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物破自有時」(數文)

陳志堅


【正見網2019年08月17日】

一、婚姻之事請神靈做主

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記載:
    
郭元振,年輕的時候英俊瀟洒,有才有藝。宰相張嘉貞,想招郭為女婿。元振說:「我知道您門下有五個女兒,不知哪個丑,哪個漂亮,這事不可匆匆忙忙,還等我仔細考慮考慮。」

張嘉貞說:「我的五個女兒都很不錯,各有姿色,只是不知哪位能與你匹配?你風骨奇秀,不是一個平常人。我想讓五個女兒,各自拿一根絲線,站在幃幔後面,你隔著幔子,從中挑選一根絲線,牽著,那個被牽的女兒,就與你相配。這叫婚姻之事,請神靈在暗中做主。」

郭元振欣然從命。後來,他牽了一根紅絲線,得到了張嘉貞的第三個女兒;一見,長得非常出色。這位三女兒,後來果然跟著郭元振,夫妻和睦,富貴顯達。

【評點】

人們常有「千里姻緣一線牽」之說。這郭元振還真是牽紅線選媳婦呢。婚姻是人生大事,神聖莊重,非同兒戲。

二、「三上功夫」

宋代歐陽修《歸田錄》記載:

錢思公,即錢惟演,字希聖,吳越王錢俶的兒子,從父歸宋,歷官知制誥、翰林學士、樞密使等,諡文僖,後為避諱,稱文思。
    
錢思公,雖然生長於富貴之家,但他嗜好卻很少。在西京洛陽時,他曾經對屬下官員說:「我平生唯一的愛好是讀書,坐下來就讀經史,躺在床上就看小說,上廁所還要翻閱小辭(詩詞曲等短小的作品),差不多從未離開過書本。」
    
謝希深也曾說:他與宋公垂,同在史院供職時,見宋公垂每次去廁所,必定都挾本書去,在廁所高聲朗誦的聲音,遠近都能聽到。宋公垂就是這樣好學。我於是也對謝希深說:「我平生所寫的文章,大多成於『三上』,那就是馬上、枕上、廁所上。只有這樣專注勤奮,才更便於文章的構思。」

【評點】

成就一項事業,有兩點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興趣與勤奮。一個人對自己所幹的事毫無興趣,視為苦差,他自然也就談不上勤奮,難以取得成功。從自己的工作中,體會到無窮樂趣,並孜孜不倦、爭分奪秒地為之勞作,終將有所收穫。這正是「三上」給我們的啟示。讀書寫作要有興趣,要講勤奮,其他的事情,也概莫能外。

 三、呂蒙正不為物累

 宋代歐陽修《歸田錄》記載:

呂蒙正,字聖功,宋代河南人,曾任知制誥、參知政事、中書侍郎、平章事、吏部尚書等職,三度入相,卒諡文穆。
   
文穆公呂蒙正,為人寬厚,官至宰相,宋太宗十分器重他。有一個朝臣,家裡收藏了一面古鏡,自稱能照兩百里遠。朝臣想通過呂蒙正的弟弟,把古鏡送給呂,以求得到他的重視。

呂蒙正的弟弟,瞅到機會後,就故作不經意地在哥哥面前提起這事。呂蒙正笑著說:「我的臉不過碟子大,哪裡用得著能照二百里的鏡子?」他弟弟便不再敢往下說了。

聽說過這件事的人,都佩服、讚嘆呂蒙正,認為他比唐代的李衛公要賢明得多。沒有特別的嗜好,不受外物的牽累,這是古代的賢人都很難做到的。

【評點】

本篇通過寫呂蒙正拒收寶鏡一事,來表現他廉潔自律、不受物累的可貴品質,同時又把人物性格展現得活靈活現、有血有肉。呂蒙正的弟弟,提起寶鏡一事時,他並沒有聲色俱厲地把弟弟喝斥一頓,而是針對那寶鏡的特點,說了一句「吾面不過碟子大,安用照二百里?」這明明是拒賄,但表現得較婉轉,語言詼諧,柔中帶剛,寓莊於諧,人物幽默、寬厚的性格,得到了充分展示,讓人覺得可敬可親,還可笑!
 
四、兩位「酒仙」

宋代歐陽修《歸田錄》記載:

石曼卿,即石延年,字曼卿,宋代時的宋城人,真宗時,任大理寺承。石曼卿為人坦蕩,是個奇才,在當時很有名氣。他身材魁梧,氣度不凡,酒量過人。

還有一個人叫劉潛,也是一個胸有大志、性情豪爽的人,與石曼卿是飲酒上的對手。他們聽說京城沙行,有個姓王的人,新開了一家酒樓,就前往探訪。兩人對飲了一整天,互相間一句話也沒說。

老闆王氏,奇怪他們飲了那麼多酒,酒量大大超過了普通人,以為他們是神異之人。老闆又送上許多好菜好果,更取來好酒,非常恭謹地招待二人。兩人喝酒吃菜,神情自若,傲然不顧。到傍晚,兩人都一點沒有醉意,相互作揖,隨後離開了酒樓。第二天,京城裡盛傳有兩位酒仙,到王氏酒樓飲過酒。

過了好久,人們才知道那兩位「酒仙」是石曼卿、劉潛二位。

【評點】

在中國文化中,酒常常是與豪放、激情、俠義等等相聯繫,與英雄、壯士、詩人等等不可分。本篇就是通過寫飲酒,來表現石曼卿、劉潛兩人的豪宕不羈、卓異不凡。人物一言未發,但那超塵脫俗的形像已躍然紙上。

飲酒勿縱狂言浪語,是一種好操守。

五、楊億戲對寇準

宋代歐陽修《歸田錄》記載:
    
萊國公寇準,在中書省任職時,和同事取樂,他說:「水底日為天上日。」這是上聯,沒有人對出下聯。

正巧,這時,楊億來談事,寇準就請他來對。楊億順口就說:「眼中人是面前人。」在座的人,都認為他對的下聯,很工巧,又很有趣!

【評點】

古代的官吏,大多也是文人墨客,喜歡吟詩作對,怡情悅性。他們把聰明才智,常常用在互相詠詩聯句、對對子......這些事上。

這則小品,雖說不上有什麼深意,但很有情趣。生活中需要有張有弛,閱讀的東西,也當深沉的與輕鬆的,兼而有之。
    
六、「物破自有時」

宋代彭乘《墨客揮犀》記載:    

韓魏公任并州知州時,有中表兄弟,獻上一隻玉盞,說是耕田的人從舊墳墓中得到的。那玉盞沒有一丁點斑點,真正的絕世寶物。

韓魏公用百兩金子答謝表兄弟,格外珍視那隻玉盞。他打開好酒,請來漕使顯官,特地設置一桌酒宴,在桌上鋪上繡衣,然後把那隻玉盞放在上面,並準備用它來進酒,遍勸來客。

過了片刻,有個差役走過,不小心碰到桌子,玉盞給摔碎了。在坐的客人,無不驚愕。那個差役,趕緊伏在地上,等候發落。

韓魏公神色不動,笑著對客人說:「東西要破,也是自有時候。(原文:物破自有時)」他又對差役說:「玉盞是你不小心打碎的,你並不是故意的,有什麼罪呢?」

韓魏公就是這樣度量寬宏。
    

【評點】

我國古代的《訓俗遺規》中,有這麼兩句話:「待己者,當於無過中求有過;待人者,當於有過中求無過。」韓魏公待人正是這樣。 當差役不小心把珍貴的玉盞,摔碎了時,他不僅沒有惱怒、責罵,而是從差役的過失中,看到「無過」(不是故意的)。    
    
本文在寫玉盞破碎之前,對玉盞的珍貴,韓魏公對它的珍愛,都作了充分的描述。正因為這玉盞是稀世之寶,也正因為韓魏公對它異常珍惜,所以韓魏公最後對差役的寬容和諒解,才顯得更加難能可貴。一件具體的事,平平常常、入情入理的幾句話,就使韓魏公心地寬厚、氣度寬宏的心性,充分體現出來了。

另外,一物之破,尚自有時。那麼一朝代之亡,亦必有時。而一人之死,也一定有神明的安排。三者一理,都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七、狄青用兵

宋代王銓《默記》記載:

狄青:字漢臣,宋汾州西河人。北宋名將,官至樞密使。

狄青很會用兵,足智多謀,當時的人都很佩服他。他率兵出師討伐儂智高,準備出發之前,在瓊林苑,設宴犒勞士卒,將士們全都在坐。

行過酒以後,狄青自己起身走了一圈,然後說:「兒郎們如果肯跟隨我狄青的,你們就跟我同去。如果有父母要侍養的,或者家人幼小的,或者害怕不願去的,便請在這裡,自己說出來,都可得到照顧。若大軍出發之後,敢有退避的,我就只有以劍相待了。」

於是,三軍將士,都感泣自勵;到了五嶺之外,沒有一個人怠惰的。

【評點】

據史書記載,皇祜五年(1053),宋朝以狄青為宣撫使,與安撫使余靖、孔沔,統兵三萬餘人,破儂智高於邕州。這則筆記,就是寫狄青率兵出發前的情況。它主要是通過狄青的一段話,來表現他的仁厚慈愛,果斷嚴肅,治軍有方。
 
八、諸葛亮擇醜婦

 宋代習鑿齒《襄陽耆舊傳》記載:
    
黃承彥,蜀漢襄陽人,性情爽直、開朗,是沔南一帶的名士。他對諸葛亮說:「聽說您在挑選媳婦,我有個醜女兒,長得黃頭黑臉,但很有才華,足以與您相配。」

諸葛亮答應,就娶黃家女子為妻。

黃承彥便用車,把女兒送給了諸葛亮。

當時的人把這事作為笑話,談論取樂。四周鄉村,流傳著這樣兩句話:「莫作孔明擇婦,正得阿承醜女。」
    
【評點】

聰明絕頂、智謀無雙的諸葛亮,卻偏偏娶了一個不僅不漂亮,反而很醜的女子為妻。這事兒流傳了千百年,是真是假,已無從可考。古往今來,僅以色貌取人,而自食苦果者,實在太多了。看來,在一個人德、才、貌不能兼美時,取哪一點,實在值得慎重考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