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知府病危猶除惡…(數文)

慧淳


【正見網2019年10月02日】

一、一道菜失掉一家命

 南唐滅亡後,大將胡則,據守著江州(今江西九江)。北宋將領曹翰,率軍攻打了三年,由於城池堅固,始終沒攻破。

有一天,胡則的廚師做鱠魚,做得不好,胡則發怒,要殺掉這個廚師,被妻子勸阻住了。

廚師心懷氣憤,連夜由城牆上,放繩索逃出去,投奔敵軍,把城內虛實,都報告了曹翰,又親自率領宋軍,從依險而不設防的城西南角,攻了進來。當夜江州城就失守。胡則(除其妻外)一家全部死難。

(《夢溪筆談》)

二、這場大風雨好像長了眼

宋代李士衡,有一次出使高麗,帶去一個武官,作為副手。回國時,高麗人送給李士衡的禮物錢財很多,但李士衡都不關心,全交給副手經管。回來乘船,船底有點漏水,那個副手便用高麗贈給李士衡的布匹綢緞等,墊在船底,然後,才把自己的物品放上去,以避潮濕。

船到了海中,遇到大風雨,船將要傾覆,船夫非常驚恐,請求把船上所有的物品,都扔出去,以減輕船的重量,否則會人船兩亡。

副手在倉皇之中,把船里的物品,都投入海中,沒有閒暇挑揀。等到船中的物品,投入海中將近一半時,風雨平息了。檢點一下,扔到海里的物品,幾乎全是副手的物品。李士衡的東西由於放在船底,竟沒有一件投入海中。

世上的一切災禍,都不是偶然的。這場大風雨,好像長了眼睛,似乎有意來懲罰自私的副手武官。
 

  (《夢溪筆談》)

三、舉人通關節

北宋時,許懷德任殿前指揮使,有一個舉人,通過許懷德的奶媽,要求當門客,許懷德同意了。舉人跪在庭院裡行大禮,許懷德不客氣地靠在座椅上,接受他的跪拜。有人覺得許懷德是武夫,不懂禮節,背地裡告訴他:「舉人行大拜之禮,你應該起身迎接才對。」

許懷德回答說:「對待這個借奶媽通關節的秀才,只配我如此對待他。」

 (《夢溪筆談》)

四、知府病危猶除惡…...

北宋時,國子監博士李餘慶,出任常州知府。他處理政事能力很強,打擊惡勢力十分果敢,壞人與不法官吏,把他當作天神,很敬畏他。

李餘慶晚年得了重病,常州有個醫博士,做了不少壞事,一直擔心李餘慶揭發並懲處他,就乘機下了烈性的藥,加以毒害,李餘慶服用後大瀉不止,已經病危。李餘慶察覺到其中有鬼,讓人抬扶著,坐上公堂,處理此事,把醫博士當場用刑,打死,才回家。目的是為社會除害,以免他再暗害好人。

常州知府沒來得及躺到床上,就死去了。死後葬在橫山上。至今,百姓都還尊敬他!經過此地的人,沒有一個人,敢不下馬的。

據說犯瘧症的人,只要抓一把橫山李餘慶墓上的土,放在病床邊,病就會好。常州知府李餘慶,死後,還在關懷百姓的疾苦。

(《夢溪筆談》)

五、歐陽修力挽文風

北宋嘉佑年間,士人劉幾,參加國子監考試,屢獲第一。但他寫文章喜用怪險之語,初學者都摹仿他的文風,一時成了風尚。

歐陽修對此深惡痛絕。正好歐陽修主持科舉考試的文章評選,凡按劉幾風格寫時髦文章者,一律不加錄取。時興、但不淳正的文章體式,這才為之一變。這都是歐陽修的功勞。

(《夢溪筆談》)

六、狄青謙誠,不冒充名人之後

北宋名將狄青,當上了樞密使,有一個唐代名相狄仁傑的後人,帶著狄仁傑的畫像和十多份任職的委任狀,來進獻,讓狄青認狄仁傑為遠祖。

狄青謙誠的說:「我只是一時僥倖!哪裡真趕得上樑國公狄仁傑?」便賞賜給那人許多錢帛,把狄仁傑的後人,打發走了。

 (《夢溪筆談》)

七、王旦雅量

北宋時,太尉王旦,氣量寬宏,從未有人見他發過脾氣。手下人伙食弄得不乾淨,就不吃算了。家人想試一試他的度量,究竟有多大,特意在肉羹里放了點爐菸灰,他就只吃飯。問他為什麼不吃肉羹,他說:「偶而不喜歡吃肉罷了。」

有一天,又在飯里放進了爐菸灰,他看到了,就說:「我今天不想吃飯,做點粥吧。」子弟們向他抱怨,廚師剋扣肉的份量,每人一斤肉只能吃到半斤,另外半斤被廚師揩油了。他就吩咐,此後每人給一斤半肉,除了廚師剋扣的,保證每人有一斤肉可以吃夠。

他不願揭發別人的過失,大致上都類似上述情況。

 (《夢溪筆談》)

八、孝婦盛氏

宋代,杭州有個姓盛的孝順媳婦。她侍奉公婆極盡孝心。她不僅細心為婆婆燒茶做飯,而且親自為婆婆織布裁衣。她婆婆性情特別急躁,而盛氏總是和顏悅色,常常陪伴在婆婆的身旁,從不怠慢。她和妯娌們也能和睦相處,使她們都受到她的感化。

後來,婆婆病重,她家因貧窮,而無錢醫治,盛氏就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首飾衣物等,一併拿去賣了,換錢全力醫救婆婆。

 (《夢粱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