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講真相的心得交流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8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來到海外已經快兩年了。來到海外的這段時間,在參與各種證實法的項目中,覺得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了很多變化,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點個人的心得體會。

1.    發真相資料中救眾生

來到海外,一開始參與最多的還是發真相資料。因為我不大會講真相,就配合同修發真相報紙。我第一次參與發報紙,覺的很不好意思,擔心眾生拒絕不要。後來看到同修都很主動遞報紙給常人,我也嘗試著主動把報紙遞給來往的眾生,結果很多人都接了報紙。

在發報紙的過程中,有的時候,一個眾生迎面走來,還沒走到跟前,頭腦中人的觀念就會冒出來對眾生評價一番,比如給我反映這個眾生穿的衣服挺怪異的,不像是個好人,估計不會接報紙。我察覺這個觀念很不好,對眾生抱著各種不好的觀念和偏見,心裡發出不好的念頭,怎麼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呢?我就在心裡對師父說:「師父,這些不好的念頭不是我,我不要它。」隨著不斷發正念、修自己,這些不好的念頭就慢慢減少了。

有時也會遇到一些人口出惡言。一次新年遊園會上發報紙給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先生,那個人陰沉著臉罵我。我一看這個人受毒害很深,也不和他爭辯,只是平和的說:「你看看真相報紙吧,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想法。」他不接,走了。我不氣餒,繼續發報紙。也有遇到明白真相的眾生。一次一個老先生看見我發真相報紙,過來對我豎大拇指,說:「你們要加油啊。」有時候接報紙的眾生很少,自己就在發報紙過程中不斷發正念清除障礙眾生得救的因素。在發報紙中遇到的各種情況,都是修心的好機會。

今年7月21日在海灘邊舉辦二十周年反迫害活動,我參加了。我打算去碼頭景點發真相資料。但是以前在碼頭髮資料,效果都不好,很多人不接傳單。怎麼辦呢?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我突然想到,眾生不接傳單不一定是冷漠,很可能在決定接不接傳單的短短几秒鐘內很多人不了解我們為什麼發傳單給他們,以為是發廣告。我就找了一個高個的同修和我一起去碼頭景點,同修高高的舉起一塊呼籲制止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牌子,眾生走過來很遠就能看到,我就站在旁邊發。我面帶微笑看著碼頭上來來往往的眾生,心裡想:「眾生啊,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啊!」傳單發放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手上的傳單很快就發完了。我趕緊給另一個同修打電話,讓她再多送傳單到碼頭來。

在發傳單的過程中,很多眾生的表現都讓我很感動。一個西人過來對我們豎大拇指,說我在紐約和華盛頓都支持過你們。一些被中共收買的人搗亂,我就斥責他們。你們要加油!還有兩個西人分別過來問,說除了看傳單,我們還能做什麼來幫你們?我說,你可以把消息傳遞給你的親朋好友,可以向議員反映情況,可以在徵簽上簽名。

這期間,還有中國人主動走上來向我要傳單。

我們發了將近兩個小時的真相傳單,和我配合的同修一直把真相牌子高高舉過頭頂,沒有放下來過。

2.    在家庭旅館中講真相

我在當地買了一套房子,我和妻子同修把家裡的多餘房間做短租,接待來自各地的旅客。一切絕非偶然,來到我們家的人都是師父推到我們面前要我們救度的有緣眾生。我們在接待他們的過程中非常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因為眾生了解大法,是通過我們的表現。我們的表現符合大法的要求,就是在證實法。我們經常為客人免費提供豐盛的晚餐,為的是和客人接觸講真相。絕大部分在我們家住過的客人最後都明白了真相,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有一次,我們家接待了從中國大陸來的一個小伙子,他受邪黨謊言毒害,對大法有很深的誤解。我們就把他當朋友,從生活上關心他,經常做晚飯邀請他一起吃,在吃飯的過程中和他深入細緻的講真相。他每天都和媽媽通話,我們給他講過的真相,他都會轉述給媽媽。在講真相中我們了解到他的媽媽是國內對大法弟子迫害很邪惡的某地區街道綜治辦主任,專門負責監視大法弟子。大年三十,我們為他準備了一頓豐盛的年夜飯,他非常感動,他打電話給他媽媽,他媽媽向我們一再感謝對她兒子的照顧,我妻子就給他媽媽講真相,他們母子二人爽快的同意退出黨、團、隊。他媽媽在電話裡表示以後會善待大法弟子。他走的時候主動問我們要了很多電子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國內有個客人來我們家住旅館,他膽子很小,我們給他講三退,他一直不肯退。正好第二天是美國國慶日遊行,我們就帶他去參加遊行。他看了大法的遊行隊伍,整個思想都變了,主動向我們提出來要退黨。

我們家來了一個英國客人。他要在我們這裡住的幾個星期,妻子同修經常邀請他和我們在家一起吃晚飯,我們在大陸紅色恐怖的環境下,被邪黨迫害的很厲害,妻子同修幾次遭綁架並遭受嚴酷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妻子給他講我們在中國遭迫害的經歷,我翻譯。他聽了後,趴在桌子上哭的很傷心,他說,「這麼邪惡的事情,為什麼大不列顛政府不管?」我們告訴他說:「這裡面有利益。」他說:「我明白了。我要告訴我的親朋好友你們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故事。」他對妻子同修說:「你是我見過的最堅強最善良的人。」這個英國人太善良了,我們成為了好朋友。

他臨走的時候,我們買了禮物送給他,還借給他一本英文《轉法輪》。這以後,他每次來美國,都住在我們家裡。後來他主動讓我們教他煉功動作,和他一起學《轉法輪》。我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後來他走入了修煉。

我們家有個西人長期租住。我們給他講了真相,他也表示同情。我們關係相處非常融洽。後來我們邀請他和我們一起讀《轉法輪》。讀了第一講,再叫他和我們一起讀,他就不肯了。找各種理由推脫。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障礙在什麼地方。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知道他年輕的時候是個同性戀。我們明白了,估計是他的同性戀觀念障礙了他。我們做了很多努力向他講真相,包括帶他去看《求救信》。但他表現的都很漠然,很難觸及到他的內心。我們都想放棄他了。但是歷史上他是和我們有很深緣份的人。怎麼辦呢?正好今年4月份神韻在洛杉磯演出,我們就決定自己出錢幫他買一張神韻票帶他去看。結果看了神韻以後他整個都變了,他很興奮的說神韻太好看了,他以後每年都要去看。後來有新的客人來我家,他還主動向客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介紹神韻演出等。

3.    參與電話營救平台講真相

我在日常生活中因為不能開口講真相,失去了很多寶貴的機緣。我下決心要學會講真相,就參與了全球電話講真相營救平台,針對國內公檢法人員講真相。第一次打電話講真相,心裡挺發怵。負責帶我的同修鼓勵我說,你可以先照真相稿念。多念幾遍就會講了。於是我鼓足勇氣開始打電話,我平時普通真相都講不好,面對邪惡部門的人員,那心情可想而知。我這通電話打的是法院的法官,電話接通的那一瞬間,我心跳都快停止了,結結巴巴的說:「你,你好。請問是XXX嗎?我打電話是想告訴您啊,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您可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啊。」我接著就往下讀真相稿。我從當前國內形勢講起,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遭報,大批高官落馬,讓他看清形勢,為自己的安危著想。講《憲法》36條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講江澤民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在國際上的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法庭,被以「酷刑罪」、「 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的罪名起訴、控告。在國內,也已經有20多萬人用真名真姓向「兩高」控告江澤民。敬告他不要執行迫害命令,不當替罪羊……

後來越讀越順,對方也一直聽著,聽了三分多鐘掛了。我又打,對方又接了,我繼續往下念真相稿,對方又聽了兩分多鐘。聽到我打電話的同修說我的聲音很好,很祥和。打完這個電話,我發現打電話講真相併不象我想像的那麼難。只要一突破了開始的心裡障礙,後面就容易多了。

打了一段時間真相電話,我發現每次開始打電話之前,我心裡都象壓了一塊石頭,很沉重。表現在人這裡是畏難,不想打電話。最困難的時候,我磨蹭了兩個小時最後也沒打成。我就在打電話之前先發正念修自己。但是發很長時間正念後狀態只是稍好一點。我想起了自己以前背過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我就反覆背最後一段:「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蒙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在電話響鈴,對方接電話之前,我也一直反覆背。背著背著,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顯現出來,我的心裡漸漸升起了正念,感到打真相電話的過程無比神聖。慢慢的心裡的那塊石頭越來越輕,最後就消失了。我想我還要繼續多打電話,在電話講真相的項目中不斷的熔煉自己。

以上是自己來美後參與講真相活動的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