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從理上去執著

美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8月18日】

執著心會在遇到的事情上表現出來,這個心那個心,所以在事上去執著,大家很熟悉,交流也多。但也可以從理上修去執著,這個比較抽象,一般交流很少。

打個比方,院子裡有顆毒藤,沿著牆垣攀長很兇了,要除之,比較方便的是看到枝葉就剪,其整體勢頭被抑制,這就像在事中修,立竿見影。但也可以試著尋找其連接土壤的那一節徑,這需要耐心的探尋,就是要理悟。最後,找到後,也就只狠狠的給上一剪,斷開這段連接土壤的徑,哪怕只分離稍稍一厘米。毒草表面看起來,沒受影響。可是,十天半個月後,修剪枝葉和斷其主根的方法不同就顯露出來了,前者可能枝葉又長出來一些,院主又要有一番辛苦,之後又有一番感慨,而對於後者,表面上看,毒草看似還在老地方,枝還是枝,葉還是葉,但其整體上沒有了營養供應,已開始枯萎。

因為就只一剪刀,所以也沒有什麼可以交流的,從理上修往往就是簡單到說不出什麼來,很多過程都是大腦思維,好像在鑽牛角尖,悟明白了,也就修去了,比較抽象,往往說不清楚,比較難被理解。

舉個例子。比如從法中我們都知道修煉要去執著心。那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修煉一定要去執著心?為什麼要修得無漏?執著心是什麼構成的?高層生命為什麼這麼怕業力?我們肉身的空間到底是個什麼空間?為什麼人這樣可以消業的生命形式,可以在底層空間創建卻不能在高層空間立足?等等,這些問題看似好像有點幼稚,但如果悟明白一點,悟深入一點,其實也就找到了那個執著的總根徑了,那時再看執著就是另一番面貌了。

從法中知道,三界過去是沒有的,高層空間都是德(功)的空間分不同層次,但是生命體多了,社會關係交往多了,私心就產生了,也就是產生了業力。隨著歲月的漫長,大量業力的積累,最後到了要污染整個宇宙的程度。就像人類的環境污染,工業高度發達後,污染嚴重到要破壞人的生存環境了,必須要建立統一的排污處理系統,全球還要搞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同樣,宇宙要治理這個業力問題,而不是簡單的炸毀,就要產生一套完整的消業機制,於是三界就建立了,可以消業的人的生命形式就產生了。

個人體悟,因為德與業可以相互轉化,所以也可以說根本上是一類物質,德和業上下兩個方向的表現,主宰著兩大空間。三界外是德(功)的世界,三界內是業構成的空間。德的空間是沒有系統的消業機制的,所以高層空間的生命的準則很簡單,業大的就是壞人,大家都怕業力。業是德被私心污染後的表現形式,到了三界的核心--人的空間,那是專門為處理業力而設計的宇宙垃圾處理中心,這裡一切都是以業力運化為基礎,講的是造業、還業、業力輪報。

業力產生了情這種物質,這個情不是高層德的空間的慈悲,但有著對應關係。個人體悟,情也可以看作是被業污染了慈悲,降低了層次,成為很狹隘的個人感受,情理所當然的控制著人體,各種情的濃縮凝聚,也就成了各種執著心,人依此演繹著為人設計的消業劇本。

尋著這樣的理悟,我們看到,人的空間本質上就是業力空間,執著心也不過就是一個個業力團,把著執著心不去,等於就是把著業力不放,把著情不放,也等於張揚著業力,可是高層空間又沒有消業的機制,業大的就是壞人,那能修成嗎,能回得去嗎?反過來看,去執著、看淡情,也就是在消業。

在人中修煉,久了覺得很辛苦,而且似乎矛盾還是不斷的湧現沒個頭,這個難那個關,這沒什麼可奇怪的,這就是業力空間的特點。要知道這裡是宇宙垃圾或污水處理廠,很多生命都可能永遠的回不去了,就在這裡當垃圾了被銷毀了。可見,要在業力的空間,尋找你的滿足,除了能滿足那個業力構成的執著心之外,不會有另外的選項。這裡生命的渴望就是能夠消業,從根本上被救度,大法就是在給這裡的生命這樣的機會,誰悟誰得。

正因為這裡是業力空間,除了被大法救度之外,都是業力的各種表象而已,包括人的情緒與矛盾,高興也好,沮喪也罷,全來自於情,也就來自於業的各種運化。從法中知道,人的命運是根據業安排的。

因為這個環境就是為人量身定製的,人沒有選擇,只能這樣生存輪轉,而高層空間不可能讓人這樣負載業力的生命形式存在。所以,對真正修煉的人,人中面對的好壞,得失,好惡等等,有什麼好入戲的呢,無非都是一堆業力的處理而已,對人的情都會看淡看淡再看淡。漸漸的,那種明理了悟後的看淡,實質上也就是從人的業根上剪了那決定性的一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