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難忘」神韻交響樂台北連兩場大爆滿

【正見新聞網2019年09月24日】

柔和的豎琴聲伴著長笛在弦樂的顫音中浮現,仿佛長長的絲袖在空中飛揚。9月23日下午與晚上,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展開兩場演出,雖然是星期一的上班日,但不管是下午還是晚上的演出,場場大爆滿。獨一無二的原創樂曲再度讓觀眾如痴如醉,有觀眾說:「永生難忘!」也有觀眾說:「史上最棒!」到底現場觀眾聽到的是什麼樣的旋律呢?

「看到歷史、希望、慈悲」

「仿佛能看見文化歷史的畫面」,來自波蘭的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Filip Grzegorzewski(高哲夫)表示:「絲毫沒有距離感,很容易懂。」

「太棒了,甚至連謝幕時觀眾不斷喊安可時與台上的那種互動,感覺都非常棒!」高哲夫誠摯希望神韻能夠在歐洲舉辦神韻的音樂會,讓當地觀眾能一飽耳福。

「我看到的是一幅『希望』的畫卷,」教廷大使臨時代辦佳安道(Monsignor Arnaldo Catalan)則分享樂曲對他在精神層面的啟發:「看到演奏者們為了將不同的音符、樂器融在一起的付出,還有致力讓整件事更美好的不懈努力。」

「音樂會的演奏家來自世界各地,他們演奏不同的樂器,擁有不同的才華,但朝著同一個方向:奏出最美的樂曲。」佳安道解釋:「我還看到了『慈悲』,為了真正的圓融與諧和所努力的付出與渴望。」他認為,「從這場音樂會,我們學到珍貴的一課。」

「如果人的生活都能像今天的音樂會表現一樣,大家成為一個整體,彼此尊重理解,就能世界大同為一。」佳安道似有所感地表示:「最令人開心的是這場音樂會有這麼多年輕人來聽」,「能來聽這麼諧和的中西合璧音樂,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很美妙的機緣。

與佳安道一同前來的教廷駐台灣大使館秘書薛維義(Father Giuseppe Silvestrini)已連續兩年觀賞,他說:「神韻的音樂能觸及靈魂深處,帶領我走進古風,就像做了一場美夢!」

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看見文化歷史的畫面

「仿佛能看見文化歷史的畫面」,來自波蘭的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Filip Grzegorzewski(高哲夫)表示:「絲毫沒有距離感,很容易懂。」

「太棒了,甚至連謝幕時觀眾不斷喊安可時與台上的那種互動,感覺都非常棒!」高哲夫誠摯希望神韻能夠在歐洲舉辦神韻的音樂會,讓當地觀眾能一飽耳福。

銷售總監:看神韻就會走「神運」

「看神韻就會走『神運』。」建設公司銷售總監黃啟明認為,「神韻交響樂就像她的名字『神韻』這兩個字一樣,最重要的是『神韻』會成為引領未來人類的流行語。」

2019年9月23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蒞臨台北國家音樂廳,展開了在台灣的第五場演出。黃啟明聆賞後,感受到蘊藏在樂曲中的神奇能量,「神韻音樂有一種很慈悲、很正義,不同音樂的屬性,有時候正氣凜然,有時候令人心生慈悲,好像要去救人、要度人的那種感覺,這股氣息覆蓋整個音樂廳,把每個人包在裡面,很舒服!」

「當聽到二胡的聲音,心裡很受觸動。隨著音樂自然流動,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幾乎忘了呼吸。」黃啟明似乎依然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中國有一句成語叫做『屏氣凝神』,屏氣耶,停止氣息凝神,聽神韻音樂時我就有那個境界,非常棒的境界,感覺有一個很大能量的場,很溫暖,把所有人罩在裡面。」

指揮家是神選之人

他說,神韻音樂會不只是藝術欣賞,「不僅心靈被洗滌,我發覺還能補充能量,充電充得很快,而且充得很飽,我猜至少用到年底都沒問題。」驚訝於這種不尋常的正能量,他開心形容自己這種身心靈被能量充滿、精神滿溢的愉悅感受,「這是一個很特殊的現象。」

「(這場音樂會)給我很大的啟發。」他說,工作中要跟團隊,還有協力廠商配合,一切的一切好繁雜,「當我看到整個樂團人數這麼多,那個指揮家就像我,要怎麼把一個團隊指揮得很好,所以我這個指揮很重要。」

黃啟明讚賞道,「那兩個指揮家真是神選之人,不是凡人耶,所以你看,第一位米蘭天生就有幽默感,他不用笑,就讓人心情會很放鬆。他有給人安全放鬆的特質,站在台上,面對不同樓層的觀眾,他用眼神打招呼,我相信每個人都感受到了。」

「第二位(魯蘇)也不遑多讓,他非常有『戲』胞,他的指揮非常有戲感,一舉手一投足,很容易帶動那個場,他掌握得很棒!」

神韻藝術總監是穿越時空的智者

神韻團隊的所有音樂家都如此優秀、才華洋溢,要帶領這群精英,「我無法想像藝術總監是什麼樣的人,因為他的博大令人難以想像。」黃啟明認為,「他無所不能,不但精通古今所有樂器,東方的、西方的所有他都懂,而且好像能穿越時空,似乎他曾經就在那個時代,而他把那時候的壯闊搬來演奏給我們聽。我很合理懷疑,他是一個可以穿越時空的智者。」

「我每年都一定會來看(神韻),而且我帶很多家人來看。」黃啟明推薦道,「還沒有來看的觀眾要趕快買票,這種演出可遇不可求。有些東西你慢慢來沒關係,但有些東西裡面是帶動人與人之間能量場的交流,錯過就沒機緣了!」

他說,聆賞神韻交響樂,「就好像你進到正能量場裡面,演出的正能量會灌注到你身體裡,把你身上不好的東西清洗,包括思想物質以及身體一切不好的東西。我覺得他有很強的能量在。」

黃啟明還形容道,「『神韻』這兩個字未來可能會變成一個流行語。」「以後我們遇到最近一切都很順利的人時,就讚美他說,你最近是不是走『神運』了,怎麼什麼事都那麼順。」他意有所指地表示,聆聽神韻音樂是有很大福報的。

機師:神韻能創造中華民族最美好的景象

「我從來不知道古典音樂融合著我們東方中國文化內涵的音樂,竟然是這麼美、這麼好聽。」「而且亳無違和感,是那麼樣的諧和。」神韻交響樂的不同凡響,令在航空公司擔任機師的甯一棟相當驚艷。

2019年9月23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蒞臨台北國家音樂廳,展開了在台灣的第五場演出,雖然是周一上班日,現場票房完售爆滿,剛過下班時間,愛樂迷早已等不及的聚集在劇場外,等候著進場聆賞動人心弦的精彩音樂演出。

在進場之前,甯一棟從沒親眼看過將中西方音樂融匯於一場的演出,直到聆賞後,他仍意猶未盡,「今天能欣賞到二胡、琵琶這些屬於我們東方的古樂器,跟西方的樂器融合在一起,感覺耳目一新。」

「二胡的聲音非常溫柔、婉約,還有小提琴表現絕對是世界級的水準。」西方樂器的恢弘華麗配上東方樂器的細緻悠揚,純淨的音樂帶著甯一棟穿越時空,神遊古今中西。

甯一棟表示,神韻的音樂很有畫面感,「我發覺每一段都有畫面,有騎著馬的塞外風光,有清朝康熙皇朝盛世,有畫面又有東西方樂器融合演奏,這是最棒的。」第一次現場聆賞神韻交響樂,他非常高興並且盛讚連連,「這絕對是世界級數一數二的演出,太棒了、太棒了!」

「我很喜歡古典音樂,可是畢竟我是黑頭髮、黃皮膚龍的傳人,現在看到神韻融合了我們中國的樂器,又都是新的編曲,不像平常聽到的西方古典音樂,今天聽到的每個曲目都非常吸引我。」他感動地說,神韻交響樂團在中華傳統文化的藝術表現上,「讓我覺得非常驕傲,而且非常享受!」

「神韻有能力再創造過去的大唐盛世輝煌」

徜徉於旋律與節奏之間,在樂音中他感受到強大的精神意涵,精神層面的啟發,「過去聽音樂或許就是一個精神上的享受,可是我看到今天的演出蘊含了很深厚的中華文化精髓,身為中華文化傳承的子民來講,我非常自豪。」

「因為我相信,中華文化五千年的悠久歷史能夠在神韻藝術的推動之下弘揚,我以身為中華民族子民為榮。」看見被現代人拋棄的中華文化,藉由神韻藝術全世界洪傳,燃起他支持神韻的新希望。

甯一棟娓娓敘述,歷史長河幾千年來,直到現在21世紀,「我們中華民族在世界上應該還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可以再創造過去曾經有過的大唐盛世、康熙或漢唐的輝煌,我相信神韻以神的境界來做,將來能夠達到這個境界,我想那應該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吧!」

「我們中華民族本來就是有很好的歷史文化,現在再度發揚,當然希望所有的中華民族族裔,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角落都能有機會欣賞。」他再次強調,「我相信神韻可以再創造我們中華民族最美好的景象。」

藝術總監天賦異稟「能耐無法衡量」

不僅樂音美妙,兩位指揮家米蘭‧納切夫和迪密萃‧魯蘇充滿幽默感,促進了音樂會和觀眾的互動,也讓甯一棟印象深刻。

「兩位指揮都非常活潑、非常有架勢。尤其在最後安可演出的時候,又詼諧又逗趣還帶著觀眾一起同樂,把所有的觀眾融入一起的演出,我想是一種音樂會的最高境界吧!」他激賞神韻交響樂團的兩位指揮「是世界上最棒、最棒的指揮家」。

神韻樂團中每一位音樂家都如此才華橫溢,對於藝術總監的天賦異稟,更是讓甯一棟心生景仰,「藝術總監的能耐,實在沒有辦法衡量。」他認為,神韻交響樂團已經用中西合璧的方式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藝術形式,「能夠把神韻藝術的演出層次提升到這麼高的境界,我只能以『非常讚嘆』來形容。」

甯一棟表示,身為機師,駕著飛機在世界穿梭,早就耳聞鼎鼎大名的神韻,他回憶,「當年神韻藝術團第一年來台巡演的時候就讓我很驚艷,竟然有這樣一個東方的藝術團體水準這麼高,在世界每一場演出都受到非常好評,那時自己就看了一場,後來繼續又買了票,再請太太跟爸爸也來看。」

「或許我比較忙,沒有一直追著神韻跑,但是我一直關注他們的消息,只要是神韻在世界各國上演,都會看到很多、很多好評,不論是藝文界或政治界,甚至各方面的人士都豎起最大的拇指,給予最贊的好評。」

「學到好多東西」

「從這音樂會可以學到好多東西」馬來西亞駐台代表Ms. Swee Peng Shaon Ho(何瑞萍)則是推崇表示,「她為這社會帶來珍貴的價值,讓東西方更了解彼此,縮減雙方價值與文化觀的距離。」「我會推薦這場音樂會給每個人,讓人以東、西文化兩方都有的同理心角度,體認到中華文化的美好價值。」

「這裡面包括整體『齊心同步』的價值」,何瑞萍分享道,「還有慈悲的價值。神韻的作曲家們以實際行動付出,將這種慈悲同體的價值展現出來。」

「還有藉由理解可消彌彼此距離;還有每一位演奏者的那種熱情,更能在多元(聲音)中,展現出如此同步一致的整體性,而正是這種一致性,成就了這場美好的演出。」何瑞萍說。

美術館執行長:神韻展現對宇宙大地的溫柔

「我看到了溫柔,那是對於宇宙大地,對於生命的一種溫柔。」美術館執行長李玉梅聆賞神韻交響樂,由衷讚嘆音樂的線條很美,展現了美善與溫柔的極致。

2019年9月23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展開台灣第五場演出,李玉梅說,「原本工作很忙很累,很想小眯一下,可神韻給了我很大力量,讓我快速充飽了電;此刻,我精神飽滿,只想一直專注地聽下去。」

「雖然有些工作還沒弄好,但我已無暇分心其它。此刻,我被她(神韻音樂)帶著走,傾聽她的下一個音符是什麼,我已被她深深感動!」

框束精湛單點 成就善的偉大力量

「從音樂中,我看到了一種溫柔,好強烈的溫柔,存在於那個點、線、面上;在那音符樂章里,不論氣勢再磅礡,我總覺有一個溫柔,真的很感人。」她說。

聆聽旋律流淌,宛如沐浴春風,李玉梅深覺歡喜舒暢,「我被帶領著聽完了整曲節奏,感覺很棒!在那當下,我聯想到絲巾,一條非常好的絲巾,如穿針引線般的細膩,我覺得那聲音就像雷射(光束)、非常集中,真的很棒!」

「她(神韻)是世界級的,她的每一個單點,每一個人,每一個演奏者,都是非常精湛。」「指揮把她的每一個精湛的點,堅實框束了起來,我感受到那個力量,她不再只是單點個體,她有一個很強的聚合的力量。」

「神韻交響樂團,真的訓練有素,讓我很感動,真的是很感動。」李玉梅感悟,「神韻的力量,源自一種心靈的很深的默契與目標,那堅實的一束,是由『神』所凝聚而成的。」

「她有一個超越精神的力量,超越人間的那個力量。」李玉梅表示,悉心觀察,她發現,「神韻音樂家,都有一個共同的信仰,以及共同的理想;透過緊緊握手,他們傳達了愛,那是超越肉體、物質的東西,我深刻感受得到。」

神韻溫暖天音 源自心中的善

「神韻指揮家,透過肢體語言,展現他的親和力,他指揮的線條很美,好像在跳舞;但我知道他不只在跳舞,他還有一個很深的溫柔。」李玉梅明白,感人的溫柔,來自內在修為。

「其實,溫柔就是一種善,正因心中有很大的善意,所以才能展現出最大溫柔。」李玉梅從神韻音樂風格,見證了音樂家的修為與風範。

「雖然善是極度抽象,但在溫柔當中,她有一個可以被看到的東西。」李玉梅表示,正如神韻音樂家,演奏出美麗的線條,借著音樂傳達愛與善,展現出對宇宙大地,對於生命、對於人的一種莫大的溫柔。

知名樂評人:神韻音樂之美 像神來到人間

知名音樂家、樂評人徐家元首度現場聆賞神韻交響樂,他盛讚:「這是我在台灣聽過最好的樂團,覺得非常感動。」他同時感受到音樂中強大的神性力量,「就好像神活在我們人間的感覺。」

旋律優美 扣人心弦

徐家元表示,神韻交響樂團水準很高,「有好的編曲,而且有國際級的音樂家,最好的指揮,然後他們的合奏能力很強,獨奏家演奏得非常好,整體的氣質很好,感染力很強。」

神韻交響樂的原創樂曲,根植於五千年文明,是神韻音樂獲得巨大迴響的關鍵因素。徐家元說,「原創的旋律很美,作曲家編曲,呈現出有東方味的西方交響曲,聽了會讓人很感動。」

「編曲把交響樂團的配器,樂器的特性表現得很好。」他說,「整個音樂輪轉都很順,再加上有各種民族樂器,二胡、琵琶跟鑼鼓,氣勢很雄壯,婉轉的時候很優雅,所以很感人,扣人心弦。」

徐家元特別讚賞指揮米蘭‧納契夫,「非常棒,爐火純青,又有幽默感,他指揮得非常好,能帶動整個樂團,把大家的心都聚在一起,很整齊劃一。他的指揮動作非常瀟洒,尤其是最後結尾那種感覺,會讓你覺得很英俊瀟洒。」

神韻交響樂團歷年演出的CD早已廣受愛樂人士喜愛,「我聽過很多次錄音,但是看現場覺得特別感動,現場的感動力是超過聽錄音的。」徐家元說。

神進入神韻音樂 拯救人的靈魂

徐家元也感受到,神韻動人的樂音中,具有強大的神性內涵,讓他體悟到,「這個音樂是從信仰來的,作曲家的靈感來自於神性,神韻音樂的美,就好像神活在我們人間的感覺。」

他談到更深一層的體會,「神有各種像會在人面前呈現,音樂就是一個像,神進入這個神韻音樂,讓你感動,經由作曲家的作品,把神韻音樂創造出來。」

他說,在神韻音樂中,「我聽到一種善良的心,就是一種同情心(悲憫心),對所有的生靈,在這個地球上,我感覺到這個。」

他並強調,「因為音樂是融合的,她(神韻音樂)有一種跟宇宙諧和的感覺,讓我們人性跟神性能夠合在一起,她帶領人提升,還可以拯救人的靈魂。」

「因為這個音樂已經將東西方融合在一起了,所以我認為這音樂是對全世界的人都有感應的,也就是說,不分民族不分膚色,都可以感受到這個音樂(內涵)。」徐家元說。

音樂家是真理的傳遞者 內外皆美

徐家元提到,神韻音樂能感動人,除了音樂家本身高超的音樂素養和技巧,他認為和音樂家的修為也有關係。「所有的音樂家都是真理的傳遞者,我們(觀眾)是接受者。」

「他們的儀態都非常的好,走出來那種神態都特別好,外表也很美,內心也很美,所以是蠻特別的一個樂團,給人觀感很好。」

他說,「那麼多的國際音樂家他們都能夠融入這個音樂,他們吹這個音樂的旋律都能夠互相學習、互相映照,指揮可以把它都統合在一起,我認為他們大家有共同的信仰,才能做到這一點。」
從微縮世界 看到宇宙之大

神韻交響樂團今年巡演最新的原創曲目《康熙大帝》,讓徐家元感受深刻,「這個曲子的結構比較大,她裡面的旋律有很多是有一種中華民族滿漢蒙回藏的音樂,還有宮廷音樂,不過因為她還有馬背上的民族的味道,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味道。」

「當他進了中國、進了中原以後,她就有那種宮廷的味道,氣勢很龐大,就是有一種民族融合的感覺,還有版圖很大的盛世的感覺。」

他說,這首曲子把康熙皇朝那個盛世完全展現出來了,「她的民謠素材取的很好,音樂是東方的感覺,東方音樂有她的文化底蘊,但是康熙那時候他已經有受到西方傳教士的影響,所以也展現出東西融合的境界。」

徐家元最後推薦大家:「聽過神韻的名字的人,應該來現場聽這交響樂,一定要來現場聽,她沒有舞蹈也沒有戲劇,就是要來聽現場。」

他說:「台上交響樂是一個微縮的世界,但可以讓你感覺到這個宇宙之大,所以沒有來聽過的,很推薦你一定要來聽,你聽了就會感動。」

音響公司總經理贊神韻交響樂:史上最棒

 

「真的是震撼、再震撼!是史上最棒的。」頂級音響總代理公司總經理朱水金聆賞神韻交響樂後,難掩內心激動,他讚賞連連,「真的是音樂饗宴,兩個鐘頭(心情)都很高亢,完全都沒有鬆懈,感覺就好像隨著音樂飄然、穿梭時空,實在是有夠棒!」他激動地說,「沒有來現場真是錯失機會。」

隨著神韻音樂遨遊中土神州

神韻音樂以西方交響樂團形式,融合中西方樂器精華,展現了豐厚的中國歷史及其文化意蘊,這種獨特風格,在音樂家高超技藝渲染下,引領觀眾穿越時空來到古中國。

朱水金形容隨著神韻音樂遨遊中土神州的感受,當《康熙大帝》樂曲以雄偉開篇,「哦!我整個心肝都要跳出來了,好像康熙皇帝就在眼前,很雄壯威武,治理部隊有條有理,整個大清王朝國威,那種泱泱大國氣勢非凡,完全在音樂裡面詮釋出來了。」那種輝煌壯觀的場面,仿佛就在眼前,「感覺很亢奮,很震撼!」

「二胡也很震撼、很震撼!」「感覺很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這麼棒的音樂,詮釋中國每個朝代,而且做得這麼好。」他表示,神韻交響樂團很有技巧,會從中國的典故中尋找製作、編曲的泉源,盛讚神韻音樂獨一無二,「這種音樂完全是別人沒有的。」

旋律蘊正向能量 世上絕無僅有

朱水金表示,神韻交響樂中西合璧,世上絕無僅有,「中西樂器合併是神韻厲害、偉大的地方。」他認為,「神韻用大中國的音樂詮釋每個朝代,而西方莫札特(曲目)就是老調重譜新詮釋,要說創新的話,神韻才有創新,不然的話,聽來聽去就是老瓶子裝舊酒,了無新意。」

「她整個作曲都是嶄新,不像一般的樂團是用舊曲目去翻新,神韻的音樂完全都是自創的,而且很新鮮,以前都沒有聽過。」而且「整體音色的諧調性非常好。」他表示,因為本身是頂級音響代理商,所以會比較講究諧調性,聲音要有包圍感。

對音響品質很有研究,而且很挑剔的朱水金表示,之前都是聽CD片,這次是第一次進到現場聆賞神韻音樂,感覺CD與之天差地別,「我很榮幸坐在第十三排正中間的座位,那個效果真的有夠讚!神韻這整個樂團真的是好贊,可圈可點,帶來精神層面的正能量,這種感覺讓我從頭high到尾。」

「這些音樂家真偉大,跟一般想像的不一樣,而且很用心、很認真。」他細心觀察發現,身旁的觀眾很多人都沉醉在美妙動聽的樂音中,跟隨著旋律搖頭擺動「那種感覺真棒!」他笑稱,「我是個會打瞌睡的人,結果聽了兩個鐘頭,整個人心情high到最高點,而且是出自於內心的高亢、很洒脫的那種感覺。」

「我覺得音樂總監很厲害,把團隊分工分得非常細膩,每個細節、每個節奏,都掌握得非常完美。」朱水金說,「我會分享給音響發燒友,有機會趕快到音樂廳來聽現場。等一下我會找我的親友,再來聽晚場的神韻交響樂。」

畫家贊:一甲子藝術創作人生中 神韻最壯觀

「在我一甲子六十年以上的藝術創作人生里,第一次看到這麼壯觀的演出。」台灣當代水墨水彩畫家陳忠藏,9月23日下午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次聆聽神韻交響樂後,不禁讚嘆。

「音樂跟美術是脫離不了的!」高齡81歲的畫家陳忠藏畫畫之餘喜歡聽音樂會,他表示,自己生活在音樂與美術之中,自己平日也拉小提琴自娛,「我不是在畫畫,就是在聽音聽。」

「畫畫沒有聲音。有時畫很熱鬧的一個風景、街景,有時候畫一些比較寧靜的景物。」他表示,神韻樂曲「帶出它(音樂意境)的場面,有安靜,也有澎湃」。

陳忠藏說,美妙的音樂讓他「提升畫畫的創作與熱情」,而今日的音樂盛宴帶給他的,不僅如此,「今天這麼壯觀、盛大的輝煌的畫面,真的!我永生難忘。我的內心感到很振奮、很振奮,澎湃胸涌,感動得不得了。」

「今天現場感受神韻交響樂,不管是獨奏,還是小提琴、大提琴合奏,以及指揮,整體的演奏都讓我很感動。」他說,雖然整個演奏的人員很多,大家默契卻那麼好,演奏音量的調控,高、中、低音的掌控都非常好,「不管是獨奏或一起演奏,各方面樂器的配合,都非常壯觀。」

他激動地提到,以往每年必看的神韻藝術團演出,都給他留下壯觀與深刻的印象,因此當他得知神韻交響樂團巡迴台灣演出時,「我聽到『神韻』就覺得不得了,我一聽到『神韻』,就感到這個音樂會一定是很壯觀的,所以神韻的交樂團演奏,我一定要來。」

他稱讚道,果不其然,「神韻音樂應該可以說是全世界性的,音樂沒有國界的。只要是好的演奏,你到哪裡演出,大家都覺得很好。」

「可以說,這是我藝術人生一甲子,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交響樂,很震撼,非常震撼。」他說。

舉辦過51次個展的陳忠藏,是宜蘭美術教育與國際藝術交流重要推手。他不僅畫畫也從事書法、雕刻等創作,作品獲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日本福岡財團美術館、佐賀美術館、韓國漢城美術大學等國內外美術館典藏。

療愈情景畫家:神韻帶來愉悅 化開陰霾

「神韻音樂可以傳達到人的心靈。」畫家黃琯予有「療愈情景畫家」之稱,9月23日下午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觀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出後開心的說,「心情與細胞都很跳躍,很快樂,好像陰霾都可以化開。」

第三度聆聽神韻交響樂的黃琯予表示,神韻樂章充滿了正面能量,「她給我的感受是非常特別,很有療愈的感覺。我感覺非常好,去除了浮華,給我們的是很正能量,很正面很跳躍的,好像在活化細胞的感覺。」

正面能量與靈魂溝通 在傳達快樂頻率

她表示,這股正能量帶來快樂,「跟靈魂是有接軌的,是與靈魂直接接觸的快樂音樂,是正能量的音符,所以聽了會很快樂。」

她說,神韻音樂還能與天、神溝通,「其實我們本來就是很純樸的靈體,她(神韻)是要去掉你所有眼睛所看到的現代化的東西,她讓我們感覺音樂裡面的靈魂是輕鬆的、是正能量的,喚醒我們很單純的、很輕鬆的那種本質,是在傳達快樂的頻率。」

「其實我們的軀殼跟靈是分開的,所以我們每天所遇到不夠純淨波場的時候,會互相影響,所以音樂跟藝術是很重要的,在這個時代裡面是很重要的。」她說。

展現被遺忘風光 帶來創作靈感

身為畫家,黃琯予從神韻交響樂的樂符里,感受到遺忘了的景物,「讓我覺得不同以往的一些交響樂,她讓我看到了過去被我們遺忘的風景,又慢慢地回來,讓我們進入到過去前人的辛勤努力、豐收的畫面。」

她還從樂符里感受到了自然與天地,「我還看到一些色彩、風光,天空跟雲彩,就是天空很藍,雲很白,是動態的,甚至看到到黃昏時雲的飄動;還看到一些原野風光,花朵綻放,四季不同;看到有很多人們努力的景象,比如農人豐收的畫面,讓我們覺得那種影像是快樂的感覺。」

她說,每ㄧ個段音樂都帶來不同的景色與心境,讓人充滿期待,「她慢慢的讓人進入這種音樂的頻率里,會讓人家感受不同風景帶來的感覺跟快樂的心情。而這種頻率、這種風光,跟這種快樂的心情,是很多人忘記了的感受。」

這特殊的經歷,為黃琯予帶來創作靈感,「這些風景,好像一直在變化,而且是很快樂的,因為我是藝術家,我畫了很多的作品,這真的是讓我覺得非常開心,我從心裡感受很感動、很感動的這種音樂,她可以讓我有無限的創作的靈感。」

音樂能傳遞善能量 撫平憂愁

她表示,相對於西方交響樂,像神韻富含中國傳統文化的音樂非常重要,「這種音樂帶來的感覺真的是很重要,因為她可以繼續再延伸出更多,而且可以傳達很深刻的(訊息)。」

她感觸地說,「音樂可以傳達得很深刻,就像畫畫一樣。畫畫是不需要語言,就可以讓人獲得感受。(音樂)就像畫畫,可以傳遞善能量,是可以療愈的,希望可以撫平大家心裡的憂愁,或是撫平看不到的害怕。」

她還說,有些現代音樂帶給人是躁動的,會讓你潛意識中接受生活的虛華,「音樂傳達里一些負面的東西,每個人追求的(慾望)過高,可能忘了,它(音樂)裡面其實是很空虛。」

黃琯予表示,自己剛從義大利回台,最近還獲得日本多個獎項,經歷這些歷程,再聽到神韻音樂,「我覺得很感動。因為畢竟我們一直在創作,有時候沒有辦法離開,必須要有人把你拉出來,然後你再去感受一下,然後會有很多震撼的能量。」

最後,她衷心希望沒聽過神韻音樂的人,都能來親身感受,「真的來聽一聽,得到一種正能量的傳達跟互動。」她說,神韻「應該是大自然給我們的,是從大自然或者是宇宙中找到的頻率音符」。

黃琯予曾獲全球邦聯傑出藝術大使功勳獎、第52回韓國國際文化藝術教育貢獻獎、第19回東京都美展金賞獎等獎項,是現任美術故事館館長、中華國際樂活文創學會、中華全球藝術文創學會顧問、中華書畫家協會油畫老師。

知名吉他老師:神韻的樂器在對話

貿易公司副總經理、知名吉他老師周禮村盛讚神韻的音樂引人入勝,將他帶入音樂的情境裡,他形容神韻的音樂「小橋流水當中,卻很華麗與盛大。」

周禮村是台灣知名的吉他老師,曾指導過不少知名歌手。具有深厚音樂底子的他在聆聽神韻的音樂後贊道,「她(神韻)的曲子雖然不長,可是感覺很有畫面感,我覺得很好。」

「每個曲子都有不同的景象,都很有中國的特色。」周禮村描述他在聆聽神韻演出時,腦中自然而然所浮現出的畫面,「有大唐盛世的景象,有古時候的華服,而《汗舞壯歌》讓我有在蒙古草原上的感覺,這種感受很好。」

周禮村認為,神韻的音樂之所以能夠帶給聽眾畫面感,是由於她所選用的樂器巧妙得宜,「她(神韻交響樂團)有幾個特別的元素,第一個是有琵琶與二胡,這些經典樂器可以點綴出東方的感覺,而透過西方交響樂團的陪襯,讓我們一聽就知道是東方的感覺。」

「我覺得(神韻)很好,這樣的風格(中西合璧的交響樂)在台灣真的不多見。」周禮村說,「在華人的世界裡面,華語的音樂雖然有西方的樂器,但還是東方的感覺,所以我覺得神韻的東方的元素相當的好。」

「小橋流水當中,卻很華麗與盛大。」周禮村盛讚神韻的選曲相當優質,一步步帶領聽眾進入情境,「她的鋪陳有柔的,有快的,也有激昂與閒靜的,有時候感覺場面小的,可是她卻很華麗;而有些曲目場面很大,但又感覺是在很大的草原中的很小的一點。」

神韻的樂器間配合得宜,讓周禮村感到它們仿佛能夠彼此對話。他發出讚嘆,「(神韻)有很多曲目是用對話的方式,比如說有些曲子,用大提琴跟小提琴間做對話,這好像是男生跟女生在對話一樣。」

「有些曲子,當藝術家在拉大提琴的時候,小提琴在旁邊陪襯,而小提在拉的時候,換大提琴陪襯,這就是音樂的對話。」周禮村發出盛讚,「神韻的作曲家真的把曲子編得很好。」

另外,神韻交響樂團擁東西方的藝術家,讓周禮村再次體認到音樂無國界的意義,「這就是國際性的融合,因為音樂不用去翻譯,它自己就可以融合在一起。我是覺得這些藝術家,把音樂搭配得相當好。」周禮村也對神韻的指揮讚嘆不已,「指揮相當好,而且水準很高。」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