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藍天的孩子們(一)

【正見新聞網2019年08月30日】

記被中共迫害的苦難孩童

年年中秋月圓時,多少孩子淚濕巾。有人說,孩子是人間的小天使,他們天真爛漫,純潔無暇,每個孩子都是家庭和社會的未來與希望。而在中國大陸,無數孩子僅僅因為父母或他們自己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與追求,便被迫害的失去父母、失去學業、失去自由,甚至失去了所有的生存條件和做人的尊嚴。這些可憐的孩子如折翼天使,被中共的黑手肆意摧殘蹂躪,被剝奪了原本屬於他們的絢麗人生。他們在漫天烏雲下,在淒風冷雨中,苦苦掙扎求生,過著擔驚受怕、受凍挨餓、任人欺凌的生活。

本文記述的是中國大陸林林總總苦難中的孩童,他們如驚弓之鳥,在漆黑冰冷的夜晚呼喚著爸爸媽媽,承受著超越其年齡的心靈創傷。他們渴望藍天,渴望自由,渴望健康快樂的童年。

目錄
第一章 被威脅逼供的孩子
第二章 被迫輟學的孩子
第三章 被迫害變成孤兒或形同孤兒的孩子
第四章 淪落孤兒院養老院的孩子
第五章 遭受毆打、關押、勞教判刑的孩子
第六章 遭受性侵犯的孩子
第七章 被迫害嚇壞抑鬱精神失常的孩子
第八章 被迫害奪去生命的孩子
第九章 孩子的心聲

第一章 被威脅逼供的孩子

◇學大法骨癌痊癒的河北小建國遭強迫轉化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歲的河北省淶水縣私立學校的中學生曲建國,患了骨癌。家人用盡家中借來的錢和學校的捐款在最好的醫院治療而毫無起色,在絕望中等死的時候,他聽了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奇蹟般痊癒。懷著感恩的心情,他寫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學生走入法輪功 跨越死亡線》,並在明慧網登出。

曲建國康復後的照片

然而,曲建國一家竟由此遭到中共各級人員的施壓,強迫小建國在早已擬定好的文件上簽字,逼使他聲明自己的病不是因修煉法輪功好的。在小建國明確拒簽後,中共竟然指使各級對曲建國及其家人進行威脅、恐嚇,致使小建國身體出現不適。姐姐帶他到淶水醫院檢查後,建國隨姐姐往家返。在他們走到淶水縣石亭檢查站時,姐弟倆卻被六一零惡徒劫持了,惡徒再次逼迫小建國在早已擬定好的文件上簽字。

◇曾勇救六條人命的潘本余被迫害致死,兒子雪蓮淒楚無助

雪蓮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潘本余之子,爸爸潘本余曾在火車前搶救了摔倒在鐵路上的兩個孩子,並救起過四個溺水之人,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救人英雄。卻因為堅持法輪功信仰,遭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受盡酷刑折磨,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潘本余全家照,中間是小雪蓮

爸爸在世時,小雪蓮與爸爸也是聚少離多,孤苦無依,還得忍受來自社會學校同學的各種壓力……

二零零二年夏天,雪蓮和爸爸去北京證實大法,爸爸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雪蓮孤苦無依、備受白眼與歧視。校長、教導主任等領導逼問他:「能不能不煉?」雪蓮說:「別的什麼都能答應你,讓我不煉不能答應。」

每天上學就像過鬼門關,三天兩頭的校長、主任、記者、派出所警察把雪蓮叫到辦公室,開大會,所有教室的廣播都能聽到:「某某這個事開會,班主任到場。」教導主任對著雪蓮的前胸推搡著吼叫;雪蓮被家人每天嚴管接送。

一日,爸爸來信託人送到學校,被老師翻出來送到警察局,七、八個警察恐嚇雪蓮,一個問題反覆問七、八遍……雪蓮被壓的喘不過氣來,就像那風中的殘燭,淒楚無助,從精神到肉體都處於崩潰的邊緣。到哪裡,雪蓮似乎都是累贅、異類。一個人孤獨的躺在家裡落淚,有時一餓就是幾天。

◇黑龍江女孩春梅的苦難歲月

春梅是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王金範的女兒,因病與媽媽走入修煉,煉法輪功只煉一個來月,春梅就徹底好了!大法開智,她由差生變優秀生。可是大法罹難,媽媽被非法關押期間,春梅一個人孤獨的生活,經常吃餿飯充飢,十五歲那年還和媽媽一起被關押在看守所達四個月之久……

媽媽被關在外地精神病院迫害時,只有十三歲的春梅只好自己孤獨的在家生活,做一鍋飯菜吃兩天,經常不吃或吃餿飯。春梅被警察逼迫「轉化」,被齊鐵六中校長、老師經常找談話,不讓上課,被罰在走廊和操場站著,還必須參加考試,成績不好,就污衊大法。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公安想綁架媽媽,先到學校找到春梅,還想用春梅的家門鑰匙開門,春梅進樓道就往樓上跑:媽媽別開門,警察抓你來了!警察將驚恐萬狀的春梅關進北居宅看守所。一天,媽媽也被送到這裡,見媽媽被打的不成樣子,遍體鱗傷,春梅不住的流淚,怕和媽媽分開,不敢叫媽媽,夜裡春梅和媽媽相互緊緊的抱著,淚水流在一起,卻不敢哭出聲來。

一個多月後,警察發現了春梅和媽媽是母女,監舍警察任玉霞打了春梅一個耳光,春梅被調到別的監舍,被非法關押了四個多月後,春梅才回家。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她就到處打工,小小年紀整夜的家家送牛奶維持生計。

◇遼寧八歲兒童華南遭威逼

遼寧省蓋縣法輪功學員張玉清曾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期間營口派出所和溫泉派出所警察曲慶滿帶著幾個惡人,到二道溝小學威逼張玉清只有八歲才上一年級的外孫華南,逼孩子寫家中是否有大法書,逼孩子違心的寫法輪功是×教,逼孩子念攻擊大法的小冊子。孩子被迫不能上學,整日生活在恐懼中。

◇重慶八歲孩子被逼拿著別人寫的稿子發言

重慶大學教師高仲英,曾四次為大法去北京上訪,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丈夫迫於高壓離她而去;高仲英的孩子小小年紀,承受著家庭破裂的痛苦,遭受到來自社會、學校給施加的壓力,一個八歲的小孩,被逼著在學校拿著惡人寫的稿子,顛倒是非的發言。幼小的心靈備受摧殘。

◇邯鄲惡警威逼要中考的孩子出賣父親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河北省邯鄲市復興區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惡警無緣無故闖入西邢台村法輪功學員魏保全的住所抄家,魏保全夫婦沒在家,沒抓到人,惡警們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帶走。孩子哪裡見過這個陣勢,嚇得直哭,說後天還要參加中考。於是,惡警就威逼孩子,讓他說出父親的工作地點,結果壞人罪惡的圖謀得逞了,孩子的父親遭到惡警的綁架迫害。從那以後,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與恐懼之中。

◇父母雙雙遭綁架 北京八歲孩子被逼供

中國傳媒大學理學院教師黃玲和丈夫——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務處職員胡傳林,因煉法輪功,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雙雙被綁架、勞教。北京市局、豐臺分局還幹了一件最見不得人的事情:黃玲和胡傳林分別被綁架後,北京市局、豐臺分局警察就從定福莊二小把黃玲和胡傳林的孩子叫了出來,他們審問了孩子兩個小時,問黃玲和胡傳林都去過誰家,八歲的孩子最後抵不住,說去過小軒阿姨家,隨後中國傳媒大學媒體管理學院教師軒金鴿老師被從家中帶走,以搜到家中一份法輪功資料為由,非法勞教她兩年。

◇九歲武漢女孩被騙簽名,成為審判媽媽的證詞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中國新年大年初五),湖北省武漢九歲女孩青青的媽媽被中共六一零警察非法關押,青青被老師、警察訊問,並被要求在筆錄上簽名,按手印。武漢市國保(公安一處)警察把這份筆錄當作開庭審判青青媽媽的一份證詞,青青媽媽胡慧芳被非法判刑四年。

◇武漢小盧海被中共警察「取證」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小盧海的爸爸盧啟奇在深圳向世人贈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到綁架。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小盧海的外婆宋文繡被武漢江岸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並被抄家,下午三點,小盧海的媽媽李市紅回家,也被綁架,並被非法拘捕在看守所。武漢江岸國保大隊的警察多次到小盧海就讀的學校,用誘騙、威逼、恐嚇等手段,對未成年人盧海進行非法取證,逼迫他交代媽媽跟誰來往過、做過什麼事,迫使盧海在口供上簽字、按手印。

◇河北十六歲孩子被警察騙做父親的驗屍證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河北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村村民劉秋生在公安局被警察多次捆綁毒打、綁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等折磨致死。為掩蓋罪行,河北阜城縣公安局一幫警察,以父親生病為由騙不滿十六周歲的孩子劉東,到阜城醫院為驗屍作證,卻不通知劉東的母親,怕劉東的母親看到被折磨致死滿身傷痕的屍體而質疑。

第二章 被迫輟學的孩子

◇給老師一份真相資料 四川十歲女孩被開除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四川省雅安市名山縣蒙頂山鎮中心小學四年級一班十歲的小女孩程思影向老師程中濤送了一份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遭到程中濤舉報給國保大隊,隨後國保大隊隊長苟永瓊夥同另兩名警察立即來到蒙頂山鎮小學,象發瘋似的打程思影的耳光,用腳鏈、手銬鎖住,把程思影關在一個小鐵籠里,苟永瓊嘴裡還不停地叫罵。當晚,程思影的爸爸、媽媽也被綁架,家裡的複印機等被搶劫一空。八月十一日,程思影回家,到學校上課,身上仍留有傷痕,老師程中濤把她的書包甩出教室,不讓她上課。其後程思影的爸爸、媽媽下落不明,小思影被迫流離失所。

◇山東中學生因信仰法輪功被學校開除

山東省沂南縣第二中學(臥龍)學校高一(四)班文科班學生聶穎超,因信仰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年底,一天晚自習時,班主任老師魏磊對她大發雷霆,強迫她退學,聶穎超拒絕退學,被魏老師打耳光,並株連同宿舍的同學罰站。第二天她被叫到校長辦公室,校長叫囂道:「我們是黨辦的學校,聽從黨的一切安排和命令,你煉法輪功,立馬開除。」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星期四)的上午十一時左右,聶穎超被610人員及學校多名老師強行拖出教室,當拖到樓梯旁她把雙腿別在樓梯的扶手上,一邊撕心裂肺地大哭一邊大喊救命,可聞聲趕來的老師成為幫凶,一齊七手八腳往下拽她,年級主任拿手使勁捂住她的嘴,最後連拖帶拉把她塞進車裡,強行把她送回家,她遭強制退學。

◇不寫保證而被開除的四川好學生

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郫縣唐昌鎮火花村的十六歲少女李雪,曾就讀於郫縣友愛職業學校,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暑假期間,李雪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塊學法時,被派出所警察十幾人綁架至拘留所。李雪因未成年被拘十幾個小時後被送回家。七月中旬,610的一個人與張姓警察,夥同學校學生處主任鄧楊紅,以及幾位校領導逼迫李雪放棄大法修煉。八月二十日左右,校長楊興紅和學校幾位領導又去強迫李雪寫保證,李雪沒有同意。九月一日開學了,李雪象其他同學一樣去學校報名,都已經交了學費,只因不願放棄信仰,被校長開除。

◇山東省法輪功學員於梅被掛上大牌子遊街,孩子受歧視輟學

二零零零年十月,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繡惠鎮法輪功學員於梅,被掛上大牌子遊街侮辱人格,610的人還到她兒子上學的地方——繡惠鎮中心小學開大會污衊法輪功,提著於梅的名字。她兒子當時上五年級,這件事情對她的兒子傷害很大,從此她兒子在學校很受歧視,常被同學欺負,從此厭學,五年級上完後就輟學了。

◇山東小學副校長被誣判,兒子受刺激輟學

法輪功學員劉金果,臨沭縣臨沭街道第四小學副校長。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劉金果被臨沭縣國保大隊邱峰和六一零李方春綁架並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遭轉化折磨,二零一七年,劉金果被臨沭縣教體局、人社局通知開除公職。年已八十歲的父親受到打擊身染重病,上高中三年級的兒子因迫害帶來的壓力無法正常學習,精神受到刺激,輟學在家中。

◇河北父母因信仰被關押,倆聰明女孩求學夢碎

四十九歲的武三百,是河北省邢台縣南石門鎮大石頭莊一位憨厚善良的農民,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秋,「610」夥同鄉、村惡人到武三百家非法抄家和罰款,錢沒了,就搶糧食代替。不夠,接著搶。三百也因堅持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妻子蓮香被綁架到邢台縣看守所。三個孩子和老人無人照顧,年僅十三歲的大女兒被迫輟學,撐著這個家。

兩年後,蓮香的二女兒在皇台底上中學,成績在每次通考中占年級前幾名,因交不起學費被迫輟學。可憐孩子無助的哭聲撕碎了母親的心,兩個聰明女孩的求學夢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破滅了。

◇重慶男孩王淨的苦難童年

王淨,家住重慶市九龍坡渝鐵村四十九號。王淨的母親段世瓊是法輪功學員,在重慶鐵路分局客運段當乘務員,她在家是賢慧的妻子和慈祥的母親,在工作中她為廣大旅客做了很多不留名、不計報酬的好事,深受單位同事和旅客的一致稱讚。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王淨母親先後兩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多次被抓、被抄家,非法秘判七年,身體受盡酷刑摧殘,年僅三十四歲慘死。小王淨的爸爸王治海,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九歲的小王淨,孤獨一人在家,由當地居委會看守一個月後,送回王治海老家四川平昌縣年邁多病的王的父母家,孩子被迫輟學。

◇四川譚曉容被迫害家徒四壁,十三歲兒子被迫輟學

譚曉容,家住四川省遂寧市船山區金桂社後區。二零零零年多次被綁架到南強派出所、洗腦班,被打得全身沒有一處好地方,被「遊街示眾」、非法勞教,後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譚曉容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打的鼻口流血,滿頭是包,押到收教所刑訊逼供,銬吊了四天四夜,迫害得體無完膚,打暈死過去兩次。後被誣判四年徒刑。譚曉容被迫害的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兒子只上了初一,十三歲就被迫輟學。這場迫害在他幼小心靈上烙上了難以癒合的創傷,毀了孩子的前途。

◇父母遭綁架,吉林女孩在壓力下輟學

被迫害致死的琿春法輪功學員金濟國和妻子鄭京愛,因堅持正信曾屢遭綁架迫害,二零零三年,惡警為了找到金濟國夫婦,到他女兒的學校騷擾跟蹤,致使父母被雙雙迫害後,讀初中的女兒失去生活來源,在壓力下被迫輟學。

◇逼迫休學、輟學、開除學籍、強制洗腦

二零零四年,吉林永吉縣中學生李欣欣因向同學講法輪功真相,於月初被勒令停課,其父李百龍也一度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中共「兩會」前夕,河北省赤城縣十八歲女中學生張聰慧,僅僅因為給了同學一張紙條寫著「請記住法輪大法好」,而被學校開除。

二零零七年,福建省建甌市建甌三中法輪功學員劉文娟,堅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校長林建峰以種種藉口阻擾劉文娟進班級。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被校長遣送回家。十二月二十八日,劉文娟被建甌國保大隊林曉明、張邦輝等人非法拘留在建甌拘留所十一天。其後學校藉此逼迫劉文娟寫退學申請書,劉文娟被迫失學,流離失所。

河北淶源縣職教中心一名女初中生,在上語文課時,寫了一篇作文:指出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弟子是滅絕人性的迫害,被語文老師馬建平發現後告到班主任李小輝那裡,班主任李小輝又向校長李志強告發,該學生被淶源縣職教中心校長李志強勒令停課。

湖北咸寧汀泗橋鎮彭碑村汪靖華,男,一九八七年出生,曾就讀於汀泗中學和咸寧高中,期間因向同學講法輪功真相被學校作為重點迫害對像,多次遭到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及學校多次騷擾、恐嚇,並被逼退學,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被迫害的精神崩潰。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