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癱瘓獲新生 法輪功學員唐志強被迫害離世

【正見新聞網2019年08月15日】

2005年12月9日,成都市雙流區法輪功學員唐志強被迫害致死,圖為他的生前煉功照。

成都市雙流區法輪功學員唐志強修煉法輪功後,從一個癱臥在床10年的病夫,變成一個積極向上的健康者。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因堅持修煉遭到非法關押、酷刑折磨、抄家、恐嚇,被打殘,身體狀況惡化。明慧網8月13日報導,他已於2005年12月9日含冤離世,年僅40歲。

癱臥10年煉功康復

唐志強,原為成都化纖七分廠機修工(總廠在成都市磨子橋),曾是廠里的小渾渾,脾氣暴躁、酗酒、打架,常常滋事,導致家庭破裂,在一次酗酒中被人用酒瓶打傷頭部而癱臥在床近10年。

1995年春天,法輪功傳到廠里,有人說:「能讓唐癱子站起來,我們就都來學。」當時有幾個法輪功學員在廠里工人的帶領下,來找唐志強。剛到門口,一股臭氣撲面而來,帶路人拔腿就跑了。

法輪功學員在門口看到屋裡一個黑不溜秋的男人,人不人、鬼不鬼地斜躺在床上,鬍子、頭髮長到大腿處,雙眼眯縫,嘴裡叼著一支8分錢一包的廉價煙。那人就是人們說的唐志強。他當時癱臥在床已近10年,不能自理,滿屋子散發出惡臭味。其他人都受不了搬走了。

廠里派專人照顧他,送飯的人也不願進屋,只把飯菜放到門外,讓他自己爬到門邊來拿。從此,再也沒有人來過。

唐志強見幾個人進來,玩世不恭的臉上顯出詫異的表情……他被法輪功學員的來訪深受感動。

學員們給他講了修煉法輪功的美好和修煉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後,他表示願意重新做人,誰能讓他站起來,他就叫那個人「千歲」,能讓他走出廠區,他就叫那個人「萬歲」,並欣然接收了學員隨身帶去的一本書《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

第二天,幾個法輪功學員又到唐志強那兒,三個人架著他去洗澡堂洗澡,又帶他到理髮店剪掉了長發和鬍子,換上了大家帶來的衣褲。其他學員還從廠里找來大小掃把、火鏟、水槍,把牆面和屋子徹底清洗一遍,丟掉他床上骯髒的被褥,換上帶來的鋪被,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環境。

以後每天都有三三兩兩的法輪功學員輪流來看他、關心他,幫助他認真學法(學習法輪功著作),要他按「真、善、忍」的要求從做好人做起,尊重別人。

唐志強再次被感動,表示要用行動回報大家對他的關心和幫助。

送飯的人看到唐志強的變化及法輪功學員的無私幫助也深受感動,又開始把飯菜送到他的床前,囑咐他別再把飯菜倒在地上了。他欣然答應,並從心裡對送飯人說「謝謝!」

半月後,唐志強讀完《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戒了煙,他提出想要學功。於是法輪功學員決定在川齒廠食堂放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講法教功錄像,舉辦為期9天的學習班。他每天由4名男性法輪功學員用竹椅綁上竹竿抬著去學習。

9天學習班下來後,他終於能站起來了,臉上出現了紅潤,暴躁的脾氣也改好了,人也謙和了,主動和別人打招呼。他發自內心地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體驗了法輪功的神奇,表示要好好修煉,早日走出宿舍,向人們洪法。他得到法輪功學員們的鼓勵。

3個月後,唐志強真的走出了宿舍,在廠里轉游。廠長看見他,非常高興。他生活能自理了,廠里就不用再派人去照顧他了。

他的神奇變化使廠里很多人要學功。

1995年初秋,法輪功義務輔導站決定在該廠舉辦為期9天的學習班。廠長爽快地提供廠里的電影院給學習班用,並開放伙食,讓近千名來學法輪功功法的人享受和職工一樣的伙食費,後又把俱樂部和球場場地每周無償地提供給來自全縣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學法煉功用。

當時所有的參加者都從心裡感謝該廠廠長的大力支持。通過洪傳、修煉法輪功,該廠也發生了變化,許多人把以前貪圖便宜的習慣改掉了,不再拿廠里的線團和節布回家了。

1996年春天,成都、溫江、雙流的法輪功學員在雙流體育場開展三天的洪法活動。唐志強徒步從川棉廠走14里趕到那裡參加活動。他的巨變使更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功的美好和神奇,更多的人來學法煉功、做好人。過去在村裡為插秧搶水打架的事沒有了,拾金不昧、助人為樂尉然成風,連當地派出所所長也說只有法輪功才能做到。

講真相被迫害

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迫害後,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的脅迫下,各地各級公安警察參與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成都化纖七分廠公安科怕唐志強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三天兩頭到唐志強的住處來騷擾、監視,非法抄走了他的23本法輪功書籍等。

有幾次唐志強正在默寫法輪功著作時被人看見,被帶到公安科軟禁了1個月,逼他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決裂書」。他一再吵著要被搶走的書,廠里沒辦法,就在公安科附近的球場和醫務室近處隔了一間房子讓他搬進去住,便於監控。

但唐志強心存一念:法輪功救了我,使我重獲新生,我要告訴人們真相、還師父清白。他走到哪兒,就講到哪兒,講法輪功的修煉給自己帶來的神奇變化。他在街邊的電桿、牆壁上,在菜市場裡寫法輪功真相標語。廠公安科人員看見後,把他軟禁了幾次,他成了廠里被迫害的重點。

那時,唐志強白天和法輪功學員們出去講法輪功真相,晚上12點後,就提著紅、黃、白、黑、綠幾種油漆走到學校大門、電桿、橋頭等處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再把他頭天寫好的被人塗抹了的標語又用其它顏色補上,天天堅持出去寫。

這期間,唐志強時常忘了吃飯,把僅有的200多元工資省下來買油漆。2002年,他又把床單、被裡和襯衣、背心等撕成條幅,寫上真相標語,晚上12點出去,把它們掛到雙流地區的三岔路口、樹枝、電桿上;凌晨4點左右回廠,又準備次日講真相的用品。

唐志強因講真相多次遭到抓捕迫害。

有一次,他在金花橋頭寫標語時被巡警抓住、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受盡各種酷刑折磨,警察暴打他的肝部、腎臟,強制吃不明藥物,還把藥物摻在飯里(他從看守所回來後給法輪功學員講的,還掀開衣服讓學員看身上的傷痕)。

他常被打得痛昏在地,警察還罵他活不過半年。一次,他被打昏死後,廠里公安科將他接回到他的住處。他堅持煉功半月後就能下床走動了。

2004年3月29日,唐志強在製做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綁架,當天整夜遭到幾個警察輪番地拳打腳踢和羞辱,一直到天亮警察下班為止。

唐志強被強行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5個多月。在和看守所辦交接手續時,派出所警察用肘撞擊他後背的穴位,使他立刻生活不能自理,進出衛生間時,他不能開門、關門。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唐志強遭到拳打腳踢,身體和精神受到很大摧殘。

他被保外就醫後,中共人員三天兩頭地到他的住處來監視、抄家、恐嚇、騷擾,致使其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法輪功學員們去看他時,他用手指著自己的心表示,心不被動搖。半月後,他全身浮腫、人事不省,於2005年12月9日含冤去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