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河北專案真相電話分享

瑞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19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首先恭讀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的一段講法「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修煉永遠都是第一位的,特別是到了最後的時期。」

這次河北專案電話我打的雖然不太多,但接通率不錯,達到了90%,可是比較突出的例子沒有。但是河北專案撥打,我收穫最大的是打電話過程中和過後對照電話撥打情況向內找,實修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我個人理解在撥打真相電話時眾生展現的狀態都是我應該去實修的。現在和大家分享一些。

一、針對喝酒的

這包電話都是同一個公安局的,恰巧他們幾個人正在喝酒,。第一個人接3次最長聽1分32秒,關機了。第二個人接3次最長聽2分30秒,邊聊邊聽,掛機後再不接了。第3個人接兩次20秒左右掛機再不接了。

當時就想我打這幾個電話怎麼都是喝酒的,同時《轉法輪》第七講里的「因為他不是修煉他主元神,是為了麻醉主元神。」這段法打到我的腦子裡。

過後我向內找,覺得自己有時候真是主意識不強,沒有正念。比如:一直堅持八年多的早晨3點50分的晨煉,近幾個月有時就不能起來。找了多次只認為自己有安逸心。這次再深找,發現就是有時主意識不強,導致沒有正念,讓安逸心占了上風,就想多睡一會。結果還得在白天找時間煉功。這方面向內找自己注意後,專案結束到現在打真相電話還沒有碰到喝酒的。

二、針對警察罵人的

有兩個警察的電話,每人都撥了20多次,他們接3次,罵三次。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沒碰到罵人的電話了,以前一碰到罵人的就認為有爭鬥心,黨文化,僅此而已。深找下去發現是有「恨」這個敗壞的物質。《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中寫到「共產邪靈主要是由「恨」構成的。「恨」是一種物質,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說「恨」就是一種生命,是構成共產邪靈的根本因素。」還寫到「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

我明白了也認識到了,共產邪靈的「恨」這個敗壞的生命真得需要徹底的認清它,必須從根子上挖掉它。因為它會派生出怨、怒、狂、暴躁等敗壞因素。比如:今年我去紐約參加法會,往返時在兩個機場出了很大的麻煩,甚至沒上去已經預定的飛機。由於自己語言又不通,當時那個怨已經到了頂點,怨航空工作人員過於謹慎,根本沒有必要。怨航空公司辦事效率低,發誓再也不會坐瑞士航空的飛機了,當怨達到這種程度時已經忘記向內找了。怨、怒、狂、暴躁等這些由恨派生出來的敗壞因素直接阻礙我們修煉。

三,針對害怕不敢聽的

有幾個警察的電話講其它的真相開始都在聽,可是一提到「法輪功」這三個字馬上就掛機。這是因為他們都知道中共的邪惡,怕自找麻煩、怕受牽連才這樣做的。當然這裡邊又有我要修的了。

我在國內時那真是怕,因為每天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不知道都遇到什麼人,什麼情況。那時主要是怕被抓、怕被迫害。來到國外了感覺沒有什麼可怕的了。但通過打電話的狀態向內找發現還是有怕心,比如怕家人被警察找麻煩、怕家人來不了國外等等。這個怕轉移到家人身上了。

四,針對接幾次關機的

碰到一些這樣的電話,開始還覺得自己接通時的切入點講的不好,人家不願意聽,所以接一兩次就關機了。後來發現還不完全是。因為我在講真相時針對政法委的,610的,被追查國際追查的,公安局的,派出所的,檢察院的,法院的,監獄的,看守所的,政府機關的等等吧,視對方的工作性質切入點是不同的。但為什麼接兩三次就關機的電話這麼多?我覺得這個時候還是應該向內找自己,提高自己。我認真檢視自己,發現我真也是不願意聽逆耳的話。比如:我女兒同修時而給我指出來哪不對了,哪沒做好啦,等等。有時能聽進去,有時就不願意聽,不願意聽時就會嚴肅的告訴她:不要再說了。深挖下去這裡有面子心、愛聽好話的心、虛榮心等其實就是求名的心、保護自己的心。

五,針對說不敬師父的話的

一個派出所警察的電話大多數他都接,共撥30多次,接20多次。他從第二次開始一直說不敬師不敬法的話。他們也是正在喝酒。

電話一通,對方接說:你是誰呀?我是這樣切入的:郭先生你好啊!因為現在是個特殊時期,是人命關天的時候,其中也包括你啊,所以給你打這個電話。您知道嗎?6月17日在英國倫敦, 「獨立人民法庭」舉行終審判決,認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個犯罪政權。原因就是中共大量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犯下了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二十多家國際主流媒體爭相報導這一新聞。你在這個犯罪政權的公安系統里工作,即使你沒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學員,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我可以給你舉個實例。他聽了1分12秒,掛機了。第二次接起後就開始說不敬師不敬法的話。接一次說一次,說了20次左右。

當時我也向內找了,但找的很膚淺。在這之前,我一直感覺自己還是很注意敬師敬法的,但打電話的這個狀態促使我再深找自己。發現仍然有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比如:我和同修在平台上每天背法,有時時間充裕了會背五個小時,開始時能雙盤,打坐時間長腿疼了就單盤,時間再長了就散盤或伸直腿,自己也感覺不對,但還是沒太注意。比如有時在平台上學法走形式不入心,比如煉功時或發正念時精力不集中等。細想起來這些都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以後一定要注意這些不是小事的小事。

小結

以上是我撥打河北省專案過程中和過後針對撥打狀態,實修自己向內找的一點體會。其實我找出來的執著還有很多,今天只是把記憶中比較深刻的講出來和大家分享。

向內找真是法寶啊,當我對這次河北專案所有的電話狀態向內找後,正趕上接下來發整點正念,感覺自己被強大的能量場加持著,發正念的效果出奇的好,妙語難述。煉功時也被強大的能量包圍著,思想里沒有了雜念。煉靜功時感覺自己在慢慢地往上升,有時是在旋轉。這些都是我修煉過程中不是經常出現的。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以上都是個人所悟所想,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出。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