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豪門沉思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8月29日】

本文要寫在《京津求索》一文中提到的那位妙齡女郎和她哥哥在山西境內的長治、祁縣、平遙、太谷等地的尋法故事。

在寫正文之前我們先把十九世紀中葉前後山西平遙、祁縣、太谷的環境交代一下。

1822年,文化思想家龔自珍在《西域置行省議》一文中提出,針對乾隆年間以後民生凋敝以及在城市中有很多無業無產的人西遷,讓無業變有業,無產變有產。而對於山西他卻說:「山西號稱海內最富,土著者不願徙,毋庸議」。(引自《龔自珍全集》上海人民出版社版106頁)可見當時山西的富有程度。

在2011年我們一行人去平遙古城,在那裡我們先後參觀了古城入口處的車轍遺址和票號「日升昌」。站在那裡我想:當年這裡得有多少裝載銀兩和重型貨物的大車行走在這裡,才能將條石路面壓成如此深的轍痕呀!「日升昌」的票號看起來高大威嚴,可以想像老闆在這裡指揮全國票號運作時的殫精竭慮。

在大街上我請當地的導遊為我們唱了一首當地民歌「走西口」雖然她只唱了兩三句,但我仿佛就看到了一種場景:表面上山西人因為貧困而外出經商。其實神安排了這種事情的目地也是給今天人們能夠認識法做鋪墊的。人生在土地貧瘠的地方,這是因為人的德行不夠,所以要吃苦。人要想擺脫這些束縛,就要靠勤勞與做事修德。勤勞和做事修德的本身也是在積累德行去除業障的過程。晉商之所以在當時聞名全國,了解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目光遠大,並講究信義,在管理上非常的嚴格。

說到經商我們不能不提及被商人稱為鼻祖的陶朱公(范蠡),他的言行在《史記》上也有記錄。早年他幫助越王勾踐打敗吳王夫差,後來在功成名就之後果斷棄官從商。這是一種難得的人生智慧。其實范蠡是修行的人。他通過一番兵道磨礪,完成一段天象安排之後,繼續他在商道中開創。而呂不韋是商人出身,經過投機進入官場。因為慾壑難填,最後下場比較可悲。這兩人詮釋了「商人」這個詞內涵的兩面性。說到呂不韋我們稍微提一下嬴政,《史記》中對秦始皇的記載很多是失實的。這一點我們在寫陝西的部份細說。

「商道」的內涵經過范蠡和呂不韋他們的奠定,到了近代已經變得很豐富了,那麼「商道」的深層內涵又是什麼呢?這就是本文要說明的。

話說,那位妙齡女郎與哥哥一起來到了山西境內,她倆首先來到了長治,在長治她倆向人們打聽將來在人間傳法的『轉輪聖王』會在哪裡傳法與在何時下世。問了很多人,人們都說不清楚。後來一位老人想想說:「聽說平遙、太谷、祁縣那裡的人們很富有、也見多識廣。你們去那裡打聽看看吧。」

她倆立即趕往那裡,首先來到祁縣,當她倆望見一座座富商的大宅院,妙齡女郎對哥哥說,看來這裡的人真的非常富有。此時正巧其中一位富商的母親病故,家裡正辦喪事,那排場就不用說了。當時有一位高僧來到這裡幫助主持法事。在閒暇的時候偶爾出來活動一下。

妙齡女郎和哥哥正好從這裡路過,看到高僧,立刻走上前去先施禮,然後問到:您知道可以讓人們解脫生死的辦法嗎?高僧雙目微閉,口中念叨:

「富甲天下英氣豪,
生老病死無處逃;
若問解脫在哪找,
你倆速去到平遙!」

說完高僧轉身回到富商的院裡,繼續做法事去了。

妙齡女郎和哥哥一起來到平遙,在平遙她倆在「日升昌」的商號門前,看見一隊隊的商旅在此處進進出出,哥哥對妹妹說:「你看人們整日的忙著做生意,賺錢;可是人中的生老病死卻無法逃脫,那人賺得的錢究竟意義有多大呢?難道僅僅是滿足生活嗎?」還沒等妙齡女郎回答,她們哥倆就看到一位中年僧人手裡拿著很多的金銀珠寶在前面不緊不慢的走著。她倆互相一使眼色,覺得好奇,僧人拿這些干什麼呀?為了修廟、建佛像也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的將金錢珠寶外露呀?而且這僧人看起來很瘦但很有精神,僧袍很破舊。她倆就在後面悄悄地跟隨僧人,過了半天僧人走到了城外。僧人在一個無人的亭子中,將所有的金銀珠寶都拿出來,自己雙盤坐在地上,回頭招手:「你們跟著我半天了,你們現在就過來吧。我有話對你們說。」

她倆見隱藏不住,就走上前來說明自己的好奇。僧人一笑:別著急。你們請看,……說著就施展出非同尋常的能力,讓這些金銀珠寶成為一個個的「靈物」。並解釋說:「如果你們剛才直接與它們溝通,它們說什麼你是聽不到的。剛才我用點能力,讓它們說什麼,你們能夠聽得到,聽得懂。」妙齡女郎畢竟是女孩子,對珠寶首飾很感興趣,就說:「珠寶們,你們來人間為啥呢?」沒想到珠寶們此時卻發出嗚咽的聲音:「我們來到人間是為了讓人們懂得(在人的境界之外)還有更美好的,甚至被人們弄成各種形狀便於收藏、佩戴,本以為會讓人們都能更加珍惜人身和機緣,明白來人間的目地是為了要返回更美好的境界;然而大多數人卻對我們本身過於喜歡,甚至為了我們做出太多的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本身不但沒有起到引領人們向上回歸的作用,卻讓人們起了貪念,更加沉淪於人間。這就是我們哭泣的原因。」哥哥對金銀說:「你們又是來人間做什麼呀?人們發現了金銀之後,貪念也會起很多。」金銀沒有說話,而是顯現出一種場景:「一層天國世界那裡本來很美好,到處都金子構成的,真是佛體金光閃閃,菩薩銀光爍爍,後來隨著歲月的流逝,那層天國變得不美好了。最後隨著一次爆炸,金銀散落了下來,……。(這裡筆者只是概括、籠統的描寫了當時出現的場景的一點點,這方面如果人們想深入了解,請參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著作《法輪大法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到人間它們隱藏了很久,後來人們一點點的發現了它們,開始利用來做物件和貨幣。道德高尚的人用這些做了很多好事;道德低下的人利用這些做了很多的壞事。」看完這個景象,僧人說:「其實金銀下世,也是昭示人們其實超出人的境界之外還有更值得人們追求的。」

妙齡女郎和哥哥此時似乎覺得這位僧人就是自己要找的。於是女郎把她倆尋法的經歷一一說出來,最後請僧人收下她倆為徒。

僧人一笑:「我實在當不了你們的師父,我只是受人之託,點化你們而已。你們知道嗎?為什麼能到山西這幾個比較富有的地方尋法? 」她倆半天沒有說話。僧人見狀,微笑著說:「讓鳳舞仙人告訴你們吧。」然後用手往天空一指。只見天空中出現一位女仙人,身上的衣裝別提有多漂亮了,因為她善於變化,胳膊和手及腳能變化出很多。那各種法器與裝飾真的琳琅滿目,應有盡有。不但如此,她走進一座大宮殿之內,裡面更是恢弘無比,裡面的裝飾與仙女、仙童都是人間所沒有見到過的。而後鳳舞仙人展現出種種美妙的舞姿,伴著那美妙的天音,那真是:

祥雲繚繞彩綾飛,
儀態萬芳展神輝;
慈悲祥和舞中韻,
美妙殊勝盼人歸!

哥哥看罷多時,無意中低下頭看一眼地上的金銀珠寶,沒想到這些金銀珠寶似乎也隨著鳳舞仙人起舞(在地上做舞動狀)。這讓哥哥非常驚訝。此時他再次仰頭看天的時候,鳳舞仙人停止了跳舞,所有景象逐漸隱去了。此時的白雲凝結成一個「富」字。

妙齡女郎若有所思的說:「鳳舞仙人最後給我們展示的是『富』字,那是說明在超越人的境界,那層生命的一切都是豐富和美好甚至是永恆的,不用考慮人的生老病死之類的煩惱。」哥哥說:「這樣理解似乎也有些道理。剛才鳳舞仙人在山空中演繹的時候,我看到地上擺著的金銀珠寶也隨著舞動,不知這是什麼意思?」僧人說:「這就是為什麼你們能來到山西這幾個富裕的地方的緣故,過些日子你們再去太谷看看,好好領略一下人間的富與天上的富之間的關係。其實你們剛開始的時候也看到,這些金銀它們來自於天上,因為不夠那一層的標準被炸碎了,才有緣來到人間。人們在這個境界中再富有也解決不了生老病死,而金銀除了人們認為的金錢價值之外,其實還有就是真正的富有這個概念:將自己的生命真正的變成純的金銀,那才會得到真正的生命永恆。你看在社會上人們經常往造出的佛像塗金水、刷金漆或者直接將佛像做成金的銀的。這縱然表明人的虔誠的信仰。其實人如果要反過來思考一下,自己如果能放下對人中物質利益的追尋,將自己身體和思想真正的達到神的境界的標準,自己的生命本身就是純的金或銀構成的,還能與天地日月長存,那該多好呀!因為人總是注重眼前的利益,而遺忘了自己來時的目地,迷失在這裡。從而在人中形成了貧苦的人才願意走上修行之路的趨勢,富人一般難以放下他的財富和地位,而很難修行。如果富人能放下,那修行起來會快的很多。因為他做到了表面上有,心裡卻沒有。而窮人是表面上沒有,心裡也沒有。這不能表明當他表面上有了的時候,心裡卻沒有。」

妙齡女郎說:「您說的這些似乎就是『商道』的深層內涵吧,我們都聽您說了這么半天,就告訴我們到哪裡可以找到讓生命徹底解脫的真法吧?」僧人什麼話也沒說,不一會兒就連同地上的金銀珠寶一同悄然隱去了。她們哥倆正納悶的時候,從對面來了一個商人模樣的人,他一邊走一邊說:「走了半天了,該找個地方歇歇腳了。」於是徑直走到亭內。看到她們哥倆,就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妙齡女郎就把自己到山西來的目地和先後見到兩位僧人的事情都對富商說了。富商一聽很吃驚,就說我前幾日在府上也遇到一位中年僧人(跟剛才走的是一個人),那個僧人對我了這樣一段話:

「本身為富德行高,
身心操勞病難消,
亦知生死總難料,
上下求索盼逍遙。
君問何處尋正道?
待神中土持輪笑,
五千奠定機緣了,
圓滿歸真神光耀!」

哥哥說:「那位僧人提到的『待神中土持輪笑』是不是說,那位將來傳法的神手裡拿著一個輪一樣的物品以及具有著慈悲的特點?」此時女孩搶著說:「以前我也做過關於將來『轉輪聖王』將要下世傳法的夢,我也一直在尋找。」

那位商人說:「看來你們的悟性還很好。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僧人說,他知道在宇宙中有一位轉輪聖王即將在人間傳法,為了傳法,轉輪聖王早已下世與他的將要得法的的弟子多次結緣。那位聖者會用『法輪』的形式幫助修者。那位僧人本來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釋迦牟尼佛也對他說了此事。讓他到時候別以門派的成見而錯了這次機緣。」

正說到這裡,迎面來了一位要飯的,走到這裡坐下之後,先向他們要了一些吃的,然後自言自語的說:「昨天我餓的實在不行了的時候,遇到一位中年僧人(與富商遇到的是一個人),我向他要些吃的,他一邊給我些吃的,一邊說:「你這樣討飯要討到什麼時候呀?」我無奈的說:「我給人當夥計,還沒人用我。不討飯那怎麼活著?」僧人說:「富人如果有一天做生意賠了或者把福份用盡,這輩子或者下輩子要飯也是可能的。我的意思是你得想辦法從這苦海中解脫出來呀!」我一聽來了精神了,忙問:「那可有辦法,難道隨你出家?」那僧人搖搖頭,說:「將來在中土包括我們這裡的太原都會有一種真正讓生命解脫的大法傳出來,到時候,你如果想得到真正回升,脫離這萬丈紅塵,那你到時候就要好好的珍惜。」「那是什麼時代?」「大清王朝過去之後,人們在一個階段里沒日沒夜的在喊『萬歲』的時期之後不久就是。」

乞丐說完這些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來。妙齡女郎和哥哥還有富商見狀也就離開了亭子。因為富商要去平遙城裡辦事,妙齡女郎和哥哥也要去太谷看看,他們就分開了。

在去太谷的路上,妙齡女郎對哥哥說:「我在亭子那裡看鳳舞仙人跳舞太美了,將來如果我要有機會也要用舞姿展現神的美好與神聖。」哥哥說:「那我也要用舞姿展現陽剛之美。」這時妙齡女郎對哥哥說,也不知道我們從前在天津見到的那個人現在是否找到了真正讓生命回升的大法?」哥哥說「不要過多的惦記他了,什麼事情都要放下了,這些事情都隨緣、憑機緣吧……」

她們在太谷走訪了一圈之後,也更深刻的理解了神讓人類富有的真正意義:一方面是讓人在這裡等待大法洪傳時能夠生活;另外一方面展現超越人這一層生命境界的富有狀態,讓人們通過對人間表象中的虛幻、無常的富有的放下,得到那一境界的真正富有的一切。

今生當「文革」那個「萬歲」口號在白天晚上不絕於耳的時代過去之後,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法輪功終於在中國大陸的東北傳出。經歷了無數次機緣奠定的人們一下子紛至沓來,短短几年就吸引了幾千萬甚至上億人參加修煉。到現在法輪功早已傳遍世界各地。

鳳舞仙人今生成為美國神韻藝術團的重要成員。

妙齡女郎和哥哥早已得法,而且成為美國神韻藝術團的重要領舞。他們每年經常去全世界演出,把神的美好傳遍給世人。

那位富商今生在香港,因為起訴江xx而飽受中共的迫害。

乞丐轉生在日本,今生比較富裕,也早已得法。

這正是:
西口走出晉商燦
富甲天下財富絢
眼望豪門沉思處
人擁財富為哪般
不解生死不出凡
它日一切如煙散
幸得善根總常在
遇到高人結法緣
今朝得法同精進
放下凡牽笑天邊!

說明:本系列文章因為要寫給所有的人看,所以就沒有用當地的方言口語來表達,而是用最能讓人們明白的方式來寫。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