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捷克國會議員講真相

捷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13日】

師父好!
在座的各位同修好!

我想要跟大家交流向捷克國會議員講真相的心得。大約七年前,捷克學員們決定向我們的議員,上議院的捷克國會議員們,去提交一份能夠在人道主義上支持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同時譴責迫害事實的決議書。提出的主要原因是要去向議員們講清真相以讓他們得救,也因為從某方面來說他們是全國人民的代表,我們相信這份決議書能夠在讓捷克人民共和國的所有人得救上發揮一定的作用。

在我最初跟議員們商討會面時間時,我完全不敢在郵件中提及「決議書」這三個字,因為我擔心這樣的用詞會使得他們不願意與我們會面。至少這是我在當時的最初印象。這之後有了很多的轉變。

二零一二年,我們安排了與一名議員進行面談,他是徵簽與人權組織委員會的主席,同時也在參議院設立了西藏友好俱樂部。我們對他講真相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我們起稿了一份決議文件,他沒有過多的修改就接受了。之後我們被邀請去參加一個會議,會議的內容就是這份決議書的表決會議。我們讓一位居住在芬蘭的中國學員來布拉格參加這次會議。她的母親在中國被囚禁了很長一段時間。當她在國會裡向所有人講述她母親的故事時,整個會議廳似乎被非常純淨、謙卑以及祥和的能量場包圍著。我感受到在場的所有議員,也包括左翼激進派議員們以及一位共產主義者,都被這種能量場所打動,同時也清理了他們腦海中的前期對於這個表決案所可能會引起的後果的顧慮,至少在當時是這樣的。這份決議書在公開投票的情況下通過了,這出乎了其他非委員會成員的議員們的意料。

一開始的時候都進行得很順利,但後來卻變的複雜了起來。參加此次議會的成員本來應該將我們的決議內容推進到下一步,在全體議員出席的國會活動中進行討論。但卻沒有發生,更有參議院議員選擇退出我們的決議書,並告知我們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去參與這個項目以及拒絕後續的溝通。現在看來,我們當時沒能將決議內容往前推進是因為我們當時的修煉也沒有能達到更高的修煉狀態。我陷入了一個向外找的困境,卻沒有向內找去發掘一把能夠看清眼前真正需要面對的問題的關鍵。整個進程都停止了,但我們沒有停下來也沒有放棄,我們製作了徵簽表格讓更多的民眾參與到這個項目來從而讓議員轉交這份我們起稿的決議。

當我們徵簽到大約三萬七千份簽名的時候,我們把這些簽名轉交給了參議院徵簽委員會的一名成員。這時候大部份的議員都已經更新換屆了,但來自中國邪靈的壓力依然在這些新議員的身上發揮著作用。參議院委員會組織了幾次與我們的會面,以及一名參與調查活摘器官的外籍調查員,一名中國同修,以及經歷過迫害的倖存者,一起來幫助我們對議員關於中共的迫害來進行解釋。在整個講真相跟面談的會議的過程中,我都感到這個徵簽項目的負責人並沒有很誠實的面對我們,他常常會說起一件事,又想到另一件事情,我們常常搞不清楚他到底站在那一邊上。例如有一次,他在我們圓桌會議面談前一週取消了會議。因為這已經是很早被決定好的會議安排,所以我們也提前一段時間邀請了一些世界各地的人來參加會議。機票以及酒店也全都提前付過款了。圓桌會議取消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大使館以及他們的對立黨派沒有確切回復他們是否會出席會議面談。當我聽到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接受舊勢力的安排,只能跟隨著師父的安排。當我們冷靜下來去思考這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時候,我們意識到參議員沒有跟我們好好的合作是因為當時我們的捷克同修間也沒有能夠很好的互相配合。捷克首都的一些同修已經自我隔離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參議院的事情發生時讓我和其他同修都認識到了現在是一個重要時刻,我們必須放棄自己所有過往的念頭以及開始更好的與同組的同修合作。也許是因為我們念頭的轉變,也許是因為我們捷克同修的整體提升,一個小小的奇蹟發生了。圓桌會議的面談,在我們準備了幾個月遭遇突然取消之後,在短短兩個小時之內,在捷克的下議院舉行了。我們邀請來的外國客人最終順利的參與了面談,他們的旅程沒有白費。

另一個意料以外的事情就是那名負責我們決議書的議員給我們準備了一份他起草的決議書。我們被邀請到一個會議上來聽他念誦他起草的決議書。在他念的過程當中我感覺到我們所投放在這項目上的所有能量跟精力都一瞬間化為烏有。整份決議草書至少在我看來都非常的簡略,外交以及空洞。這裡面的內容沒有表明任何的立場以及態度,更多的是將責任轉移到別的部門上。我們之後告訴議會主席我們需要重寫這份草稿,而他們卻答覆說他們不會進行任何修改,如果我們想要修改決議內容可以在我們全體國會議員會議的陳述環節中提交修正內容,之後再進行決議書的投票。

這些議員們很明顯是因為懼怕中國政權,而甚至不能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道主義上的支持。當時的我們也還在討論到底要派哪位學員來代表法輪大法協會參加國會全體會議。我是其中三名被考慮的學員代表。我希望不是我來做學員代表,我與其中一名同修都認為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讓另一名同修來做代表講話。我接下來繼續與另一名同修討論在會議上可以演講的內容時,這位同修說我應該做演講的代表。單單是讓我做演講代表的念頭就足夠讓我整個人幾乎癱瘓。這個想法讓我幾乎整晚都無法入眠,而當我睡著的時候我也在做噩夢。當我了解到自己心中巨大的恐懼的時候,我明白了議員們為什麼會害怕站在中共政權的對立面。所以第二天之後我開始去除我內心的恐懼,拒絕接受舊勢力置入在我頭腦中的長時間以來害怕公眾演講的想法。讓我驚喜的是,這種害怕面對公眾的思想幾乎一瞬間就消失了。最後的結果就是由我在全體國會議會上來做代表演講。

我開始準備我的演講稿。我希望議員們聽到我的演講,我相信如果我是用真心來演講而不是僅僅在念稿子的話,他們會更專注在我的演講上。所以我決定要把我的演講稿背下來。令我意外的是背誦的過程很輕鬆而且只有很少的誤差。我想我背誦演講稿容易的原因是因為我每天都在用心的默念跟背誦法。

同時,我們嘗試著給議員們一個個的打電話,去向他們提交決議書的修改意見,希望至少在決議書上能夠清楚的表明對法輪大法弟子的人道主義支持的立場。最後,我們找到了兩名有足夠勇氣去聆聽我們的要求,以及願意短時間之內幫助我們修改草案的議員。他們在進行最後投票的前一天替我們進行了文案修正。

在議員們發表演講以及表決我們決議書的那天。我走在上班路上的早晨,一位小姐走到我面前給了我一個陶瓷的四葉草,然後跟我說今天是國際幸福日(或者也是幸運日)。我跟自己說我們確實是需要一些好運,而這是一個好兆頭。我們花了將近六個小時來等候討論我們的決議書,因為當天別的議題討論被拖了足足數小時。這也是一件好事,因為現場坐著的十五名同修能夠坐在這個會議廳里發正念清理現場。最終主席邀請我們向前,而議員們開始討論我們的徵簽信。我嘗試用我的真心來陳述,祈求能喚醒在場議員們的良心,以及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感謝現場由同修們帶出來的正念場,這場演講比我想像中要容易得多。其中一個同修在我演講完坐下來之後跟我說,這是他聽過最棒的一場演講。在場的五名議員,一個接一個的繼續進行陳述關於法輪功被迫害以及活摘器官的事實,並且重複的請求在場的議員同事們支持我們的決議書。正能量再一次填滿了會議廳並影響到了在場的議員們。幾乎在場的所有議員們都投票通過了這份決議書。投票結束後,一些議員們走到我們跟前恭喜我們並衷心的感謝我們。我感到這是對捷克共和國重要的一天。

現在,我們催促捷克共和國的下議院去通過類似的決議。我們與一些國會議員進行面談並告訴他們關於被迫害的事實。如果我們保持強大而正面的想法以及決心,通常能很順利的與他們安排到會面時間。

當我去參加其中一個會議的時候我感覺到一些緊張。我意識到這也許是因為「我」的意識太強烈了,太在意「我」是不是能夠在面談中表現好了,所以我開始更多的去考慮我將要去面對的這個人,去更專注於他要被救助的事實,而不是去在意我的驕傲。在那一瞬間,我成功的將我的緊張感化為慈悲心。

我們繼續往前推進,越來越多的國會議員了解到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而當我們的故事觸動他們的心時,他們會想要去替我們把這個真相傳開去,或者給我們一些好的建議。這段旅程走得越來越順暢了,但我們仍需要面對大的,小的,內在的,外在的各種干擾。

在整個對國會議員講清真相的過程當中,我學習到了要拒絕舊勢力的安排,保持冷靜,當干擾發生時不要與人發生爭執,去掉自己的驕傲,堅持工作,不要放棄,以及相信自己。謝謝師父在這段旅程的安排,以及幫助我們走過去。

(二零一九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