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丹東朝文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9月15日】

值此2019年中秋佳節到來之際,在此祝慈悲偉大的師父中秋快樂!

祝海內外同修和有緣人中秋快樂!

前幾日我和文哥等人去丹東辦事,在中途停車的時候,我們來到鴨綠江畔,體會一下「目光出國」的意境。對面就是朝鮮,這個極權國家非常好面子,靠這邊,修的還算可以,就是看上去道路不是很好(除了口岸)。我們臨時下車的江對面還有泥路。

這時走過來一個當地人,他說要將養了十來年的烏龜在這裡放生。我覺得好奇,就過去看看。這兩個小傢伙初到水裡還不是很適應,等到適應之後,一隻瞬間就遊走了,而另外一隻也許對主人還有些留戀吧,在岸邊徘徊,不願離開。那人只好用樹枝輕輕的捅它,讓它快點離開。

看著這兩隻烏龜我想起了莊子和陶淵明。莊子當時有人讓他出來做官的時候,他拿烏龜做比喻,想自由自在的生活著。(原文附後)陶淵明也是嚮往自然寫出:「久在樊籠里 復得返自然」的詩句(《歸園田居》)。

今天我們就寫寫小朝和阿文兩人的在明朝時期的尋法之路。因為他們名字中有「朝」和「文」字,又是與丹東有關,所以本文就起了這樣一個題目。

明朝時期,中朝貿易比較頻繁來往比較多。小朝是來自朝鮮負責邊境的官員,而阿文是大明王朝負責邊境的官員,因為經常來往也就成了朋友。他們當時都五十歲左右。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也經常談及生死與人生意義之類的事情。也都想找到一種可以真正達到的回歸本真、自由自在的方法。也經常談及古代那些大賢人的人生與處事態度。

有一次阿文與小朝在朝鮮那邊口岸(這是現在的叫法,距離海邊不太遠)處喝酒,來了一個從朝鮮到大明賣人參(高麗參)的人,因為他們互相比較熟悉了,就坐下來在一起喝。在喝酒的過程中,那位商人就說,在山裡收高麗參的時候,人們就說白頭山(長白山)上有高人,能預知人的禍福吉凶。凡是有緣能見到他的人如果得到他的加持,都會很大福份的。不一會兒又來了一個海上的漁民,他說自己與別人出海打魚遇到颶風,幸好有神人相助,他們才得以遇難呈祥。小朝和阿文好奇的問:「你們看沒看清那位神人長得什麼樣子?」那位漁民說:「只看到他脖子上掛著大串的珠子,身材比較高大。別的沒看清。」

小朝和阿文面面相覷,停頓了一下,小朝說:「我們不妨去黃海(現在的名字,下同)邊上,看看能否遇到那位神人。然後再去長白山看看會不會有什麼奇遇。」阿文想了一下也就答應了。

咱們長話短說,他倆帶著隨從一起來到了鴨綠江的入海口處,在那裡打聽當地的漁民關於那位神人的情況。經過多次打聽,人們所說的情況不一:有的說神人是一位「娘娘」;有的說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還有人說是一位帶著肚兜的孩子;當然有的人說是身材高大,胸前帶著長長串珠的形像。小朝和阿文聽到之後,感覺好奇,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難道是這裡有很多的「神人」出沒,還是一個神變化成多種形態來幫助人們呢?這時小朝的一位下人問那些人:那位神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這時人們說一般都是海上出現大風的時候。

從這以後,小朝和阿文就留意天氣,並讓手下打造幾艘堅固的船和招募一些有經驗的水手與船工。有幾日風實在太大了,船根本出不了港。又過了幾日,一位當地的老漁民告訴小朝,說午後有風但不會太大。也許今日比較適合出海,看看能否有機緣見到那位神人。

他們一行人就整裝上船了(共三艘船)。坐在船上一路算得上是遊玩,過了午後也沒有見起風,他們就往黃海中駛的更遠了。

這個時候阿文把一隻酒杯斟滿,雙手舉過頭頂,站在船頭面對天上的海鷗說:「請告訴我神人在哪裡好嗎?」說完正要一飲而盡,卻發現好好的酒杯卻漏了,此時不但酒杯漏了船也漏了。水開始滲、灌進來,此時的天開始颳起狂風。船工和水手們見此情況趕緊更換船隻。哪知道小朝和阿文卻在更換船隻過程中落入海中,瞬間沒了蹤影。

水手和船工們跪在餘下的兩艘船上祈求神人出手相救,可是神人卻一直沒有出現。餘下的船隻瞬間被大風颳的很遠很遠,過了好大一會兒大風才漸漸停息,船工和水手們心想這下子兩位大人恐怕凶多吉少,帶著悲傷的心情將船劃回岸上,並報告給當地的官員。這些咱暫且不表。

單說小朝和阿文。他們落水之後,就感覺有一隻軟綿綿的大手好像在托著自己一般,但不久他們就暈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紛紛睜開眼睛,感覺自己在床上躺著,床很柔軟很舒服。這時過來一隻巨大的黑魚,張開大口,他們在驚恐中被這隻黑魚親了一口。在他們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聽見一個女人的笑聲:「你們不要害怕,剛才那條黑魚在與你們表示友好和親近。」

阿文平素也愛開玩笑:「這裡不會是地府吧?我沒聽過地府會有這種黑魚的。」那女人笑得更開心了:「這裡是黃海的龍宮,但不是主殿。這裡是黃海龍王的一位太子管轄的地方。太子說從前與你們有很大緣份,特來邀你們來龍宮一敘。」

說完讓旁邊的侍者給他倆換上特殊的服裝,帶著他們來到了太子居住的正殿。

他倆自從換上了這種特殊的服裝後,一邊往太子正殿走著,一邊看周圍的景致,覺得海里真的是非常豐富。以前只聽說過蝦兵蟹將和龜丞相之類的。其實這裡的各類神仙都有:有管海底山脈的,有管海中水環境的,有管海中生命群落、種類的,有管與陸地物質溝通的。還有其他各類的神和物種。

到了太子所在的正殿之後,太子也不客氣,直接說,你們還記不記得我?他倆此時已是肉眼凡胎,怎麼能記得起?太子看他倆遲疑,就說:「你們看我的左臂上面有個手指甲大小的空心圓圈。我在天上很高境界的時候,有一次我的那個境界中來了一個非常邪惡的神,我打不過他,正巧你們出現了,合力把那個邪神打跑了。我問你們為什麼能來到這呢?你們說,你們要找尋一種可以真正救度那一層境界生命的大法。聽說這種大法將在人間傳出,你們要下去與傳法的主佛結緣。我說也想去,但還不能跟你們一起走,你們就說那好吧,就在我的左臂上做個空心圓作為記號。以便在人間能夠互相的找到,到時候共同的尋找讓生命真正得度的大法。你們在我所在的層次下走之後,我不久也下來了,因緣際會,我投生在黃海龍王的家裡,後來在這裡駐防。因為我現在屬於龍族,很多記憶沒有被抹掉,所以當我看到你們在鴨綠江沿岸做事的時候,就故意顯現出一些神跡,為的是讓你們過來,我好找到你們。」在說的過程中太子用他的神通,將小朝和阿文封存的記憶打開,他倆一下子想起從前的事情,很是感慨。太子設酒宴款待他們,酒菜是人間所沒有的。他們痛飲一番之後,小朝說:「我還聽說在長白山有高人,如果遇見他可以知曉自己的禍福之事,既然我們明白了此生的目地,那我們不妨去他那裡問問主佛到時候所傳的大法究竟在哪裡洪傳。」阿文表示贊同。太子見狀就找來負責鴨綠江水域的神,讓他一路護送。安排完了之後,太子邀他們二位去黃海別處的龍宮看看。他們在那裡也看見了一些很久遠歷史時期來的神,那些神說,他們來到這裡也是為了等待主佛洪傳大法的那一天。因為他們還有守護大海的責任,所以無法轉生成人。並期待他們如果要找到主佛,一定要過來告知他們一聲。

經過一番遊歷,小朝和阿文的心裡充滿了責任。覺得今生一定要找到洪傳大法的主佛。

後來太子用海中的法器變做一扇巨大的荷葉,將他們二位送回鴨綠江口。當他們上岸之後,荷葉變做一把摺扇,小朝讓阿文收起來。因為他覺得阿文畢竟是大明政府的官員,是屬於宗主國,出於尊重才這麼做的。

他們的歸來一下子讓當地轟動起來,人們原本認為他們早已葬身魚腹了,可是當他們酌情講述了自己的經歷之後,人們更加相信有神。大家這才明白原來海上出現的各種形像的神原來都是與黃海龍王的太子有關(他直接的變化或者派其他的神展現)呀!

當他們把人來世的目地和自己在天上的經歷尤其是主佛要來世間洪傳救度宇宙天體眾生的大法的事情說出來之後,人們更是在震驚之餘,明白了生命的真實目地,都表示到時候一定要得到主佛的親自傳度,好好的按照主佛的要求修行,不會懈怠。

小朝和阿文二人在眾人的期盼下踏上了沿鴨綠江去長白山的路。在一路上雖然有負責鴨綠江水域的神護送,但也是險情不斷。暴雨、山洪,和強盜與當地居民之間的紛爭,還有各種疾病的困擾。因為他們現在還是官員,那作為官員就有很多的責任和使命。面對這些事情,官員就得坐鎮當地,把各種天災人禍都處理好了之後才能繼續行程。這樣不算長的一段路,他們帶著五六個隨從走了近半年。

咱們長話短說有朝一日,他們來到了長白山。放眼望去長白山很大很大。這下子他們可犯難了:偌大的山脈去哪裡去找那位高人呢?他們就向當地人打聽,很多人是聽說過有這樣一位高人,可是具體什麼情況就語焉不詳了。

因為所帶的糧食有限,很快,他們就沒有吃的了。在山裡他們靠打一點野味充飢。即便是這樣,也沒有動搖他們找那位高人的決心。

後來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一道閃電劃破夜空,此時小朝他們(住在窩棚里)聽到「嗖……」、「嘭」的一聲。他們以為來了賊人,趕緊把黃海龍王的太子給的法器——那把摺扇拿著走出窩棚向外觀瞧。外面的雨下的很大,有一支箭被人射在了窩棚的門柱的側面上,看上去這支箭的造型比較特別,與平常的箭完全不同。一位隨從把這支箭起下、拿回窩棚,放到臨時搭的床鋪上。箭的尾翼處自然的裂開了,裡面露出一小段布,上面畫著一個類似簡易地圖的圖樣。目地地位置有「吉祥如意」的字樣。阿文看看說:「這也許是哪位世外高人告訴我們怎麼才能找到我們要找的那位。」大家聽了都覺得有道理。

過了三天,天氣終於好轉了,他們沿著地圖所示,終於來到一個隱蔽的山洞,在那裡發現有食物,但主人好像剛出去的樣子。他們為了表示對主人的尊敬,又退了出來,在洞口守候著。

過了大約三個時辰,一位身著道袍的人回來了,見到他們也不吃驚,直接把他們讓到裡面。

小朝和阿文他們到了裡面之後,急忙上前施禮,那人也不客氣,說:「你們有啥事就直接說吧。」小朝就把來意和在黃海龍王太子的龍宮的經歷一一作了說明,末了他說:「我們想知道在人間將來洪傳救度生命的大法要在哪裡傳出和我們怎麼才能找到?」那位穿道袍的高人微笑著說:「其實你們說的這些我並不十分的清楚,我只知到將來洪傳大法的主佛會在離這裡不遠的中土開始傳法。至於說具體的地點和時間那我就不清楚了。」他倆開始有點失落,因為這位高人說的長白山附近的中土,那範圍可就大的去了,北面、西面、還是南面?這個「附近」的概念是幾十還是幾百里?後來他們仔細一想,既然這位高人知道這些,那就說明我們與要來人間洪傳大法的主佛還是有些緣份的,否則,我們連這些都不會知道的。

因為高人要休息了,他們也不打擾了,臨行前,阿文開說:「我們最開始是想來這裡讓您看看我們一生的禍福吉凶。後來經過黃海龍宮之行之後,我們就不看重人中的事情了。雖然這次從您這裡我們打聽到的東西很少,但我們沒有白來,也挺滿足的。」

走出山洞,一時間他們不知向哪個方向去繼續尋找。後來阿文想出了一個主意:在當地找來一匹老馬,然後大家都誠心的跪在地上,向上天說明他們此生一定要找到將來在人世傳法的主佛的心願之後,讓老馬帶著他們走(聽從天命)。這匹老馬說來也怪,帶著他們沿著松花江(南源,或叫第二松花江)向西北走,走到今天吉林的小豐滿水庫的位置附近不走了。小朝說:「老馬,難道這裡就是主佛將來傳法的地方?」老馬搖搖頭,並向西北方向嘶鳴。阿文說:「老馬的意思好像不是這個地方,而是向西北繼續走,但不會很遠。」聽阿文說完,老馬點點頭,然後掉頭回返了。雖然他們是花錢買來的,但老馬完成自己的責任之後,還是願意回到原主人那裡。小朝見狀,派一位隨從將老馬護送回去了。

在這裡他們先是欣賞了當地的風光,在松花江畔遊玩的時候,他們遇到了河神,河神問明來意之後,大笑著說:「聽你們這樣一說,我倒是明白了,當初我和另外兩位神一起下來,當時安排此事的神說,我們的責任是非常大的,不止是守護一方水土那樣簡單。我被分到這裡當河神,另外一位被分配到另外一座山嶺(公主嶺)做山神,還有一個被分到一座不大的地方(後來的長春)當土地神。按說我們原來的層次都是很高很高的,讓我們在這裡當河神、山神和土地神很不合理(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屈才」)。當初不合理的安排好像也都是為了主佛傳大法而安排的。」

小朝聞聽似乎明白了,於是與阿文一行人來到了那座「山嶺」和「不大的地方」,並與那裡的山神和土地神見了面,經過溝通之後,他們覺得這下子與主佛的緣份之線牽的牢固了,也明白了到時候主佛來人間傳法的時候肯定會與這兩個地方有關。也就放心的回到各自的任上,繼續履行自己的職責去了……

今朝,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出生在吉林的公主嶺,在長春開始洪傳大法,這兩處距離長白山都不算遠。

小朝生活在西南地區,在修煉之後展現出很多的能力,前兩年不幸被邪惡迫害,後來被非法判刑;阿文生活在北方,也早已得法。當初黃海龍王的太子這次也陪我們一路同行,成為很好的朋友。

這正是:
鴨綠江水牽塵緣
黃海龍宮明前緣
歷經艱辛苦尋找
今生幸遇大法傳!

附:莊子以烏龜做比喻原文:莊子釣於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願以竟內累矣!」莊子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為留骨而貴乎?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塗中。」莊子:「往矣!吾將曳尾於塗。」(引自:《莊子》)不用翻成白話,有點文化的讀者都能明白其大概意思。

2019年9月13日於中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