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老周的故事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7月29日】

〈踏莎行•對比〉
慾望山多,
付出太少,
不平妒嫉傷心老。
六親不認只存錢,
愚愚叨叨天天吵。
付出多多,
所求寸少,
不爭不搶常微笑。
積德行善做完人,
四鄰胡同齊夸好。

老周今年七十歲,於一九九六年正月十八日幸遇法輪大法。

拜讀了師尊的偉大著作《轉法輪》後,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解開了他人生中的許多迷惑,使他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從而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一、大法修的是慈悲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老周時時、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對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別人比自己過的好,只希望做一個有益於別人的人。

如遇道路不平就填一填,補一補,看到路上有石頭,撿一撿,以免別人踢了腳或絆倒。

看到人家有困難伸出援手幫一幫,大事無能為力,小事倒是做了不少。

正如劉備講的:不要因為善小,就不為之,不要因為惡小就為之。小善能積成大善,小惡也能積成大惡。

二零零零年的臘月,接連下了幾天大雨,村裡的排水港用挖土機清港,挖出的泥巴卸在路上多處,堵塞了差不多全長一千五百多米長的路段,而這條路是通向集市的要道,屬於交通要道。一個多星期仍是沒人管。

老周想:快過年了,來往的人更多,泥巴不清理,行人多不方便啊!我是個修煉人,大法修的是慈悲,我不能不管。

於是,他脫去棉衣,用鐵鍬將路面的泥巴一鍬鍬挪到港邊的岸上,一段段的清,一段段的清。

一個下午用了五個多小時的時間,清了三百多米。雖是寒冷的冬天,雖然滿身的汗、雖然有點累,但一點不覺的苦,心裡很舒暢,做好人真的很幸福!

第二天、第三天……他又用了兩天的時間,把整段路上的泥沙都搬走了,路通了。

認識老周的人道:「老頭,又在修橋補路啊!」「這老頭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問:「老頭,大冬天的脫了棉衣干,多少錢包下來的?」

也有的人問:「是哪個照顧的?數目一定很可觀,給錢少了誰干呀?」

老周笑眯眯的道:「沒人叫我干,也沒人給我錢,只要大家走個好路,我就放心。」

在當地有很多人知道他是修煉法輪功真善忍的,很多人都道:「真想不通,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別人給錢也不幹的事,法輪功不要錢、主動干,一心為別人,共產黨的幹部誰做得到啊?法輪功這麼好,怎麼共產黨還要打壓呢?這共產黨真是神經病,莫名其妙!」

老周種的稻穀、棉花收成總是比別人好,特別是修煉法輪功以後,產量更比別人高。

二零零九年十月,鄉鎮幹部請老周在「發展種棉會議」上介紹種棉技術,為了讓大家都有個好收成。

他把經驗推廣給更多的農戶。就在這時,他的棉花開了一地,白茫茫一片,來不及撿(因他一個人在家,孩子們都在外地工作),一夜之間都被人撿光了。

第二天,早上老周從集市回來,在路上有人就道:「你那麼多的棉花,什麼時候撿走的?」老周還不以為然,到地里一看,果然被人偷撿了。

村裡的幹部和組長都道:「今年的棉花價格比歷年都高,你這麼多棉花被偷了,怎麼不見你生氣呀?」

婦女主任搶著道:「棉花被人偷了,你連罵都不罵一聲,我明日也來撿,看你罵不罵?」

老周淡然一笑,道:「我修大法修的是慈悲,偷別人東西的人太可憐,他這樣做,肯定是急著要錢用。我要是知道他們夜裡撿,一定會送點東西給他們吃。」

他們都笑老周怎麼這麼傻!

因為中國人都被馬列共產邪教灌入了無神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積德行善,善惡有報之理。

二、用「真善忍」育人 孩子人人夸

老周的兒子大家叫他小周,因父親善良的薰陶,大學畢業後,分到某市政府部門主管人事工作,多年來,視解決民眾的疾苦為己任,秉公為民辦事,善待他人,從不收禮物。

有一次,一老太太哭著來找小周,說她兒子、媳婦要離婚,打得不可開交,她簡直比要死還難受。

老太太傷心的道:「不是他倆感情不好,而是因為歷史遺留問題,我兒子的工作長期得不到解決……。」

聽了老太太的訴說,小周斷定是政策範圍內應該解決的,只是時間久、又牽扯兩屆領導,非常麻煩,不是一日之功。

於是,小周從基礎做起,查檔案、做調查,找兩屆的當事領導,找上級有關部門及領導批准,費了許多周折,花了近半年的時間,終於解決了老太太兒子的工作及相關應享受的福利待遇等問題。

老太太奔波多年、資金耗盡、毫無結果的事如今辦成了,簡直高興的不得了,她的兒子、媳婦樂呵呵,全家人其樂融融。

為了感謝小周,這年臘月二十九,老太太帶了五百元錢和禮品找到了小周家,進門就道:「小周,你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這點小禮物只是老太太我的一點心意。你為我們家辦了這麼大一件好事,沒吃我們家一餐飯、沒喝一杯茶,我怎麼謝你呢?」

小周道:「你老人家把這筆錢帶回去好好過個年,比什麼都好。」

哪知老太太雙膝跪在地上,求小周收下。小周禮貌的扶起老人,拿著老人帶來的錢、物送她回家。

老人邊走邊道:「哪有這樣的好人,送上門也不要,我以前不知給其他領導幹部送了多少、被騙了多少,還沒辦成事。這家的父母是用什麼方法把孩子教育的這麼好?」

後來,小周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們都傳開了:怪不得小周這麼善良,積大德、做善事,原來他家家長是修煉法輪功真善忍的。

九七年的金秋時節,老周家庭院的橘子樹枝壓彎了腰,可謂碩果纍纍,引來了一些小朋友的光顧,三三倆倆的六、七歲小孩常偷偷的來摘橘子吃。

一日,偷橘子的小哥們發現他們的行動被四歲的小小周看見了,簡直嚇的如驚弓之鳥,費了好大勁摘的橘子也顧不上拿,逃命似的跑了。

小小周也跟在他們後面,邊跑邊喊:「你們莫跑,回來把你們摘的橘子拿去吧。」

跑在最後面的小哥聽到這話,立即返回來,不好意思的拿了一些準備走,小小周道:「把你們摘的全拿去。」

老周下午收工回家,摘橘子小朋友的家長到家裡來感謝,道:「你煉法輪功把孩子教育的這麼好,摘你家的橘子,不但不罵,反而還叫我家孩子把橘子拿去,這小孩真不錯。」

晚上小孫子也跟爺爺說了此事。老周笑問:「你為什麼這樣做啊?」

小小周回答道:「人家也是細伢,他們家沒有橘子,還不是想吃點。真善忍就是叫人遇事替別人著想,對吧,爺爺?」

聽了小孫子的話,老周很欣慰!感到平時的言傳身教沒有白做,小孩都感受的到。

全中國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做了那麼多對社會、對人民有益的事情,為當權者造福的事情,愚蠢的江澤民怎麼一點也不明白這個道理?怎麼連個四歲小孩的智商還不如呢?

三、最後警察笑眯眯的問:這個功我們能不能煉?

九九年「七二零」,共產邪教教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禍害人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真是鬧的天翻地覆,謊言遍地,真理無存。迫害手段之殘酷真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

廣大真修的大法弟子雖然學法不長,但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決抵制這場流氓式非法迫害。

老周悟到,向人們講真相、證實大法是自己的歷史責任。

於是大家到省政府、去北京向政府和國家領導人反映修煉人真實情況。

開始跟派出所的警察和頭頭們講真相、說道理,介紹通過修煉大法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的事實,他們都點頭稱是。

可是,他們架不住中共暴政和江魔的淫威,怕丟了自己的官飯碗,昧著良心追隨江魔迫害好人。

有一天,鎮書記、派出所所長,還有村支書等五人找到老周,也引來很多人圍觀,怕是又要綁架。

他們叫老周不要上訪,不要再學法輪功真善忍。

老周當著大家的面,大聲道:「法輪功教人向善,能使人身體健康,能使人道德回升,有什麼不好?上訪是叫領導們深入了解一下法輪功,不了解的話,說出的都是瞎話,豈不讓領導們犯錯誤。

鄉親們,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對!」

村支書忙走到近道:「不要這樣說,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再怎麼說好不能算好,江澤民叫怎麼樣做就怎麼樣做,就是正確的。」老周道:「江澤民說悶聲發大財是最好的,鼓勵貪污腐敗搞二奶。」

他示意不讓說,繼續道:「中央說石灰是黑的,你就說是黑的,說木碳是白的,你陪著說是白的,否則就要被整,這是共產黨的規矩!」在場的人聽了都撇嘴翻白眼。

書記和所長們見狀,怕老周再抵制、揭露他們,不讓他說話,草草收場走了。

村支書氣急敗壞的揚言:「看你法輪功狠還是江澤民狠,現在你跑不了!看李靜能躲到哪去,再要被我抓到了,我打斷她一隻腳,看你還跑不跑!大家聽著,誰幫助抓到了李靜,獎勵五千元。」後來,這個村支書突然得急病死了。

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老周吃完早飯準備下地幹活,一開門三個惡警共匪闖進家,二話不說就開始非法抄家,把所有的大法書和煉功帶被搶劫一空,並將其綁架到派出所。

老周很坦然,面帶笑容,平靜的準備一場正邪大戰。他正想著一定要慈悲救度他們時,非法審訊開始了:

問:「你為什麼不煉別的氣功而單單要煉法輪功?」
答:「一般的氣功只能祛病健身,而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與氣功不能相提並論。」

一魏姓年輕警察裝腔作勢,大聲吼道:「什麼法輪功,純粹是反黨組織,你胡說什麼話?」

老周溫和而有力的道:「你一個毛孩子懂的什麼,你有什麼學歷?你知道喬石嗎?

你知道喬石與一批人大老幹部邊學煉邊觀察,調查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嗎?
你知道國家還給我們師父發了『邊緣科學進步獎』嗎?從某一角度講,他們還不如你嗎?……。」
老周一口氣問的魏姓警察啞口無言。

審問的人忙幫腔:「確實,你比他還歷害些?好了,繼續回答問題。」

問:「你們為什麼要人退黨?」
答:「勸人退黨是神慈悲於人、讓人得救的大善之舉。
且不說共產黨歷次運動導致八千萬中國同胞非正常死亡,就單說共產黨宣揚的無神論,神就足以定共產黨死罪了。
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對神犯下了滔天大罪。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是天意,警示人退出中共、遠離災難。
你入黨、團、隊時,舉手發誓說要把你的生命交給它,你就被邪惡打上了獸的印記。
如果有一天,神對共產党進行清算時,一定不會放過有獸印的黨徒的,這幾年什麼非典雞瘟豬瘟等大瘟疫蠢蠢欲動,古老預言都講了,將來共產黨被一場傳染病大瘟疫滅掉。
你不退出,不就成了共產黨的陪葬品嗎?所以我們勸人退黨,完全是為了人好,是救人!你們說這有錯嗎?
而且我們也沒使用暴力,誰愛退不退,退了我們替他慶幸,不退我們只是替他惋惜。我們沒硬逼著人家來信我們。」

五、六個氣勢洶洶的警察聽著聽著都蔫了,對老周的態度和語氣也變了,一個個笑眯眯的。

問:「煉功為什麼病沒了?我們能不能煉?」答:「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你真正的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修煉,師父會幫你清理身體,幫你消業。
隨著學法的深入,堅持煉功,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斷的提高心性,逐漸的就沒病了。

師父傳法就是為了救度眾生,誰都可以煉。只要你走進大法,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好人,去修煉……。」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你的書我們帶回去看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帶我們也輪換著看,允許我們煉就行了。」

在迫害最瘋狂的二零零一年冬天,老周和一同修信心十足的到二十多里以外的小鎮發資料,泥濘的小路,摔了好幾個跟頭。但是他們無怨無悔,一定要廣大被中共欺騙的世人了解真相,有個美好的未來。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