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 實修 見證神跡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8月04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交流的題目是「背法、實修,見證神跡」。個人體悟,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一、背法,信師信法,不打折扣

一年多以前,我與同修在網絡上開始背《轉法輪》。每天清晨,集體面對面通讀一講《轉法輪》、煉完動功之後,開始背法,後來,每天晚上,又增加四十五分鐘背法時間。

這個背法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要克服不時出現的思想業、身體睏倦等帶來的干擾,卻也錘鍊了我的意志。特別是每周二的晚上,我下了班後,要去上課,回到家很晚了,有時覺得又累又困,就不想背了,想到同修還在線上等著我呢,我就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加強自己的意志力,克服睏倦,堅持上線。其實,只要進入那個背法的場,開始背法,身體的睏倦往往也隨即消失。背法貴在堅持,我們知道,大法珍貴在修煉人的主意識,所以集體背法時,要保持頭腦清醒,要主意識自己背法、得法。

我們在集體背法時,不趕進度,就是每天一句一句、一個自然段接一個自然段,紮紮實實的、準確無誤的往前背,包括標點符號都要準確。說到準確無誤的背法,我越來越體會到他的重要。記得在背「妒嫉心」這一節時,我老是把「修煉人」背成「煉功人」,而「煉功人」又背成了「修煉人」。要在以前自己一個人背法,會覺得表面看起來「修煉人」和「煉功人」意思沒太大差別呀,意思背對了,差不多就行了,趕緊背下一段。而這次背法不同,我反覆對照原文,直到背得與原文一字不差。當我準確的、重複背出這段法時,我感受到法的力量,生命深處的佛性再次被喚醒,又有了當初剛得法時,「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1]的感受。想到有時因為執著於自我,用自己的標準衡量別人,看到的都是別人的短處,還由此瞧不起別人,我感到羞愧,明白了這是妒嫉心在作怪,告訴自己一定要多看別人的長處,要象個「修煉人」一樣去掉這看不上別人的妒嫉心,而不要再「執迷不悟」。

個人理解,師尊正大蒼穹,將宇宙大法-《轉法輪》傳度我們。大法寶書中怎麼寫的,我就怎麼背,不打折扣,準確無誤的背法,也是信師信法的體現。對師父法中的用詞包括標點符號,不質疑,不摻雜自己常人的思維和表達方式。那些老出錯的地方,往往就是自己固守的常人思維的表現,恰恰反映出自己思想不符合法的地方。按照法一字不差地去背,就在歸正自己變異了的思維習慣乃至思想的微觀。

那麼標點符號怎麼背呢?我個人的背法是:把標點符號在這句法中我所能理解到的意思溶入到這句法裡面,把那個意思背出來。比如在背「治病問題」[1]時,背到師父講到一把抓時,說「你抓抓我看看!」[1]我一開始背的是句號,可是認真一看,發現師父用的是感嘆號,我就在自己的思想中,顯現出這個感嘆號,同時加重語氣表達出感嘆號的意思。我發現當我把這個感嘆號的意思溶入到那句法中,我感受到了師父講這個不能一把抓的法的力量,這句法也因此深刻的印在我的腦海里。

背法的時候,就是集中精力、努力的把每個字都背入心,讓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當我的主元神清醒地在人的這個空間專注的、一字不差的背法的時候,另外空間層層我的不同的身體以至相對應的層層天體都隨從我的主元神在一起背法,都在同化大法,被大法歸正。

二、背法,實修心性,救人

除了集體背法外,我還想辦法利用走路、等地鐵、上下班路上的零散時間複習背過的法。因為是零散時間,我會先複習其中的一句,不斷的重複,直到準確無誤的背熟,然後接著背下一句。通過抓緊時間背法,我感覺到我的思想被一種能量給抑制住,雜念漸少,人心漸淡,遇到事情心也不容易被帶動。

拿急躁心來說,以前上班遇到地鐵延誤是常有的事,我就有著急的時候。現在等地鐵時,我就定下心來背法,等地鐵的時間因此變得很有意義。漸漸的,地鐵遲到了好像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心不再被它帶動,好像輪到我乘地鐵的時候,地鐵反倒都不怎麼遲到了。

形成了有空就背法的習慣後,雜念少了,頭腦清晰了,因此好像更能隨著師尊給自己空間場中所下的修煉機制,向內找。記得有一天,我要轉巴士到另外一個法院去上班。出了地鐵,遠遠的看到我要乘的那條線路的快車停在那,我就加快步伐,想趕上這趟快車。就在離車門只有一步路的時候,司機好像根本沒有看到我一樣,關上車門,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把車開走了。要在平時,我會感覺到懊惱。但當時,我腦中反映出的第一念確實是:向內找,看看自己有沒有什麼不在法上的言行。這一路上,我的腦子好像就是忙著背法,想趕乘的公車揚長而去,就沒能觸動到我的心,也就沒有懊惱的念頭。

這時,我回頭一看,一個華人站在我身邊,很顯然,他和我一樣,剛剛錯過了這趟快車,顯得一臉沮喪的樣子。我輕鬆的安慰他說,下一班車很快就會來的。正說著呢,馬上就來了一輛同一條線路上的車,但這回是一趟慢車。要到達我的目地地,這趟慢車的時間通常是快車時間的兩倍。這時一個清晰的念頭打入腦中:這是個有緣人,師父安排我跟他講真相呢!

我有意的慢他一步上車,看到他坐下後,我選擇靠近他的座位也坐下。有了前面那句搭話,我們很自然的聊了起來,很自然的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更巧妙的是,這邊講完真相、做了三退,我的站點就到了。如果是剛才那趟快車,那只有一半的乘車時間,可能不夠講清真相。

看到我到站要下車,這位華人趕緊主動的伸手,與我道別,連聲說謝謝。下了車我想,幸虧背法幫助我守住心性,要是剛才錯過了師父的巧妙安排,沒有給這個有緣人講真相,那就太遺憾了。我就一邊合十謝過師父,一邊趕緊接著背法。

到了法院,在做好工作的同時,還是一如既往的跟遇到的華人很自然的講真相,基本還是講一個退一個。有時也很羨慕景點的同修,一天幾十個,幾百個的給人講,但也許每個人的路不同,如果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目前講真相的環境,那我就還是持之以恆,日積月累,紮紮實實的修,紮紮實實的講。

說起來利用工作和生活的機會跟有緣人講真相也已經堅持了十幾年了。背法的這一年來是有了本質的改變。以前好像工作和生活是主線,「三件事」是圍繞著這個主線在轉。堅持背法後,「三件事」成為主線,工作和生活圍繞著「三件事」在轉。那些可貴的眾生,不論是上家門來拉選票的、修水管的、修插座的,還是那些個送外賣的、問路的、路上擦肩而過的……有些真的是歷經千辛萬苦來到了我們的身邊,他們的真正目地,是指望著大法弟子在遇到他們的那一刻,開口把真相講給他們,從而救度他們的呀!人可以在迷中,可是大法弟子有師尊賦予的使命,有師尊賜予的這部背入心底的大法導航,我們不能迷啊!

三、見證神跡

1、配合

二零一九年神韻推廣的早期,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團體票上。有四個團體購買了兩百多張票,但都是$150以下中低價位。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有什麼問題,認為這些票也需要人去賣呀。直到一個團體要求追加八張$130的票,我才發現$130的價位幾近售空,但是,這個團體要求這八張票,既不能是高價位$195的,也不能是低價位$120的票,因為他們怕團員有抱怨。八個人等著要買票,票價卻出現這種高也不成,低也不就的局面。這個看起來無解的難題出現在我這裡,一定是我在修煉上出了狀況。那麼我的問題出在哪裡呢?

按照良好的走票形式,應該是中間區域的高價位票先多賣出,然後帶動邊上中低價位的票;這個道理我明白啊,那麼實踐中,我為什麼沒有集中精力優先賣出高價位的票呢?向內找發現,我沒有整體的意識,沒有做到主動去了解整體的售票情況,整體最需要我做什麼,從而及時調整去配合做什麼。我根據自己的喜好和能力把精力集中在團體票上,這背後其實還有一顆圖安逸的心,因為在我看來團體票容易賣,從根本上講,我的努力其實與整體的需要脫節了。就像打靶一樣,如果我們整體的目標定在十環上,我可能只打在六環。

這時離多倫多神韻開演只有不到三週的時間。我向一位做主流方面有經驗的同修學習請教。同修樸實純淨和長期的付出讓我非常感動。同修與我交流,說申公豹太執著於自己的能力,卻封不了神,說要放下自我,配合整體。我就覺得是師尊在借同修的嘴點化我,字字句句都說到我的心坎里去。

請了假要跟同修去跑基金和豪宅之前,我問我要不要做一些資料方面的研究和準備,同修說一切都準備好了,只要跟著她去就行了。第二天要去哪裡,要見誰,我一概不知,心裡好像沒譜,覺的有點不適應。「目地就是執著。」一下子打入大腦。不知道見誰,不知道目地地,這不就是要我修去對做事達到目地的執著嗎?這不就是讓我純純淨淨地配合同修發正念嗎?我恍然大悟,心悅誠服地願意去配合同修。

到了要去跑的第一家基金的樓下,同修把信封交給我,我一看名字,這不正是我平時一直在跟蹤的那個J先生家族嗎?這安排實在是太巧了。跟著跑了一天,看到同修有很多長處:專業得體的談吐,時刻保持微笑,與人溝通時很溫和等等,值得自己學習。但有時卻也不自覺的冒出:那種情況,如果是我,我會怎麼處理,效果會更好等想法。此念一出,我趕緊清除。我不是已經明確了要好好配合嗎?我的想法什麼也不是,這不正是放下自我配合同修的好機會嗎?我開始清理自己,發正念讓同修和這個團隊長期的努力發揮最大效果。

2、見證大法修煉的神跡

離多倫多神韻開演只有兩週了,這時我看到一份「加拿大十大富豪」的最新資料,心想這不是偶然的,同時也有顧慮:現在才開始聯繫他們會不會太晚了?我把那份資料發給了協調人,他說想到了馬上去做,不要猶豫。我聽後很受鼓舞,就想那我就配合協調人儘快去聯繫吧。

很快查到了其中一位富豪的聯繫方式,這裡稱她為S女士。我跟協調人說,明天周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這個電話。剛好到了中午十二點發正念,發完正念,心想救人的時間太緊迫,不等了,現在就打這通電話。那是個星期天,我想不會有人上班,但至少可以知道這個電話是否正確有效。第一通電話打過去,沒有人接,但號碼是對的。放下電話,我想既然號碼對了,沒有人接,我可以留言。於是又撥了第二通,神奇的是,這時居然有人接起電話。我定下心來,誠懇的跟對方說:我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如果這通電話打攪到您,我先給您道個歉。我說我是誠心誠意的想給S女士發一個邀請,但是沒有她的聯繫方式。對方表示很理解,爽快的給了我一個電子郵件,還把他自己的郵件也給了我,他交代說,在發邀請信時,抄送給他一份,這樣他可以幫助我跟進。

正考慮如何寫這封邀請信呢,一位常人VIP朋友因為別的事情打來電話,就主動為我們修改邀請信。用他的話說,象S女士這樣身份的人,在信的開頭應該稱呼她為「Your Honour」,還有要注意信的語氣和細節。

與協調人商量,我們決定採納這位VIP朋友的建議,給S女士的邀請信通過電子郵件發給她,而給上文提到的那個J先生的邀請信,協調同修使用特製的信紙列印出來後,周一一早送來給我,然後由我上門去遞送,因為從我單位步行到J先生的辦公室不到十五分鐘。

第二天周一,我的工作本來是要做一個全天的庭審。我從協調同修那裡接過信,當時就覺得一定要好好配合同修做師尊要的主流,什麼我都願意放下。捧著信,跑回法庭,就聽見律師在庭上合情、合理、而且還引用法律條文,向法官要求延期。這不是在合情、合理、還合乎法律地給我騰出時間、創造條件讓我及時去送這份邀請信嗎?

帶著神韻演出的美好信息,我手裡捧著這封沉甸甸、滿載著大法弟子能量的信來到了J先生的辦公室。神奇的是,就像等著似的,J先生居然在他的辦公室,據他的秘書後來說,J先生平時這個時候是不來辦公室的。J先生認真的看完了邀請信,我說:「能邀請您和家人來看神韻,是我的榮幸。」這位德高望重、身材高高的J先生彎下身,真誠的說:「你專程來一趟邀請我看神韻,這是我一生莫大的榮幸啊。」

後來,J先生的家人包括女兒、女婿和外孫都來看了神韻,J先生說以後安排好時間,他也會來。而前面提到的那位十大富豪之一的S女士在打開我們的邀請信上的連結,看了神韻的廣告片和觀眾反饋後,說很喜歡神韻的色彩,由於時間衝突,她很抱歉這次來不了。她的助手說,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你們明年還可以繼續邀請,要提早邀請!

神韻做主流,師尊早已為我們鋪墊好了一切,就等我們邁出那一步。我期待自己持之以恆背法實修,在來年的神韻推廣中,聽師尊的話,配合整體,把神韻帶給當地的主流和上流社會!

拜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