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法,人才變得高尚

大陸大法弟子 清流


【正見網2019年08月11日】

我生活在農村,修法輪大法後,做人處事上有了心法,能用真、善、忍大法要求自己,說話做事能夠想著別人,不跟以前那樣自私了,心寬了,脾氣改了,病也沒了。

我修煉後的故事很多,這裡只講一件事,就是20多年來我義務修村裡的路,這事雖然不算什麼,但可以說明:是大法改變了我,大法是我的心法,有心法約束人才會變得高尚。

我家門前離公路有一里多遠,這是一段土路,約兩米寬,村子裡的人都走這條路。多年來沒人修,坑坑窪窪,尤其下雨天,很泥濘,騎自行車不小心會掉進路邊溝里。年復一年,這路上留下了不少怨聲和罵聲,怨歸怨,罵歸罵,罵完後這路還是老樣子,仍然是坑窪和泥濘。

我修法輪大法後,心想:大法讓我們做好人,要為別人著想,師父說:「可是你們在修煉過程中修的自己越來越善,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1)怎樣為別人著想呢?就體現在點點滴滴上。這條路我上下班天天走,我不能怨和罵,我得主動去修呀?於是,我就利用早晚或周末時間,用手推車推土,把路上的坑坑窪窪墊平,再用鐵鍬把路兩邊草鏟掉,路就寬了些。這事雖說簡單,可剛開始干時也是經歷的不少風言風語,做好事不容易,臉皮薄還掛不住呢。

有人問我:「你是不是想競選村長?競選村長得甩錢呀?」

還有人問我:「你這樣賣力,政府一個月給你多少錢?」他們不信世上還有我這樣的好人,好像我做這事挺怪的。

有個年輕人看了我幾次後,說:「你是不是想上報紙出名?」 我只是一笑,他看我一鍬一鍬的擔土墊路,累的滿頭是汗,就感覺我在圖啥。

一個鄰居大哥說:「我看你是閒的!管那事幹啥?村官都不管,管它呢!」

妻子嘮叨我:「誰都不墊,就你走路啊!」

我說:「道好,不都方便了嗎?」

時間長了,別人也就不說閒話了,村裡人都知道我學法輪功,似乎找到了答案。我修路時,大人孩子走過時,眼神都是三分敬佩。我心裡輕鬆,乾的也起勁兒。

別看是一里多長的路,天天人來車往,坑窪很多,幾乎得三天兩頭的墊。尤其是夏天,一場大雨過後,路上是一泡子一泡子積水,如果不把泡子墊平,大人孩子走路就不方便。 這時候,我就推上手推車,有時頂著毛毛雨,從遠處推來一車一車土鋪上。我家是山區,石頭多,土少,從遠處取一車土得走半個多小時,連裝帶運,到地方要墊好攤平,半天也推不上幾車。

後來,我就從近處的干河溝里挖土,把石頭和土分開,一鍬一鍬端到壩底下,再扔到壩上邊,再裝到車裡推到該墊的地方,那是很費勁的,裝滿一推車土得好長時間。

有時趕上周末的話,我把家裡活幹完後,會幹一天或半天,有時幹完活,手掌都磨破皮了,火辣辣的疼。夏天修路是最費功夫的,天火辣辣的熱,干一會兒渾身是汗,出力不出活,有時費事巴力把坑坑窪窪墊平了,一場大雨下來,路被沖的稀里嘩啦,來往的車輛一壓,泥土被帶走了,路還是坑坑窪窪的。碰上陰雨連著幾天不開晴,我就披上雨衣,拎上鍬,鏟些沙子墊上,就這樣不停的墊、不停的墊……

路過的村裡人說:「好人啊!」有的豎起大拇指。

一個賣種子化肥的村人說:「趕明兒個,我找人給你寫一篇文章,在報紙上宣傳宣傳,活雷鋒啊!」

有的開車走到跟前,看我拿鍬站在路邊,在駕駛室里幽默的給我敬禮。

村裡人知道我話少,不愛吱聲,也都知道我學大法,漸漸的他們對大法都有了好印象。

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干什麼都是為別人著想,付出時是真心實意的,沒有虛假。如果我不修大法,誰扯那事呀?做夢我都不會想到會去為別人修路?

這活干時間長了,偶爾也有怨言的時候,比如說:路上的坑坑窪窪多了,我一人又干不過來,夏天熱的像下火,干一會兒我心就煩了,心想:堡子里有幾十戶人家,好多家有三輪子、四輪子,誰出出車,拉上一車土,多容易的事呀?能頂我干好幾天,咋誰也不長眼呢?大家有點風格,這路也不至於這樣破啊?再說了,村幹部整天想啥呢?

又一想,我怨誰呢?誰逼你了?我不是修大法的嗎?師父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是呀,我沒有做到無怨無恨和以苦為樂,境界不行。別人不修大法,都在起早貪黑為生活奔波,已經很不容易了,我攀什麼?我跟常人比還叫什麼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比模範人物還模範人物,要不圖名不圖利的默默付出。我做這點事跟大法的要求差老鼻子了。

後來,因為上面有「」村村通路「的政策,這段土路修成了柏油路。

可沒想到,質量太差,不出二年,這段路出現了六七處嚴重壞損,不少地方還是坑坑窪窪,路面本來就窄,有時碰到車來時都提心弔膽,於是怨聲又來了。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又開始了義務護路。

我護路20多年了,村民們也看清楚了:我不是裝的,是那種有信仰人的高尚之舉。我從不跟別人夸自己修路怎麼不容易,別人誇我時也只是笑笑。我心裡清楚:假如別的大法弟子家門前有這樣一條路的話,也會主動去修的,毛毛雨,算不了啥。

我修路20年的舉動村裡人普遍是稱讚的,有個開廠子的老闆,經常拉貨走那段路,他看我常年修路,對我很有好感,有時路過時會停下車,跟我嘮幾句嗑。有一次,他開來一輛鏟車,鏟了一車土墊上,比我干幾天都有勁。

村民小組長誇我人品好,有時看我乾的挺辛苦,也拿鍬幫助干一陣子。

全村子百十號人,加上鄰村人,一提起我,口碑是一致的:「那是個好人。」

多數人的話題是:「他是煉法輪功的。」接著,就大罵共產黨不是東西。

2015年,我實名起訴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兇江魔頭,後來上邊來人查我,想對我如何?村幹部出面擋住了。事後談起這事,有的村民說:「你要不是好人,這世上還有好人嗎?」

有句話叫:「予人玫瑰,手有餘香。」為別人著想,為別人付出,自己也覺得高尚,福報的事也會陰差陽錯的到你頭上。本來我是不善言辭老實巴交的人,是人們說的那種沒能耐的人,其實有能耐不過是想多得到一些世間的好處,我沒能耐大法給我的福報一樣不少,甚至常人比不了,好事總拉不下我:單位評高職時,不少人掙得要死要活的,最後領導把這個雨點灑到了我頭上。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孩子大學畢業了,專業也一般,妻子愁的沒法,卻陰差陽錯被一家大公司聘用了,坐辦公室,有三險五金,工資待遇也高。不少人問我:「你門子硬呀?」我笑笑,心想:有啥門子?不過我靠山硬:我師父偉大,是偉大的師父和大法造就了我這樣高尚的弟子,不然哪有我今天?

我妻子不學大法,這些年受造假宣傳,反對我煉功,為這事仗沒少打。漸漸的,她看我脾氣好了,20多年來沒吃過一片藥,也信了,有時偷偷拿我的大法書看。有頭疼腦熱時,她就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挺管用的。我清楚,大法是有威力的。

願世人所有善良人,都能記住這「九字真言」,都能得福報。

(1)(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精進要旨)境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