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藍天的孩子們(二)

【正見新聞網2019年08月31日】

記被中共迫害的苦難孩童

第三章 被迫害變成孤兒或形同孤兒的孩子

◇揭露殺人命案的內蒙古企業家被判重刑,孩子孤苦無依

郝平,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城郊鄉曲家溝村人,她家曾經營的養殖業被當地譽為優秀龍頭企業。她因為堅持法輪功「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一個富足的龍頭企業家被中共迫害的一貧如洗,孩子孤苦無依,被夫婦贍養了八年的孤寡老人王占久抑鬱而死。

二零零一年臘月十九日的早晨,赤峰市紅山區警察綁架郝苹時,把桌子踢碎,在屋內亂翻亂拿,把各種糧食、大米、白面、水果全都倒在地上。當時丈夫劉福安不在家,他們把郝苹弄到車上,開著大門就逃之夭夭,家中只剩下十三歲的孩子,家裡養的名犬丟失,豬、鴨子都餓死了,造成十幾萬元的損失。孩子沒吃沒喝,深更半夜,又餓、又凍、又怕,警察們還經常夜間來家裡抓捕劉福安,多次深夜翻牆入內,闖進屋摸開燈的拉繩,把十三歲的孩子嚇得不行。

因揭露法輪功學員趙艷霞被看守所灌食致死的事實,二零零二年,郝苹與丈夫雙雙被判重刑。郝平的兒子成了孤兒,幼小心靈遭到打擊,經常頭暈、頭痛,學校要學費時,他就不知道到哪裡才能借到錢,被迫兩次休學。每當過年時,別人家都熱熱鬧鬧,歡天喜地,郝平的兒子只能與智力不健全的舅舅抱頭痛哭。家裡沒吃、沒穿、沒燒的,舅舅骨瘦如柴,一陣風就能吹倒。平日從來沒買過肉,沒買過一滴油,只能靠賣點破爛的錢來買米,熬粥喝。

◇黑龍江善良夫妻同被非法勞教,孩子無依無靠

卜慶金是勝利油田孤東採油廠職工。卜慶金、付傳美夫婦曾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卜慶金身患心臟病、胃潰瘍、關節炎等多種疾病,長年帶病堅持工作。妻子付傳美因患心臟病、高血壓、腎病生活很難自理,每年的醫藥費是家庭的重要開支,小倆口心力交瘁。卜慶金夫婦二人有緣喜得修煉大法後,兩人不但身體健康,而且道德昇華。幾年來他們省吃儉用,把全部欠債還完,九八年長江發大水時,他們把幾年來積蓄下來準備給孩子買電腦的近一萬元錢全部支援抗洪救災。

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夫妻倆累遭綁架,被勞、判刑,孩子無人管。二零零零年的新年,夫婦二人又被無辜抓起來關在鐵籠子裡,從元旦一直到三月份,留下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和七十多歲的老父親,吃不上喝不上,老人於二零零一年五月含冤去世。

二零零二年卜慶金被非法勞教三年。剛剛抓走了卜慶金,惡警們就去學校找他兒子,天真的孩子被騙打開家門,整個家被翻得衣物橫飛,連洗衣機都被拆開了,他們甚至搬到卜慶金家去住,不允許孩子住在家裡。後來孩子據理力爭,才把他們趕了出去。卜慶金被抓走後,他們又將付傳美抓進王村勞教所判三年,無辜的孩子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每天以淚洗面,是好心的鄰居看不下眼去,幫忙照顧了幾個月。

◇清華博士因信仰遭判刑、勞教,一雙兒女成孤兒

俞平,男,四十多歲,清華大學在讀博士研究生。在校時發表多篇國際水平的學術論文,曾獲清華大學「1.29」獎學金,「西門子獎學金」等榮譽。曾在清華大學熱能系一九九五級攻讀碩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三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因迫害而失去留學美國的機會。

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俞平和趙玉敏夫婦遭北京朝陽區三間房派出所警察搶劫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天津茶淀),遭遇強制洗腦、連續「熬鷹」、穿約束衣及野蠻灌食等折磨。趙玉敏曾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二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家住北京朝陽區管莊周家井大院的俞平和妻子趙玉敏被北京惡警無故抄家並綁架。同時遭綁架的還有小佳靚的姥姥秦秀娥及三姨趙京敏。俞平和趙玉敏和姥姥秦秀娥均被非法勞教。佳靚的大姨趙榮敏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就被非法判刑。家中只留下了兒子和一歲多的女兒,成為無人照管的孤兒。

◇在顛沛流離中生存的男孩虎虎

虎虎大名虞歸真,爸爸、媽媽均畢業於清華大學,媽媽褚彤是清華大學微電子所碩士,爸爸虞超畢業於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是一位網絡工程師,在北京一家外企擔任主要職務,他們都是法輪功修煉者。

虎虎的媽媽褚彤因去天安門打真善忍橫幅被公安抓捕,被秘密判刑十八個月。出獄後,為了免遭抓捕,褚彤、虞超夫婦被迫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帶著兒子流離失所。面對高壓迫害和顛沛流離的生活,褚彤和虞超只得忍痛將不滿四歲的兒子托給別人照看。

二零零二年八月,剛出獄幾個月的虞超和褚彤因為在網際網路上發言,揭露修煉法輪功被抓、被迫害的真相,在北京再次被國安綁架,慘遭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褚彤被判刑十一年,虞超被非法判九年。

可憐的虎虎從兩歲多起輾轉於親戚朋友之間,完全失去了兒童所需要的正常成長環境。姥爺為了養活虎虎,快七十歲了還在工作。姥姥則因為常年驚嚇,落下心悸之症,雙手控制不住的顫抖。虎虎儘管父母雙全,卻早已備嘗孤兒的辛酸。

◇北京高知父母被迫害命危,小姐弟險入孤兒院

魏世君,原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攝像師,因修煉大法,二零零三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在前進監獄被迫害致一度生命垂危。妻子許焱麗原是北京地質大學英語教師,三十七歲,因她堅定對「真、善、忍」的信仰,被學校非法開除公職,至少七次被邪黨惡警綁架,一直遭受著惡警的非人折磨,遍體鱗傷,每次都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魏世君夫婦有一雙兒女,大女兒上小學四年級,小兒子上小學一年級。小姐弟倆共同思念著他們的父母,在父親被非法判刑母親又遭勞教迫害後,惡警一度要把兩個孩子送孤兒院,幸而家中老人拒不簽字。

◇黑龍江青年才子被冤判致死,妻子身陷冤獄,幼小兒子悽苦

潘興福,男,三十一歲,是一位德才兼備的青年才子。潘興福小時候就天資聰穎,在小學連跳兩個年級,十六歲時以優異成績考入武漢華中理工大學少年班,大三時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畢業後潘興福曾任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一九九八年被評為黑龍江省電信系統「跨世紀人才」(雙鴨山市只此一個)。

九九年七·二零後,一家人堅定的維護法、證實法。潘興福曾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初他被非法判刑五年,投入監獄,遭受暴打、關小號、坐老虎凳、長期不准睡覺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年末,潘興福被迫害致腹部腫脹,雙腿浮腫,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他的妻子張麗也因證實法被非法判刑九年。幼小兒子只能由奶奶撫養。老人用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費和孫子相依為命,含辛茹苦的照顧孫子九年,在歷盡艱辛、痛失愛子七年後悽然離世。

◇黑龍江張延超遭殘忍虐殺,妻子被勞教,十歲孤兒遭搜捕

張延超,黑龍江五常市拉林鎮人。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張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紅旗鄉派出所惡警賈繼偉等人綁架,當天下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五常市六一零付彥春、朱憲福、黃占山和公安局局長陳樹森、政保科惡警戰志剛等一夥惡警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日,已遍體鱗傷、左腿被打折的張延超,被惡人付彥春等人拖上囚車押往設在哈爾濱江北張九屯(在廟台子火車站附近)、由哈市六一零和哈市公安七處私設的一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黑窩點(裡面備有四十多種刑具),次日,張延超就被酷刑致死。

父老鄉親都被張延超的慘景驚得目瞪口呆:張延超赤裸的身體被打得變了形,一條腿已斷,腦袋、臉的大部份和身體的很多地方都沒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一個沒剩;從下頜開始一條長長的刀口直到下體,刀口用麻袋繩縫著,遺體的內臟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腦蓋被揭開,眼珠沒了一隻,眼眶塌了一個大坑。

張延超被迫害致死後,他的妻子關英華又被這些不法人員誘捕、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期間受到電擊、上大掛等酷刑折磨,曾被毆打致昏。

張延超的女兒才十多歲,就成為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的孤兒。可警察們妄圖斬盡殺絕,竟連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都不放過,對她進行了兩次搜捕。

◇十二歲的黑龍江女孩:父母雙陷冤獄,被迫寄人籬下

女孩包麗清,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她的父母都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二零零二年四月,包麗清十二歲,爸爸包永勝從家中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媽媽鄧鳳香因不斷替爸爸申冤上告,被一群男警察暴打致遍體鱗傷,全身紫黑。警察怕惡事敗露,把她秘密轉移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最後,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

父母雙雙陷冤獄,家裡經營的豆腐店被迫關閉了,小麗清一個人在家裡冰冷的炕上躺了六天,不吃不喝,一個勁地哭,她左手摟著爸爸的衣服,右手摟著媽媽的衣服,上面還分別放著他們的照片,她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腦袋往牆上撞。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小麗清開始了寄人籬下的生活,在親戚家輪流各住一個月,只能給個地方睡覺和填飽肚子,這樣小麗清在小學五年級就被迫輟學了。無論春夏秋冬,她只有一雙鞋,後來破的幾乎整個腳都露在外面,還得穿。冬天裡,有的親戚家讓她睡在用磚塊和石頭臨時搭建的冰冷的炕上,牆上還掛著冰。最難以承受的是親戚們把她當成包袱,給她臉色看,甚至誣陷她。

好不容易盼到爸爸媽媽從冤獄中回來,一家終於團聚了。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包永勝再次被金山派出所警察綁架,被用木方子毆打,用裝滿沙子的硬質塑料管(俗稱小白龍)毆打,後被金山屯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包麗清去探望爸爸時,還告訴爸爸:「不要恨他們,咱們承受的這些苦難不算什麼,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啊。」當時一旁監聽電話的警察眼眶裡含滿了淚水。

◇嬰幼兒時即痛失父愛母愛的青島孩子融融

融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出生時,她的爸爸不在跟前。十月底,爸爸鄒松濤因為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一回山東省青島就立即被拘留了,到十二月份才放出來。以後幾進幾出,直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被迫害致死,融融和爸爸相守的日子加起來也沒有半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融融的媽媽張雲鶴因為堅持為法輪功討公道,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追捕,不得不流離在外。從此兩歲半的融融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為命。不久,年已六旬的外婆,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二零零一年八月也黯然離開了人世。

融融的爸爸鄒松濤是一個學業優秀、為人謙和的人,畢業於南京大學,後來又在山東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專業讀研究生,於一九九九年獲碩士學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四點,鄒松濤被從家中帶走,非法關押在一個小旅館內長達一個月。這以後,他無數次地被非法關押,曾被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銬在鐵椅子上,用鞋底抽打頭面部,致使頭部腫大幾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二十多分鐘。二零零零年七月鄒松濤被騙至青島市公安局,隨即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勞教所。九月底被突然轉送至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四個月後的十一月三日上午,王村勞教所警察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他,當日墜下樓來,死時年僅二十八歲。而此時的小融融才十一個月。

融融的媽媽張雲鶴,原在青島德瑞皮化公司(德國獨資)任主管會計,工作出色,因為她修煉法輪功,公司在各方重壓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二零零一年五月,張雲鶴因為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發現,被迫流離在外。

◇三位至親被迫害致死,河北王天行險被送進孤兒院

馮曉梅,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曾經有一個溫暖的家。她和丈夫王宏斌是長春郵電大學讀書時的同學,夫妻倆志同道合,感情篤深。妹妹馮曉敏和妹夫王曉峰也都是大學畢業。一家人都修煉「真、善、忍」,修心向善,和睦幸福。在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的這場迫害中,馮曉梅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失去摯愛的丈夫、妹妹和父親!妹夫至今被非法關押(二零一五年)。

妹妹馮曉敏去世時年僅三十四歲,撇下了當時不到兩歲的兒子王天行。妹夫王曉峰為躲避迫害,在外面漂泊了八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再次被石家莊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小天行一直由姨媽馮曉梅撫養。

二零零九年,在一家外企任總工程師的姨媽馮曉梅因為幫助別人聘請律師,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她的老母親憂心如焚,一夜之間掉光了所有的頭髮,小外甥王天行差點被送進孤兒院。

◇父母被迫害致死 湖南劉曉天逃離中國後叔叔被要挾

劉曉天,家住湖南省永州市。父親劉慶和母親楊玉燕都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警察找到曉天的班主任,告訴說曉天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十六歲的曉天嚇得渾身發抖,什麼也沒帶,逃出了學校,躲進鄰居家的雜物房過了一夜,後投靠唯一的親人──在福建省做農民的叔叔。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警察找到了劉曉天叔叔家。當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幫忙,把他送到了廣東省的深圳,他躲在一個堆麻袋的大倉庫里,不敢和人接觸,在恐懼、焦慮、悲傷中整整過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由於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與人隔絕,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傷。之後,叔叔借了無力還清的「天債」付給蛇頭,求他把曉天帶到國外。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劉曉天來到丹麥,當他看到警察時,嚇得渾身發抖。在難民營,在恐懼中語無倫次的他,無法準確填寫表格。此刻,他唯一的願望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國,不要落到中共警察的手中。劉曉天找到了丹麥法輪功學員,他哭著,第一句話就是,要求幫他找到爸爸媽媽,他想爸爸,想媽媽。因為他的心靈受到的傷害太大,使他不能正常的讀書,經常淚流滿面,天天從噩夢中驚醒。

後來,叔叔告訴身居異國他鄉的劉曉天,他的父母早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也就是他們被抓後的五個月被迫害致死了。具體發生了什麼,在哪個監獄死亡,警察不告訴任何詳細情況。劉曉天來到海外自由社會,只是講了他真實的遭遇,卻受到中共不法之徒電話騷擾和威脅,他們拿他唯一的親人,當農民的叔叔來要挾他,要他閉嘴。

◇只能和被迫害致瘋的母親一起生活的吉林幼兒

吉林延邊的楊福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省政府上訪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從此多次遭綁架、關押、勞教,被迫害致半身不遂,最後判四年緩三年,回家治療;妻子殷鳳琴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在延吉市「610」和國保暴力綁架去洗腦班的過程中,不幸從自家五樓陽台墜下身亡;女兒楊麗娟被綁架到牡丹江愛河看守所時被打毒針導致嚴重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女婿李光石被非法構陷,關押在吉林監獄迫害……楊福進想為妻子討還公道卻狀告無門,反遭警察威脅、恐嚇,不到三個月也含冤離世。

最可憐的是楊麗娟的兩個孩子,楊麗娟的身體狀況無法照顧幼小的孩子,延吉孤兒院又因為得不到民政局的許可,不敢收留孩子,六歲的孩子小度住在七十多歲的獨身老爺爺家中,二歲的小益無處可去,只能和精神嚴重失常的媽媽住在一起,有時小義一整天都吃不上一頓飯,餓得都起不來;寒冷的季節里,媽媽給小義穿上短褲短衫後帶著出去(自己也穿短褲短衫),好心的人看見後把她們送回家才避免被凍壞。

◇江蘇五歲的小君君一夜之間失去雙親照顧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江蘇常州市法輪功學員楊產榮的妻子周鳳林修煉法輪功,在常州西林看守所被惡徒暴力灌食致死,年僅三十二歲。當局為封鎖消息,以楊產榮承包了一輛從常州開往北京的公共汽車為名,將其非法判刑十年。其姐楊順娣為尋弟媳下落,被中共非法勞教三年。當時楊產榮年僅五歲的兒子小君君一夜之間失去雙親,被接到親友家輪流撫養,成了不是孤兒的孤兒。

第四章 淪落孤兒院養老院的孩子

◇黑龍江吳月慶遭虐殺 孩子寄養孤兒院

黑龍江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吳月慶,三十多歲,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而屢遭邪黨惡警迫害。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吳月慶進京證實法輪大法,被非法綁架到長春鐵北看守所關押。吳月慶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惡警強制灌食,把嗓子都劃破了。灌食後吳月慶肺部出現問題,被送到醫院。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吳月慶被誣判重刑十二年,劫持到牡丹江監獄,迫害致嚴重的肺結核,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吳月慶的家已不復存在,妻子已經去世,年僅十三歲的孩子無人照管,被送到佳木斯市孤兒院寄養。

◇河北陳運川一家六口五死一殘,小李穎被關敬老院

河北省懷來縣陳運川老人一家堅持修煉大法,卻遭到了中共慘絕人寰的迫害,大兒子陳愛忠在北京東北望看守所、海淀區看守所,遭冰凍、毒打、電棍電擊等各種酷刑,雙手雙腳全部殘廢,後在唐山荷花坑勞教所被灌食致死,年僅三十三歲。小女兒陳洪平被東花園派出所惡警將腿打斷,劫持到河北高陽勞教所遭酷刑折磨與藥物迫害,三十二歲含冤離世。小兒子陳愛立在北京海淀區、懷來縣看守所、張家口市洗腦班、涿鹿監獄,遭毒打、電擊、冷水澆、開水燙、打火機燒等非人折磨,後在流離失所四個月後離開人世,當時年僅三十五歲。為避免再次被綁架,王連榮和老伴陳運川流離失所,王連榮經歷了長達七年魔難後含冤離世。七十歲的陳運川老人又兩度被綁架,後於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被不明車輛壓死。

一家六口五死一殘,目前,只剩大女兒陳淑蘭還活在世上,與她的小女兒相依為命。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陳淑蘭在租住的房子內被警察抓走,非法判刑七年半。她的女兒李穎在媽媽被綁架的第二天也失去了自由,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當時李穎只有十歲,失去人身自由兩年。

◇黑龍江母親被非法勞教,十一歲女孩被關敬老院

尚志市葦河鎮法輪功學員李秀琴的女兒,孤兒寡母一直相依為命。二零零三年,媽媽被枉判三年勞教時,女兒十一歲。媽媽被強行綁架,女兒送到一家私人開的敬老院,而開敬老院的那家裡還有個孫子,李秀琴的女兒在那裡很受氣。

◇深圳劉喜峰被迫害致殘,妻子被迫害致死,十一歲兒子劉響被送孤兒院

劉喜峰與妻子王曉東同是廣東省深圳市南頭中學教師,畢業於東北師範大學,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雙雙被學校開除,多次遭當局綁架、殘忍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劉喜峰和妻子王曉東等再遭綁架,王曉東被迫害到雙腿被針扎爛,二零零三年七月被迫害致死;隨後劉喜峰被誣判十年,被迫害致殘,當時十一歲的兒子劉響被送孤兒院。

◇滄州衛朝宗冤死,妻子被冤判八年,倆幼女送進孤兒院

衛朝宗,肅寧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被綁架到石家莊勞教所,遭受三個月的野蠻摧殘,於八月十日在家中含冤去世。其妻杜玉琴也是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家人要求杜玉琴回家為丈夫送葬,見最後一面,竟然遭到拒絕。家裡兩個未成年女兒衛姣、衛婉被送入孤兒院。

◇天津張祥俊夫婦被冤判,倆孩子一度送進孤兒院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張祥俊和同修張玉東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為法輪功鳴冤的大橫幅,被綁架、非法勞教,天津雙口勞教所以張祥俊堅定修煉大法不「轉化」為由,兩次對他非法加期。張祥俊絕食抗議才闖出勞教所。

王淑麗、張祥俊夫婦後來均遭綁架,王淑麗被非法判刑六年,張祥俊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家中只剩下三個年幼的孩子和七、八十歲的老父老母;老父親臨去世也沒見到兒子一面。老母親艱難的撫養三個年幼讀書的孩子,據悉,期間兩個較小的孩子還一度被送進孤兒院。

◇遼源市孫立萍的十歲小孩被送孤兒院

吉林省遼源市法輪功學員孫立平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被綁架,遭到惡警刑訊逼供,十一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孫立平丈夫李鐵英兩年前被劫持到石嶺子監獄迫害。他們九歲的女兒在媽媽被綁架後,竟被惡警送到孤兒院;大兒子十八歲就去打工掙錢,無人照顧。

◇黑龍江於躍進被勞教三年半,四歲女兒淪落孤兒院

於躍進,女,四十八歲,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三月,因修煉法輪功,於躍進被惡警綁架並非法勞教三年,被送到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迫害。她的四歲女兒無人照料(其父親因其它原因正在監獄裡服刑),被哈市南崗區公安分局送到了南崗區兒童福利院(孤兒院)。

◇吉林魏成被冤判十八年,妻子精神失常,兩個孩子被送孤兒院

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魏成,被非法判刑十八年,在公主嶺監獄遭嚴重迫害,曾被送獄外醫院搶救。他家裡沒有人管,妻子李景霞在迫害下精神失常了,兩個孩子被送孤兒院。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