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史前人類用月亮計時

【正見新聞網2019年07月11日】

考古證據顯示,在第一種文字、最早的城市和宗教出現之前很久的時期,人類就在使用月亮計時。岩洞壁畫和石雕揭示了早期人類計時的複雜性。

據《科學新聞》(Science News)報導,紐約科爾蓋特大學(Colgate University)天文和人類學名譽教授、考古天文學奠基學者之一安東尼‧阿韋尼(Anthony Aveni)說:「顯然它(月亮)是鍾,有確鑿的證據顯示距今2.5萬年、3萬年甚至3.5萬年前,這(用月亮計時)就存在了。」

人們描述在自然界中看到的景象時,動物和夜空是最常見的兩個主題。目前發現的最早的岩洞壁畫之一、約4萬年前婆羅洲島的一副壁畫,畫有一頭帶角的公牛。歐洲一些作於3.7萬年前的岩洞壁畫也有野牛,還有一些幾何圖形,一些研究者認為它們代表星星和月亮。

幾十年來,很多史前學家和考古學家都認為遠古人類作畫是出於本能創作的衝動。

19世紀末出現新觀點認為,舊石器時代人類描繪自然不止是藝術用途,並逐漸得到關注。20世紀初法國天主教神父、考古學家阿貝‧亨利‧布勒伊(Abbe Henri Breuil)對此理論進行了進一步闡釋,認為壁畫和雕刻上的野牛、獅子是一種儀式藝術,為了得到捕獵的好運而作。

20世紀60年代,記者改行為業餘人類學家的亞歷山大‧馬薩克(Alexander Marshack)首次提出,這些圖案可能有更實際的作用:用於指示時間。

早期年鑑

德國成人教育中心和天文台的科學史學家、天文學家麥可‧拉朋格魯克(Michael Rappengluck)說,早在3萬年前人類就經常把動植物的變化周期和天上特定星星的變化、以及月相變化聯繫起來。

他認為這些早期的岩洞壁畫是古代的年鑑,因為它們把時間信息和生命的周期聯繫在一起。

拉朋格魯克說,光靠季節的變化計時是不夠的。在3萬年前,人類需要去很遠的地方尋找食物,他們需要更恆定的、為他們指示時間的東西。

「人們仔細觀察月亮的軌跡,記下它相對地平線的位置以及月相的變化。」拉朋格魯克在其2015年出版的《考古天文學與民族天文學手冊》(Handbook of Archaeoastronomy and Ethnoastronomy)中寫到。

馬薩克第一個提出舊石器時代人類用月亮指示時間的觀點。他認真考察了法國博物館內大量的早期人類用骨頭、鹿茸製作的物品,上面刻有各種圖案。

多數人認為這些圖案是當時人類打發閒暇時間的產物,而馬薩克視它們為最早的天空年鑑。

在一塊約2.8萬年前,位於法國一個名為阿布里‧布蘭查德(Abri Blanchard)史前部落的骨頭碎片上,他發現了一些由小洞眼組成的圖案,有的組成逗號一樣的弧線,有的是圓形。他認為這是月亮周期的記載。他的觀點得到歐洲、美國考古學界的關注。

阿韋尼說,知道哪個晚上月亮最明亮的獵手就具有了「適應性優勢」,「這是岩洞壁畫內容很重要的一個作用」。

13道凹痕


位於法國多爾多涅(Dordogne)的石灰岩浮雕「勞斯的維納斯」(The Venus of Laussel,又稱「持角杯的維納斯」)。

阿韋尼說,馬薩克公開他的發現幾十年後,歷史學家和人類學家越發注意到這個歷史時期以及之後很多類似以月亮為主題的圖案。

位於法國多爾多涅(Dordogne)的石灰岩浮雕「勞斯的維納斯」(The Venus of Laussel,又稱「持角杯的維納斯」)就是一個不尋常的例子。學者估計它創作於距今2.2~2.7萬年前,一位女性手持一個牛角形觥,左手撫腹呈立姿。觥上刻有13條凹痕。

現在,一些考古學家認為這13道凹痕代表著一年中月亮的周期數——也差不多是女性一年的行經次數。一輪月亮周期約29.5天,與女性平均一次月經周期基本一致。拉朋格魯克估計3萬年前的人類用月亮和星星的變化安排受孕。

多爾多涅地區還有著名的拉斯科洞穴(Lascaux)壁畫,估計作於1.7萬年前,有大量馬和牛的圖案。一隻懷孕的母馬奔向一隻大雄鹿,下面畫著26個黑點,前蹄隱沒在另外13個等間距圓點中。

拉朋格魯克認為這些動物可能代表季節。在歐洲,牛在春季下崽;馬下崽和交配都在晚春;鹿在初秋發情;羊一般在冬至左右交配。

拉朋格魯克估計,圓點代表13個月亮周期,26可能代表一個恆星月(sidereal month)的天數,即月球相對天上的群星回到相同位置所經歷的時間。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