得紅潤了。

就這短短的幾天,兒子的病竟奇蹟般的好了,這在醫學上真是奇蹟。我曾問過這方面的專家,說這病在世界上都屬於疑難雜症,很難治癒。看著兒子逐漸長成了一個快樂、健康、挺拔的小伙子,後來又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又生了可愛的小寶寶,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我見證了大法在我家的神奇,感謝師父救苦救難的大慈大悲,可師父從沒收過我們一分錢啊。

危重病的老幹部重返健康

一位退休的老幹部當年七十多歲了。她身患癌症、心腦血管病、植物神經功能紊亂等十幾種病,大夫說她的每一種病都是要命的。她被老幹部局列為危重病號。她每天一把藥一把藥的吃,病也不見好轉,還大小便失禁,痛苦不堪,全靠老伴悉心照料。

後來她煉了法輪功,僅半年就恢復了健康。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所有的藥都停了。而且走路輕盈、鶴髮童顏。更為奇特的是,她的一隻胳膊因作乳腺癌手術時胸部肌肉被全部切除而不能抬起,但在一次煉功中卻突然抬起來了,這讓大家驚奇不已。

看到她身體的神奇變化,很多老人為之感嘆,因此,不少人也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之中。那位老幹部也自動承擔起義務教功的責任。

大家真服氣了

機關宿舍大院有一位老人因工作不順,加之她本人性格急躁,在家裡和老伴鬧得不可開交,經常和老伴吵鬧打架,而且還棍棒相加。老伴不堪忍受,和她離婚了。她的氣又轉向鄰居,和鄰居經常吵架,甚至撕毀鄰居的信件,還往樓下鄰居家潑水。鄰居只好搬家了。大家都說她很難纏,說法輪功教人向善,如果能改造了她,大家就真服氣了。

這位老人脾氣不好,身體更差,是嚴重的三高病人,特別是得了糖尿病,使自身免疫力下降。得了感冒竟三個月不好,也下不了樓。她自己也覺得生活沒有意義,想死的念頭都有(這是後來她在自己的修煉心得體會中說的)。

在剛才提及的那位老大姐的勸說下,她開始煉功,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她的身體得到很大的改變,各項指標都正常了,血壓正常了,血脂正常了,血糖也正常了,人也顯得年輕了。

她開始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以前買菜挑來揀去,最後趁人不注意再抓上一把;煉功後,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想到賣菜人的不易,起早貪黑,住的是窩棚一樣的屋子,冬天沒暖氣,夏天沒空調,為了養家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真不容易,她買菜時再不象以前挑挑揀揀,還有兩三次別人多找了錢,她都原數退回。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買菜人都感動的說,大姨,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太少了。

由於她心性的提高,師父給她開了天目。有一天她興奮地告訴大家,昨晚她煉靜功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隻大眼睛,是豎著的,眼睛清澈,一眨一眨的看著她。她還看見了有九顆星星閃爍著七彩光輝,那色彩是從來沒見過的漂亮。她激動不已說,原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啊。

她煉功幾個月後,皮膚光潔細嫩,人也變得年輕了,內心祥和自信,對別人也和氣了。大家都說法輪功真把她改變了。

很多老幹部陸續走進煉功場

隨著煉功,大家身體都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一對老夫婦患有心臟病,特別是老伴常年臥床,一動先要吃速效救心丸。他們煉功後,身體獲得健康,把家中剩下的藥也送給了別人。還有一位老人耳朵失聰多年,煉功不久就恢復了聽力。

一個老工人腰間盤突出已二十多年,平時下樓已需要老伴用輪椅推她,煉功三天後她竟能自己下床並提水到樓下澆花,並從此腰完全好了。這裡還有不少三高病人,按醫生講須終生服藥的,煉功後,身體都變的健康了,都不再吃藥了。

在煉功點上還出現了不少奇蹟,有五、六個人開了天目,看到了旋轉的法輪,看到了紅光,看到了紫氣升騰,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

看到這些變化,機關很多老幹部也陸續走進這個煉功場。煉功人數最多達六、七十人,局級以上的有二十多人。

煉功點上在醫學領域超常現象層出不窮,讓人激動不已,我時常想,法輪功真是高德大法,為那麼多人解除病痛折磨,卻不收一分錢,這在當今世上誰能做到?如果全國的人都煉法輪功,會給個人、家庭帶來多大的幸福,社會道德也會極大提升。

那時的我覺得自己又重返青春,無病一身輕,每天煉完功都感到神清氣爽,內心充滿歡樂祥和,而且生命充滿希望和陽光。我感到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光了。

偉大的佛法響徹中央機關的禮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們被通知到禮堂聽傳達邪黨中央迫害法輪功的一號文件。其中有兩個主要內容:一個是師父經文《再論迷信》,另一個是三零一醫院老院長李其華的一篇心得體會。

李其華是中共最早培養的醫學專家,後任三零一醫院院長。他老伴兒是嚴重的三高病人,他守著全國最好的醫院、最好的醫療條件、最好的大夫,竟然治不了老伴兒的病。但是老伴兒煉法輪功兩、三個月後,身體竟神奇的變好了,嘴唇紅潤了,所有的藥也都停了。看到老伴兒的變化,他作為一名資深醫學工作者感嘆不已,開始關注法輪功。他覺得這個功法太好了。在談到關於迷信的看法時,他說,科學未探測到的領域還很多,所以不能說科學還沒有發現的就是迷信,比如氣功所出現的很多奇異現象就是科學還沒有探測到的。最後他誠懇的說,我希望有病而又在醫院醫治無效的人,不妨去學煉一下法輪功,也許就會出現奇蹟。

當時禮堂鴉雀無聲,我的心被強烈的震撼著,感到了佛法宏大的慈悲、威嚴和智慧,竟以這樣的方式讓這裡的眾生能聽聞佛法,破這裡眾生頭腦中的陳舊觀念。

而所謂的「批判」空洞無物,只有那些軍頭、政頭的插話「迷信、何其迷信」、「受黨教育這麼多年還如此迷信、世界觀有問題」等等。

會議結束後,我聽到好多人都在說:我覺得人家說的很有道理,院長(李其華)說的有事實、有根據,沒什麼錯呀。同事看到我說,你今天的氣色真好。

後來,這個一號文件被封存於檔案室,只有部級以上的幹部才能借閱。

經過四天的思考判斷,沿著真善忍修煉這條路我走定了。哪怕師父就是一個常人(這是我當時的認識),我也會感恩師父、敬重師父,絕不做任何有損師父、有損大法的事。當這一念明晰後,我又捧起了《轉法輪》,身心又清亮起來。

我工作在中央機關,儘管當時的壓力很大,但內心坦蕩,從未感到害怕。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了我的空間場,也是師父多次幫我化解了危機。我要求自己按照大法弟子的風範堂堂正正工作在自己的崗位上,反倒贏得大家對我的尊重和好評。

我們以往的同修,又陸續回到修煉之中。當我們準備重新恢復學法小組,那天下班回家,只見漫天絢麗的晚霞照亮天空,我的心被震撼了,我們做對了,這是師父對我們的肯定和期盼。

佛法的威嚴

在中央機關里,搞運動是家常便飯,特別是有些老幹部,只要上頭一聲令下,指向哪裡,就打向哪裡。

那些在迫害法輪功中賣力參與的人也紛紛遭到惡報。

機關黨委主抓批判法輪功的是一位剛競爭上崗的四十多歲的年輕人,因為剛上任,工作自然努力。單位有位大法弟子曾給他講過真相,並告誡他: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但他不聽勸告,組織召開座談會,污衊法輪功。一年後他突感不適,到醫院檢查,發現時已是肝癌晚期,一年後痛苦離世。

另一位局級幹部在迫害法輪功時最為賣力,她分管的部門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學員,她組織部門人員進行監控,最後把這位學員送進轉化班。她還在全機關大會上介紹經驗,聲嘶力竭地批判,以顯示她的所謂覺悟。不久,她的女兒生孩子後發現是骨癌,她把孩子接回家,把女兒送進腫瘤醫院。孩子回家嗷嗷待哺,女兒在醫院痛苦難熬。最後她女兒在孩子兩週歲生日時去世。

有一個人本來身體很棒,經常出去旅遊,由於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夫妻雙雙得了胰腺癌,相繼離世;還有一個老幹部在批判會上很狂的辱罵師父,不久得腦血栓再也不能說話,送進醫院後離世。這些事例不一而足,不再贅述。

這些發生在身邊的種種事例足以讓人驚心動魄了,看到他們的悲慘境遇實在讓人可悲,但他們都是在無知中對佛法犯罪的。從而加深了自己講真相救人的責任心和緊迫感。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在中央機關煉功點上的見聞」)

(二)二零一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政府官員感謝師恩

作者: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二零一七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現將自己修煉前後的一些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

政府為官 深受其害

我畢業於某大學政治系,滿腦子灌的都是馬列主義、共產主義等邪說,但那時卻認為是世間真理。後來在學校當老師的時候,也教學生這些東西;當然也教過別的課程,同事都開玩笑說我是「全才」。

幾年後,我被調進了政府部門工作。那時我對這個黨很「熱愛」,對自己的工作也很自豪、很認真,覺的人應該「上進」,在一九八九年,我加入了共產邪黨組織。沒多久,「六四學潮」的悲慘下場讓我有了很多的想法。我開始對這個一向宣傳自己「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產生了懷疑,覺的它說的和做的不一樣,帶有欺騙和邪惡性。想法歸想法,卻不敢說。

第二年,我開始主管宣傳,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專門乾的是為邪黨編假話歌功頌德、愚弄百姓的勾當。開始的時候,我很反感,對領導明目張胆的教我如何造假宣傳的言行更是厭惡。然而日復一日,漸漸的我的稜角被磨平了,習以為常了,寫什麼、宣傳什麼,滿嘴的謊話,我已不再感到違心,而是覺的就是這樣的。在外的應酬,使我變的圓滑、八面玲瓏;還使我養成了很多惡習,抽菸、喝酒等等,在家裡則脾氣暴躁、大男子主義、說一不二。儘管在別人看來,我風風光光,可有時我也感到一種無名的苦悶,不知人活著有什麼意義。

九十年代初,我去南方考察,又去了香港、澳門,這下讓我開了眼界。我的思想有了變化,驚訝的發現我曾經鑽研的「馬列主義」、「毛××思想」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被愚弄了。那一刻,我的心真的不知是什麼滋味。

錯失一次修煉機緣

一九九七年的一段日子,我發現妻子天天到點就出去,就問她干什麼去了,妻子說學功。我又問什麼功,叫什麼名,對你有什麼好處。她說法輪功,這個功好,能治病,能讓人提高。妻子給我《轉法輪》,我用一宿的時間看了一遍,兩隻眼睛感到冒紅光。

我覺的書很好,啟發人的智力,讓人明白人從何處來及最終的走向。但我認為自己是黨員,書里講的和共產黨的理論不一樣,我不能照書里說的去做,也不能天天出去學法、煉功,這要叫人家看見了,算咋回事呀?就錯過了機緣,與大法擦肩而過。但我對大法不牴觸。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全面打壓法輪功,受邪黨謊言的欺騙,特別是江澤民集團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響,我對大法有了敵視。而且我也參與對大法的抹黑宣傳與誣陷,造下了很多罪業。

妻子不放棄大法,有時出去。我多多少少也知道她去干什麼,不過,我雖然有一絲擔心,但也不怕,覺的妻子大不了就是給抓起來,公安口的人我都熟,我能把她整出來。

後來我耳朵里聽到了一些反映和一些風涼話:他還「整」法輪功呢,他媳婦就是法輪功(弟子)!聽了這話,我很惱火,幾年前與妻子大幹了一場,鬧到要離婚的地步。冷靜下來後,我想了很多,自己在政府工作,又是搞宣傳的,離婚了這事傳出去不好聽,於是我打消了這個念頭。誰知妻子來勁了,非得要離,我堅持不去,最後我倆沒離成。

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六年,我突發腦出血,住進了醫院。第一天左側開顱手術,第二天右側顱內又出血,醫生立即又給我進行了第二次手術,醫生多次下達了病危通知。

第三天,妻子向醫生請求進搶救室和我說幾句話,那時我已人事不省。妻子提著我的耳朵,告訴我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又把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給我戴上,並請求大法師父救我。

當時同事們都認為我不行了,都來看我;但妻子對大法堅信,相信大法是超常的。九天以後,妻子要求把我轉到普通病房,妻子開始給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逐漸的眼睛能看到東西了,也認人了,有時還能坐起來,但半個身子仍然不能動,大便知道,小便失禁。

經過家屬商量,我出院回家,慢慢康復。由於妻子上班很忙,就請了一個法輪功學員做保姆。她每天都給我播放大法真相音像,我有時看、有時聽。說來太神奇了,我能一點點的下床了,小便也有知覺了。

一個多月後,一天妻子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象哄小孩一樣,說我念一遍你念一遍,如果你和我念一百遍,我請你吃餃子去。妻子一遍一遍的數著,念完一百遍,我倆去離家較遠的一個餃子館。

吃完餃子,妻子說:打個車回家吧!我說:不用,我不累,我要走著。我一直走了七里路。這時妻子又問我累不累,我說不累,還要走。這是出院以後,我第一次走這麼遠的路,這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從這以後,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保姆離開了。妻子又給我請了一個常人照顧我,一個月後,這個保姆也走了。親朋好友還有女兒多次勸說妻子給我做理療、用藥治療,說會恢復的更快。妻子當時壓力很大,覺的我也沒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煉,不治療又怕常人不理解,就帶我去醫院全面檢查,給我用藥、康復理療。沒想到四天後,在去吃早餐的路上,我腦出血後遺症突然發作,嚴重抽搐,神志不清,倒在了路上。一個熟人看見了,建議打一二零。妻子心裡一邊求著師父,一邊想不能讓一二零把我帶走,就對熟人說好點了。妻子一直求師父,又對熟人說:又好點了!話音一落,我清醒過來了。

之後,我又犯了五次。沒有用藥和理療之前,我腦出血後遺症一次也沒發作過,現在卻越治療我的血壓越高,降壓藥根本不起作用。妻子看到這種情況,把藥停了,對我說:只有師父能救你,咱還得信師父信法。我就和妻子每天去她的單位,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我的身體有了更明顯的變化,走路不累,身體飄輕。

走入修煉 了悟人生

一天,妻子去同修家學法,我也跟著,就這樣,我拿起了《轉法輪》,開始學法了。半年後,我才開始煉功,不久,我全身的病症都不治而愈。以前由於想事太多,常常失眠,現在也能睡個好覺了;二零零七年因為冠心病,我安了支架,從此長期靠藥物維持,胃都被燒壞了,吃一點韭菜就會難受好幾天,現在我也不用吃藥維持了;我曾患有嚴重的灰指甲,現在兩個腳的趾甲都是新長的……總之,我現在是一身輕。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感到有奔頭了,開竅了,人生有了正確的目標,不再稀里糊塗的生活。以前我的脾氣非常暴躁,點火就炸,妻子不敢惹我;現在我修煉了,反過來了,妻子偶爾的還對我發火了,我就不吱聲,知道這是我修心性的時候,修煉人應該做到忍呀。以前受無神論的毒害,認為只有這一生一世,我就吃好的喝好的,盡情享受;現在我吃好吃孬都已不在乎。有時遇事也能想到大法,儘量按法的要求去做。

我家樓上的鄰居已換了三家,衛生間始終往我家滴水,誰都沒有去修。現在的鄰居,妻子也向她反映過這個情況。一天在樓道,妻子遇見了她,就說你家的衛生間還漏。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樓上鄰居敲開我家門,站在門口,老大的不願意,說了很多的話,總的意思就是不管,推卸責任。看她的架勢,我要是說上兩句,就得幹起來。想到自己修大法了,我不能和她一樣,就一聲沒吭。

在我得腦出血之前,單位有個退休的同事向我借幾十萬元錢,開發工程項目,急用,答應兩年後就還。我想,她的項目能作為抵押,平時在單位彼此也比較信任,我家裡沒那麼多錢,就向親朋好友湊錢,在沒有任何合同或借條的情況下,直接把錢轉給了她。可是後來卻找不到她了,打電話也不接,可能把我拉黑了。我心裡很急,想了很多辦法,要把她抓住怎麼怎麼樣。

一次在路上遇見了她,妻子提及此事,她還有點不承認,說沒有那麼多吧。當時我沒說話,怕把她逼急了,以後再抓不著她的影,先把她穩住。還有一次在一個場合看到她,她也沒有還錢的意思。我向別人借的那些錢,我一點點的還,現在也已經還完了。兩年多過去了,現在我也找不到她了。但是大法的法理讓我把此事從心裡放下了,師父講:「古人云:錢乃身外之物。」[1]「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

妻子天天出去做證實法的事,我也跟著,有時發正念,有時貼點粘貼,有時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由於曾在政府部門呆過多年,本地區的很多人都認識我。妻子講真相,我在旁邊也說兩句,我指著自己的頭說,我原來這裡千瘡百孔,現在我學大法了,命保住了,身體好了,還不打針吃藥,多好!我的現身說法,很有說服力。

一天妻子逗我:「你學大法了,你給大法花了多少錢?」我說:「一分錢沒花。」妻子說:「那你以前咋說我把錢都給大法了呢?」我回答:「那是我胡說八道。」

我修大法了,真的是感到很幸福,心裡所有的不平衡,只要學法,都能在書里找到平衡,從而心平氣和。我現在已經離不開大法了,不讓學都不行了。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我只有好好修煉,才能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弟子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政府官員感謝師恩」-)

(三)在機關領導崗位上證實大法

作者: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九五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我不是帶著治病心走入大法修煉的,但得法後師父很快把我身體淨化了,使我無病一身輕。

洪揚大法

學法讓我體悟到了大法的殊勝與美好,於是我請了很多本《轉法輪》,無償送給願意了解大法的親朋好友,使他們在大法中受益。我也因此常常穿梭在城市與農村之間,為他們傳遞師父經文和大法材料,並與他們交流修煉心得。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什麼或讓我寫什麼所謂的保證書。

「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裡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隨後,我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了單位的書記,他明白了真相,從沒在會上讓職工簽名,也從不搞與邪黨保持一致的什麼運動,直到今天,他近七十歲的人,拜讀了《轉法輪》,更可喜的是他的人脈較廣,勸人們三退,並告訴我說,我替你勸三退,而且退的全是邪黨黨員。我想不管怎樣,三退加速了解體中共,敲響了邪黨的喪鐘,他的善舉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會得福報的。

我還把大法的神奇講給單位職工們。一位職工的弟弟有病,我利用中午時間帶上《轉法輪》到他家去,面對他全家五口人,我講了大法的美好並把書留給他們看。在從他家回單位的途中,師父鼓勵我,我身輕無比,勝似行走在太空。我中午在單位吃飯,飯後有四、五位職工要鍛鍊身體,我得知後教他們煉法輪功,每天中午煉,堅持了近一週。

休息日和朋友們聚會,在朋友家吃完飯,五、六個人也一同煉法輪功,為隨後的三退打下了基礎。那段時間裡,邪黨公安人員到處收集煉法輪功人員名單,有同修告訴我你得注點意,市公安局的名單里有你。那時我脫口而出「他管不著我」。今天想起此事,我都覺得當時自己的這一念很正,在法上,所以我不歸邪惡管,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法溶入了我心中。

救度世人

自從師尊讓我們救度世人的法講出後,我沒有什麼豪言壯語,更沒有什麼感慨萬千,就是想,師父讓我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從此我堅持:

第一,每向職工講話就是洪揚「真、善、忍」宇宙大法,包括向客戶講話,我利用一切可以講話的機會,從不請基層領導代筆,深入淺出,不管講什麼都要講如何做人,做怎樣的人,標準是什麼,把洪揚宇宙大法貫穿在講話之中。我在單位活動的講話,上級領導及職工讚嘆,這也為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救人要先用法歸正自己。在工作中我處處用大法的法理衡量自己,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不貪、不占、不凌駕於他人之上,自己份內事不推不減,令領導及職工佩服。因此,我拉近了與他們的關係。從九九年「七二零」後我調了幾個工作單位,幾乎把這幾個單位的職工都勸退(三退)了。我按著師父的教導理智、智慧地與他們講三退,職工無一人反對。我平時將三退的職工用點名簿記下,在最後一個單位勸職工三退時發現了一位同修,我把單位尚未三退的兩名職工告訴了同修,讓她做好此事,她做的很好,後來告訴我她已為那兩名職工三退了。

除了職工三退外,職工家屬也是我講真相的對像。可喜的是,有職工已走入修煉,而且職工帶動了家屬走入修煉,比如有一位職工走入修煉後,帶動了四位家屬走入修煉。

第三,全面講真相。除了本單位職工外,我還將幾位上級領導勸三退。家中的親朋好友我更是心中有數,基本沒落下誰,相隔千山萬水的親友,師尊兩年前都安排他們全家排著隊到我的身邊得救。近點兒的我專程去勸三退,不管酷暑嚴寒。同學更是講真相的群體,我利用同學聚會之機講真相、勸三退,請同修幫我發正念,形成了強大的正念之場。現在我有時間就對陌生人講真相,發真相材料,做《九評共產黨》等,我的家中與同修們一樣,盛開著資料的鮮花,也和同修配合做些協調的事情。

幾年來,我可以說走到哪真相講到哪,就是出差到外地我也帶上真相資料、粘貼,隨時把大法洪傳到那裡,即使是旅遊纜車裡,我也放上資料,給他人留下真相。

悟法理、向內找

我從得法至今一直堅持學法,可由於自己對法理悟的較差,曾一度產生了歡喜心,認為得了大法了就啥也不怕了,有師父保護了,晚上走黑道不怕、不看、不管。二零零三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單位有活動,我九點多鐘回家,被劫匪打了一棒子,鮮血從頭上直流滲透前胸。處理完後,我捧起《轉法輪》,面對師父熱淚橫流:師父啊!我錯在哪裡?哪裡有漏了?修的不好。師父點醒了我:「有個人手裡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啊!我有修大法了就認為上了保險的漏洞。我及時在法中歸正了自己。

幾年來我養成了一個習慣,無論做哪一件事時,都要想想,這件事符合法嗎?我做這件事的第一念在法上嗎?念不在法上要馬上歸正,事不在法上不去做;我今天做的這件事,有哪些人心翻出來了?這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我一定修去它。

近來我多次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什麼是大法弟子》:「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什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師父講的法再次敲醒了我,自己一度修煉中總看別人,他哪錯了,哪句話不在法上,現在我經常想:修他還是修我?時時向內找修我自己,不是幫別人悟法理,要實實在在的修自己。

正念制惡

修煉說容易,不難,看書學法,做三件事,修去人心;修煉說不容易,也難,你稍有漏洞,舊勢力虎視眈眈看著你,往下拉你,一個心不穩,很容易毀於一旦。

在邪黨的環境下工作,你爭我鬥,司空見慣,我的上級領導工作中受到干擾,有人三番五次寫匿名信告他。因此,很多基層領導就是匿名信中的典型案例,張領導貪、李領導占等。我被誣告:領導啟用煉法輪功的人當領導。

我得知這件事後,不是憤憤不平,而是找自己:我修煉中還有漏洞,否則,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我立即發正念清理自己、清除邪惡因素干擾。此信層層上走,又層層下走,最後上級部門到我單位核實。看到上面的領導手持筆、紙,開口不講匿名信的一個字,而講有人檢舉我煉法輪功,那一刻我沒有怕,有的是師父賜給我的大法的威嚴,我占據了主動,義正辭嚴的問:是誰舉報?把人告訴我,我問問他全局各單位領導群眾打分誰排在前?群眾滿意率誰最高?誰工作最認真負責?要是因為煉法輪功領導和群眾那麼滿意,那說明法輪功好!……我根本不給他們講話的機會,說的他們啞口無言走了。他們又到邪黨書記等領導那了解情況,我心中更有底,他們都明白真相,早已選擇好了未來。聽人說,那領導還去了某個我工作過的單位,結果一切如初。是師父在加持我,是師父在看著呢,整個過程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十幾年的修煉,回過頭來瞅瞅、想想,真的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的幫助。修煉十多年了,今天的我真的感覺到好像才會修煉。今天全揀陽光的寫,目地是洪揚大法、證實大法、見證大法的威德。那些不在法上,該修去的人心,我都要在法中歸正。做好三件事,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原載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網】

(四)原中共某市委書記:修大法半年體會奇蹟

作者: 海外新學員

我今年七十四歲,曾是某市中共的市委書記。這幾年來我一直有情緒不穩定的發作,不時大喊大叫:晚上惡夢不斷、不停小便、失眠,手不停的顫抖:聽力也越來越糟糕。二零一五年七月初:我被心理醫生診斷患有「嚴重憂鬱症」,這一惡訊一下子把我妻子打懵了。因為她了解到這種狀況還會伴有記憶力消失:喪失自理能力,自己的親人也不認識等等嚴重的後果,而且她要時刻看好我,因為我當時還有自殘和自殺傾向。

我和妻子一下子就陷入了崩潰,天天悶悶不樂,埋怨上天對我們不公:也失去了活著的信心。我和妻子的心理負擔很重,壓力也很大,在絕望中,我很想找到心靈上的安慰,在我走投無路時,我們就想起美國的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一直勸我們修煉法輪功,我就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開始看法輪功的書《轉法輪》。

就這樣我抱著一線希望、開始讀《轉法輪》。我連看了四天把《轉法輪》看了一遍,這一遍讀完後:自己感覺心情平靜多了。明白了心情不好是自己造成的,什麼都放不下。天天感到很怨恨、很委屈,心情就越來越沉重,越來越浮躁。晚上睡不著覺,一閉眼就做各種不同的惡夢,醒來一身冷汗。讀了一遍覺得師父講的去掉各種慾望和執著心很有道理。

接下來我又連讀了三遍,就又明白了一些道理。現在自己感到痛苦、難受、受折磨可能是我前半生跟中共幹事所積的業。欠債是要還的,必須讓你受苦受難、受折磨,甚至叫你難以忍受,你欠下的業債才能消去。明白這些後,內心的痛苦就少了些,知道自己應該承受這些魔難。

還有一個就是知道了自己不能有所求,因為人的命運就是上層在你一出生就安排好的。你這一生做什麼,要經過哪些魔難和痛苦是你出生時就已經定好的,是你很難改變的。就是你再努力也只能改變一點小的地方。要想真正改變命運那就只有修煉。明白了這些也就知道了再多的慾望,再強的執著心都是很難改變的。相反也只能給你造更多的業,更多的業也造成更大的痛苦和災難。懂得這個理之後,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在迷失中的我開始有所醒悟。

這時候是紐西蘭的八月份,那一天,妻子第一次跟我學煉法輪功的動作,特別神奇的是,第二天我家的蓮花提前開花了。我知道正常的花期是十月份才會開花。晚上就夢到五、六個身穿袈裟的覺者來到我面前,我說:是李洪志師父來了嗎?我要做您的弟子修法輪大法呀!這時其他覺者都不見了,只有李洪志師父對我笑了笑,然後不見了。我醒來後想起了師父講的「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1]想到這句話,我非常興奮,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之後,我就叫我兒子從明慧網上下載了李洪志師父教功的五套功法視頻。

我和妻子一直很想到煉功點,那一天,我和妻子到公園,看見有不少人在煉法輪功,還有一些學員在發資料,講法輪功的真相。一位中年的法輪功學員看到我就走來說:先生你退黨了嗎?我說:我今年五月就已經退了。這位大法學員說:先生你退黨會得到福報的。我說:我已經離死不遠了。她問:你怎麼了?妻子就把我前段的身體狀況和心理專家醫生的診斷給她大致說了一下。她聽我說完立即就說:「嘿!你今天來對了,看來你和大法有緣呀!你唯一的出路就是修煉法輪大法。」她還說:你這是心病。法輪大法就是修心的,只要你一心一意修煉就一定會好。

在那裡我們也認識了好幾位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很熱心的幫助我並糾正我的煉功動作。經過交談,知道了他們已經修煉大法十五、六年了。為了幫助我在修煉上提高:法輪功學員曹太太就提議在我們家組成一個煉功學法小組,固定時間我們一起學法交流修煉心得。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家第一次學法交流修煉心得那一天,很神奇的是早上我那棵八月份開過花的蓮花又突然開花兒了。我想是師父鼓勵我要精進。

我學會四套動功後才開始學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我怎麼學都盤不上腿,自己想第五套功法的盤腿可能做不到了。第一是因為我沒有功底,以前從來沒有煉過什麼功,其它體育方面的活動也沒有做過。二是我年齡也大了,腿腳胯關節也很硬,我自己沒有信心。曹太太鼓勵我說:慢慢來,只要你有決心煉:師父會神力加持幫助你修煉的。我說:我就試試看。我自己也暗下決心。不能怕苦怕痛,修煉就是要能吃苦中之苦。這樣我每天晚上讀經文,白天煉五套功法。《轉法輪》讀了一遍又一遍,讀完接著再讀下一遍。我自己也不知道讀了多少遍,每讀一遍都有新的感受和理解。越讀越想讀,心性也越來越平靜。

法輪大法教我真、善、忍返本歸真,一心向善。忍天下難忍之事。我也要求自己:一定要說真話,做善事,忍屈辱,保持一個清靜平常心,不再自尋煩惱怨天尤人。因為我現在是一位法輪功的修煉者。

在修心的同時,我也抓緊時間煉功。經過我自身努力和老學員的幫助,不僅學會了前四套功法,第五套盤坐一個月我就能盤上。到了三個月我就能盤到了小盤。與我同修的老學員很震驚,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這麼快我就能做到盤坐。他們說:你可能有根基,因為你年紀大了,可能師父法身來幫助你。我也深信師尊給我加持。

再者我信師父,我在讀經文中師尊就講了要消掉業力,將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就得「勞其筋骨,苦其心志」[1]。我前半生跟中共做事,肯定造了不少業力。我自己想要儘快消掉這些業力,就暗下決心:先在煉功中不怕苦。在煉「法輪樁法」時手舉的又酸又沉真的很難堅持,自己想為了消掉這些業力強忍也要堅持。聽師尊的話,一定要不怕這個痛苦過程。

特別是在煉第五套功法時,盤腿這一關真的很痛苦、很難很難的。開始盤腿的半月二十天左右時,簡直是要死要活的感覺。對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說:過去我自己是不敢想像的。那腿痛的難以形容,特別是心裡鬧的更厲害、更難熬,我就堅持再堅持。經過兩個月的苦煉:勇猛精進,難關終於過去。盤腿打坐開始一分鐘、二分鐘、到現在的五分鐘十分鐘,這一般很難、很痛苦。過十分鐘以後,痛苦就慢慢開始減輕,就能夠堅持了。

我只修了半年,就已經驗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內心到底有多麼激動,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不僅治好了我的病痛,也拯救了我的心靈和生命。

一是我的右腿在十多年前摔傷,經過各種各樣的治療、烤電、艾灸、針灸、刮痧、拔罐拍打等。用了許多辦法一直沒有治好,經常痛。到了颳風下雨天更糟糕,這麼多年來一直折磨著我。我煉功三個月以後我的腿痛就好了。

二是我的頸椎病已經是幾十年了,醫生曾多次建議我做手術治療。醫生說頸椎突出很嚴重:如果壓迫神經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我怕手術失敗身體癱瘓,就一直堅持沒做手術。所以幾十年來我經常忍受壓迫神經帶來的劇烈頭痛、嘔吐等折磨。我也用了很多辦法治療,一直都不見效,時好時壞,重的時候睡覺都翻不了身。大概我煉功後的四個月左右,奇蹟出現了,我的頸椎痛也基本上好了,現在脖子活動自如了。

三是我的兩個手指關節腫大,手握不了拳頭。也是經常痛,醫生說是關節發炎。醫生給開消炎藥吃,幾個月不減輕。醫生又懷疑說是痛風,也經過吃藥治療。也一直不好,也是在我煉功三個月左右:手指關節開始消腫不痛了。

最後,也是最嚴重的、威脅我生命的嚴重憂鬱症症狀開始有所好轉,直接感覺是做惡夢的次數減少了,大喊大叫的次數也減少了,心情平靜多了,隨著閱讀《轉法輪》次數的增多,再有師尊的法力加持:我那顆浮躁不定的心,開始慢慢有所清靜、平穩。所以睡覺就好了很多,胡思亂想的事情也少了很多。原來的恐懼情緒、厭世的思想也有好轉。最近有認識我的朋友看到我說:你的氣色變化很大。原來臉色發青,現在臉上的青色散去了,你吃什麼補品了嗎?還有的朋友說:你以前總是愁眉苦臉,情緒非常沉重的樣子。現在感覺你這些狀況消失了。總之,現在我自己的感覺和朋友看到的我都有好的變化。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迫害下所遭受到的魔難,我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有義務向不明真相的人們去說真相。揭穿中共製造的陰謀假相。我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組去每家每戶派發真相資料,向來自中國民眾宣揚法輪大法。並勸他們退黨、退團。

有兩件事情我還想分享,在我剛開始修煉時,在草地上煉功時。一閉眼睛就有五、六個穿著袈裟的覺者在我面前飄來飄去。我心裡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很快其他覺者就不見了,剩下師尊的法身微笑著看著我。以後我煉功時總感到師尊與我同行。還有一件事是最近發生的,我正在煉功。忽然有兩個魔頭出現在我面前,把我嚇了一跳,很緊張,不自覺的就呼叫李洪志師尊救我,這一叫:魔頭立刻就不見了。這我才知道師尊的法身每時每刻在保護著我。

我對師尊要說的話很多、很多。想和大家分享我得法後的福報很多、很多。今後我一定按師尊的經文要求自己,一無所求、一心一意修煉自己,做好師尊說的三件事,做一個按照師尊要求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原中共某市委書記-修大法半年體會奇蹟」)

(五)一名政府官員從「公款」消費到自己掏錢的轉變

作者:歸真

退休前,我連續六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其實修煉的人早已淡泊了名利,但是我從中看到,人們內心深處還是嚮往那些純真、美好的東西。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社會上出現了氣功熱。當時在政府機關工作人員中很熱衷於練氣功,因為大家的生活已經比較優越了,就很注重身體的健康保養,而氣功健身已經被科技界證實了具有超常的效果。

那時,只要社會上流行什麼氣功,我和單位的同事們就練什麼氣功。幾年下來,我自己都說不清練了多少種氣功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一位一起練氣功的同事對我說,現在有一種功叫法輪功,健身效果最好,功法簡單,還教人向善。我一聽健身效果最好,就說,試試看啊。

初識法輪功

那時城市的各大廣場和公園裡都有煉法輪功的,很容易找到。第二天清晨我到家附近的公園裡去學法輪功,當場就有人教功,還是免費的。我跟著比劃著名動作,感覺到很強的能量流通遍全身,很舒服。

聽說法輪功還有書,我就借了一本《轉法輪》回家看。結果,越看《轉法輪》越覺得此書與眾不同,和我以前接觸的任何氣功都不一樣,以前學其它功時不明白的事、包括我看宗教書籍時解不開的疑問、從兒時一直到大學也沒有解開的對宇宙、生命的一些迷惑,在這本書里都明明白白的得到了答案。書里的文字淺顯易懂,其中的道理卻深奧博大,我很震撼,覺得法輪功確實不一般。

學法輪功三個月以後,最明顯的變化是我原本虛弱的體質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我小時候家境貧寒,母親有粗脖子病,醫院檢查是嚴重缺碘,母親身體一直不好,家人都說她的身體狀況遺傳給了我,我從小到大虛弱無力,睡眠不好,而且睡不醒,總是渾身疲乏。可是學了法輪功之後,我的身體輕鬆了,走路腿也不沉了,再也沒有了疲乏的感覺。

可是,修煉法輪功不僅僅是祛病健身,要想達到真正的身心健康,就必須改變自己,做一個好人。這個做起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領略修煉的真諦

剛看《轉法輪》的時候,看到裡面有句話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回顧過去,我真的是在「你爭我奪」中度過的。多年的政府部門工作,我早已習慣了官場的黑暗,自己也在隨波逐流。

很早以前就有人告訴我,工作中「千萬別說真話,說了就倒霉」。弄虛作假、貪腐、敗壞成了「識時務」、「合潮流」。中國官場買官賣官、以權謀私、花錢辦事是公開的潛規則。那時我把公款吃喝、送禮收禮當成平常事,因為周圍的同事、領導都這樣做。利益確實得到不少,可是我的內心並不愉快,而且得的越多,心裡越覺得空虛。

一天,我出去吃飯,付錢的時候想:我現在學了法輪功了,不應該像以前那樣用公款付帳了。其實所謂的「公款」是誰的錢?都是老百姓的納稅錢。想到《轉法輪》里講的「得」和「失」的關係,我就決心不用別人的錢了。

但是掏錢的時候真難受,這麼多年了,早已忘了掏自己錢的滋味。身上的肉和骨頭都疼。我咬著牙頂著難受勁兒,硬是自己付了錢。回家後,我卻感到渾身前所未有的輕鬆。我領略到了修煉的真諦,就是要真正地改變自己。

後來花自己的錢就不那麼難受了。那時我把皮包分成兩格,一格裝自己的錢,一格裝「公款」,辦私事絕不用公款。再後來,花自己的錢成了習慣,包括我個人寫信都不用單位的信封。也沒人監督,就自然而然的想到法輪功,然後就憑著良心做了。從那往後覺的活得特別明白,特別坦蕩,每天都是從心裡往外的舒暢。

節假日是中國大陸政府部門的「收禮」季節,我們單位也不例外。比如年度檢查工作時,下屬單位為了要「政績」,都要對我「表示」一些錢物;下屬單位為了申請工程項目,也給我送錢,等等。學法輪功後我一律拒收或退回。有一次,海邊的一個下屬單位送來鮮魚,不好退回,我就折錢退回。我也不用公車辦私事,有時碰巧用了,就折錢幫助貧困地區。一開始送禮的人看我不收,走路見著我就躲著走,擔心我到時候不「關照」他們。在考評幹部時,我看工作、看人品、看道德,一碗水端平,他們也就放心了、不送了。有人跟我說:「領導要都像你們法輪功這樣,社會就好了,國家就好了!」

以前單位里的年輕人,有不會的工作不敢輕易問,因為別人有時故意告訴錯誤的做法,然後等著看笑話。即使被看了笑話,以後大家見面還得笑臉相對,反正就是勾心鬥角,貌合神離,互相戒備,沒有什麼真心實意。他們對我卻很信任,有私人話也和我說。我就是多看別人的優點,真心為別人好,不傳話,有什麼流言和是非,到我這就停止。

看到人們內心深處的嚮往

政府機關每年要評選「優秀公務員」,這個靠大家投票選舉,不和利益掛鉤。退休前,我連續六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最後那年,只幹了半年就到退休日子了,大家仍然評我為那個年度的優秀公務員。這是同事們的真實心聲。其實修煉的人早已淡泊了名利,但是我從中看到,人們內心深處還是嚮往那些純真、美好的東西。

「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人來到世間的目的是什麼?」千百年來,人們或許都曾思考過這些問題,都在追尋著答案。修煉法輪大法十幾年來,我從做好人開始,得到了身心的健康,我也知道了法輪佛法修煉的博大精深內涵,是遠遠超越於此的。我慶幸在有生之年找到了生命的答案。真心希望人們能去了解一下真相,我想每一個善念尚存的人都會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

(選編自【大紀元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一名政府官員從公款消費到自己掏錢的轉變」)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